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的老婆是皇帝
我的老婆是皇帝 連載中

我的老婆是皇帝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大辣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姜平 姬箐箐

穿越大晉第一天,姜平就把女帝睡了
閑着無聊,鬥鬥奸臣,搞搞工業
「老傢伙,你這麼漂亮的小妾吃得消嗎?要不要我給你幫忙?」 「這妞正,給我帶回宮!」 女帝:「他最近幹嘛呢?」 「回女帝,他又帶來兩個女人回宮了
展開

《我的老婆是皇帝》章節試讀:

第2章 女帝現在很受傷


姬箐箐褪下金鳳紅袍後,才真正把她那婀娜的身材體現出來,真當是楊柳細腰。
姜平感覺自己要是稍微多用一份力,都會把她的腰折斷,上方卻是一塊極為肥沃的土地。
「平君,你放開朕,沒朕的允許,你不能這樣做。」
姬箐箐喘息着,一邊推着他,卻又倒向了他。
夫妻洞房,還要皇帝的同意?
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陛下,降旨吧。」
姜平這話有點像勸降,姬箐箐要是不投降,那就不怪他強攻。
姬箐箐扭動着腰肢抗拒。
這簡直就是在姜平浴火焚身上,再添上最後一把火。
實在太誘人了。
姜平腦子裡都是一片漿糊,兩手一抄,就把姬箐箐摟在了懷裡。
「啊!」
姬箐箐一聲驚呼,下意識的抱住了他的脖子,下一秒,兩人就滾到了鳳床上。
「平君,你今日膽子怎麼這麼大,不怕朕砍你的頭嗎?」
姬箐箐在做最後的抗爭。
現在她這個樣子,是不可能再叫人了。
一切都是為了帝顏。
怕個球!
姜平摸索了幾下,就找到衣扣,杏黃袍子也飄飛到了地上。
姬箐箐只感覺一涼,嬌羞的閉上了眼睛,半會不見姜平又任何動作。
難道他知錯了?
姬箐箐鬆口氣的同時,心底也是一陣空虛。
待眼睛睜開。
四目瞬間對上。
天哪,那是何等的炙熱!
姜平的雙眼就是燃燒的火苗,盯着姬箐箐,這就像開盲盒一樣,都會給他更多的驚喜。
姜平甚至懷疑,她的酮體是上蒼琢磨出來的,實在太完美了,沒有一絲的瑕疵。
姬箐箐連忙雙手交叉,捂住了紅色肚兜,偏過頭去,不敢再和他對視。
否則,她就要一起沉淪了。
「嗷嗚!」
姜平一聲低沉的狼嚎,把頭埋在她脖頸中,輕輕扳開姬箐箐的手,奪下最後一道城門。
兩人坦誠相待。
「平君,不是這樣的。」
姬箐箐幾乎已經投降,但是按照宮裡的規矩,他們應該換一個身位。
女帝最大,誰也不能壓在她身上。
這是她最後的底線。
嗯!
伴隨着一聲急促的痛呼,這最後的底線也沒了。
門外站着的宮女太監,都不禁偏頭看了一眼,滿臉都是疑惑,女帝怎麼會發出這種聲音?
他們想破頭都不會想到,女帝現在很受傷。
「寶貝,對不起,我重了。」
姜平意識稍微清醒了一點,停頓了下來。
姬箐箐捂着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唯有兩滴不知什麼情緒的眼淚滑落在枕頭上。
她現在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雖然有老宮女傳授過她這方面的知識。
可到了用時,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姬箐箐現在的心跳很快,對於這種事,她雖然有些抗拒,但是並不完全抵制。
封建思想之下,女帝也逃不開三綱迫害,早已經有了這種思想準備。
但是,姜平這猴急的性子,頂撞的態度,還不按規矩來,讓她有些接受不了。
到了中午。
御膳房的人來了,不過被外面的趙公公攔下。
「沒有陛下口諭,誰也不能靠近。」
公公也感覺奇怪,陛下散了早朝就過來,進去起碼有兩個時辰了吧,按照現代的時間,就是四個小時。
開始有點動靜,這會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諾!」
御膳房的人退下,過了一個時辰再來,陛下還是沒有口諭。
趙公公不禁有些擔心,打算去敲門。
這時,門開了。
姜平衣冠整齊的站在門口,顯得精神散發,說道:「陛下需要休息,誰也不能打擾,把飯菜給我吧。」
趙公公有些擔心,陛下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按平君說的去做。」
房裡傳來了姬箐箐有些虛弱的聲音。
「快!」
趙公公便不再狐疑,讓御膳房的人把飯菜交給姜平。
來回跑了好幾趟,才把飯菜搬進來。
她一個人平時吃這麼多嗎?
房門關上。
姬箐箐已經勉強從床上坐起來,幽怨的瞪了姜平一眼,這傢伙真沒把她當陛下看。
「過來吃飯吧,吃完了我好回去。」
姜平把穿越大禮包領了,已經心滿意足。
吃了這頓飯就打算回去。
姬箐箐完全不明白他什麼意思,面對十多個菜,她就把面前幾個菜吃了兩口。
然後就放下了筷子。
真浪費。
姬箐箐嘗試着起身,邁步都有些艱難,又暗瞪了姜平一眼,傳令道:「趙公公,把今日所呈貢的奏摺都送這裡來。」
「諾!」
趙公公回了一聲,就去搬奏摺了。
姜平又來回跑了幾趟,才把奏摺搬完,堆積的和小山一樣高,女帝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啊。
估計她得加班。
姬箐箐批改奏摺的樣子極為認真,速度不慢不快,姜平走過去,隨手拿起了一本。
「後宮不得干政,放下!」
姬箐箐蹙眉道,他越來越不懂規矩了。
姜平就不聽她的,擅自翻開來看。
隨後就搖了搖頭。
「不過是出現一些劫匪,你讓左營上將軍去平匪,這得浪費多少人力物力,簡直就是高射炮打蚊子。」
「國庫虧損成這樣,你還撥錢去給大臣買什麼布米,他們缺布米嗎?
明顯就是貪污,你要開公司,肯定破產。」
「還有這個,雞鳴狗盜這點小事,他們也報在奏摺里,送到你這裡來,朝里的大臣,都是吃閑飯的嗎?」
怪不得有這麼多奏摺,屁大一點小事,都需要女帝陛下來親自發號施令。
她這樣下去不得累死。
「那你有什麼好主意?」
姬箐箐冷笑着問道,就知道挑毛病,你倒是說一個解決辦法啊。
「**集權制,你都不會?」
姜平反倒更加無語了。
這點破事還問他怎麼解決。
「什麼是**集權制?」
姬箐箐還是頭回聽到這個詞。
姜平想了想,便說道:「**集權制,就是在皇宮中成立一個**,主管國家大事,把所有的權利都收歸於你。」
「讓丞相,御史,太尉,六部九卿等為你服務,分管不同的領域,你只需要適當調配他們就行了。」
「**形成決議,發送地方執行,地方呈報**,這兩本賬,一本在你這裡,一本在地方,要是你懷疑他們,派御史查賬,再實地考察,便可一清二楚。」
姬箐箐聽完後有些發愣,本來是想為難他,讓他閉嘴,自己好專心批改奏摺。
沒想到他還真回上來了。
他說的這個**集權制,正是現在所使用的制度,但似乎並沒有他這麼完善。
「那兵權呢?」
姬箐箐問道,兵權是國家之最,權利都是建立在武力上的。
特別難掌控。
「當然都是歸你,北境國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不然怎麼**集權。」
姜平理所當然的說道。
姬箐箐眉目間有一些憂愁,嘆了口氣,道:「哪有這麼簡單。」
「確實。」
姜平也很贊同。
「從他們呈遞上來的奏摺,就可以看出來,這些大臣多少有些不尊重你,我猜,你的權利被架空一大半了吧。」
「放肆!」
姬箐箐嚴厲喝了他一聲,就像被踩着尾巴的小貓一樣。
「你生氣的時候,還蠻可愛的。」
姜平笑了笑。
姬箐箐不想和他再搭話,低頭批改剩下的奏摺。
姜平就在旁邊盯着,不時的指點她一下,兩人吵吵鬧鬧的,還真有點像夫妻。
「你想改變嗎?」
姜平突然問道,手裡已經抓起燭台,隨時準備給自己腦門子來一下。
「什麼改變?」
姬箐箐發現自己越來越聽不懂他的話了。
「我的意思是,你有改變現狀的心嗎?
你不會想着就這麼發展下去,直到他們把你徹底架空吧。」
姜平只好再說清楚一點。
姬箐箐再度彎眉,有一種散不去的憂愁感。
她何嘗不想改變,但是談何容易,都是朝中大臣,而且存在已久,很難拔除。
「你想讓朕怎麼做?」
姬箐箐說出這句話,自己都不信,明明後宮不得干政。
她卻和他談了一下午的政務。
「很簡單,明天早朝的時候帶上我,你收拾不了的人,我來收拾!」
姜平眼底閃過一道寒芒。
這些朝中大臣實在太欺負人了,而且是在欺負他的老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必須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當然,要是姬箐箐沒有改變的想法,姜平也不在意,燭台往自己腦門一敲就行了。
「你這是做夢,後宮不得干政,你怎麼能上早朝!」
姬箐箐一口就回絕了他。
「其實我有辦法說服他們,算了,說了你也不會信,我還是回去吧。」
姜平也覺得自己是多事。
穿越新手大禮包都領了,還有什麼好遺憾的。
砰!
姜平毫無預兆的拿着燭台往自己腦門上一敲,真疼,還有點暈暈的,倒下的去的時候。
她似乎聽到了姬箐箐的呼喚。
「平君,你這是做什麼,朕答應你還不行嗎?」
姬箐箐怎麼也沒想到,他會以死相逼。
姜平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轉頭就看到了紅袖緊張的俏臉。
「完了,逃不掉了。」
既然老天非得把他留在這裡,還是這麼操蛋的身份,那就要提前和朝中那些大臣說聲,對不起!
「紅袖,披衣,我要上早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