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駙馬接招:刁蠻公主嫁到
駙馬接招:刁蠻公主嫁到 連載中

駙馬接招:刁蠻公主嫁到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玫瑰小團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談諳 現代言情 綢司

飛揚跋扈的綢司大美女被從天而降的花盆砸死了
不不不,這只是個俗套的開始
綢司回到了千年以前成為公主,撞上了荒唐的一場皇庭大戲
手握兵權的駙馬,詭異的皇帝小哥哥,各種王妃後宮倫理宮斗,整個人都囧了
這和劇本不一樣哈!綢司反而輕鬆起來,好人不容易,這壞女人嘛,還是挺拿手
吃吃酒,摸摸手,順便打打小朋友
一位皇族奇葩的傳奇人生就此開始……展開

《駙馬接招:刁蠻公主嫁到》章節試讀:

第7章 遭禁足


第7章 遭禁足

「公主,您沒事吧?」那個斬殺了豹子的護衛關切的開口。

「本宮無礙!你是……」綢司這才有機會看這個救命恩人。

綢司想不起他的名字,這時候到是桃花走過來,「陸玩,公主都已經受到驚嚇了,還不讓人準備車輦,即刻送公主回府。」

陸完一拱手,轉身離開。

桃花走到綢司身邊,低聲說道,「公主,關於您失憶的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綢司聞言驚訝的看着桃花。

她以為她掩飾的很好,沒想到被一個宮女給看出來了。

桃花人畜無害的一笑,「女婢是忠心於公主的,斷然不會背叛公主。」

「哼!太聰明的人,本公主更不喜歡。」綢司直接瞪了桃花一眼。

桃花臉色一白,就要跪下。

綢司卻是狀若無意的問道,「那個陸完,本公主之前和他很熟?」

「是,他是您的貼上護衛,是公主一次出遊的時候收在身邊的。具體發生了什麼奴婢也不知道,不過這兩年他都是守在公主身邊,忠心不二。」桃花也不敢再耍小聰明,知道什麼就直說。

綢司眯了眯眼睛,對這個陸完有點好奇。

看似草包的公主,身邊卻有這麼個高手,不是皇上也不是駙馬那邊的人,那這個陸完會是誰的人呢?

「桃花,吩咐下去,本公主要去天下第一樓吃飯。」綢司朔風就是雨,卻沒人敢忤逆。

「公主,聽聞天下第一樓的全魚宴遠近聞名,就是這菜得比試了才能吃。」桃花說道。

「哦?比什麼?」

「武鬥。」陸完剛好過來,便開了口。

他對綢司一拱手,說道,「若公主想吃,屬下可出手。」

「那就去吧。」綢司的目光在陸完身上掃了一圈。

這少年看着年紀不大,長的到也算是俊美,就是總擺着一張撲克臉,讓人覺得不舒服。

天下第一樓的全魚宴,每天只出一桌,只要參加比賽的人,最後勝出的那一個就可以得到這次機會。

陸完跳上擂台,環抱佩劍長身直立,直接冷冷丟在一句,「一起上吧。」

他這話太狂妄,惹怒了不少人,於是真的就一起上去,不過須臾功夫,陸完跳下擂台,那些和他對打的,已經全部被揍趴在了擂台上。

就這樣,綢司輕鬆得到了享用全魚宴的資格。

在席間,綢司就帶了兩個人,桃花和陸完,其他的人都在屋外候着。

綢司坐在席間,等桃花布菜。

綢司嘗了一口魚肉,鮮嫩無比。

可接下來,綢司就覺得渾身不對勁了。

「啊!公主你怎麼了?」桃花看到綢司的皮膚逐漸泛紅,嚇得不知所措。

於是一陣手忙腳亂之後,公主府的神醫白柯終於治療完畢,帶着藥箱離開。

「公主,你好端端的怎麼就吃魚肉過敏了呢,嚇死奴婢了。」桃花是真的擔心,一雙眼睛直接哭腫了。

守在外面的陸完驚疑不定的看了眼靠坐在床榻里的女人。

「好了,不就是過敏,又不是要死了,你哭甚?晦氣。本宮要去院子里走走,都別跟着來。」綢司看不得有人哭,就一個人出了屋。

她現在皮膚已經恢復正常,除了暫時要飲食清淡,也沒別的問題。

「公主,這是您最喜歡吃的蜜餞。」陸完突然出現,將一個小瓷罐遞給綢司。

綢司挑了挑眉,直接打開瓷罐蓋子,然後很是不高興的說道,「誰說本公主喜歡吃這種蜜餞了?這等卑賤的食物,本公主看都不屑看一眼。」

說著瓷罐就被她揮落在地。

陸完低頭沉默不語。

綢司卻是覺得陸完有趣,就想欺負他一下,直接拔了陸完的佩劍,將劍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陸完站着不動,靜靜的看着綢司。

就這麼一眼,綢司差點就溺斃在了對方宛若深潭的眼眸里。

她慌亂收劍,卻不小心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陸完見狀第一時間抓住了綢司受傷的手指,從懷裡掏出金瘡葯灑在傷口上。

手腕被人提着,衣袖就順勢滑落到了手肘的位置。

當陸完看到綢司手臂內側那一花瓣胎記,當下眼神就柔軟了下來。

等他再次看向綢司的時候,也不由柔情了不少。

綢司感受到了陸完的態度變化,瞬間腦補出了一段公主和護衛不得不說的愛情糾葛。

當綢司第二天又想出府遊玩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禁足了。

原來是昨日角斗場遇險,皇上很是震怒,就下了口諭,禁了公主的足,除非皇宮傳召,否則只能呆在公主府。

綢司很不高興,而被禍連的宋談諳也是不太高興。

尤其是知道綢司居然因為吃魚就差點喪命,就更加覺得這個公主嬌妻是個累贅。

朝堂之上,綢尚表情不愉。

「駙馬,雖然你是被御封的鎮遠大將軍,但眼下你已經是綢司公主的駙馬,有些事情怕是你沒時間顧及,所以邊境這次動亂,朕決定另外派人前去鎮壓。這事情沒的商量。」綢司是皇上,其實大多時候他的決策是沒人敢違抗的。

然而宋談諳是個例外,他曾經在邊關征戰數年,雖是少年兒郎卻靠自己的能力被封為鎮遠大將軍。後又因為對先帝有救駕之恩,是以是被先帝冊封的異姓王,又因為在邊關戰功赫赫,被封為龍羽國唯一一個異姓王。

他在龍羽國手握重兵,威望地位又不比綢尚這個皇帝低,太過出色就會遭人嫉恨,現在已經有人背地裡都在說宋談諳功高蓋主。

「皇上,微臣沒想過出征,但是眼下不適合打仗,這只是邊關襲擾的一種手段,若是我軍先認真了,就會中了敵軍圈套。」

宋談諳公然說皇上的不是,引得綢尚心中很是不快。

「既然駙馬這麼閑能在朝堂跟正唇槍舌戰,那不如朕給你找點事。就命你立刻建造公主府,不修的比現在好,別怪朕以為你是對我皇家不尊重。」

「微臣遵命,微臣承諾一個月建好公主府,相對也請皇上允諾,若是微臣完成了這個任務,便可遣微臣派人去邊境談和整頓。」宋談諳直接誇下海口。

綢尚存了刁難宋談諳之心,卻沒想到反而讓其出了風頭,當下看宋談諳的眼神又深沉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