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黃天降世
黃天降世 連載中

黃天降世

來源:萬讀 作者:宗和鍾萬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宗和鍾萬隆 魔主

蒼天已死, 黃天當立, 萬物應劫, 再創穹宇!黃天,因正派失信,萬物生靈遭瘋狂世劫數,而降臨人間,分別化作一男孩叫做——黃天玉,和一女孩叫做——魔靈兒,歷經無數兇險,最終合為一體,成為掌控現在的天意——真正的黃天,且還和掌控着過去,但實力大大減弱的蒼天,轉化成的一位,近乎於完美的美女相識相知,最後一起平定了一場宇內浩劫,回歸到屬於他們的天外天境界!展開

《黃天降世》章節試讀:

第 2 章 魔尊妖皇有準備


某個陰雨連綿的初春時節,在一望無際的荒涼越野上,忽然出現了一位,身穿白色長袍,留着幾縷齊腰的黑色長須,長得相當威嚴霸氣,且身形壯碩,看上去大概有,五十來歲的男人,看了看周圍那些,荒涼的景緻,忽然對他身邊的那位,身穿一襲淡青色書生長袍,看上去四十來歲,長得相當帥氣的男人說道:「老弟,看來咱們是找對地方了,應該是這裡吧?」

他說完後,那個男人晃了晃手裡的摺扇,看了看周圍,卻冷笑了一聲,相當不屑一顧地說道:「三千年過去了,八大宗和鍾萬隆那些傢伙,竟然先後將這裡的結界,換了幾百次,最近這幾年,竟在這裡弄起了,這種荒蕪結界,他們就不覺得麻煩嗎?」

說完後他忽然飛到了空中,猛然瞪了下雙眼,剎那間向那片地方,釋放出了兩道,非常詭異的,暗紅色血光,轟隆隆的打在了地面上,頃刻間竟震蕩的那片地方,很不穩定的晃動了起來,猶如發生了一場,巨大的地震一般。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左右,那片荒原竟從那個,身穿白色長袍的,男人的附近開始,逐漸的變成了一種,青山林立綠樹成蔭,水流涓涓的大山密林,且一直向遠處綿延出了,幾千里遠,似乎沒有盡頭似的,且裏面還出現了,一片片相當好看的輕霧。

那時候的那裡,雖然不能說,是一片神仙居住的,仙境一般的地方,但絕對是一處,風景秀麗,鳥語花香的好地方。

剛才一直都漂浮在,距離地面,三尺左右的空中的,那位身穿黑色長袍的男人,看到了那些變化,竟像是蠻欣賞似的,對剛剛落在了,他旁邊的那個,身穿青色長袍的男人說道:「老弟,看來這三千年來,你的功力又精進了不少,僅僅只動用了,你的妖眼迷光,就打破了這道結界,為兄真的好羨慕你哦!」

邊說話他還一邊捋了捋,自己的長須。

可那個身穿,青色長袍的男人,卻像是有點着急似的說道:「老兄,你要和我開玩笑,那也得等咱們,辦好了咱們來這裡的,那些事再說吧,今天這個日子,咱們可都已經,足足等待了整整三千年了,那些小子們,可都還被關在,那座破塔里受苦呢,咱們趕緊去那裡,讓那些傢伙遵照約定,將他們先放出來吧!」

說完後他就朝,那片密林深處走去了。

看着他那個樣子,那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人,卻不是很在意的說道:「欲速則不達,很多事情你我都知道結果!眼下咱們就是再怎麼著急,也無濟於事,畢竟這裡,可不是咱們的地盤,咱們就是要讓他們,將那些小子放出來,那也得一步一步的來。」

說完後他竟化作了,一片墨黑色的光芒,消失不見了,緊接着那個,身穿青色長袍的男人,也化作了一片,淡青色的光芒,消失在了那裡。

但時間不長,他們竟一起出現在了,那片大山,和密林最深處的一片,非常幽靜的深谷中。

看着周圍那些,亂石林立的山峰,和那些還在,下着的細雨,那個身穿青色長袍的男人,忽然向那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人,說了句:「老兄,剛才我已經露了一手,現在你也該,施展施展你的手段,讓那座東西現出來了吧?」

說完後他還看了看,他們前面那座,高聳入雲的巨大山峰。

而那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人,一邊看着那座大山峰,一邊捋着自己的鬍鬚,忽然從雙眼中,釋放出了兩團,一人多高的黑色骷髏頭怪影,轟隆隆的環繞着,那座大山峰,爆射過去了,一道道黑色驚雷,頃刻間將那裡打成了一片,白光閃爍黑氣縱橫,樹木翻飛,亂世滾滾的可怕之地。

且還直接將,方圓一百多里的細雨,直接化成了一股股輕霧,快速而詭異的,向遠處飄散了出去。

而且在以那片地方為中心的,方圓三百多里的範圍內,還瀰漫起了,滾滾的塵土,猶如一座巨大的噴泉一般,呼嘯着將,一股股濃重的塵土,向遠方激蕩了出去。

而那兩個男人,早就飛到了,一百丈的高空中,定睛看向了,那裡的中心地帶。

就那樣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左右,那些亂象,才逐漸的平復了下去,可剎那間卻又一座,高聳入雲,非常宏偉,且上面布滿了銘文符咒,以及數不清的,黃金鈴鐺,和明燈寶珠,和一條條碗口一般粗細的,大鐵鏈子的寶塔。

看着那座,最底下那層那座建築,最起碼也有,十幾里方圓的寶塔,以及那座寶塔周圍,環繞着的片片白雲,和一道道虛實不定的靈光,和數不清的,猛虎青龍之類的靈獸的影像,緩緩地環繞着它飄動了起來,那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人,忽然仰天發出了一陣陣狂笑,卻又像是很期待着,什麼似的說道:「三千年了,整整三千年了,壞小子們,你們受苦了。」

那個身穿青色長袍的男人,一邊看着那座寶塔,一邊卻相當擔心的,大聲朝那邊說道:「夢魔主,角魔主,蟲魔主,害仙,毀壞,斬斷,三千年了,你們在裏面都還好嗎?是不是每時每刻,都在遭受着,這座惡塔的攻擊?你們都還撐得住嗎?」

說話間他倆還緩緩地落在了,那座寶塔附近的半空中。

很快從那座寶塔內,竟傳出了一個,相當詭異的聲音,像是很愧疚似的說道:「尊上,妖皇陛下,我等讓你們挂念了,實在罪過罪過,但您們放心,我們兄弟六個,都還撐得住,誰也沒有被打回原形,更沒有生命危險。」

又有一個,相當粗狂的聲音說道:「我皇,魔尊陛下,我等兄弟六個,當年失手,被鍾萬隆那些傢伙捉住後,被他們囚禁在了這裡,那都是我們當年太愚蠢了,太輕敵了,現在我們都已經長了腦子,變得聰明了,且還知道以後,該怎麼和他們過招了,三千年的時間,對於我們而言,雖然不是很長,但我們在這裡也受夠了,希望他們遵守約定,趕緊將我們釋放出去。」

他的話剛說完,從那座寶塔,正東方的地底下,忽然飛出了一位,身穿黃金戰甲,手持長槊,體型巨大的大將,擋在了那兩個男人,和那座寶塔之間,相當震怒的說道:「何方妖孽?竟敢擅闖我地靈山,困魔谷,且還膽大妄為的,將這裡的兩道,幻象結界打破了,你們可知罪?」

在他說那些話的時候,從地底下,又相繼飛出了一個個,身形魁梧,身穿金色戰甲,手持大刀長矛,之類的兵器的大將,以及幾千名,手持強弓硬弩,盾牌長槍的鐵甲兵卒,像是按照某種陣法似的,林立在了那座寶塔的周圍,殺氣騰騰的看向了各方。

忽然又一個,相當滲人的聲音,從那座寶塔里傳了出來,怒喝道:「大膽的金甲將士,竟敢對我們尊上,和妖皇陛下無禮,你可知罪?」

聽了他那些話,那座寶塔周圍的所有將士,一時間都如臨大敵一般,看向了那兩個男人。

剛才說話的那位大將,更是攥緊了手裡的長矛,卻又非常禮貌的,向他們說道:「莫非您二位就是,魔尊枯葬,和妖皇死滅嗎?」

說話時他竟不自覺的,朝後面飄動了一下,一下子竟退後了五六丈,且面色緊張的,幾乎都不敢去直視那兩個男人了。

其他的將士,也都毫無例外的,相繼退後了一些,就像是很害怕,那兩個男人似的。

看着他們那個樣子,那個身穿青色長袍的男人,忽然很瞧不起的,冷哼了一聲。

而那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人,卻捋着自己的虎鬚,很隨和的說道:「不錯,本座就是魔尊,我這位老弟就是妖皇,三千年前,你們和八大宗門,聯手困住了,我們手下的六員大將,我們和你們的主子--五大天尊,還有八大宗門的門主,定下了三千年,不侵犯人間和天界,而你們不得害了,我們六位將軍的性命的約定。」

說到了那裡,他反手變出了一卷竹簡,打開後讓那些兵將,看了看上面的內容,又抖手收了起來,還很隨和的說道:「現在三千年的期限以致,我們遵照和他們的約定,在今天來到了這裡,希望你們能夠守約,立刻將我們那六位將軍,釋放出來!」

在他說那些話的時候,從遠處的東方,忽然飛去了一位,看上去四十來歲,身穿一襲亮紫色長袍,長得相當瀟洒的男人。

緊接着從遠處的西方,忽然飛去了一位,看上去四十六七歲,身穿一襲金色長袍,長得相當威嚴霸氣的男人。

從南方的遠處,也飛去了一位,看上去將近九十歲,身穿一襲暗紅色長袍,長得相當魁梧壯碩,留着一頭火紅色長髮,和一蓬亂鬨哄的,紅色長鬍須的男人。

從北方的遠處,飛去了一位,看上去四十歲左右,身穿一襲黑色長袍,留着幾縷黑色長須,長得相當孤傲的男人。

緊接着從東南方,還飛去了一位,看上去五十來歲,身穿一襲青色長袍,長了一對,相當精明的雙眼的男人。

從西南方也飛去了一位,看上去七十來歲,身穿一襲淡灰色長袍,長得還算可以的男人。

從東北方又飛去了一位,看上去將近八十歲,身穿一襲淡綠色長袍,目露凶光的男人。

從西北方也飛去了一位,看上去八十多歲,身穿一襲深棕色長袍,長得相當和善的男人。

他們去了那裡之後,相繼飄到了,魔尊和妖皇的對面,擋在了魔尊,妖皇,與那些將士之間。

看到了他們八個人,妖皇晃了晃手裡的摺扇,卻相當高傲的說道:「紫雲宗的雲逸,浩渺宗的龍尊霸,朝陽宗的紅天炎,玄晶宗的冷孤風,清靈宗的勾利益,太真宗的豐成功,武合宗的斷浪,葵陽宗的白合縱,你們的多位師長,都已經死掉了,但你們這幫小子,今天卻都來了,這很好,本皇非常欣慰,也算你們還守信用!」

聽他說出了那些話,雲逸卻微笑着對他們說道:「今天是五大天尊,和我們八大宗,與你們約定的三千年之期,雖然當年和你們商定了,這三千年之約的,我們八大宗的各位祖師,都已經仙逝多年了,但我們身為,他們才傳承人,肯定會信守承諾,秉承他們當年的意志,和他們與你們的約定,來這裡和你們繼續商談,那些事情的。」

看着他那還算客氣的樣子,妖皇微微點了點頭,卻又頗為高傲的說道:「這就好,現在時辰已經到了,你們立刻解除,這裡的所有陣法,打開那座鎮魔鎖妖塔,將我們那六位將軍,全部釋放出來。」

魔尊卻微笑着,向雲逸等人說道:「儘管我們和你們八大宗,以及五天尊,還有很多人類等生靈,都有過很多恩恩怨怨,但這三千年來,我們妖魔兩族,一直都按照和你們各方,當年制定的約定,非常嚴格的約束了,我們的各位族眾,令他們在這三千年當中,從沒進犯過你們各方,也沒有來人間闖蕩,希望你們言而有信,立刻釋放我們那六位將軍。」

看着他們二位,那相當冷靜的樣子,勾利益卻皺着眉頭說道:「二位,我們都非常理解,你們希望將你們那六位大將,救出來的心情,且我們也很想遵照,我們各位師祖,與五大天尊,當年和你們商談出的,那些事情的決定,但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是不是,還要再繼續談談啊?」

聽了他那番話,妖皇登時相當不高興的,向他問了句:「你這是什麼意思?」

說話時他還收起了,手裡的摺扇。

龍尊霸卻微笑着說道:「妖皇陛下,你不要動怒,我們都沒有惡意的,今天我們來這裡,也是為了和你們商量,我們彼此都很關心的,這件事來的,但眼下我們,還不能將你們這,六位大將釋放出來,還請你們多多見諒。」

他的話剛說完,魔尊一下子很不高興的說道:「你這是什麼屁話?我們妖魔兩族,在這三千年當中,可是很守信用的,履行了和你們,約定的所有事情,從來沒有進犯過天界和你們人間,現在期限以致,你們就用該守信用,將我們這六位將軍,立刻釋放出來,其他的事情,我們可以和你們談,但前提是,你們必須,現在就將他們釋放出來。」

看着他和妖皇都生氣了,豐成功卻微笑着說道:「二位,你們不要動怒,我們都很理解你們,但說實話,正是因為你們那六位大將,被我們安置在了這裡,我們各方,才有了這三千年的和平安寧,為了我們各方,能夠繼續保持這種,和平安寧的局面,我們八大宗經商議決定,必須要將你們這六位大將,永遠留在這裡,還請你們多多理解!」

聽了他那番話,妖皇一下子,殺氣騰騰的看向了他們,而他們八個人和那些將士,也都凝聚起了自己的功力,看向了妖皇和魔尊。

看着勾利益等人,竟說要將他們那六位將軍,永遠囚禁在那座寶塔內,以確保他們妖魔兩族,永遠也不進犯天界和人間,妖皇一下子相當陰沉的,看向了他們。

但魔尊卻毫不在意的說道:「豐成功,你們這些小子,不要和我們開這種玩笑,當年你們的祖師等人,可是奉了鍾萬隆,那些傢伙的命令,和我們簽訂了那些事情,而鍾萬隆那些傢伙,可是五天尊,是你們這些,所謂的正義之士的主子,你們現在說的這些話,應該沒有得到,他們的允許吧?」

說到了那裡,他微微看了看雲逸等人,發覺他們的臉色,都有點不太對勁,又繼續微笑着說道:「最起碼天心蕊,肯定是不贊同你們這樣做,甚或是不知道,你們要對我們做這種,毫無信義的卑鄙之事吧?」

那時妖皇也相當不滿意的,朝雲逸等人冷哼了一聲,雲逸卻很平和的說道:「魔尊,妖皇,你們先不要管我們的事情,總之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你們能夠明白,並且體諒我等,維護三界安寧的心意,並接受我們這個提議!」

他的話音剛落,從那座寶塔內,忽然傳出了一個,非常震怒的聲音,厲聲喝道:「小子,你放屁!用我們來換取,你們那些所謂的和平,這種事情,你們也做得出來?且平日里還口口聲聲的,說你們這些混蛋,是什麼正義之士?你們現在簡直就是一群,背信棄義,卑鄙無恥的混蛋......」

聽了他那些大罵,豐成功一下子,很震怒的說道:「毀壞,你們已經被囚禁在這裡了,最好明白點事,要不然別怪我動用,這座寶塔內的機關,折磨你們。」

他說完後那座寶塔內,又傳出了一個,相當高傲的聲音說道:「小崽子,你少嚇唬我們,三千年來,我們每時每刻,都在遭受着,這裏面的很多攻擊,雖然我承認,我們自己沒辦法從這裏面出去,但這裏面那些所謂的厲害攻擊,已經對我們,沒有多大的作用了。」

說到了那裡,他稍微停頓了一下,又用一種更加強勢的聲音說道:「而你們應該是知道的,隨着今天的來臨,天心蕊那位最公,正且實力非常強悍的仙子,和鍾萬隆那個,很要面子的傢伙,是不可能繼續向這裏面,施加任何法術和禁制了,單單只有白獨尊,萬火海和死難逃,那三個傢伙,施加在這座破塔內的禁制,根本不能把我們六個怎麼樣。」

他說完後,雲逸等人的臉色,一下子都變得相當難看了。

可以為金甲將軍,卻相當威嚴的說道:「角魔主,你休得猖狂,無論如何,在沒有得到五大天尊和,八大宗的八位宗主,聯合發出的,釋放你們的命令之前,我們都決不會放你們出去的,你們就打消那些心思吧。」

他說了那番話,雲逸忽然招手變出了一把,青雲繚繞,紫光閃爍着的寶劍。

龍尊霸也招手便出了一把,上面有着一片片,很逼真的群山,和一頭頭很兇猛的猛虎的精鏜。

紅天炎還招手便出了一把,火光閃爍,大風呼嘯着的長戟。

冷孤風也變出了一條,寒光閃爍着的玄晶長戟,緊緊地鑽在了手裡。

勾利益招手便出了一把,周圍環繞着一片片,猶如如意一般的,靈寶影像的寶劍。

豐成功也張手變出了一條,周圍環繞着一圈圈,白色大風的精鏜。

斷浪更是變出了一把,周圍環繞着好多水汽的長劍。

百合縱也張手變出了一把,黃沙滾滾的精鋼大鏟。

與此同時,他們還相繼變出了一支支,帶有他們宗門標緻的大旗,呼嘯着飛到了高空中,頃刻間將那片地方弄成了一片,大戰將至的氣勢。

看到了那些情形,環繞在那座鎮魔鎖妖塔,周圍的那些將士,才稍微鬆了口氣。

可妖皇卻非常不屑一顧的,向他們說道:「雲逸,你們這幫小崽子,最好別煩混!立刻按照約定,將我們那六位將軍放出來,否則我們今天,一定將你們全部幹掉!」

說完後他猛然,將手裡的摺扇變成了一塊,妖氣繚繞着的,巨大白骨令牌,嗖的一下子拋到了高空中,頃刻間從遠處朝那邊,快速的飄過去了一片,昏昏慘慘的暗紅色妖雲,沒多久就飄到了那座寶塔附近,呼呼呼的從裏面跳出了數萬頭,鋸齒獠牙手持各種兵器,且體型巨大的妖怪,黑壓壓的包圍住了,一大片地方。

看到了那些傢伙,雲逸一下子,非常震怒的說道:「死滅,看來你是早有準備啊,竟然讓你麾下的,戮神和滅亡兩大妖王,帶着這些妖怪來到了這裡,你究竟想要幹什麼?」

他的話剛說完,魔尊忽然招手釋放出了一片,猶如洪荒魔獸一般的魔像,呼嘯着爆射到了高空中,朝雲逸等人的後方,發出了一聲聲,非常恐怖的大叫,眨眼間從那個方向,竟飄過去了一大片滾滾的魔雲,黑壓壓的將一百多里的天空,全部弄成了一片,魔光閃爍着的恐怖之地,。

隨着那道魔像的消失,從那片魔雲中,忽然冒出了一個,體型猶如小山一般,鋸齒獠牙紅毛滿身,周圍環繞着好多,非常恐怖的火苗狀魔像怪影,毫無規律的,上下翻飛着的妖魔,相當兇惡的,向雲逸等人暴喝道:「小崽子們,立刻放了我們各位兄弟,否則今天本座就讓你們,在本座的魔火中化為灰燼!」

他的話剛說完,從另一側的魔雲中,忽然跳出了一個,體型猶如一座,巨大的山峰一般,面容恐怖陰沉,周圍壞繞着好多,相當碩大的水球魔獸怪影,壞繞着那傢伙,毫無規律的,上下飛舞着的大妖魔,卻像是在半開玩笑似的說道:「唉,火魔主,你可別嚇唬這幫小崽子哦,我們怎麼能,把他們化成灰燼呢。」

說到了那裡,他一臉詭異的,看着雲逸等人笑了笑,卻又笑呵呵的說道:「我們最多也就只會把他們,全部化成那些,可以任由本座,隨意驅使的魔水而已。」

說完後他還仰天發出了一聲聲,非常陰森的怪笑,一下子氣的龍尊霸等人,都非常震怒的看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