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贅婿風範
贅婿風範 連載中

贅婿風範

來源:掌文 作者:施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施然 李總 都市小說

當贅婿,就要放棄尊嚴,任人踐踏
可當冷傲的她說,她累了,想要找一個人依靠時
他站起來了
展開

《贅婿風範》章節試讀:

第三章 可能會跪下吧


注意到趙八兩的目光後,李總腿就是一軟。

他是做建材生意的,而這位上京來的趙總,在上個月拍下了整個老城區,這將是一項重大的工程。

這一個月來,他們公司最大的任務,就是拿下老城區改造的建材供應。

就在上個星期,趙總方面終於鬆口了,他也壓上了全部身家囤貨。

如果此時趙總終止合作,他可就要破產了。

此時趙總如此恭敬的對待趙八兩,這是不是說……

噗通!

想到此處,李總直接跪了下去,帶着哭腔哀求道:"趙爺爺,我有眼無珠,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吧!"

說罷,他開始猛抽自己嘴巴子,嚇的她閨女都跟着哭了。

但趙八兩卻視若無睹,而是對那位鞠躬的趙總道:"您認錯人了吧?"

眾人一愣,這什麼情況?

李總也不抽巴掌了,如果趙總真的只是認錯人了,他這人可丟大了。

那位趙總看了趙八兩一眼,然後道:"不好意思,我真的認錯人了!"

"什麼啊,還以為他認識大人物呢。"

"就是說啊,一個沒尊嚴的倒插門有資格認識大人物?"

"還在那翹着個二郎腿裝腔作勢,真把自己當人物了,垃圾就是垃圾。"

一群家長又冷嘲熱諷起來,一個個尖酸刻薄的可以。

原本葉半夏也覺得趙八兩是隱藏的大人物,可此時就只能失望搖頭了。

不過能看到李總醜態百出,她心情總算好了點。

李總這才在閨女的攙扶下起身,一臉尷尬的看向了趙總道:"那個趙總,我這個,那個……"

"不用說了。"趙總一擺手道:"我此來的目的,就是通知你,像你們這種規模的小公司,不配與我們公司合作!"

說罷,他轉身就走。

如此反覆的大起大落,讓李總崩潰了。

他身子一軟,又跪在了地上:"完了,完了,全完了,我要破產了……"

然後。

受了刺激的李總,起身便向窗口衝去,打算一死了之。

結果。

他撞在了防護欄上,整個人暈了過去。

這些年經常有學生跳樓,所以學校都裝了護欄的。

"解氣不?"趙八兩低聲問道。

葉半夏白了他一眼道:"解氣也是那位大叔給我出的氣,跟你有什麼關係。"

"那是我花錢請的群眾演員啊。"趙八兩隨口扯謊,起身道:"我看家長會也開不下去了,就先走了,還得給群演結賬呢。"

胡扯!

人家李總又不是傻子,能被一個群演忽悠了!

葉半夏心裏嘀咕着,可卻又覺得哪裡很怪,但又偏偏說不出所以然。

這時候,趙八兩已經來到了停車場。

那個趙總,此時就等在奔馳G65旁,見到趙八兩後,立刻鞠躬:"八爺!"

"上車說。"

趙八兩陰沉着臉上了車,等對方也上車後,才說道:"來順,放着趙家的大管家不做,來江城有什麼目的?"

"找您回家!"趙來順恭敬道:"老爺子說了,只要您回趙家,從今往後趙家您做主!"

對此,趙八兩絲毫不意外。

他淡淡的說:"是我那個蠢貨哥哥又闖禍了吧?幾年前,他犯了事,趙家人偽造證據害我頂罪時,我就知道他一定還會闖大禍。"

"這次,三爺被判了無期。"趙來順如實道。

趙八兩點點頭,又說道:"所以說,那個李總的事情,也不是巧合吧?"

"沒錯。"趙來順道:"三爺是一個月前出的事,老爺子便吩咐我帶您回趙家。但老爺子知道您的脾氣,便讓我設局給一直覬覦您妻子的李總,就是為了給您出口氣。"

呵呵,真是老奸巨猾!

這是想打一個巴掌,然後給個甜棗吃?

趙八兩冷笑道:"他以為這樣我就會聽他的話了?回去告訴他,趙家跟我已經半毛錢關係都沒有了。"

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當我是狗嗎?

"唉……"

趙來順嘆息一聲,留下一張名片道:"八爺您請慎重考慮,有事情隨時聯繫我吧。"

說罷,他開門下車。

及第地產公司嗎?

趙八兩看了眼名片搖頭苦笑,他都快忘記自己大名叫趙及第了,狀元及第的及第!

另一頭。

施然開完了董事會後,疲憊的回到了辦公室。

董事會很不順利,已經有多名股東提出撤股了,除非她能儘快解決這七千萬。

今天是施家老爺子的壽宴,也是她最後爭取資金的機會。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她是不願意求施家人的。

就如昨晚,她真的想過出賣身體來保住公司,也不願意求施家人。

因為她是私生女,施家人很不待見她。

她繼承了父親的公司後,施家人便說公司是施家家產,如果她嫁人了,豈不是落在別人手中了。

最後她只能要求趙八兩倒插門,這才算堵住了施家的嘴。

如今資金鏈出了這麼大缺口,施家人一定會趁機侵吞股份吧。

唉。

施然搖搖頭,給趙八兩發了條微信:"接我,去施家參加爺爺壽宴。"

華府別墅區。

施家半山別墅,此時已經豪車雲集,宛如車展。

一輛奔馳G65緩緩駛進,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車門推開,身穿布衣布鞋的趙八兩下車,然後拉開后座的門,身穿着黑色晚禮服的施然走下車。

哪怕面臨困境,這個女人都能擺出女王般的姿態。

眾人見他們來了,便投去玩味的目光,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但因為施然一向強勢,所以也沒有人上前挑釁。

可作為施家的長子長孫,施斌卻不怕施然,他見二人來了,便立刻上前發難。

"妹妹妹夫來了?"施斌一臉陰笑道:"妹夫這一身布衣不錯啊,我參加同學葬禮時,看到有人穿過。"

其實他也不會輕易直接找施然麻煩,每次都是拿趙八兩做突破口。

施家眾人都看了過去,這是準備看笑話了。

"大舅子說笑了。"趙八兩一改往日只會傻笑的態度,說道:"這套衣服,還是上次參加你生日時買的呢。"

一句話,直接把施斌懟的面色鐵青。

可他卻又說不出什麼來,因為趙八兩常年就這一套衣服,參加他生日時,貌似穿的真是這一套。

施然都忍不住笑了,她沒想到只會傻笑的趙八兩,嘴上還有這功夫呢。

"妹妹這一套也不錯。"施斌見占不到便宜,便轉移目標了:"你這套應該是純手工定製,少說也要十幾萬吧?但你公司那麼大資金缺口,哪來的錢買這麼貴的衣服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李總給你買的對不對?"

"李總是誰呀?"有人陰陽怪氣的配合道。

施斌賣弄道:"李總是妹妹的追求者,說只要妹妹跟了他,就幫忙補齊七千萬的資金缺口呢。那輛車也是李總買的吧,哈哈,妹夫,那車是施然換來的,你開着舒服嗎?"

"哎呦,施然可真不容易,為了保住公司,可真是不管不顧了。"

"施然賺錢可真方便,隨便跟個男人就有七千萬呢。"

"這麼說,趙八兩不是當了活王八了?"

施家眾人又是一陣嘲諷,那嘴臉十足的醜陋。

饒是施然強勢,可卻也被氣顫顫發抖。

可就在她忍不住要哭出來的時候,她的手,卻是被溫暖的手掌握住。

是,趙八兩。

他衝著施然溫柔的笑了,然後看向眾人道:"那個李總已經被施然拒絕了,至於資金的事情,我會解決。"

眾人面面相覷,接着哄堂大笑。

"你解決,骨頭渣子碾碎了,你也賣不了七千萬啊!"

"再說了,你說拒絕李總了,我們就信?"

"依我看啊,施然就是陪李總睡了,故意這樣說是要面子。"

這時候,一輛奔馳S600開了進來。

李總推開車門,便開始在人群搜尋起來。

"嘖嘖嘖。"施斌陰笑道:"妹夫啊,你看李總來了,你說他見到你會做什麼?"

其實他也奇怪,沒人請李總,怎麼就不請自來了。

但只要有打擊到趙八兩與施然的機會,他就都不會放過!

趙八兩淡淡的說:"他可能會給我跪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