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雙戰神
無雙戰神 連載中

無雙戰神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大幹脆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上官瑤 李策 都市小說

戰神歸來,國士無雙
展開

《無雙戰神》章節試讀:

第6章 時光是匹無鞍馬


第二天,李策起了個大早,剛洗漱完畢,商紅葉拿着買好的早餐、敲門而入。

「先生,今天行程如何安排?」

「上午去給義父掃墓,下午去看看義母和君瑜……」

「那先生先吃東西,我安排人備車。」

……

沈蒼生死後,沈族怕四大家族遷怒,不要他這個沈族數百年最傑出的人物葬入祖墳。

所以葬在極為偏僻的西山墓園。

商紅葉開車,輾轉小半日,才到地方。

李策將一束白菊花放在義父墳前,撫摸墓碑,目光深沉難言。

爺倆一別七載,再見天人永隔。

本以為有好多話想跟義父說,看着長滿荒草的墳墓,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唯有蒼涼。

終究沒有哭。

世間悲傷不盡相同,卻大抵分兩種。

有人放聲大哭,有人沉默如石。

李策是後者。

他剋制悲傷。

他很悲傷。

跪在義父墳前,磕足九個響頭。

又把準備的兩瓶好酒,都傾灑在墳前。

「義父,孩兒回來了,以後義母和妹妹,由孩兒照顧。」

說完便走。

哭泣是女人的事情。

男人——做出承諾,履行承諾。

……

沈蒼生死後,李策義母蘇蘭和義妹沈君瑜,便搬回了沈蒼生還沒發跡時住的小樓。

下午。

李策帶着些禮品,到了地方。

黃龍鎮,銀杏巷。

將車停在巷口,李策讓商紅葉待在車上,自己獨自下車,提着禮物,往記憶中的舊樓走去。

小巷種滿銀杏,深秋季節,葉子已經枯黃,有風吹來,便如蝴蝶翩躚舞動,景色別緻。

時間在這座古鎮,似乎並沒有留下太過痕迹。

舊舊的街,橫豎交錯的電線,不時掠過的飛鳥。

一切都還是幼時模樣。

昨夜有場秋雨,巷子的道路,還帶幾分濕意。

「七八七,馬蘭花開二十一……」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一二三,木頭人!」

前方几個稚童,正在玩遊戲。

是他熟悉的鄉音。

李策忍俊不禁。

熟悉的歌謠,好像風兒,吹開塵封的童真。

這個遊戲,他其實不愛玩。

他小時就喜歡刀槍棍棒。

拿木頭削把劍,懸在腰上,雄赳赳氣昂昂出門,然後把無數別人家栽種的花草,化作刀下亡魂。

回家就被義母一頓揍。

在花草面前,他是寂寞如雪的絕世劍客。

在義母竹條下,卻每次都被揍得好慘。

綁着羊角辮的君瑜,就在旁邊咯咯直笑。

這個小丫頭啊,自小就喜歡看他吃癟,更不曾管他叫過哥哥。

七年前李策離家參軍,沈君瑜對他不喜是最直接原因。

李策還記得,義父剛把他領回家,五歲的沈君瑜,綁着兩條羊角辮,怒氣沖沖的對他說,你走開,我才不要什麼哥哥。

或許是小女孩覺得,自己的出現,會分掉她本該獨享的父愛和母愛。

一起生活十年,沈君瑜跟他這個哥哥,始終罅隙。

不過對現在的李策來說,曾經種種,早就不值一提。

走到爬滿爬山虎的舊樓,李策深吸口氣,叩響破舊的木門。

開門是個上了年歲的婦人,鬢髮花白,略顯憔悴,但眉眼之間,依稀可見年輕時的風韻,想必也是個千嬌百媚的美人。

義母,蘇蘭。

「先生……找誰?」

蘇蘭七年不見義子李策,很難將眼前氣質孤雲出岫、雄偉如戰神的男子,跟她那個孤僻、瘦削的義子聯繫起來。

「義母……」

「你……你是策兒?」

「孩兒……不孝。」

李策上前,將蘇蘭擁入懷中。

感受着義母佝僂的身體,心中蘊滿蒼涼。

時光如一匹無鞍的野馬。

奔馳起來像閃電。

即便是最好的騎手,也沒有辦法駕馭。

他現在只希望這匹野馬能跑慢些,好讓他去彌補這七年空白帶來的虧欠。

……

「義母,你是說,義父的死,除了四大家族逼迫,還因為吳伯……吳剛的出賣?」

舊樓客廳,在跟蘇蘭了解一番三年前義父之死的始末後,李策蹙起眉頭。

吳剛,沈府大管家,義父發小。

在李策記憶中,一直是個慈眉善目、有些微胖的中年人。

絕想不到,他會出賣義父,給義父一記絕殺背刺。

「策兒,吳剛算是蒼生最信任的人之一,沈氏許多商業機密,對他都沒有隱瞞。哪知道他會拿着這些機密,去換一場滔天富貴?」

「可義父對吳剛素來不薄……」

蘇蘭嘆道:「策兒,知人知面不知心。」

「吳剛的出賣,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沈氏很快陷入大廈傾倒、難以挽回的局面……」

「你義父自殺前那晚……還跟我喝了些酒,說了好些話,尤其是咱們一家四口生活在一起的瑣事……」

「對了,他還狠狠臭罵了你一頓。說你小子呀,一離家就是七年,音訊全無,真想狠狠踹你屁股!」

李策道:「我倒想義父現在狠狠踹我一頓。話說回來,義父渾身書卷氣,信奉言傳身教,可不會踹人。小時候我犯事兒,都是義母在揍我。」

蘇蘭嗔了李策一眼:「臭小子,以為老娘我想揍你?還不是恨鐵不成鋼。打在你身,疼在娘心。」

李策便笑。

笑着笑着,卻又喟嘆。

「義父是個有擔當的男人。」

「他所謂的挽回危局的法子,便是跟四大家族達成協議……以他的死,換來義母跟妹妹的生。」

「義父常說,男人在外頂天立地,在家庇護妻兒……他呀,倒是做到知行合一,卻讓我這個當兒子的,一輩子活在悔恨之中。」

李策看着蘇蘭:「義母,那時家中這種局面,為什麼不跟我說?」

他離家七年,一直不曾跟家中聯繫。

但聯絡方式其實偷偷給了蘇蘭的。

三年前,他雖剛在軍中嶄露頭角,還未如現在這般,貴為北境軍主,裂土封疆,權傾天下。

但真豁出去,未必就收拾不了四大家族。

蘇蘭拉起李策的手:「策兒,別怪你義父。是他不讓我告訴你的。他說你還年輕,還有大好前程,不能陷在沈氏的泥潭裡。」

李策又是長嘆:「這倒是義父素來的作風。他總是喜歡把所有事都自己扛起來。」

「也怪我,若我早些歸家……」

他可以想像,那時義父,同時面對身邊人出賣,四大家族聯手逼迫,或許還有幕後黑手的操盤——身邊卻只有老妻幼女,不可能替他分擔什麼,是多麼的孤獨。

他這個兒子,本該和義父一起,撐起這個家的。

「傻孩子,你又有什麼錯?那時你義父的面臨的對手,太過強大,你便是回來,又能改變什麼?」

蘇蘭看着李策:「策兒,你以後可千萬別提什麼報仇的話……你義父在天有靈,也只希望我們娘仨,好好活着。」

「義母……」

李策便想告訴義母,他現在已是權傾天下的北境軍主,要四大家族覆滅不過彈指。

還沒開口,木門就被推開,一對青年男女相伴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