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民間奇聞錄
民間奇聞錄 連載中

民間奇聞錄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掌中人X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江流生 江爺

我出生的那年河水倒退九丈,一塊石碑立在河床,上面記載了我的生辰和死期!展開

《民間奇聞錄》章節試讀:

0002 百河山


  石碑竟然開裂了,裏面湧出了不少的水,把引線和炸藥都給泡透了,讓它們失去了作用。

  震驚過後的我發瘋似的笑了起來,村民們怒不可遏,但他們也不敢輕易的上前,全都看向了風水師。

  此時此刻,風水師完全跟我扛上了,毫不掩飾的說,我不死在他的手裡,他就金盆洗手。

  村民們在他的鼓舞下再次聚集了過來,這一次他們拾來了柴火,堆積在了我的周圍,並且潑上了汽油,就算是水再大也阻止不了汽油發揮作用。

  當烈火點燃,我被水蒸氣掩蓋時,只能發出撕心裂肺的喊聲,這讓我想起了第一次被他們焚燒的時候,那時有師傅救我,這次還有誰?

  絕望、憤怒、不甘、恐懼,所有的情緒湧上我的心頭,讓我在這一刻崩潰了,大哭了起來。

  但不知道為什麼,在我的哭聲響起時,詭異的事發生了,裂開的石碑中鑽出了無數條蛇,個頭不一,但是數量無法數清。

  它們爭先恐後的朝大火爬去,就像是飛蛾撲火,完全沒有意識到那是送死。

  刺鼻的焦糊味接連襲來,活着的蛇踏着同類燒焦的屍體爬了出去,就這樣一條接着一條,讓村民們尖叫了起來。

  大火已經被蛇撲滅了,但是水蒸氣沒有消散,就像是大霧,讓我的能見度只有身前一米左右。

  我能聽見尖叫,也能聽見慘叫,但我不清楚這些蛇為什麼要幫我,難道我真的是七彩蟒轉世?難道它們是被石碑控制的?

  在我這麼想的時候,那些爬向村民的蛇集體回來了,速度非常快,全都鑽向了石碑的裂縫,像是遇到了天敵,那種恐懼沒法用言語形容。

  等到所有的蛇都消失之後,水蒸氣開始慢慢的消散了,在我的不遠處站着一個人影,非常模糊的人影。

  他沒有朝我靠近,但我感覺他一直在盯着我,我們兩個就像是四目相對了,還相對了很久很久。

  終於,水蒸氣完全消散了,但是那人影也不見了,至於村民們死了好幾個人,活下來的都在瑟瑟發抖。

  為首的風水師完全變成了傻子,嘴唇一直在哆嗦的說著什麼,聲音過了好一會才漸漸的發出來:「鬼,鬼,鬼啊!」

  這一聲讓所有的村民渾身一激靈,然後他們連滾帶爬的跑了,並且再也沒有回來過。

  從這一次過後,整個村子空了,唯一的住戶只剩下了我,那天那個人影到底是人是鬼我一直沒有弄清楚,甚至開裂的石碑也在師傅的宅基地扎了根,上面關於一年後的預言一直沒有消失,就像是在倒數着我的結局。

  眨眼間我在村裡渾渾噩噩的度過了大半年,在距離期限還有一個月的時候,石碑突然發生了變故。

  那一晚我看到了九條粗壯的蟒蛇在背負着它朝村尾去,原本見不到根的石碑變得只有一米來高,裂開的縫隙變得完整,上面的字變成了一個大大的「奠」,血紅血紅的,跟棺材上的奠字一模一樣。

  明亮的月光下,這樣的一幕別提多瘮人了,但我還是壯着膽子跟了過去。

  在跟到村尾的時候,我親眼看到九條蟒蛇把石碑馱到了山神廟,並且趴在了山神廟門口,就像是雕塑一樣一動不動。

  說起我們這的山神廟,跟百河有的一比,非常的神秘,它就像是一個大門,牢牢地鎖住了百河山的入口,把村子和山腳隔絕成了兩個地方。

  以往村裡都流傳着這樣一句話,說寧願百河淹死人,不願山峰來生人。

  至於為什麼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沒人知道,總之百河山是比百河還要神秘的禁地,估計這裡頭的秘密連師傅都不知道。

  此時看到九條蟒蛇馱碑呆在這裡,讓我對百河山充滿了好奇,很想上去一探究竟。

  猶豫了很久之後,我還是過去了,但剛剛來到蟒蛇的近前,讓我震驚的一幕發生了,那九條蟒蛇竟然開始石化了,變成了九個雕像。

  不知道的還以為蟒蛇和石碑本就是一體的呢。

  一時間我沒了主意,不知道是繼續往前還是掉頭逃跑,不覺之中在原地愣了很久。

  直至那山神廟後傳來了聲響,我才回過神。

  那聲音非常的奇怪,像是有人在挖土,但人很難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除非是一個團隊。

  難道是那些逃跑的村民躲到後山去了?

  不應該啊,生活在我們這裡的人都知道後山是禁地,他們就算是跳進了百河,也不可能跑到山上。

  我壯起膽子衝著後山喊了一聲,這一聲在寂靜的夜晚格外的響亮,把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山神廟後先是一陣的沉寂,然後傳來了幾句土話:「撞了運了。」

  「是個半頭橛子。」

  「怕個甚,敲個門頭。」

  ……

  在這幾句土話過後,我看到山神廟的後面繞過來一個黑影,還沒等我再說些什麼,我的脖子就猛然一疼,然後我就倒在了地上,眼皮是越來越重。

  模糊中我聽到了腳步聲,看到了一隻黑色的皮靴在我的眼前,那皮靴的主人還用一根金屬棍碰了碰我的頭,說了一句話。

  具體是什麼話,我已經聽不清了,因為我被那根針的麻藥給迷暈了。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竟然是在百河山的山頂上,在我的不遠處有一座墳,墓碑非常的簡陋,就是一個石塊立在墳台上。

  我眯起了雙眼,仔仔細細的盯住了墓碑,看了沒多久我還跟着讀了起來。

  這一讀嚇掉了我的半條命,因為墓碑上寫着的竟然是我師傅的名字,這還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去世的日期,竟然是十五年前!

  也就是說在我小時候師傅就已經沒了,那把我養大成人的是誰?難道一直是鬼在照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