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甜寵密愛
甜寵密愛 連載中

甜寵密愛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甜寵密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瑾 蘇瑾染

被親生父母賣到山區,她受盡折磨,不堪人生如此,蘇瑾染選擇跳崖自殺
再次醒來,入目的仍是那陰冷的山洞
而這一次,她又能否掌控自己的命運呢?
控影修氣,虐渣報仇,勢要活得肆意張揚
她本以為會孤獨過一生,可卻有個男人一直在她面前晃來晃去?
男人冷麵赤耳:你太危險,我要看住你
蘇瑾染挑眉輕笑:那你可要看好了!展開

《甜寵密愛》章節試讀:

第2章 女孩上什麼學


“老蘇啊,咱兒子想買一雙球鞋。”這是她母親,劉春花的聲音。

聽到這兒,蘇瑾染才知道,自己原來重生到了高三下學期開學的時候,也就是九月初。那時候蘇家父母不知道聽了誰的話,不僅攔着她不讓她上學,還將她辛辛苦苦撿垃圾賺的學費搶走,給弟弟蘇振龍買了遊戲機。

“買唄。”蘇建國吸了一口煙,大大方方地說,“咱家雖然窮,可不能缺著兒子什麼,別人有的他都得有。”

聞言,蘇瑾染不禁露出一絲諷刺的笑容。所以前世蘇振龍侮辱了一個女孩子,家裡沒錢賠償,就把她買了嗎?

門外的聲音還在繼續,似乎並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正在屋裡休息,一點也不害怕把她吵醒。

“對了,那死丫頭還倔嗎?”蘇建國想起昨晚那賠錢貨尋死覓活非要上學的場景,心中煩躁不堪。

“倔,怎麼不倔。”劉春花狠聲道,“一個賠錢貨上什麼學,以後還不是要嫁出去?人家隔壁小丫就乖乖出家給家裡補貼了,就她不聽話,早知道當初就把她掐……”

“砰”地一聲,劉春花的抱怨還沒說完,就見破舊房間的木門被踹開。蘇瑾染站在門口,雙眼詭異地盯着他們,額頭那暴露在空氣中的傷口略微猙獰,讓劉春花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賤蹄子,你要死啊!”想到自己剛才竟然被她嚇到了,劉春花心中暗自懊惱,彎腰撿起地上的垃圾就往蘇瑾染頭上扔。

蘇瑾染側身躲過,抬眼冷冷道:“你也是女人,難道我外婆也叫你賤蹄子?”

“你!”劉春花臉色一變,抬手正要給她一耳光,卻在她如同惡魔注視的眼神下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只能“呸”地一聲,默默地退了回去,又不甘心地補充一句,“你弟弟快回來了,趕緊滾過去做飯!”

此刻正是下午,蘇瑾染一天沒有吃飯,加上又被蘇家父母打的滿身傷口,肚子也是餓了。聽到劉春花的話,她也沒有反駁,抬腳去了灶台處,開始燒火。

身後,劉春花得意洋洋地搖頭晃腦,“這賤丫頭,我看就是欠教訓!”

不一會兒,蘇瑾染就端着一碗清粥走了出來。劉春花趕緊到廚房看看,卻發現什麼也沒有,當下氣勢沖沖地揪住蘇瑾染的頭髮,“賤丫頭,飯呢?”

蘇瑾染掐住她的手,劉春花吃痛放開,她這才道:“想吃自己做。”

正在這時,蘇振龍放學回來了,招呼也不打,就把書包扔在蘇瑾染身上,毫不客氣道:“給我寫作業,還有,我餓了。”

蘇瑾染冷然,還是那句話,“想吃自己做。”

“臭娘們,你說什麼?”蘇振龍直接將毫無準備的蘇瑾染推倒在地。

這一次,劉春花和蘇建國都笑開了,連聲誇讚道:“乖兒子,真棒!”

說罷,蘇建國轉頭道:“別裝死,快起來伺候振龍。”看着蘇瑾染費力起來,他才滿意轉身,嘴中絮絮叨叨,“臭表子,生來就是伺候男人的,上什麼學。”

這一字一句無比清晰地傳入蘇瑾染的耳中,讓她想起那猶如地獄的十五年。胸腔中的熱血彷彿化成了利劍,一寸一寸地切割她的心臟。

蘇瑾染恨,恨自己的親生父母。他們那可憐的養育之恩,早就在她那十五年的折磨中被一點點磨平,變成了駭人的恨意。她多想舉起一把刀,把他們全都殺了。

可是她不能。

蘇瑾染知道,現在是法制年代,雖然只是在一個小小的農村,可她若真的殺了人,說不定下一刻就被扔進河裡淹死。更何況,她現在身體虛弱,根本無法反抗他們。

雖然體力上無法對抗,可她有的是辦法先要一點利息。

想到這兒,蘇瑾染勾了勾嘴角,眼中閃過一絲亮光,神色怪異地看了一眼劉春花兩人,轉身為他們準備飯菜了。

看着她離開的背影,蘇振龍皺了皺眉頭,不滿道:“媽,那臭娘們怎麼回事?今天竟然敢反駁了。”

“誰知道呢,媽幫你教訓她。”劉春花無所謂的說著,又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蘇振龍的頭,輕聲道,“兒子呀,今天在學校怎麼樣?”

“還行吧。”蘇振龍不耐煩地揮開她的手,又道,“對了,我的鞋子呢?買了嗎?”

劉春花面上浮現一絲難色,“兒子,媽過幾天再給你……”

“不行!”蘇振龍推開劉春花,厭惡道,“你真沒用,我們班大虎都有三雙名牌鞋子了!”說完,他眼睛一轉,“大虎說了,他那光棍叔叔覺得蘇瑾染好看,要不媽,你把那女人賣給那光棍,給我買雙鞋。”

聞言,劉春花眼睛一亮,連聲道:“好好,不愧是蘇家的兒子,這麼有經濟頭腦!”

蘇振龍咧嘴一笑,那個臭娘們竟然敢反抗自己,看他不給她點教訓!

蘇瑾染不知道,在她做飯的時候,自己的未來已經被這對惡毒無知的母子決定了。

當天晚上,蘇家其他三人都拉肚子,整夜整夜地往茅房跑。蘇瑾染聽着門外叫苦連天的聲音,平淡地翻了個身。

菠菜和韭菜,夠你們拉上兩天的了!

只是蘇瑾染心頭仍壓着一塊大石頭,那就是上學。以前她的學費都是自己撿垃圾賣錢,或者好心的老師資助,才能夠進入學堂。記得上一世她又哭又求,班主任跑破了鞋子,才勉強讓父母改變主意的。

如今重生,她斷然不能在下跪乞求了,可怎樣才能順利上學呢?

蘇瑾染嘆了口氣,正要睡覺,卻看見那搖搖欲墜的窗戶突然被打開,有一個模糊的身影探進來。

“誰!”蘇瑾染呵道。

未等她反應過來,那身影便快速移動到她的腳下,接着化為一張陰暗色的網,張牙舞爪地向她襲來。蘇瑾染咬着牙,一個翻身躲開攻擊,右手向那網口抓取,卻撲了個空。在她驚訝之際,那身影再次攻擊,這一次直接擒住她的脖子,不斷縮緊。

一種眩暈感襲來,蘇瑾染似乎聞到腐肉的臭味,她的意識一點點抽空,身體似乎正在被侵佔,以致她整個人輕飄飄的,似乎靈魂就要升起。

又要死了嗎?

迷迷糊糊間,蘇瑾染似乎回到了那陰風颼颼的山洞裏,徹骨的恨意讓她血液翻滾。

她不甘心!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嘴中喃喃着,蘇瑾染不知哪兒來的力氣,竟然不停地掙扎着,似乎要掙脫控制一般。那東西又變換一個形狀,想要將她控制的更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