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不單行
愛不單行 連載中

愛不單行

來源:萬讀 作者:楚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月爾 楚天 現代言情

當丈夫領回那個大着肚子的女人的時候,她就知道,說好的丁克,已經成為了一場笑話
情場失意,事業也並不能得意
她一頭扎進行政總監與當紅女星的愛情漩渦,當她想要脫身逃離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早已深陷那個人的掌心……原來,因愛而生的孩子,才是真正治癒她的那劑良方展開

《愛不單行》章節試讀:

第 5 章 我出軌了?


連着加了幾天的班,我已經是累得頭昏眼花腿抽筋,簡直恨不得一頭撲到床上狠狠的睡它個渾然不知天日,可是當部門老大程總給了我一個現金紅包之後,睡意騰的一下就沒有了。

「李月爾,這是你的辛苦費!」

哎喲這個鐵公雞,這次出手居然還挺大方,紅包摸着很紮實,我偷偷樂着,還假裝榮辱不驚。

「謝謝老大!」

「下個月再接再厲,爭取拿到第一手的娛樂資料,最好是明星偷腥,小三兒上位那種,哈哈哈!」

「是!」

沒錯,我就是一個娛樂版的記者,這是說得好聽的,其實就是個可恥的小狗仔,以挖掘別人**和痛腳為己任!

拿着紅包跑去廁所,賊眉賊眼的打開一看,厚厚的一疊,都快趕上我一個月工資了,好好好!

這兩天婆婆到城裡來看我們,因為我老是被逼着加班,都沒有時間好好陪陪她,待會兒買個她最喜歡的烤鴨回去賄賂一下,順便讓楚天高興高興。

可是我做夢都沒有想到,當我興高采烈的提着烤鴨打開門,迎接我的卻是婆婆怒氣沖沖的臉和楚天深鎖的眉。

「媽......」

「別叫我!李月爾,沒想到我苦苦盼了兩年,你卻給我來這一手!你這是存心要害我們老楚家斷子絕孫嗎?」婆婆氣得臉上的皺紋都移位了,看上去十分恐怖。

完蛋了,一定是楚天把我們的丁克計劃告訴了他親愛的,含辛茹苦,為了他年輕輕就守寡不嫁人的老媽,這一下我的好日子到頭了!

「媽,你聽我解釋!」我趕緊放下烤鴨走到婆婆跟前,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臉。

「不聽!這有什麼好解釋的?啊?一開始我還以為你們兩個想要享受二人世界,不急着要孩子,可是,你們居然打算這輩子都不生!女人天生就是用來傳宗接代的,你別以為你多讀了幾年書就可以違背大自然的規律!」

婆婆猛的一下站起來,嚇得我後退了好幾步,幸好楚天衝過來把我給摟住了。

都怪他!我背着手給他肚子上使勁的掐了一下,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我知道那一定很痛。

「李月爾我告訴你,一開始我就不想要楚天跟你結婚,他是山溝溝里長大的孩子,配不上你這樣的千金小姐,可是他非不聽的我話,還敢跟你搞什麼鬼約定!你聽好了,要是你不想生孩子,那我明天就帶楚天走!」

我忍着心裏的不快,極力保持着笑容:「媽,其實不要孩子有很多好處,你......」

「閉嘴!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馬上給我個答覆,生,還是不生?」婆婆指着我的鼻子,眼裡的怒火就快要把我燒焦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不起,媽,我做出的決定通常是不會更改的。」

「好啊,那你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楚天,馬上給小玲打電話,讓她過來!」

我愣住了,回頭看着楚天:「誰是小玲?」

楚天尷尬的咧着嘴笑了笑,還沒等他說話,婆婆又厲聲大喝了一聲:「你聽到沒有?」

「媽......」楚天很為難的看看我,又看看婆婆,眼神開始躲閃起來。

婆婆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拉到了門口,哐當一聲丟了出去,接着我買的烤鴨也飛了出來。

「滾!別佔著雞窩不下蛋!小玲是我家楚天指腹為婚的媳婦,要不是因為你跑出來橫插一腳,我大孫子早抱上了!」

大門重重的被關上,我站在門口渾身發抖,原來婆婆是有準備的,她早就開始懷疑我了?或者,她還以為是我不能生,所以才帶了後備人選過來。

我咬着牙,攥着拳頭,這套婚房其實我出了大半的錢,因為楚天鳳凰男的身份,為了給他留面子,跟所有人都說他是為了娶我才辛辛苦苦攢錢買了房子,還包括了婆婆。

現在可好,我居然就這樣被掃地出門了!

時間不早了,我聽到了鄰居開門出來看熱鬧的聲音,趕緊抹了一把淚水急匆匆下了樓,不想變成別人的笑柄。

可是沒想到,我在小區門口等了足足一個小時,也沒見楚天出來找我,漸漸的,我從失望變成了憤怒,提着烤鴨打了車徑直去了閨蜜劉珊珊的家。

倒霉的是,她居然出差去了,衝動之下我就跑到了她們家不遠處的一個酒吧里。

可能酒保從來沒有見過手裡提着下酒菜來吧台喝雞尾酒的顧客,不停的偷笑,惹得我更是怒火中燒。

「姐姐心情不好,給我調幾杯漂亮的烈性酒!」我把程總給我的紅包啪的一下砸在了吧台上。

酒入愁腸愁更愁,沒多久我就覺得自己的舌頭不聽使喚了,嘰嘰咕咕的又是唱歌又是相聲,周圍的人紛紛開始側目。

跌跌撞撞走出酒吧的時候,我的腿就跟踩在棉花上似的,到了門口被冷風一吹,頓時覺得胃裡一陣翻江倒海,怎麼忍都忍不住,抓住進來的一個人就哇哇的吐了起來。

這一吐可謂是搜腸刮肚,直到黃膽水都吐出來我都還沒有停下來,乾嘔連連,加上那股味的刺激,鼻涕眼淚的糊了一臉。

「吐夠了沒有?」一個冷冷的聲音,厭惡的在我頭頂上響起。

我知道自己給人添堵添噁心了,可實在是連道歉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輕輕的搖着頭,嘴角還拖着一絲亮晶晶的粘液。

「現在的女人怎麼這麼不自重!」聲音的主人把我拉到馬路邊,抵在一棵行道樹上,遞給我一張紙巾。

幹什麼?他一邊罵我還一邊裝好心?我忍不住抬起頭,視線很模糊,只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

「衣服,衣服我會賠給你的,給我個手機號碼,我,我......」

還沒說完,我又大聲的乾嘔起來,男人立刻後退了幾步,捂住了口鼻,別過頭去。

「算我倒霉,你自己慢慢吐!」

他居然這麼走掉了,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剛才雖然意識不清,但我也能感覺到那衣服的質地非常好,肯定價值不菲的!

「喂,喂,你站住!」

我掙扎着爬起來,衝過去揪住了男人的衣角,可還沒等我說話,就感覺到身後有一股力量傳來。

「月爾!」

是楚天,他來找我了!

心裏的委屈和憤怒同時襲來,我沒有多想,一把抱住了那個男人,狠狠的甩開了楚天搭在我肩頭的手。

「你是誰,我不認識你!」我尖叫着,假裝嚇得不輕,本來腦袋就很疼,現在的樣子看起來一定很可憐吧。

可惜,那個男人根本就沒打算配合,把我朝着楚天懷裡一扔,不高興的皺起眉:「別靠得這麼近!」

楚天趕緊扶着我,還跟人道歉:「對不起,她是我老婆,今天心情不好喝多了點!」

「誰是你老婆,我......」

賭氣的話被我胃裡冒出來的酸澀擋了回去,軟綿綿的我還是癱在了楚天的胸口。

「這位先生,之前的事情我也看到了,你要是方便的話請留個電話號碼,我會賠償你的衣服。」

楚天永遠都是這樣斯文有禮,或者是出身的原因,我總覺得他有些卑微。

「不用。」

「這怎麼可以,我老婆......」

我拖着楚天就走,差點給他拉得絆倒,趁着這功夫,那個男人還真的就離開了。

「人家看不上這點錢!」

楚天嘆了一口氣:「月爾,對不起,是我害你喝得這麼醉,我跟我媽其實並沒有別的意思。」

冷風吹得我太陽穴突突的跳,眼眶一下就紅了:「你還說要永遠跟我站在統一戰線的,可是......」

楚天緊緊的抱住我:「是,是我不小心說漏了嘴,今天不要回家了,你和我媽都冷靜冷靜。」

「不回家,那我們去哪裡?」

「溫泉酒店好不好?我們公司前段時間剛剛給他們做過廣告,真的挺不錯!」

我這個該死的性格,竟然就那麼破涕為笑了:「好啊好啊,我早就想去了!」

楚天寵溺的摸摸我的頭:「放心,你一定可以睡得很舒服很安穩!」

溫泉酒店在南郊,門口的棕櫚樹看着就有熱帶的感覺,裏面的布局也很不錯,楚天找到大堂經理,開了一間露台上有溫泉池,還能看到遠處山脈的獨棟小別墅。

溫潤的水散發著淡淡的硫磺味,我和楚天一起泡在裏面,池子邊上的香薰蠟燭讓浪漫的氛圍不斷升溫。

情不自禁的,我就抱住了楚天的脖子,或者是酒精的作用,我今天真的表現得很熱情。

二人世界,名正言順的夫妻,我還有什麼好顧忌?

溫泉池子里的水花越來越大,我的情緒也異常的高漲,也許潛意識裡有着對婆婆的不滿,我就是要跟楚天享受最原始的愛,我們永遠都不要第三者插足!

不過在關鍵時刻,還是楚天冷靜,他放開了我,低聲在我耳畔說道:「月爾,你等我一下。」

「幹嘛?」

「你不是不喜歡孩子嗎,我們當然要小心一點!」

我羞澀而滿意的笑了,他的理智和包容讓我更加放心,自己沒有認錯人,這輩子不就是他了嗎?

沒有了後顧之憂,我和楚天的下半場越發精彩,最後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像楊玉環,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啊!

寬大柔軟的床,楚天的臂彎,都讓我覺得放鬆,一覺睡到了大天亮,直到窗外的晨曦覆蓋住我的眼帘。

「月爾,你要是覺得累,我幫你打電話請假。」

楚天吻着我的額頭,撫摸着我的臉,溫情得像個王子。

我搖搖頭:「不要了,程總才剛給我發了紅包,如果我偷懶,他絕對會不滿的!」

「那你多睡一會兒,我先去餐廳把早點給你拿到房間里來。」

有這樣體貼的老公,婦復何求?

楚天起身離開之後我也睡不着了,乾脆決定爬起來再去泡一會兒溫泉,這麼貴的房價呢!

坐起來的時候,我無意中瞄了一眼垃圾桶,結果卻看到了昨天夜裡我們用過的小套套,很是矚目。

「要是被打掃衛生的服務員看到不太好吧!」我紅着臉嘀咕了一句,想要用紙包起來。

可誰知道當我尖着兩根手指把小套套提起來的時候,竟然有東西滴滴答答的流了出來!

我疑惑的研究了一下,腦子裡轟的一聲就炸了,這不是被人動過手腳的嗎?

楚天,原來你早有預謀!

我氣得不行,鬧了半天昨夜的溫存竟然是一個局,一個圈套,肯定是婆婆的主意!

胡亂穿好衣服之後我在房間里不停的走來走去,心裏的憤怒把我的胸腔撞得生生的疼。

表面上來看,這件事情也不是很嚴重,有那麼多方式可以避免懷孕,可是楚天欺騙了我,這才是讓我忍受不了的。

怎麼辦,我該不該揭穿他?我們才剛剛和好,難道又要鬧個雞飛狗跳?

正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楚天回來了,手裡拿着托盤,上面好幾個小碗,都是我愛吃的東西。

「月爾,你怎麼起來了?不是讓你......」

我拎起「證物」,冷冷的看着他:「這是意外還是你故意的?」

「快放下,很臟!」

楚天的臉色一下就變了,我的怒火再也剋制不了,生氣的瞪着他大吼起來:「你如果非要一個孩子,可以好好跟我說,犯不着用這樣的手段!」

「說了有用嗎?我明示暗示你多少次了,你都那麼頑固!」楚天把托盤朝着桌子上一放,聲音也高了好幾度。

「如果你不同意,為什麼要跟我結婚?」我真的沒想到,他所謂的跟我一條心其實是假的。

「不跟你結婚,我能進那麼大的廣告公司?你爸爸的老同學他不是管......」

我怔怔的看着楚天,原來是這樣,原來他看中的只是我們家的關係!

想都沒想我就拉開門跑了出去,眼淚再也忍不住滾滾而下,楚天你太過分,假裝哄我幾句也好啊!

衝出酒店的大門的時候,一輛車正好開過來,砰的一下我就撞到了左邊的大燈上。

腰腹部傳來劇烈疼痛,讓我臉色霎那變得蒼白,難道是......

幸好車子才剛起步,不過十多碼的速度,否則我今天肯定會死得很難看!

腰腹部傳來的劇痛讓我顧不上別的,捂着肚子慢慢的蹲了下去,我想此刻我的臉一定是煞白的。

「你沒事吧?」

車上下來一個男人,急匆匆跑到我身邊,拍拍我的肩頭,聲音聽起來有幾分熟悉。

我費力的抬起頭跟他道歉:「不好意思,是我沒注意,你......」

「又是你?」

男人皺起眉,深棕色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疑惑,我咬着牙站起來,還好車前燈完好無損。

雖然對車的認識不深,但是寶馬的車標我還是很熟悉的,如果大燈碎了就麻煩了。

「呼,萬幸啊!」我抹了一把額頭上疼出來的冷汗,輕輕的嘀咕了一句。

男人冷冷的看着我:「這種時候你還怕賠錢?」

「怎麼不怕,我又不是富二代!錢是那麼好賺的嗎?我已經夠倒霉的了,你......」

「想碰瓷也得排練一下!」

一聽這話我的腦子裏面不由得傳來轟的一聲,他在侮辱我的人品嗎?碰瓷?

「喂,這位先生,你這麼說我可就要跟你好好理論理論了!」

我是個記者,別的本事沒有,嘴皮子功夫還是不錯的,本來我是有錯在先,你也不能得理不饒人吧?

男人不耐煩的揮揮手:「行了,你看起來也沒什麼問題,說吧,要多少錢?」

「我要你的錢幹什麼?」

正生氣呢,男人居然還冷笑了一聲:「昨天的酒還沒醒吧?」

我怔怔的看着他,這才想起來他的聲音在哪裡聽到過,可不就是昨天我喝醉了吐了一身的那個人嗎!

「是你?」

男人點點頭:「是我。」

這一下我真的有點不好意思,接二連三的給他惹麻煩,我怎麼還沒臉沒皮的跟他在街上吵架?

「抱歉,我真不是故意碰你的車,昨天也不是故意吐在你身上,這樣,既然又遇到你了,那我賠你衣服錢!」

男人若有所思盯着我看了一會兒:「算了,你走吧。」

「你真不要?」

其實我也是多餘一問,看看人家,長得氣宇軒昂,穿得人五人六,還開着豪車,怎麼可能這麼小氣?

正準備說謝謝,我就看到楚天從酒店裡跑了出來,他發現我之後就一路揮着手朝這邊過來了。

「討厭!」

男人錯愕的瞪着我,一定是誤會我在說他,我想要解釋,可是現在楚天的出現讓我心神大亂,還是快離開這個地方!

「我的肚子好痛,你帶我去醫院檢查一下,放心,我不會讓你掏錢的,快點!」

說完我就自顧自的拉開副駕駛的門坐了上去,狠狠的按了一下喇叭,催促着男人。

還好,他沒有計較我的唐突,竟然真的上了車然後一腳油門就把楚天甩得遠遠的。

「唉,你在前面路口把我放下來就可以了。」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肚子疼不是完全的謊話,而且還有越來越烈的趨勢。

「你臉色不好,是因為你老公?」

「不要跟我提他!」

我尖叫着,想起來楚天說過的那些話,他是想要踩着我的肩膀向上爬啊!

男人一邊開車一邊掃了我一眼:「不行,你得去醫院。」

「不用,我要上班,如今除了自己,我誰都靠不上!」

我掙扎着坐直了身體,但是真的很痛,汗水一層層的冒出來,擦都擦不幹凈。

「老實坐着。」

男人就跟沒聽到我說話似的,直接把車開到了最近的醫院,我想要拒絕,但是已經疼得說不出話來。

「別怕。」

男人將我從車裡輕輕的抱出來,我覺得自己的腦袋很沉,快要窒息的感覺非常嚴重。

「我......」

什麼都還沒有來得及說,我的頭一歪,一陣眩暈過後整個人就失去了知覺。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周圍很安靜,只聽到儀器的滴答聲,還有大片的雪白。

這是哪兒?

我想不起來發生了什麼,茫然又驚恐,直到看見手臂上的針頭和輸液管才知道自己這是在醫院。

「你醒了?」

有人推開門進來,腳步聲一直到了我的床前,那張臉對我來說既是陌生的又是我現在唯一覺得熟悉的。

「怎麼回事?」

男人吸了一口氣,笑了笑:「你的脾臟被撞破了,失血性休克,不過已經做了手術,沒事的。」

我嚇得差點又暈過去:「手術?我的脾臟被摘除了嗎?」

「沒有,腹腔鏡手術而已,只不過在你肚子上打了個孔用儀器進去止血,微創的,幾乎看不出來。」

「天啊!」

我的眼淚情不自禁的從眼睛裏狂涌而出,怎麼會這樣?昨天我還高高興興的拿了**回家,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一件比一件糟糕,我跟婆婆決裂,跟楚天決裂,如今我的脾臟也跟我決裂!

「好好修養幾天,對你的生活影響不會很大。」男人的聲音很穩,有一種神秘的安神作用。

我哭得稀里嘩啦,不僅僅是因為這場無妄之災,還有我的未來,我的婚姻,全都變得那麼渺茫。

「一直哭下去,會把傷口弄裂開,到時候就不得不剖腹把脾臟全部摘除。」

男人嚴肅的表情嚇得我趕緊把眼淚都咽了回去,抽泣着問道:「你怎麼知道,你又不是醫生!」

「那我讓醫生來跟你談。」

他說完真的站起來就走,我想喊,可是聲音太小,或者他也不願意跟我糾纏下去。

醫生說的話跟他說的一樣,我確實是因為外力作用導致的開放性脾損傷,現在已經沒有大礙,但是必須要留院觀察。

「要我幫你通知家裡人嗎?」

男人頻繁的看著錶,可是依然很紳士的問我。

「不要,反正我這個手術也不大,何必讓他們都受驚嚇?自己養幾天就回去好了。」

男人點點頭:「你的住院費和手術費用全都由我來支付,畢竟是我的車撞到了你。」

太大方了!我感激的看着他:「別,你給我留張名片,等我出院之後會全部還給你的。」

「你真的這麼堅持?」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總覺得男人的口氣有些鄙夷和不屑,他究竟把我看成什麼人了?

「當然。」

自尊讓我沒法接受他的無禮,倔強的抬着下巴看着他的眼睛,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男人點點頭,然後真的從西服口袋裡摸了一張名片放在我床頭,又看了我一眼:「安心養病。」

「嗯。」

不管怎麼樣,說來說去還是我欠他的,既然三番兩次的遇到,這也是一種奇怪的緣分。

當男人離開之後我也仔細問了醫生,確實我是做了微創的脾臟止血手術,如果沒有意外,三天以後就能回去了。

病房其實還是挺高級的,單人間,只是我孤零零的躺在這裡,心裏總覺得很悲涼。

我的包就在枕頭邊,可能這也是那個男人的安排,從他的言談舉止來看,應該還是個比較周到細心的人。

艱難的摸出手機一看,未接來電一大堆,有楚天的,有程總的,還有我媽的。

我嚇了一跳,趕緊先給程總回了一個電話,還沒開口就被他罵得一腦袋血。

「李月爾,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功高可以蓋主,是不是覺得我們部門沒了你不行,啊?招呼都不打就敢不來上班,你最好是告訴我現在正在哪個明星家後門蹲點,否則的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額......」

「說!」

程總發起脾氣來真是驚天地泣鬼神,我被他震懾得都不敢說出自己出事的消息,只能支支吾吾的含糊其辭,想要矇混過去。

可是沒想到這個暴君居然不依不饒,非要我解釋,我實在是沒辦法,就真的撒了個謊。

「程總,你可真是有先見之明,我確實在跟蹤李曉蘇,所以你暫時不要打擾我,等有了實錘我再來跟你彙報,這兩天的時間就讓我自由支配吧!」

李曉蘇是最近很火的一個流量小花,粉絲烏央烏央的,如果真有她的小道消息,絕對是頭條。

我也是被逼得沒奈何,程總要是知道我跟楚天因為家庭紛爭鬧矛盾影響了工作,肯定不會放過我的!

「真的?」

「真的!」

程總的態度這才有了轉變:「那好,我就特批你三天假,到時候一定要拿出有分量的東西!」

「謝謝程總。」

掛斷了電話,我狠狠的吐出一口氣,眼前的危機算是暫時解決了,至於後續,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心情太糟糕,我一想到楚天那些話就難受得要命,他只是想要利用我們家的關係,其實根本就沒有尊重過我的意見。

我不是不喜歡孩子,但是並不覺得自己可以做一個好媽媽,當娛記的這兩年,我接觸到了好多瘋狂追星的青少年,他們的行為某些程度上來說簡直不可理喻,我都有些害怕。

小孩子當然可愛,可我能保證順利引導他們度過叛逆期嗎?想想都覺得膽戰心驚!

還是不要管楚天了,我們都應該好好的冷靜,至於我受傷住院的事情我覺得不通知他比較好,不然婆婆知道了會更加生氣,弄不好說我是故意不愛惜身體,只為了逃避懷孕。

想了想我還是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她和我爸三天前去海邊旅遊了,是老年大學的集體活動。

「月爾,你怎麼不接電話?嚇死我了!」我媽的聲音在接通之後第一時間響起來,弄得我的心一下就酸得不行。

「我在工作啊!」

「工作?你老實說,跟楚天怎麼了?他說找你找不到才跑來跟我求助!」

該死,楚天太可惡了,你和我的問題不應該自己解決嗎,老是讓長輩摻和進來算什麼?

「哦,我工作的時候不方便接電話。」

「那你趕緊給他打一個過去,聽起來他好像挺着急!」

這時候我聽到我爸在說話,雖然小小聲,可是很清楚:「該不會是小兩口在冷戰吧?」

「媽,爸爸,你們好好玩,我一點事都沒有!」我擠出一個笑容,匆匆掛斷了。

我才不會打給他!

這時候,我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是楚天,我直接就給他掐斷了,然後關機。

沒有什麼後顧之憂,我還是安心的養身體,就算是內窺鏡手術也會傷元氣的,倒霉死了。

傷口麻藥的作用過去之後,我的肚子開始隱隱作痛,身邊沒有一個人還是挺可憐的,我這時候倒寧願去住普通病房,至少還可以找旁邊的病友說說話。

本來我還想打給劉珊珊訴苦,但是她現在正在外地出差,即便知道了也只能幫着我罵幾句楚天而已,又不能起到什麼實際作用,還是別打擾她比較好。

唉,楚天,你如果可以說服婆婆,再跟我認真的道個歉,我會考慮原諒你的,想着想着我又難過起來,這是我的最大缺點,總是容易心軟。

無聊之餘,我拿起之前那個男人給我的名片,他叫陳驍,竟然還是一家藝術培訓中心的行政總監,果然很配得上那身行頭和漂亮的寶馬車。

「展翼,這個名字有點意思,你以為你真是伯樂啊!」

我輕輕的笑了笑,做我們這一行的,最熟悉的就是娛樂圈的套路,尤其是培訓中心,基本上就是屬於圈錢的,哪有那麼多天才?即便有,又有多少機會在等着他們?

競爭太激烈,觀眾的喜好又琢磨不透,想要通過藝術培訓中心走向光輝的未來是難上加難!

別說你這些民間的野路子,就算是正規院校,高等學府,真正成名成家的又有幾個?

「可能是培養小朋友的吧!」

我放下名片,摸了摸肚子,現在已經是下午一點,我連午飯都還沒有吃呢。

還是叫個外賣吧,反正也沒有人知道我在住院,哪有人來給我送飯,我無比凄楚的苦笑了一聲。

這時候病房的門突然被敲響,我以為是護士來檢查,趕緊招呼着讓她進來。

「咦,你是?」

門被打開,出現在外面的人我並不認識,而且她也沒有穿護士服,別是走錯了吧?

「我是陳總的助理安娜。」

陳總,安娜?我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愣愣的看着她。

安娜笑了笑:「陳總就是早上送你到醫院來的那個人。」

「哦!是是是!」

安娜點點頭,款款的走到我病床前,然後拿出一個保溫盒:「這是我們陳總吩咐我送過來的。」

我還沒說話,安娜就打開了保溫盒,一股誘人的香氣頓時瀰漫在病房裡,是雞湯!

「那個,你排氣了嗎?」

安娜拿起湯匙,然後問了我一個尷尬的問題。

「好像沒有。」

我紅着臉搖搖頭,陌生人面前說這個,真的讓人很不自在,如果換成我媽或者劉珊珊就好了。

「那沒辦法了,再等等吧!」安娜一邊說一邊又把蓋子蓋上了,微笑着坐了下來。

我窘得不行,不好意思的看着她:「那你放下就走吧,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排氣。」

「沒關係,陳總讓我過來陪你一下,等你喝了湯再走。」

「他怎麼知道我身邊沒有人?」

安娜聳聳肩:「我不清楚,反正他就是這樣跟我說的。」

我咬了咬牙,陳驍你挺厲害啊,跟我見過兩次面就發現我的處境不太好了?

「那好吧,只是我這個樣子也沒辦法起來,失禮了。」

「怎麼會,你不是病人嗎!」

氣氛很怪異,我只好沒話找話說,不然兩個人大眼瞪小眼不是很好笑嗎?

「那個,你們展翼藝術培訓中心是針對小朋友的吧?」

安娜搖搖頭:「也不全是,我們的學生還有很多是即將參加藝術院校面試的,也有模特公司委託的培訓課程。」

「這麼全面?那有沒有已經成名的?」我的娛記本能被激發出來,刨根問底雖然不禮貌,也總比干坐着強。

「當然有,比如最近舉辦的那個未來之星選拔賽,最被看好的趙悠悠就是我們那裡出來的。」

趙悠悠我知道,是個長得很美的男生,扎着馬尾皮膚白嫩,猛一看跟女孩似的。

「真的?他的呼聲很高,我聽說已經有娛樂公司準備簽下他了,還要送去國外深造!」

安娜看了我一眼:「你對這方面也有興趣?平時喜歡看娛樂節目對不對?」

「對對對,我這個人挺沒勁的,看嚴肅的事情覺得傷腦筋,所以就比較關注輕鬆的!」

我不會貿然說出自己的職業,這是我養成的習慣,有利於隱藏身份,開展我的秘密工作。

聊了一會兒,我想到程總之前的那些話,就隨口提到了李曉蘇,結果竟然有了個重大的發現!

「李曉蘇在我們培訓中心也接受過一段時間的專業指導,當時她還很喜歡陳總,不過小女生嘛,有這種心思也是正常的。」

我心裏一陣狂喜,這簡直就是山窮水盡疑無路,得來全不費工夫嘛!正愁沒辦法跟程總交差,沒想到就有上好的料送上門來!

可是還沒有等我笑出來,就不由自主的放了一個悠長的屁,那聲音簡直直接讓我的臉紅到了耳根!

安娜倒是很淡定:「難題終於解決,恭喜你可以進食了!」

本來我還想繼續問她關於李曉蘇和陳驍的事情,可是她卻忙着照顧我喝湯,再也沒有說這個話題。

安娜走後,我拿起陳驍的名片,不禁覺得老天待自己還是不薄的,雖然跟楚天有了嫌隙,可我的工作卻出現了裝機!

別跟我說什麼道德,干我們這一行的,可沒有那麼多閑工夫去管別人的心情,只要能拿到第一手資料,能博取觀眾的眼球,那就是成功,就是完美。

有了雞湯的滋潤,我覺得身心都舒暢了很多,硬撐着起身靠在床頭,拿起手機剛打開,就接到了楚天的電話。

「喂。」

這次我沒有給拒絕接聽,因為我的低落心情已經有了好轉,看看他要說什麼吧。

「月爾你跑到哪裡去了?」

「幹嘛?」

楚天的聲音聽起來不是着急,而是生氣,充滿了責備的意思,這讓我頓時覺得委屈起來。

「你能不能別這麼任性?早上我不過是說了幾句大實話,你竟然上了別人的車!那個男人是誰?你們去......」

「哼,你管我!」

他在指責我,完全不考慮自己是否傷害到了我,楚天,你怎麼可以這樣?

「怎麼不管?你是我老婆,你不要臉我還要!就算你不想給我們家生孩子,也不能公然出軌吧?」

「我出軌?是,我是上了別人的車而且我現在還在別人的床上,你打算怎麼辦?」

一時激動,我說出了很刺激楚天的話,不過剛說完我就後悔了,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點?

「李月爾!」

「其實,我......」

沒等我說完,楚天就衝著我大吼了一句:「你有種!」

衝動是魔鬼,可是楚天卻不給我一個改正的機會,他直接掛斷了電話,只剩下單調的忙音。

我怔怔的看着手機,忍不住哭了起來,本來還想要跟他談談,和好了算了,結果卻變成了這樣,反而越來越嚴重。

為什麼我就不能冷靜點?楚天雖然出發點有問題,可是我們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孩子,丁克,這些對我來說也不是特別重要,也許我只是處於一個過渡期,隨着年紀增長,也不是不可以考慮的!

現在我才二十四歲,再給我幾年的時間,或者我會改變看法,他怎麼就不能理解並且包容我一點?

一會兒失望,一會兒自責,一會兒憤怒,我把自己弄進了一個怪圈,痛苦又糾結。

我愛楚天,我不想讓他傷心,可是他難道就不能對我也一樣?凡事都可以慢慢商量的吧?

哭過之後我還是擦掉眼淚打了過去,可是楚天卻再也不肯接我的電話,他在跟我賭氣。

就在我無比鬱悶的時候,他卻又打了過來,我很欣喜,趕緊按下了接聽鍵。

我們都還年輕,欠缺的只是溝通而已,夫妻不都是床頭打架床尾和的嘛!

但是我沒想到,電話那頭卻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李月爾,你馬上回來跟楚天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