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腹黑萌寶:前夫爹地靠邊站
腹黑萌寶:前夫爹地靠邊站 連載中

腹黑萌寶:前夫爹地靠邊站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立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藝涵 現代言情 祁逸庭

當嫁給祁逸庭的時候,人人都羨慕她,是高高在上的祁太太
然而兩年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
帶孕離婚,國外產子
八年後,沈藝涵帶着他們的孩子歸來
如今多了孩子的牽絆,他們再一次的相遇,是新的篇章,還是重蹈覆轍?展開

《腹黑萌寶:前夫爹地靠邊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離婚


第1章 離婚

海灣別墅內。

沈藝涵看着眼前的下人來來回回的走動着,她的行李都被打包成了一團一團。

她的目光有些無神,沒有想到,整整兩年的婚姻,就要這樣結束了。

「夫人,我真是想不通,祁總究竟是哪根筋不對了,竟然要和您離婚?!您這麼好的夫人,他一定混後悔的!」徐媽呆在一旁,用手抹了抹眼淚,顯然滿是惋惜。

自己跟着夫人兩年,夫人是什麼性子,她自然了解。

祁總他,怎麼就不知道好好珍惜呢?

「徐媽,別說了。」沈藝涵緊抿着薄唇,努力咬着嘴唇,不讓微紅的眼眶落下淚了來。

兩年的婚姻,本就是錯的。

只不過是祁家老爺,喜愛自己,在病重的時候,讓祁逸庭娶自己。

她知道祁逸庭不愛自己,但是她以為,兩年的時間,自己足夠改變他。

但是沒有想到,祁老爺剛走,祁逸庭就能這麼迫不及待的將她踹開。

是她高估了自己了。

沈藝涵拖着沉重的箱子下了樓,樓下早就有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停在了門口。

看到女人下了樓,車窗緩緩被搖了下來,露出男人剛毅的側臉,「上車。」

「不用了。」沈藝涵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男人的臉,拉着行李箱繼續往前走。

「上車。」然而男人卻是再一次緩緩開口,只是語氣裡帶着幾分不容置疑。

猶豫了幾分,沈藝涵最終還是坐上了車。

*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微微轉動着方向盤。

他天生鳳眼,眼尾上揚,眸裡帶着幾分冷光。

這種面相在相學裏,是薄情冷血的面相。

車裡氣氛一時有些壓抑,兩人都沒開口說話。

過了半響,只聽到男人低沉雄厚的嗓音響起,「離開後我會給你一筆錢,就當做是對孩子的補償。」

男人話也剛落,沈藝涵只覺得胸口像是有一股怒氣在火速燃燒。

一周前,沈藝涵查出懷孕一月,是他親自領着她去打了胎。

她狠狠的剮了男人一眼,就連語氣里都帶着幾分顫抖,「補償?你把我們的孩子當做什麼了?是用錢就能打發得了的嗎?祁逸庭,這是你欠我的,你一輩子都還不清!」

祁逸庭聽到她說的話,鳳眸微抬,眼底閃現一抹讓人看不懂的情緒。

他沒有多說,將車子停在路邊,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支票。

大手一揮,隨意寫了個數額,遞給了她道,「不管如何,夫妻一場,我不會讓你太過難堪。」

畢竟怎麼說,也是跟過他的女人。

「祁逸庭,我不需要你的臭錢!從此我們兩不相欠!」沈藝涵直接將那支票撕成兩半,甩在他的臉上。

一張支票,就想彌補他對自己的過錯?!

她永遠都不會忘記祁逸庭的所作所為!

看着沈藝涵決絕離去的背影,那一句兩不相欠,久久的回蕩在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

六年後。

月色倒映在碧藍海面,海浪接着一波又捲起一波。

在狹小的船艙內,沈藝涵換好事先準備好的侍禮服。

她深吸了口氣,小心翼翼的打開艙們。

眼珠轉了轉,見四周沒人,這才快速的溜了出來。

今天這這個輪船上,是一場十分隱秘性的拍賣活動。

來的人,都是一些商界大佬,而拍賣的物品,更是市面上不能流通的東西。

而沈藝涵做為一名業界良心記者,就被光榮的派來拍攝這次拍賣會的過程。

沈藝涵看着不遠處大廳里亮起得燈,還有隱隱約約能聽到的歌舞聲,她只覺得嗓子音都要跳到了心尖上。

什麼業界良心?

還不是因為窮,從而被主編逼迫?!

要不是為了錢,誰願意做這等苦差事啊?

沈藝涵心中暗自抱怨了一翻,這才整理好衣服,朝着大廳走去。

突然,一隻手搭在了沈藝涵的肩上。

她渾身一僵,額頭冷汗涔涔。

這還沒開始就被抓了個現行?

就在沈藝涵腦子一片空白的時候,一個托盤落在了她的手上,「1號包間,快點把酒送過去,別人客人等久了。」

一瞬間,渾身像是頓時鬆懈了一般,壓着心頭的那塊巨石也落了下來。

沈藝涵剛想說什麼,那服務員早就已經走遠了。

她看着手中沉甸甸的托盤,只能認命的去找1號包間了。

1號包間,可以說是在這個輪船上,最尊貴的包間了。

所以隨便打聽一下,很快就找到了位置。

沈藝涵站在1號包間面前,敲了敲門。

不一會,門便被人打開了。

開門的是一個男人,男人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酒,給了她一個眼神,示意道,「進來吧。」

沈藝涵剛想走進包廂內,然而一隻腳在踏入的一瞬間,卻是頓時定在了原地。

透過男人的身後,可以看到包間里有不少人。

而沙發的正中間,卻是坐着一個最貴的男人。

男人穿着黑色西裝,稜角分明的臉,散發著一股貴氣。

雖然六年沒見,但是只是一眼,沈藝涵就認出了男人。

是祁逸庭!

他怎麼也在這?

來不及多想,沈藝涵將手中的的酒盤不由分說的遞到了男人的面前,「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就不送進去了。」

「哎,你!」那男人一個反應不及,手中的酒盤險些掉在了地上。

看着快速逃離的沈藝涵,嘴裏不由得罵罵咧咧了幾句。

沈藝涵怎麼都沒想到,會在這艘輪船上遇到祁逸庭。

手掌,緊緊握成了拳頭。

沈藝涵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逃。

或許是六年前,那個男人給自己所造成的創傷,讓自己在無數個夜晚,被回憶所吞噬,所以她心底對他是下意識的遠離吧。

一路小跑,她逃到了大廳,還來不及思考。

『砰』的一下,船上的燈瞬間都熄滅了,周圍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怎麼回事?!」

就在沈藝涵以為是跳閘的時候,一道白色的光束,從她的頭頂直直照射在舞台上。

沈藝涵這才知道,這是拍賣會要開始了。

周圍本來還在低聲談論的眾人,瞬間也都安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