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邪婿
重生邪婿 連載中

重生邪婿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凌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超 李家興 都市小說

一次見義勇為中我凄涼死去,老天不忍,讓我成為了倒插門李家興,感謝這個身體,從今以後我會活得像個人樣!展開

《重生邪婿》章節試讀:

第四章:好人難做


第四章:好人難做

張超站在走廊里,回想着剛才看到聽到的點點信息「這宋雲的狀態,面色發黑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猛地張超突然站住不動了,身後跟着的肥碩男一頭撞在張超的背後。

「喂,喂,你幹嘛呢,想撞死人啊。」肥碩男抱怨的說著,揉了揉撞疼的頭,也沒有理會楞在哪的張超轉身就走了。

就這時病房內再次傳來咳嗽聲而這次更加劇烈,伴隨的乾嘔一陣一陣的,聽着好像快要將五臟六腑都嘔出來一般。王曉紅也緊張起來:「不應該啊,怎麼會這樣。自己臨床也治癒不少這樣的,從來沒有這種情況啊。」一旁的宋國安嚇得不知所措。

「王主任,這是怎麼了,剛不是都好多了嗎,怎麼越嚴重了啊?」

正說著,宋雲已經臉色蒼白,可緊接着身體猛烈的抽搐起來,口吐白沫,雙眼上翻。

「快,氧氣罩。」一旁的護士被眼前的情景嚇呆了,也慌了神。

「你到底會不會看病,我兒子要在你們醫院出了事情,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宋雲的母親破口大罵起來。

王曉月眼看着宋雲的呼吸越來越弱眼看就要不行了。

「你還我兒子。」

宋雲的母親朝着王曉月就沖了過來,高高的抬起手臂就要揮了下去。王曉月此時已經呆了,完全沒有理會扇向自己的巴掌。

但巴掌還是沒有打到王曉月,半空中被一直強有力的手掌硬生生給攔了下來。

「打人如果能救人,那我讓你們打。」張超慢慢放下中年女子的手說道。

「我兒子都快斷氣了,你說怎麼辦,我能不激動嗎!」

「不用着急,這不是還有我呢,有我在這,您兒子死不了。」

「行,那你治,我兒子要出任何問題,我要你們都給他陪葬。」宋雲的母親含着眼淚大吼道。

「你幹什麼!這可是要擔責任的你哪會治病。」才從慌亂中回過神的王曉月聽到張超打包票治病,趕忙湊上前低聲呵斥道。

「呵呵,忘了告訴你了,我平時閑了無事細細研究了家裡所有的醫學書籍,還是懂些的。」

「胡鬧,看幾本書你就敢給人看病,這是生命,不是兒戲。」說著王曉月拿起手機打算先給急救中心打電話,趕緊送大醫院,能不能來得及她自己心裏都沒有底。

「放心好了,相信我一次。」

張超說完不等王曉月有反應,將宋雲面朝下背朝上,右手空握,摸至宋雲後脊椎出輕輕一推。

嘎巴。

一連貫的動作速度太快,王曉月和眾人都還沒來得及反應。

「你想要幹嘛,他的脊椎受傷了,你想害死他嗎?」宋雲的母親撲上前,生怕傷到兒子,大聲呵斥道。

「李家興,快把病人放好。」王曉月也急忙沖了上來。

「咳,咳,咳,」宋雲突然咳嗽了幾聲吐出一口黑黑的濃痰後,削弱的說了一聲道:「呃,好痛。」

「雲兒你能說話了,嚇死媽了。」宋雲的母親抱住自己的兒子說道。

沒有人注意宋雲的表情,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張超看着還流露出惡狠狠的恨意。

張超確認過宋雲眼神後就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判斷。宋雲應該是從樓上摔下來時候被髒東西上身了。至於這髒東西應該是那個死了的那個小孩子,雖說責任並不在宋雲身上,但人小鬼大他要認定了你也沒辦法,張超此時腦海中一篇名叫攝魂術的古典迅速翻閱着。

見宋雲可以呼吸了,王曉月一直高懸的心也落了下來,更是驚愕張超竟然用手將宋雲的脊椎正位?

「我不做手術,我沒事。」

宋雲說著竟然神奇般的做了起來,剛才張超已經親手將他的脊椎正位。

「宋醫生,您真的沒事了,要不要檢查一下。」王曉月一臉不可思議道。

「不檢查,我已經好了,我要出院。」宋雲很是抗拒的道。

「雲兒你真的沒事了?」宋國安一臉擔心道。

「真的,我很累,想要出院。」

見宋雲不止能做起來,精神也沒什麼大礙了,回頭看到還在愣神的張超,突然心中多了一絲暖暖的感覺:「這傢伙今天走狗屎運了,就這麼捏了幾下?就能將脊椎正位?不過今天這傢伙的表現到還是......以往都是縮頭烏龜的躲在身後,今天竟然......我......這是怎麼了?」

「剛才我只是依照感覺為你的脊椎正位,還是要檢查一下才能放心。」

王曉月才從思緒中緩過神,就聽到張超又說道。

「我不檢查,我要出院!」宋雲聽到張超的話立馬緊張起來。

「好,別激動,我們不檢查,你們醫院害我兒子受傷,我兒子要是有任何問題,你們等着,我女婿是衛生局的局長,饒不了你們。」宋雲的母親一點也不領情道。

「那你可想清楚了,不做檢查出了任何問題,可別說我沒有提醒你們。」張超也是一頓窩火,我才把你兒子救回來,翻臉就不認人了啊。

宋雲的母親見兒子可以動了,看兒子情緒激動,就把所有的人都轟出了病房。

王曉月此時也是百感交集,自己在康華醫院也有些日子了,以往都病人都是是贊聲感謝的送走,今天救了同事的命,還差點被打,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沒什麼的,無知婦人,你不用太在意的。」張超看出王曉月的失落,忙上前安慰道。

「以後不許你再逞能耐,這是治病不是遊戲,萬一出現事故,這可是要坐牢的啊。」雖然嘴上一點情面沒留,可王曉月心底里還是很感謝張超歪打正着的幫自己解了圍,而且今天還是主動的為自己站出來跟往常完全不一樣,看樣子上次車禍還真撞的不輕啊。

說完,王曉月也沒理張超獨自回了辦公室。

「這......這都是哪跟哪啊,我好歹剛才幫你解得圍啊,也沒聲感謝啊!」張超那個鬱悶啊。

宋雲的母親叫白蘭,也就是因為宋國安的關係,她的女婿這幾年平步驚雲一躍成為西京衛生局的局長。

他們當晚就為宋雲轉到了西京市醫院,病房中白蘭不停的埋怨着:「跟你說了,讓你給兒子安排一個好差事,你非要讓來這小小的醫院當醫生,差點害死我們兒子。」

「他剛在醫科大專畢業,也要有經驗了在安排啊,誰知道會出這樣的意外。」宋國安多少有些委屈的說道,其實自己的兒子有幾斤幾兩他還是清楚的,如果貿然就把兒子安排在大醫院以他現在的能力肯定要出事。

「不行,這口氣我咽不下去。」說著白蘭的拿起電話就給女婿打去電話,說了情況當然也沒少添油加醋。

「一定要讓醫院那幫人得到教訓,就算有人死了,也是正常的,怎麼連帶着我兒子差點丟了性命。」打完電話白蘭才覺得出了心中的一口惡氣,這家醫院把兒子害成這樣,必須付出代價。

宋國安可就這麼一個兒子,要真的在康華醫院丟了性命,他絕對饒不了醫院的那幫人。

正說間,宋雲突然雙眼一翻倒地抽搐起來,呼吸困難,就好像有人掐着他的脖子一般。宋國安和白蘭一看趕忙叫了護士。

而此時的宋雲面目猙獰,齜牙咧嘴好不恐怖,雙手握着脖子就好像要自己把自己掐死一般,宋國安見狀趕忙上前制止並回頭囑咐趕緊找大夫。

「肯定是康華醫院的那個庸醫害的。」白蘭着急的在急診室門外踱來踱去,不住的埋怨着。宋國安神情緊張,眼睛時不時的盯着急診室看去。

裏面為宋雲搶救的李主任正是宋國安一手提拔的李志毅,也是市醫院的副院長。就職業水準而言,全國屈指可數,絕對的專家級別。有了李志毅的主治,宋國安多少還是放心的。

但是沒一會的功夫,急診室的門就開了就見李志毅神情慌張的跑過來「宋老師,這病太奇怪了,我壓根就沒見過這種情況,宋雲現在情況危急,我......我怕......。」

宋國安一聽這話,眼前一黑差點摔倒。宋家就這一根獨苗,宋雲要是出事我宋家豈不絕後了。

「你說什麼,不會的,怎麼會這樣。」宋國安知道作為專家說出剛才那句話的意義。「真的沒有希望了嗎?」宋國安已滿臉淚水,不相信的又問李志毅一句。

李志毅很認真的點點頭惋言道「以我的能力和醫院水平,最多也就能延緩個一兩個小時,現在轉院去京都估計也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