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陸總情謀已久
陸總情謀已久 連載中

陸總情謀已久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荔枝不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晨夕 現代言情 陸湛北

【1V1,寵妻虐渣,男主超A+超霸道+超專情+佔有慾超強!】「我要讓全國的人都知道,你是我陸湛北的女人
」......未婚夫對她惡語相加,突然出現的陸大總裁陸湛北卻是寵她入骨,一次次救她於水火之中!和未婚夫解除婚約後她發現,原來陸總對她是情謀已久
展開

《陸總情謀已久》章節試讀:

第5章


第5章

還沒等她看清楚是誰,就被人一把提了起來。

修長的手緊緊箍着她的手臂,宋晨夕詫異地盯着忽然出現的陸湛北,他稜角有致的下顎線和薄唇之間,弧度幾乎懸寒。

「砰砰砰」的敲門聲,刺耳。

「怎麼了,你是決定跟我道歉了?」來開門的周瑞明,嘴角掛着笑容。

笑容在下一秒就凝固個徹底!

「陸......陸總......」

「誰啊瑞明?」於美宣也走了過來,衣衫不整,披頭散髮。

陸湛北何等聰明,環顧一圈,已經知道具體是怎麼一回事了。

他看向宋晨夕。

宋晨夕抿唇,臉上掛着尷尬。

陸湛北再看周瑞明,周瑞明也尷尬,賠着笑,「陸總,我們自家的家務事,您就別——」

話沒說完,就被陸湛北一腳踹在胸口,然後踹倒在地。

「把老婆趕出家門,讓情人鳩佔鵲巢,你的人品就僅此而已?」

周瑞明捂着胸口,一口血哽在嗓子眼,咳嗽了好幾聲。

「陸總......話說......這是我們自己家的事情,您未免管的多了!」

「我對你這種欺負老婆的男人,看不過去!既然不想合作,就算!違約金陸氏出,你得不到一分錢。」

周瑞明一愣!

這好不容易才簽了約,「陸總——」

「好了!你什麼都不用多說。」

陸湛北打斷了周瑞明的話,他又看向宋晨夕,見她一臉茫然,有點嚇到的樣子,深邃的桃花眸閃過一抹憐惜。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金色的鑰匙,遞到了宋晨夕面前。

「這套房子,沒人住,他不讓你在這住,你可以去那裡。」

周瑞明狠狠咬牙。

陸湛北,為什麼要對宋晨夕這麼好?!

宋晨夕可算是回神了,搖了搖頭,她沒要陸湛北的鑰匙,怎麼可能要呢是不是。

「陸總,謝謝您的好意,不過周瑞明是我的老公,我們自己家的事情,還是自己處理就行了。」

自己家的事情......

他就是個外人?

陸湛北的薄唇抿了好幾抿。

「抱歉,陸某又多管周太太的閑事了。」

說完轉身走了。

「周瑞明你沒事吧!」於美宣趕忙把周瑞明扶起來,「剛剛那個男人他......是誰啊?」

這是於美宣第一次看到陸湛北。

那種氣勢和氣魄,風聲鶴唳,讓人很有壓迫感。

周瑞明沒解釋,他指着門口,「美宣你先走,我和這個賤人談談!」

宋晨夕的心口一痛。

他一口一個賤人,她還把他當一家人,到底是何必。

於美宣一走,周瑞明就抓住了宋晨夕的手腕,把她帶到了卧室。

「周瑞明,放手!」他抓得她很痛。

「你怎麼不讓陸湛北放手!」

把宋晨夕丟到床上之後,他就開始脫衣服,先是外套,然後就是領帶。

他得承認,宋晨夕是個妖精。

長得水靈又生動,一雙自帶美瞳效果的杏眸,鵝蛋臉,小巧高挺的鼻樑,飽滿的嘴唇,身材也很好,該有肉的地方毫不含糊。

這樣的女人,任何男人看了,都會心動。

她是他的未婚妻!

他理應擁有她!

可是還沒等碰到她的唇,宋晨夕就別開臉去。

「別用你親過別的女人的嘴來親我,我嫌噁心。」

「呵呵,你還有資格嫌棄我?」

他抓着她的胳膊,壓下來。

可是失敗了。

他克服不了自己的心理潔癖!

他滿腦子都在想着,宋晨夕18歲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是哪個殺千刀的,要了她的第一次!

「你告訴我,破你的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周瑞明的聲音有些咬牙切齒,也有些莫名的挫敗和悲傷。

宋晨夕眸光空洞:「我說了我不知道。」

「你——」

話沒說完,電話就響了。

宋海波想讓兩個人回家吃飯,宋晨夕的手機沒電了,電話打不通,就打到了周瑞明這裡。

周瑞明這才放過了宋晨夕,兩個人收拾了一下,回了宋家。

「瑞明啊,我家小夕快要過22歲的生日了,你打算怎麼給她過?」

「買個蛋糕慶祝一下就行了。」

對於周瑞明敷衍的態度,宋海波並不是很滿意。

「這可不行,小夕媽死的早,我就小夕這麼一個女兒,你可得大張旗鼓的。」

「是,是,到時候小夕想怎麼過,我就陪她怎麼過。」周瑞明有些心不在焉的,因為他來的路上接了個電話。

陸湛北的動作很快,還真的跟他解約了,陸氏集團是什麼地位,周瑞明也不是不清楚,好幾個公司都不願意和周瑞明合作了——

陸湛北明擺着,這是要斷了他的後路啊。

「瑞明你怎麼了?有心事?」宋海波問道,瞧出他在走神。

周瑞明嘆了口氣:「爸,要不你借我點錢吧,我最近投資挺缺錢的!」

話音剛落,宋晨夕不同意。

「我爸也沒多少錢,還是別難為我爸了!」

「哎呀你這是什麼話,你爸就是我爸,爸之前開廠子,怎麼可能沒錢?我是孤兒,我無父無母,不問咱爸借,我還能問誰借?」

「瑞明這話說的對啊!」宋海波笑了笑,「小夕,咱都是一家人,就別跟我客氣了。」

說著就轉身回房間去了,要拿存款。

宋晨夕一陣心寒。

周瑞明現在連她爸的錢都不放過了吧!

要是她爸心臟病突發,急需用錢,到時候沒錢該怎麼辦?

等到宋海波從房間出來,要將銀行卡往周瑞明的懷裡遞,被宋晨夕阻止了。

「爸你這是養老的錢,收好了,我和周瑞明還有點存款,可以救急。」

「可是——」

「周瑞明,咱不能要爸的錢,是不是?」宋晨夕對着周瑞明使了個眼色。

周瑞明也不知在想什麼,點點頭,不要宋海波的錢了。

兩個人從宋家出來,上了車,宋晨夕的臉垮了下來。

「你還是不是人了!我爸的錢你也想着!」

「陸湛北現在斷了我的後路,不然你說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