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霸道昏君,江山美女朕都要
霸道昏君,江山美女朕都要 連載中

霸道昏君,江山美女朕都要

來源:掌中雲 作者:秦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秦風 薛穎兒

美艷妖后霸後宮,虎狼太師霸朝堂,四大藩王要造反,各個敵國要入侵!老天爺,你怎麼把我送這裡了?朕要跟愛妃們在後宮,做一個極品昏君!展開

《霸道昏君,江山美女朕都要》章節試讀:

第3章 賭你不敢殺老子


看着趙堪握着腰刀的手上,瞬間暴露的青筋,秦風心中不由一驚!
難道這老貨真的敢在後宮殺皇帝?
完全有可能!
他敢給死皇帝下毒,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他不能再等,對着跟進來的老太監,大聲命令道:「傳旨,太師催架有功,重賞!」
老太監毫不遲疑,立刻朝外面大喊一聲:「太師催架有功,重賞!」
頓時,一聲聲公鴨嗓接着喊起,一直喊出了宮去!
秦風雙拳緊握,死死的看着趙堪!
不是滿朝文武都等着老子嗎?
老子就把你來後宮的事,喊的滿朝文武都知道了!
我就不相信,你敢這麼明目張胆的親手弒君!
趙堪看着秦風,目光陰晴不定的閃爍着,終於深呼吸一次,猛的插回腰刀,緩和了語氣說道:「皇上,此是太后懿旨,老夫不得不為。」
「老夫還懇請皇上,萬不可貪戀女色,耽誤了朝政!」
「知道了。」秦風隨口答應一句,偷偷在衣服上抹了一把手心的汗,提在嗓子眼的心,終於放下了。
老子賭對了!
這老賊確實不敢親手弒君!
否則,他昨晚也不用下毒了!
這一下,小命暫時保住了!
趙堪衝著薛穎兒,冷冷的說道:「若不是皇上下旨,老夫今天非宰了你這妖女不可!」
「今日之事就此揭過,日後若再敢以色惑君,耽擱朝政,殺無赦!"
薛穎兒早已肝膽俱裂,聽到這話,心中一松,趕緊站好,行禮說道:「謝,謝太師不殺之恩。」
趙堪瞟了秦風一眼,心裏說道,小皇帝為了這個女人,竟然敢跟自己對着干!
還敢對自己下聖旨!
再不好好收拾收拾,這小子就要騎到自己頭上拉屎了!
他立刻用冰冷如刀的眼神看着薛穎兒,殺氣騰騰的說道:「薛穎兒,你給老夫記住,別說你現在還沒封為皇妃,就是你貴為皇后,也不過一隻籠中絲雀!」
「若敢跟老夫動什麼心眼,老夫隨時能捏死你。」
薛穎兒又嚇的渾身一顫,忙不迭的說道:「不敢,不敢。」
「擺駕,上朝!」趙堪冷冷的說了一句,轉身就走。
「諾!」
軍士們齊喝一聲,跟着走了。
看着趙堪的背影,秦風氣的牙都快咬碎了!
這老賊不是說薛穎兒,而是說老子!
籠中絲雀?
我雀你妹!
竟然敢這麼對老子,還威脅要隨時捏死老子!
要不把這老東西收拾了,自己這個皇帝,就特么是個隨時能被弄死的囚徒!
不,昨晚這個倒霉皇帝,已經被這老傢伙毒死了!
看來,老子連漢獻帝劉協都不是,是劉協他哥,那個被董卓毒死的少帝劉辯!
這可該怎麼辦?
想起劉協劉辯悲催的一生,秦風不由發起愁來。
薛穎兒軟軟的跪坐秦風面前,滿眼驚恐的看着他,心有餘悸的顫聲嬌呼:「皇上。」
看着薛穎兒委屈,恐懼,無助的嬌弱模樣,秦風心中不由想道,要是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老子還算個男人嗎?
要任這個老賊這麼欺負,老子還怎麼霸天下,睡美女!
劉辯劉協是慫貨軟蛋,能任董卓捏扁捏圓,老子可不是好欺負的。
秦風立刻拉起薛穎兒,摟進懷裡,在她耳邊語氣堅定的柔聲說道:「穎兒,不用害怕,有我在,沒人能傷害你。」
薛穎兒聽到這貼心的話,心中頓時一暖,輕輕的摟住了秦風的腰,聲音嬌糯的哽咽一聲說道:「奴婢,奴婢謝皇上。」
秦風看到薛穎兒如芙蓉帶露,雲鬢微亂中,卻更顯嬌媚誘惑的絕美小臉,嗅着她如蘭似麝的奇異體香,頓時有些把持不住,兩隻手不由作起亂來。
薛穎兒知道皇上又有所想,雖然不敢拒絕,但還是表情焦急的嬌聲催促道:「皇上,可不敢再耽擱了。」
「如果皇上垂青奴家,奴家在此恭候皇上下朝便是。」
秦風想起趙堪剛剛的行為,只能戀戀不捨的收回雙手,對薛穎兒說道:「那好,你洗白白等着,朕一回來就要臨幸你。」
說著,邁開大步朝外走去。
老子就想辦法弄死趙堪,再回來放放心心的睡這個禍國殃民……
…………………………………
紫金殿,南秦朝政大殿。
文武百官正三五成群,竊竊私語着。
「天行日月,君澤萬民,吾皇早朝,百官陛見。」
隨着老太監的嘶喊,秦風邁着自認威嚴的步伐,從後門進來。
轉過屏風,上了九級台階,秦風走到一張比普通椅子大一些,純金打造的龍椅前,慢慢坐了下來。
椅子墊着厚厚的棉墊,柔軟舒適,但扶手卻如寒冰般冰涼,讓他深深的理解到,這把代表着最高權力的椅子,不是這麼好坐的。
坐的好,這就是龍椅,能生殺予奪,天下美女隨便睡。
坐的不好,這可就是死刑電椅,隨時能要了他的小命!
「吾皇萬歲,萬萬歲。」
下面文武百官鬆鬆垮垮的喊着,慢慢悠悠的下跪叩首。
「眾愛卿平身。」
秦風穩定下心神,說著古裝劇里的台詞。
但眾大臣卻一動沒動。
難道台詞說錯了?
這下丟大臉了!
皇上上朝第一句話就說錯,這特么怎接着演?
坐在秦風右下方的趙堪,慢悠悠的抬手揮了一揮。
「太師有令,眾文武平身。」
一個護衛大聲喊道。
「謝太師。」
眾文武又叩首一次,才起身站好。
秦風看着這一幕,心中不由一冷。
怪不得薛穎兒說這老貨權傾朝野,就兩個三跪九叩的禮,都得等這老傢伙說話才作數。
你妹,原來老子這個皇帝,還真就是個擺設。
做皇帝做到這個份上,真是丟人到家了!
「有事早奏,無事退朝。」
老太監例行公事的喊了一句。
秦風立即打起精神。
以他看古裝劇的經驗,想辨別誰是忠臣,從奏事上就能看出個差不多。
電視劇里的朝臣們都是分成兩派,一派忠臣,一派奸臣。
自己得立刻找出忠臣,共同對付這老貨。
唉,我也算是倒霉,好容易有了個穿越名額,還是跑到這個不知道什麼鬼的南秦。
要是跑到某個知名朝代,隨便提一個大臣的名字就知道忠奸,該砍頭的砍頭,該重用的重用,自己就能消消停停的回去睡薛穎兒了。
可現在不僅僅不知道誰是忠臣誰是奸臣,連倒霉皇帝的記憶都沒接收,這讓老子怎麼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