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最牛贅婿
都市最牛贅婿 連載中

都市最牛贅婿

來源:掌文 作者:林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玉淑 林華 都市小說

豪門子弟林華,為了家族歷練,成了一個被人鄙視的贅婿
本想體會人間冷暖的他,在步步緊逼之下,為了他愛的和愛他的人,不得不成為最牛贅婿
展開

《都市最牛贅婿》章節試讀:

第六章 無功有過


"小子,你居然敢質疑我的醫術……"

沈神醫先是一怒,隨機一愣,立刻滿臉訝異,難以置信的看着林華:"你怎麼知道我施的針法叫五行回魂針?"

林華沒有急着回答沈神醫,而是緊緊盯着躺在病床上江平。

江平的呼吸依然在加強,此時已經差不多和正常人無異。

沈神醫臉上露出一絲嘲諷,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這年輕人估摸着也是不知從哪裡聽說了五行回魂針的名號,看見他施針隨口一說顯擺一下見識。

"江老先生這條命不是已經保住了嗎?"沈神醫語氣之中,帶着幾分傲氣,幾分自豪,還有幾分不屑。

這種輕浮,喜歡顯擺,卻又沒有真本事的人,他最是不喜和瞧不起,這林華顯然也屬於這一類。

"沈神醫,把你的金針借我一用。"一直認真關注着江平狀況的林華,忽然開口對沈神醫說道。

沈神醫眉頭一皺,剛準備訓斥這輕浮,好不禮貌的年輕人兩句,卻發現江平的情況,果然有些不對勁。

江平的呼吸並沒有在正常後穩定下來,而是還在繼續加強,此時已經開始顯得有些急促。

"這是怎麼回事?"沈神醫大為驚訝,面帶迷惑的看着呼吸越來越急促的江平。

林華說道:"爺爺身體本來就虛,吃了泄氣之葯,不但更加虛弱,而且五臟衰竭。"

沈神醫聽了林華這一番話,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這和他之前的診斷一模一樣。

可這種情況,五行回魂針不是正好適用嗎?

彷彿聽見了他心裏的疑問,林華繼續說道:"可是爺爺的身體,不是因為那一副葯才開始虛的,而是虛弱已久了。"

"五行回魂針可以強行拉回那一口氣,卻沒辦法讓一個積弱已久的人恢復正常的氣血循環。"

"最後只是讓他們,加快消耗最後的生命力,直到氣竭而亡。"

沈神醫滿臉驚愕的看着林華,對方這一番理論,他根本無法反駁,而且還讓他頗有受益。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人,年紀輕輕,就對中醫醫理了解得這麼透徹,甚至已經超過了他這個"神醫"。

"沈神醫,難道你想看着爺爺真的氣竭而亡嗎?"林華轉頭皺眉,目光一凝,"還不快把金針借我。"

沈神醫被林華目光所懾,取出金針遞給林華,心中暗道:這年輕人雖然精通醫理,難不成還有超過我的醫術?

行醫數十年,被稱為神醫,沈神醫自然對自己的醫術,還是頗為自負的。

而且中醫之道,非常依賴經驗,也就是越老越值錢。

所以,雖然剛才林華的話,狠狠的震驚了他,他卻不怎麼相信林華的醫術也超過他,能夠將五行回魂針都無法救回來的江平治好。

然而,隨着林華施展針法,沈神醫的眼睛越瞪越大,最後他的表情達到了瞠目結舌的地步。

就見林華在江平身上,飛速的連扎九針,動作行雲流水,而沒扎一針,江平的呼吸就平穩一分。

九針之後,江平的呼吸不急不慢,終於完全恢復了正常。

"這是……這是九脈神針……"沈神醫顫抖着說道。

林華看着滿臉震驚的沈神醫,微微一笑,說道:"確切的說,這套針法的全名應該叫九脈護體神針。"

沈神醫看着眼前淡然微笑,一副不以為然的年輕人,微微失神。

九脈神針,那可是傳說中,可以起死回生的最頂級的針法。

他雖然早有耳聞,卻還從來沒有真正見過。

剛才如果不是看見林華下針剛好是九下,他也根本不會將兩者聯繫起來。

"沒想到,我此生,居然有幸見識到這種高絕針法。"

沈神醫喃喃自語,而他此時看林華的眼神,充滿了敬仰和崇拜,他忽然對林華拱手一拜。

"先生醫術高明,又挽救了我先前的失誤,救回了江老先生,請受小老兒一拜。"

達者為先,雖然林華年齡上是他的小輩,可是在醫術上,卻足夠當得起他的敬意。

林華表情依然淡然,不見驕傲得意,卻也沒有閃身避開。

"沈神醫過獎了,我這不過是家學而已,相比您救死扶傷數十年,才更值得敬佩。"

家學?沈神醫一瞬間,就將最知名的杏林世家在腦海中過了一遍,其中並沒有姓林的。

不過看林華並沒有自報家門的意思,他也不好追問。

急救室門再次打開,等的焦急的江家眾人,呼啦一下都站了起來。

看見急救室里走出的一老一少,眾人都圍了上去。

"沈神醫,我爸爸他現在怎麼樣?"

"沈神醫,我家老頭子他還活着嗎?"

"沈神醫,您一定把我爺爺救活啊。"

幾乎所有的人,都圍着沈神醫問。

只有江伊人有些怯怯的拉着林華的袖子,小聲問道:"林華,爺爺他沒死吧。"

林華看着妻子臉上,焦急和期待混雜的表情,微微一笑,說道:"我說過爺爺不會死,那他就不會死。我什麼時候對你食言過。"

林華這話一出,讓江伊人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林華,我就知道你不會騙我的。"她傷心了一晚,此時很是疲累,此時心情一放鬆,不由輕輕依在林華肩膀上。

一聲冷哼響起,江恆溫看着林華,一臉鄙夷:"林華,你臉皮也真夠厚的,救爺爺的明明是沈神醫,和你有什麼關係。"

"就是,看他剛才說話的那語氣,好像是他的功勞一樣,這個廢物贅婿,真是不要臉。"

"就是,簡直是厚顏無恥。"

江家其他人也配合著江恆溫,對林華嘲諷鄙視。

沈神醫看不下去了,連忙說道:"各位先別罵了,江老先生的確是他救回來的。"

江老太太聽見丈夫沒死,也是鬆了口氣,不過她也一樣不相信林華有那本事。

她對沈神醫行了一禮,說道:"沈神醫的大恩,江家沒齒難忘,以後如有所需,儘管開口。"

接着她眼睛一瞪,周遭立刻安靜下來,然後走急救室走去,江家人立刻跟在她身後。

沈神醫一臉歉意的看向林華,雖非他有意,但他這還是等於佔了林華的功勞。

林華笑着搖了搖頭,表示無所謂,這是江家人對他的成見,和沈神醫無關。

既然江平已經無礙,江家人又連夜回到了江家豪宅。

將江平安頓好,江老太太又將一家人召集起來。

江老太太臉上帶着疲累和傷感:"老頭子雖然救回來了,不過周副院長說,短時間內是醒不過來了。"

江老太太看向了江海智一家人:"我老太婆說話算話,之前對你們一家的懲罰,全部取消。"

江海智和劉玉淑鬆了口氣,他們還真怕老太太出爾反爾。

老太太繼續說道:"不過,這次事情,說到底還是你們家的上門女婿惹出進來的,總得有點表示,否則以後家規就成了擺設。"

"這樣吧。"江老太太拍了拍,一直站在她旁邊的江恆溫的手,說道,"海智的董事不變,伊人也還是公司總經理,只是和恆溫的公司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