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總裁的腹黑萌寶
總裁的腹黑萌寶 連載中

總裁的腹黑萌寶

來源:微閱雲 作者:立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沈藝涵 祁逸庭

當嫁給祁逸庭的時候,人人都羨慕她,是高高在上的祁太太
然而兩年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
帶孕離婚,國外產子
八年後,沈藝涵帶着他們的孩子歸來
如今多了孩子的牽絆,他們再一次的相遇,是新的篇章,還是重蹈覆轍?展開

《總裁的腹黑萌寶》章節試讀:

第2章 不做虧本買賣


舞台上,被白色燈光所包織住的是,是一個青銅器,應該類似古董類的東西。

很快拍賣會就開始拍賣,不少人開始喊出天價的價格。

沈藝涵對於這所謂的寶物沒有過多的興趣,最主要的是,她也沒錢買。

今天她的任務,就是記錄下這裡的一切。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沈藝涵撥開人群,打算找到一個最佳位置,偷拍幾張場內的照片。

剛找到位置,她打算拿出口袋裡的小型攝影機時,卻是被一個女人撞了手臂。

而她手中的小型攝影機,和放在一起的記者證,也隨之一起掉落在了地上。

沈藝涵心下一緊,趕忙蹲下身就想撿起東西。

然而與此同時,一道尖銳的刺耳聲響起,「這裡有狗仔!」

女人的話語剛落,霎時間沈藝涵成為了眾人目光所交匯的點,就連拍賣聲也截然而止。

要知道這地下的拍賣活動,一直都是見不得光的。

有許多拍賣的東西,更是拿不上市面。

所以對於這次拍賣會,都是保持着最高的警戒線。

如今卻是有狗仔混了進來,難免讓人緊張。

不過那些競拍者,更是抱着一絲玩味的觀看。

畢竟也有不少人,只是進來湊湊熱鬧。

很快,狗仔的出現,就驚動了大批保安。

還不等沈藝涵撒丫子跑,就被那些保安迅速的圍在了中間。

看着自己被人前後夾擊,沈藝涵就連跳船的心都有了。

不,她現在絕境,甚至連跳船的機會都沒。

在進入這輪船的時候,她第一保命的要點,就是絕對不能被發現記者的身份。

現在……她要完了嗎?

*

「祁總,還真是有不怕死的狗仔敢偷溜進來,現在可是有好戲看了。」祁逸庭的助理,宋志強對於這偷溜進來的狗仔,也是有幾分佩服。

這是什麼地方?

也敢進來拍攝?

祁逸庭在大廳二樓正**的包廂,他臉色冷然,彷彿周遭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淡淡的瞥了一眼大廳里亂糟糟的景象,只是一眼,他好看的劍眉瞬間緊蹙了起來。

沈藝涵?!

她怎麼回來了?

六年前和她離婚之後,他便再也查不到她的消息了。

原本平靜如波的眸子,再一次看到他的時候,眼底泛起了一絲不可察覺的異樣。

而成為眾矢之的的沈藝涵,緊咬着嘴唇,知道現在根本就沒人會來救自己,只能繳械投降了。

然而此時,一雙修長的長腿,卻是步入了沈藝涵的眼眸。

她微微抬頭,就看到了那張令她呼吸一窒的臉。

祁逸庭!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祁逸庭身材高挑,站在人群中十分出眾,然而他的目光,卻是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

沈藝涵愣了一下,這才確定,祁逸庭是在和自己說話。

她不是傻子,很快就明白了祁逸庭的用意。

「我今天剛回國,本來想去找你,他們說你來這了。我剛才迷路了,不知道怎麼就被當成狗仔了。」沈藝涵那肯錯過這個機會,立馬上前,就挽住了祁逸庭的手臂,語氣裡帶着幾分委屈。

她心裏暗暗鬆了口氣,這個男人還算有點人性……

在沈藝涵挽上自己手臂的一瞬間,祁逸庭的目光瞬間凝結成冰。

而近距離接觸祁逸庭的她,自然也是感受到他身上的寒意。

她硬着頭皮,現在前有狼後有虎,死在祁逸庭的手中,總比死在那些保安的手裡好。

就在祁逸庭要帶她離開這裡的時候,此時卻是有一個男人攔在了兩人面前,「祁先生,您的這位朋友是狗仔,要是就這樣放她離開了,將這裡的東西都爆料出去,豈不是會讓我們損失許多?」

男人的話裡帶着幾分刺,氣氛一時變得有些緊靜謐。

沈藝涵身子有些僵硬,本來以為都已經完事了,這又是那跳出來的陳咬金?

「哦?你的意思,我祁逸庭帶狗仔上來?」祁逸庭神色依舊未變分毫,只是落在那男人臉色的眼神,帶着幾分冷厲。

那男人被祁逸庭盯得有些發毛,卻依舊強撐着道,「祁先生,話可不是這麼說的。既然她是狗仔,自然就不能這樣輕易放過。要是你一人就打破了道里的規矩,這以後還不得亂了套?」

男人的話語落下,周圍的那些人頓時開始細細低語起來。

祁逸庭盯着男人看了好一會,卻是突然笑了,只是那笑帶着幾分冷酷。

「大家可以放心,今晚的事情,絕對不會被人透露出去一個字。」祁逸庭神色微沉,看着那男人淡淡道,「還有,我很欣賞你的勇氣。但是有時候,也是要為自己的勇氣買單。」

只是隨口的一句話,卻是給那男人帶來巨大的威脅。

誰不知道,祁逸庭在整個H市的勢力?

而且他性格果斷狠辣,這得罪了他的人,從來就沒有好下場。

就算今天沈藝涵真的是狗仔,只要他想帶走,就沒有一個人敢說一個不字。

那男人也知道自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腳下一軟,差點就沒站穩。

而祁逸庭不再看那男人,而是拽着沈藝涵就離開了大廳。

*

祁逸庭將沈藝涵帶到自己的房間,從這裡的窗戶望下去,可以將整個大廳一覽無遺。

經過剛才的一個小插曲,現在活動很快又恢復到了原來的秩序,拍賣的叫喊聲依舊一輪,大過一輪。

「沈藝涵,六年沒見,你倒是越發的狼狽了。」祁逸庭站在原地,打量着女人。

整整六年,他都沒有這個女人的消息。

六年不見,她的樣貌倒是沒有變了多少。

只不過倒是多了一絲女人的成熟,反而更添幾分魅力。

沈藝涵也是沒有想到,再次遇到祁逸庭,會是在這種情況下。

臉頰像是被火燒了一般,有些難堪。

不過她很快就平復了心中的情緒,看着他道,「不管怎麼樣,這次還是要多謝你了。既然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現在她就像是一個受驚的鴕鳥,恨不得立馬把頭埋在沙堆里。

只要和祁逸庭呆在一起,每一刻對她來說都是一種煎熬。

然而沈藝涵的手還未觸碰到門把手,卻是被祁逸庭一把拽住手腕。

「我祁逸庭從不做虧本的買賣。」祁逸庭唇角勾了勾,目色如同黑夜一般幽深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