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夜夜流光相皎潔
夜夜流光相皎潔 連載中

夜夜流光相皎潔

來源:追書雲 作者:櫻桃蘇蘇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司洛 舒顏

  新婚之夜,她被最愛的人掀了蓋頭摘了鳳冠,跪在地上看着他和旁人云雨
  他怪她害了自己最愛的白月光,從不肯給一絲一毫的溫暖
  卻不知,他心心念念的救命恩人,就是他百般折辱的人
  情傷心斷,再無轉折餘地,她終於認了命,飲下他賜下的毒酒,從此塵歸塵土歸土
  他以為她是強奪旁人心血和感情的無恥之人,隨意丟棄亂葬崗
  等到真相大白,再想尋回,斯人已不在……  這一生,終是痴纏恩怨,徹底糾纏不清……展開

《夜夜流光相皎潔》章節試讀:

第5章 不甘


  看着舒顏滿臉灰白,了無生趣的樣子,司洛沒有絲毫的心軟,伸手拖起她大步出了新房。
  
  他動作粗魯到極致,而她還穿着單衣,拖出新房門外面是冰天雪地,舒顏打了一個寒顫,啞着嗓子:「你要帶我去哪裡?」
  
  「今天是雪兒忌日,自然是帶你這個罪魁禍首去祭拜雪兒了。」司洛語氣里透着一股陰狠,聽在舒顏耳朵里直覺涼颼颼的。
  
  「不!」舒顏大聲反駁:「我沒有害她!雪兒的死和我沒有關係!司洛我真的沒有害她!」
  
  可是不管她說什麼,司洛都聽不進去,他就這樣拖着舒顏出了院子直奔門口。
  
  門外停了一輛馬車,司洛把舒顏扔在馬車上面,自己跟着跳上去。
  
  舒顏被本來就暈了這許多日子,身體虛弱到極致,被他這樣隨手一甩,當時眼冒金星暈了過去。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渾身都被凍僵了,她睜開眼睛看了一下,發現竟然是墓地。
  
  墓碑上的舒雪兒幾個字刺激得她一下子坐了起來,隨着她坐起來,司洛陰冷冷的聲音響起:「給雪兒磕二十四個響頭,我就饒你一命!」
  
  「不!我不磕頭!」舒顏激動的反駁:「我沒有害她,憑什麼給她磕頭?」
  
  「這可由不得你!」司洛陰冷冷的瞪着他,如果目光能殺死人,她身上應該早就被他捅了無數個窟窿了。
  
  「司洛,我真的沒有害死雪兒,真的沒有!」
  
  「小姐!」一個悲切切的聲音打斷了舒顏的解釋,她轉頭看過去,見自己貼身丫鬟小蓮滿臉是傷被幾個侍衛拖着出現在墓地。
  
  「小蓮!你這是怎麼了?」看見小蓮渾身是傷,舒顏滿臉震驚。
  
  小蓮一步步的爬到了她的面前,「小姐,你承認了吧,給二小姐認個錯,只要你磕頭認錯,王爺就會放了你的。」
  
  「什麼?你在說什麼?」舒顏瞪着小蓮,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貼身丫鬟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氣氛和驚愕讓她有些語無倫次:「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小蓮,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我什麼時候害過雪兒?啊?」
  
  「事到如今你否認也沒有用,小蓮都招了,是你推了舒二小姐下水,在她昏迷時候又買通大夫對舒二小姐下毒,害得她花樣年紀就慘死,舒顏,你的心可真是夠狠的啊!」
  
  溫卿宜穿着白色的狐皮大衣,緩緩而來。
  
  「小姐,我也是沒有辦法,我不想招供的,可是我的父母哥哥嫂子,還有年幼的侄兒,一家六七口人的命都系在我身上,對不起小姐,我不要承認的,可是我不能眼睜睜看着他們都去死!」
  
  小蓮跪在她面前,滿臉淚水,瑟瑟發抖。
  
  舒顏看着小蓮,看着這個自己一直信任的丫鬟,心裏漸漸的發冷:「為什麼?我待你不薄啊?你為什麼要如此污衊我?」
  
  「小姐,我也不想背叛你的,可是我怕呀,我一直害怕二小姐的冤魂會來索命。」
  
  「啪」舒顏用盡渾身力氣一個嘴巴扇在胡說八道的小蓮臉上,「到底是誰指使你,讓你如此胡說八道,污衊主子?」
  
  「啪!」跟着又是一聲脆響,舒顏的臉上也挨了司洛一個巴掌,臉都被打得偏到了一邊。
  
  「你這個惡婦,事到如此竟然還想抵賴,還想仗勢欺人嗎?」
  
  「司洛,我沒有害雪兒,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說,我舒顏光明磊落,我絕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司洛沒有理會她,只是陰沉沉的瞪着她:「跪下!」
  
  「我不!」
  
  「我再說一遍!跪下給雪兒磕頭,我就會饒你一命!」
  
  「我也再回答你一遍,我不會跪,我舒顏沒有害她,我為嫡她為庶,我為長,她為幼,憑什麼要給她下跪?」
  
  「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來人!」司洛眼中閃現狠戾:「把她給我按在這墓前,讓她磕頭!」
  
  接到命令馬上兩個侍衛像她走了過來,舒顏絕望到極致,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她堂堂相府嫡出小姐,跪天跪地跪父母,為何要給比她小的舒雪兒下跪?
  
  不能接受這樣的侮辱,她沒有做錯什麼,死也不會像舒雪兒的墓碑下跪!
  
  目光最後掃向一旁冷眼旁觀的司洛,心碎成一片片的,既然愛錯了,既然付出只是一個笑話,她還活着幹什麼?
  
  死了就是解脫,一了百了!
  
  舒顏猛的站起來,一頭向墓地一旁的石碑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