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贅婿之高不可攀
贅婿之高不可攀 連載中

贅婿之高不可攀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小腳冰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辰 張倩婷 都市小說

一年前,他為救身患白血病的千金大小姐,光榮的成為上門女婿
一年後,千金大小姐康復,把他趕出家門
他立志要當更高級的上門女婿,打腫千金大小姐的臉,讓她知道什麼叫做高不可攀
展開

《贅婿之高不可攀》章節試讀:

第八章 看我怎麼打臉


第八章 看我怎麼打臉

「好你個葉辰,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恩將仇報的人!」張倩婷突然靈光一閃,指着葉辰的鼻子罵了起來。

「不錯,你是給了我骨髓,救了我一命,可你入贅我張家這一年來,我張倩婷是怎麼對你的?」

「經常給你打錢花,帶你買名牌衣服,拿真心對你,還給你打了一筆巨款讓你給你父母買房子,結果這一年來,你是怎麼表現的?」

「吃喝嫖賭樣樣都來,動不動就伸手管我要錢,連我給你父母買房的錢都輸個一乾二淨,有時喝醉了還動手打我。」

「我是人,不是菩薩,做不到一直對你慈悲為懷,是你令我太失望了我才跟你離婚,結果你不知悔改,還拿這種方式來想影響我家葯堂的生意,你還是不是人?」

說到這,張倩婷聲淚俱下,抹着眼淚,一副受盡委屈的模樣,對圍觀的人說道:「你們說,我張倩婷該不該與這樣的男人離婚?他這樣來報復我家,是不是畜生?」

「畜生!這簡直就是畜生的行為!」

「這傢伙太不是人了,張小姐感恩他,對他那麼好,可他卻不懂得珍惜,活該被離婚,結果還跑人家店鋪門前來鬧,簡直豬狗不如!」

「像這種男人活該被踢出家門!」

圍觀的人頓時紛紛將矛頭指向了葉辰。

見狀,張天寶頓時心中狂喜。

女兒這招感情牌打的實在太漂亮了!

人心都是肉長的,用這招來煽動公憤,就能有效阻止他揭穿葯堂賣假藥一事。

於是他也委屈了起來,對圍觀的人說道:「我女兒命苦啊,自從這喪心病狂的畜生入贅我家一年來,我經常能聽到我女兒的哭聲,有時還看到她身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我多次讓我女兒與這畜生離婚,她總說為了那份恩情,她願意去包容這畜生。」

「結果我女兒的包容,換來的卻是這畜生的變本加厲,常常拿自殺威脅我女兒給他錢,終於我女兒忍無可忍了,決定不給他錢了,就有了這畜生幾天前自殺一事。」

「還好我女兒及時把他送進醫院,他這才撿回一條狗命,我女兒為了避免這畜生再次尋死覓活給自己惹來官司,所以就以與離婚,沒曾想這畜生...」

說到這,張天寶把自己都說哭了。

而圍觀的人卻氣炸了。

「這畜生簡直該死!」

「這樣的畜生,張小姐就應該讓他去死,而不是送他去醫院。」

「這種人簡直就是社會的毒瘤!」

甚至有些人都拳頭握的咔咔響,有一種想要捶死葉辰的衝動了。

「論演技,我就服你們這對父女。」葉辰聽不下去了,對圍觀的人說道:「你們是不是都認為我是渣男?是不是都特別想為這對父女打抱不平?如果是的話,先壓一壓憤怒的情緒,看我怎麼打這對父女的臉。」

說完,他看向張倩婷,說道:「你說經常給我打錢,那麼這一年來,你一共給我打了多少錢?」

「我怎麼記得打了多少。」

「大概多少總知道。」

「少說也有三五百萬。」

「好,三五百萬是吧。」葉辰說著,從口袋掏出幾張摺疊的紙,對圍觀的人說道:「我個人名下總共開了兩張銀行卡,這裡有人行開具的證明,以及兩張銀行卡這一年來截止到前天的全部流水,你們隨便看。」

「我看看。」立即有人從葉辰手中接過銀行流水賬單看了起來。

張倩婷父女兩的臉色瞬間難看了下來。

有沒有給葉辰打過錢,他倆心知肚明。

只是沒想到葉辰竟然有所準備,提前把流水都打出來了。

「這流水也太少了吧。」

「是啊,這張建行的卡幾乎沒有流水,這張卡雖然有流水,但單筆最大的也就三千塊錢,而且一整年下來進出的流水竟然不超過兩萬塊。」

「這哪裡有給他打的買房巨款啊。」

看過流水的人無不驚訝道。

張倩婷父女兩面面相覷,彷彿謊言被揭穿,有些無地自容了,只覺得臉上一片火辣辣的。

「張小姐,你不是說經常給他打錢花,還給他打了一筆買房的巨款嗎,我怎麼從流水中看不到?」有人立即提出質疑。

「這...我是...給的...現金。」張倩婷自己都不信的給出了一個解釋。

「哈哈,剛才還打款來的,現在又現金,牛頭不對馬嘴,臉被打腫了吧?」葉辰得意道。

「你...」張倩婷想反駁,結果發現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只怪自己剛才把話說的太滿,現在沒台階下了,因為自己根本就沒給葉辰打過一毛錢。

這時葉辰對圍觀的人說道:「我與張倩婷是大學同學,也不否認是我死皮賴臉的追她,畢竟每個人都有追求一個人的權利,何況我也知道把握度,沒有影響她的生活。」

「一年前張倩婷確診出白血病,由於她的血型特殊,找不到適合她的骨髓,我去看望她時,她已經奔潰了,所以我抱着一絲希望去鑒定自己的骨髓是否適合她。」

「真的好巧,鑒定結果是非常適合,我就把這個喜訊分享給了她,那時她異常狂喜,但又怕我不給她骨髓,她知道我喜歡她,就讓我去跟她領證結婚。」

「領完證的幾天內,她們一家是對我很好,可是做完骨髓移植後,她們一家就不把我當人了,甚至飯桌都不讓我上。」

「因為什麼?因為我是窮人家的孩子唄。」

「胡說!你胡說!我一家一直都對你很好的好不好!」張倩婷吼道,想要打斷葉辰,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可葉辰沒有理會她,繼續道:「他們不把我當人,我也能理解,畢竟他們張家的資產好幾億,而我家卻還住在貧民區,但為了這份她所不幸的婚姻,我可以容忍一切的不公平,每天做飯洗碗,拖地擦窗,有時葯堂進貨,天沒亮我就騎着電動車過來幫忙卸貨,可以說這一年來,我起的比雞還早,睡的比狗還晚。」

「不為別的,就為了能夠融入這個家庭,可是我錯了,錯的一塌糊塗,我所付出的一切,得到的竟然是一瓶自殺的安眠藥。」

說到這,葉辰的神色冷冽了下來,指着張倩婷父女激憤道:「四天前,因張倩婷為了活命與我結婚,與她分手的富豪男友要和她複合,她就提出要與我離婚,我不同意,她就給了我一頓辱罵和挨打,更可惡的是張天寶,給我一頓侮辱人格的咒罵後扔了一瓶安眠藥給我,讓我去死,所以我一時想不開就吃下了。」

「放屁!老子什麼時候給你安眠藥了!」張天寶暴跳如雷,然後對已經聚集到數千人的圍觀群眾說道:「他含血噴人,別信他的,我行醫救人,怎麼可能會去干這種傷天害理之事。」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圍觀的人都不知道該相信誰了。

「他沒有含血噴人。」

就在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突然響起。

只見一個有些駝背的老頭走進人群,站在了葉辰身旁。

「這不是天寶大葯堂的朱總管嗎?」

當即有人認出了這個駝背老頭。

「老朱,你...」張天寶不敢置信的看着老朱,這傢伙難道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指證自己?

果不其然,老朱朝圍觀的人抱了個拳,說道:「葉辰所言句句屬實,他非但沒有張小姐所說的吃喝嫖賭那麼不堪,反而非常勤奮,任勞任怨,經常半夜三四點就過來幫忙葯堂卸貨,而且我也能證明葉辰自殺的安眠藥確實是張掌柜給的,因為這瓶安眠藥就是張掌柜讓我去買的。」

「什麼?」

圍觀的人無不震驚,而後炸了。

「原來張醫師的心這麼黑啊!」

「這是人乾的事嗎?」

「太不是人了!張家父女簡直禽獸不如!」

「我算是看清天寶大葯堂老闆醜惡的嘴臉了,再也不去天寶大葯堂買中藥了!」

得知真相後,圍觀的人一個個憤慨不已。

「老朱...你你你...」張天寶指着老朱都要氣暈了,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人既然會背叛自己。

只是他不知道,老朱昨天就被葉辰安排李濟世給收買了。

「來了,鹿茸和冬蟲夏草買來了。」

就在這時,王強從天寶大葯堂跑了出來,拿着兩包藥材擠入人群。

「很好!」葉辰接過兩包藥材,朝圍觀的人群喊道:

「記者何在?」

「來了!」

「電視台的攝像師何在?」

「在!」

很快就有幾名記者和扛着『大炮』的攝影師擠了進來。

見人馬到齊,葉辰說道:「剛揭開張天寶父女丑惡的嘴臉,接下來我再為大家揭開張天寶喪良心的行為,記得上新聞時,給我打個馬賽克哦。」

「沒問題!」

張天寶看到這陣仗當即如喪考妣。

完了!這回完了!

這是要自己身敗名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