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天天求複合
總裁天天求複合 連載中

總裁天天求複合

來源:追書雲 作者:瑪仁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她懷着孩子遠走他鄉,多年後總裁得知真相後徹底慌了!「唐淺淺,你竟然敢背着我生孩子!」「傅總不想認孩子沒關係,反正我的孩子不缺爸爸!」唐淺淺霸氣的說著
傅斯年怒了,將唐淺淺困在懷裡,「你敢讓我的孩子喊別人爸爸試試!」展開

《總裁天天求複合》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你這麼生氣幹什麼


  唐淺淺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來。
  此刻的她腦袋昏沉,喉嚨發乾,想喝水。然而腳剛沾到那觸感不同的地毯上時,她忽然睜大了眼睛,開始檢查四周。
  手掌觸碰到的是華貴柔軟的天蠶絲床單,而頭頂的燈是千面琉璃水晶燈,還有……她手腕上的吻痕那樣的清晰新鮮……
  身後那熟睡的絕美男人不是別人,是她從小的死對頭傅斯年。
  她昨晚跑出酒店之後究竟幹了什麼?
  唐淺淺捂着嘴巴,盡量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她小心翼翼地掀開被子,下床收拾地上凌亂的衣服,隨便將衣服穿上,頭也不回地向外跑……
  然而她剛跑過床邊,手就被一個人狠狠拉住……
  「放開我!」唐淺淺掙扎着,想擺脫男人的手。
  可是男人的大手又上來勒住她的脖子,然後絲毫不費力氣地將她拽到床上。
  唐淺淺被摔的七葷八素,抬起頭看眼前的男人時,發現他那雙深邃的眼睛中燃着的是熊熊怒火,他那原本就冷若冰霜的臉,更是寒的駭人。
  「唐淺淺,你昨晚對我做了什麼!」傅斯年憤怒地看着唐淺淺。
  這個可惡的女人,這個他最討厭的女人,昨晚竟然趁他喝醉……
  傅斯年的目光在唐淺淺身上定了定,就看到唐淺淺的眼睛隨着大腦快速轉動。
  「傅斯年,你這麼生氣幹什麼!現在難受的應該是我吧,我第一次沒了,還是跟你!要生氣也是我該生氣!」唐淺淺也是生氣,她被家人打昏,睡了自己最討厭的男人,該惱火的人是她啊。
  「況且你弄壞了我衣服,你還敢跟我生氣!姑奶奶還沒跟你算賬,讓你賠錢呢!」
  賠錢?傅斯年臉頰緊繃,雙眉擰作一團,漆黑的眸子如蟄伏的獸,盯着面前這個頭髮凌亂,看似倔強的女人。
  她的鎖骨很美,皮膚很白,稍有一點酡紅,就像是一朵朵梅花開在枝頭一般。
  晚上的畫面再次閃現在腦海中,傅斯年不禁口乾舌燥……
  他將視線從她臉上挪開。
  可惡的女人,給他下藥,還用藥效這麼強的。
  唐淺淺看傅斯年一時睖睜,用盡全力推了男人一把,不顧一切地跳下床,朝門那邊跑。
  「唐淺淺!」
  聽到男人嘶了一聲,唐淺淺回頭做了個鬼臉,「看什麼看,你這種技術,老娘不滿意,以後也不想再見到你!」
  「你!」傅斯年握緊了拳頭,想起身追唐淺淺時,手機忽然來了個重要的電話……
  逃出傅斯年房間的唐淺淺低頭看着手機,想起昨晚的事,心很疼。打昏她的是親爹,是她珍惜的家人。
  他們是想賣了她吧!沒想到,她在乎的家人是這樣。
  唐淺淺冷笑着,走出酒店之後,手機響了。
  「淺淺,你在哪兒?快回家吧,爸爸現在很生氣,說是要把你趕出家門呢!你快回家跟爸爸道歉啊。」電話那頭的是唐淺淺那個從小就籠罩着仙女光圈,待人善良禮貌的姐姐唐慕雲。
  在今天之前,唐淺淺覺得她的家很好,每個人都很善良,姐姐雖然跟她同父異母,卻是最疼她的。現在,她卻不這麼認為,她的家人全部戴着面具,對她的好全是假的。
  唐淺淺嘴角勾起一抹憂傷,「好,我現在就回去。」
  「嗯嗯。快點兒哦,晚了爸爸會更生氣!」
  唐慕雲說著掛斷電話,回頭看一眼沙發上早已氣得雙眼發紅的唐萬榮,溫柔地走了過去,嬌滴滴地抱着唐萬榮的胳膊,撒嬌道:「爸爸,你別生氣啦。昨天沒成,明天後天都可以啊。淺淺是個書獃子,什麼都不懂,昨晚可能是被張總嚇到了。你要給她時間適應啊。」
  「哼!給她時間?給她時間我的項目就黃了!張總也是,看上誰不好,偏偏看上那個死丫頭!早知道就不送她去什麼寄宿學校,讓她跟你媽媽好好在家學着怎麼當個乖女兒!」唐萬榮怒聲道。
  「我媽可教不好她。爸爸,要我說也別弄什麼虛的了,等會兒她回來,就直接攤牌,她如果願意獻身,她就還是我們唐家的小公主,大家眼中的乖乖女。她如果不聽,就趕出去,讓她吃一兩個月苦,她就知道服軟啦。」唐家成點了一支煙,像個小混混般搖晃着身子。
  「是啊,我覺得家成的主意好。反正我們也不是真心喜歡那個小丫頭,就攤開了說唄。這些年,每次她回來一個禮拜,我們就演一個禮拜的戲,我也累了。」
  說話的是林玉芬,一個四十齣頭的女人,雖然是這個年齡,可她看起來仍舊是三十多歲的模樣,滿臉的膠原蛋白跟整容的痕迹。
  唐萬榮看妻子也這麼說,便長出一口氣,點頭說:「行,就等她回來!」
  ……
  與此同時,坐在的士上的唐淺淺看着手機里的照片,仔細回憶着這些年她在唐家看到聽到的。
  她出生沒多久母親便去世,不到一年林玉芬便進了唐家的門。當時唐萬榮告訴所有人,林玉芬是他的前妻,他不忍前妻跟女兒在外受苦,想負起責任。
  那個時候沒人會細問這些,更沒有人關心唐淺淺這樣一個剛出生沒多久的孩子。
  後來,不知道是什麼人說唐淺淺跟唐家風水不合,不能留在唐家。於是,從唐淺淺有記憶開始,她就一直在寄宿學校,每年回家就冬夏兩次,每次一周。
  她在家的一周,其實跟家人相處的時間也不算多。她大多數時間都是跟傅思思他們一起玩。她從沒融入過那個家,從沒了解過他們,所以看到從不是真實的他們。
  唐淺淺的車緩緩停在唐家的小別墅門口,她心情複雜地走下車,剛進院子,就看到唐家成點着一根煙,斜靠在門口的白色柱子上,一臉的不悅。
  唐淺淺面無表情,當是自己沒看到他,筆直地朝裏面走。
  唐家成被忽視,掐滅手裡的煙,從後面叫住唐淺淺,「唐淺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禮貌?一晚上不回家,現在牛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