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秦先生情深不改
秦先生情深不改 連載中

秦先生情深不改

來源:追書雲 作者:樓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聽說,姜家的小公主出國留學以後,秦家二少就瘋了
第一年,他身邊桃花不斷,三天一小換,五天一大換
第二年,他把身邊的女人統統趕走,想着,只要姜慈回來就把這世界上所有的好東西都捧到她跟前
第三年,他把姜慈身邊的人都禍害了個遍,只為了逼她現身
第四年,他終於打算忘了她,可她卻悄然回國,再度站在他眼前
世人都覺得秦准恨透了姜慈,勢必要狠狠報復,卻沒想到秦准偷偷摸摸地把姜慈寵上了天
世人都以為姜慈冷情冷性,是塊捂不化的冰,卻無人知曉姜慈掏心掏肺地愛着秦准,甚至差點丟了命
愛過、痛過、哭過、笑過、所有的展開

《秦先生情深不改》章節試讀:

第3章 當年的情分


  「這是哪裡?你們放我出去!」
  姜慈被人帶到了一個別墅,那些人將她扔到房間之後就離開了,仍憑她再怎麼喊都沒有回應,房門也被鎖了起來。
  想到姜游,姜慈又心痛又擔心,還有濃濃的後悔。
  剛剛她不該那麼衝動得罪秦准,她怎麼樣無所謂,可哥哥是無辜的。
  秦准那個人睚眥必報,也不知道他會怎麼對付哥哥?
  越想姜慈就越害怕,拼了命地敲打着門,「來人啊,我要見秦准!」
  頭暈的厲害,也不知道是喝了那杯酒的緣故還是發燒的緣故,總之相當難受。
  可姜慈知道她不能倒下去。
  沒過多久,房門被打開,秦准攜帶着一身寒氣走了進來,他冷漠地看了眼癱坐在地上的姜慈,眉心微蹙聲音卻冷的凍人,「聽說你要見我?」
  他應該是剛洗過澡,頭髮還是濕的,衣服也已經換過了。
  姜慈口乾舌燥,頭暈眼花,但看到秦准進來,她激動的一下子起身……
  可因為起的太猛再加上頭暈,眼前一黑差點倒下去,最後還是拉着秦準的胳膊才勉強站穩,「我……我哥呢?你把他怎麼樣了?」
  姜慈的臉色慘白嚇人,秦准看了眼她又將視線放在了她拉着他胳膊的手,隨即冷冷地甩開了她,「你搞砸了我的生日宴會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兒糊了我一臉蛋糕,你覺得我會怎麼對付你哥?」
  姜慈知道秦準的手段,得罪他的人沒一個好下場。
  此刻的她已經顧不上面子里子,也顧不上什麼尊嚴,她又急急地抓住了秦准,「我知道錯了,你想怎麼對付我都行,但請你放了我哥!」
  「錯?」秦准冷笑了一聲,「原來姜大小姐也知道錯啊,我還以為你的字典里根本就沒有『錯』這個字呢!」
  姜慈出國的這五年,秦准每天都盼着姜慈回來,只要她說一聲「她錯了,她沒欺騙過他的感情,不該說那麼殘忍的話」,他會不顧一切地重新愛她,把她捧成手心的小公主。
  如今終於聽到了這句話,他絲毫沒有開心,心中的怒火反而燃燒的更旺!
  姜慈心裏擔心姜游,見秦准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她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堅定道:「你今天抓我哥的目的不就是為了我手裡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權嗎?只要你放了我哥,發誓從今以後不再為難我跟我哥哥,我就把盛大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權給你!」
  盛大原本是姜家的公司,姜家出事後,盛大被秦准收購了。
  除了姜慈手裡百分之二十的股權之外,其餘的一切都已經牢牢地掌握在了秦准手裡。
  姜慈一直沒捨得動那些股權也沒有賣給秦准都是為了姜游,也以為秦准今天搞這麼一出是為了股權!
  秦准被氣笑了,他居高臨下地睨着姜慈,嘴角滿是嘲諷,「姜小姐真是好大方啊,可惜啊……你手裡那一丁點股權我還看不上。」
  姜慈的臉色越發的難看,是啊,秦准已經有了百分之八十的股權,盛大所有的一切決策都要聽他的,她那百分之二十能起個什麼作用。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腦袋越來越重,姜慈緊繃的神經也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沒等秦准說話,姜慈紅着眼說道:「秦准,我知道你恨我,但是看在當年的情分上,你能不能放了我哥,別再去找他麻煩!」
  以前的秦准最見不得姜慈這副可憐巴巴的模樣,姜慈只要一紅眼或者是稍微不舒服一點,秦准都緊張的要命。
  可現在看到她這副樣子,秦准心裏只有氣!
  哥哥……哥哥……
  她心裏只有姜游!
  「當年的情分?什麼情分?是你欺騙我感情甩了我的情分?是你在機場說我噁心再也不想見到我的情分?還是……你這五年來沒有一句道歉的情分?」
  欺騙他感情?
  明明是他……
  「恨你?呵……恨你不就意味着我日日夜夜都在想你?姜慈,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我不恨你,我就是單純的不想讓你好過!」
  說著,秦准捏住了姜慈的下巴,逼迫她抬頭看向了自己。
  四目相對,姜慈從秦準的眼睛裏看到了狼狽的自己和他憤怒的表情。
  下一秒,秦准突然邪笑了起來,「不過看在姜小姐這麼求我的份兒上,我也不能讓你失望,你雖然長得丑,各方面都不合我胃口,但我今晚沒女伴,就只好用姜小姐來將就一下……」
  秦准低頭就朝姜慈的紅唇吻了下去,可還沒碰到姜慈的嘴唇,姜慈整個人就像是失去了支撐似的倒了下去。
  秦准臉色大變一把摟住了她,「姜慈!姜慈……」
  這才發現姜慈呼出的氣很熱,他伸手一摸,發現姜慈的額頭燙的厲害。
  秦准低咒了一聲,急急忙忙地將姜慈抱到床上之後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二十分鐘後,滿頭大汗的史延川趕到了別墅。
  「秦准……秦准,你在哪兒?」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秦准走出房間蹙眉道:「我在這兒,你小點聲!」
  見秦準的身體並無大礙,也不像是失控崩潰的樣子,史延川着實鬆了一口氣,緊接着他就指着秦準的鼻子罵了起來,「你急急忙忙叫我過來,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兒,你知道我闖了多少個紅燈嗎?你……」
  史延川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秦准打斷了,「我沒事兒,你快來看看姜慈,她發燒了昏迷了!」
  史延川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剛剛說是誰?」
  「少廢話,快點來看看她!」
  史延川看到姜慈的時候,表情相當複雜,見秦准一臉擔憂緊張的樣子,心情也跟着複雜了起來。
  但史延川還是憑着自己強大的職業操守先幫姜慈看了病,然後蹙眉道:「燒的有點高,必須打退燒針才行!」
  秦准知道姜慈最怕打針,但見她臉頰通紅,迷迷糊糊的樣子,只好同意,「打吧!」
  史延川打針的時候,可能是有些疼,姜慈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還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嚶嚀。
  秦准憤怒地瞪了史延川一眼,「你下手的時候就不能輕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