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想和前夫一較高下
我想和前夫一較高下 連載中

我想和前夫一較高下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星夢清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池雪 現代言情 顧先生

夏言死了,她被判定為兇手,顧辭深親手將她送進監獄
幾年囚牢,顧辭深吩咐好好關照池雪,毀了她右手,做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明知道她是設計師,是畫師,右手於她而言大於生命,今天他竟然要毀了她兩條命,右手和孩子
出事前,池雪說:我不是兇手
顧辭深冷笑
出事後,池雪說:我是兇手,我認罪
顧辭深憤怒的大吼: 池雪你究竟哪句話是真的?池雪苦笑:真的,我是兇手,我該死
池雪消失了,顧辭深瘋狂的翻遍整個世界
顧辭深說:池雪,回來吧,我有罪
池雪哭了,一切都太晚了
展開

《我想和前夫一較高下》章節試讀:

第三章 夏眠


第三章 夏眠

「別說了,夏眠,不要胡言亂語。」男人語氣淡漠,目光更是清淡,目視前方連一個眼神都沒給夏眠。

下一秒,顧辭深將被她拉着的手抽出來,俊臉偏向窗外,語氣不改,「但是到現在為止,你也是時候脫離我的羽翼了。」

夏眠看着他的目光突然轉為錯愕,有些茫然失措的開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是答應過替她照顧你,可是你總不能一直活在我的庇護下,況且到現在這個位置已經讓大多數藝人望塵莫及,剩下的路,我希望你自己走。」

夏眠笑了笑,眸底悵然,「是啊,你自始至終都是替她。」她最後兩個字咬的極重,「就連最開始看我那一眼,也不過是因為我的眉眼像她。」

「我始終是比不上她的啊。」

夏眠唇角弧度嘲諷,她在外人面前高貴優雅,可在他面前卻常常低入塵埃,這麼多年,他心裏竟半分位置都未曾分給過她。

「我從未拿你和她比過。」

男人聲線清寒,她心中瞭然,這意思再明顯不過,她是因為夏言才入了顧辭深的眼,所以她連和她放在一起比較的資格都沒有。

她捏了捏手心,眸光有一絲冷厲略過。

與郁氏簽約這幾日,池雪一直在家裡看劇本,不過今天有些熱鬧,郁氏早上官宣了《蟬》的女主演。

池雪站在落地窗外的陽台上,白色窗帘被未知方向的風微微掀起,初冬天氣乾燥,庭院的樹枝光禿禿的,在景觀燈下映出鬼魅的影子。

藍北走過來,將手機遞過去,白色襯衫袖口微微挽起,露出一小截修長白皙的手臂。

「你的電話。」

池雪垂眸,看清上面的名字後摁了接聽,簡單應付幾句便掛斷了,然後突然折回卧室收拾東西。

藍北英挺的身姿斜倚在門框上,慵懶卻不散漫。

看她是,眼底是藏不住的深情。

「我送你?」

「好啊。」池雪一反常態應得爽快,一邊收拾包里的化妝品,一邊自顧嘟囔道,「正愁不知道該怎麼去呢,你這身份真是有點麻煩,要住的這麼偏僻......」

藍北看着她因為苦惱而有點鼓起的腮邊,竟覺得充滿了煙火氣,出奇的可愛。

他笑了笑,桃花眼柔和的過分,「能被我專程接送,你就知足吧。」

臨走前池雪換了件黑色的晚禮服,經典的款式,穿在她身上卻硬是高了幾個檔次,她皮膚本就白皙,一頭墨色長發自然散落,更襯得其光彩照人。

一路上藍北專心開車,她便百無聊賴的刷着微博,熱搜自從今天早上郁堇南官宣《蟬》的女主角是她時,便一直居高不下,妥妥的賺了一波流量。

可惜......評論下面是清一色的罵聲和反對聲。

尤其是身為當紅小生的男主角傅夜然,他的粉絲更是喪心病狂的對她進行了一波人身攻擊。

池雪揉了揉額角,頭疼的閉上眼,沒過多久車子便停在了「緋色」酒吧外,藍北看向副駕駛上的人,自然的為她去解安全帶。

「我在車上等你,有事給我打電話。」

「要不你進去等我吧,我儘快結束。」池雪不想把他一人留在車裡,如是說道。

包廂訂在九樓,這一層一般都是權貴名人出入的場合,普通人即使花重金也不能進來,池雪上了電梯,一路找到約定的房間,她進去時郁堇南和其他幾個導演、製片人還有主演已經到了。

美眸掃了一圈,發現只剩下傅夜然沒來。

郁堇南率先站起來介紹道,「這位就是池雪。」然後又將目光看向她,「這位是馮導演、呂副導......」

一一打過了招呼,池雪在旁邊沒人的位置落座,期間郁堇南接了個電話,稱傅夜然臨時有事來不了了,桌上氣氛熱絡,幾個男人喝成一片,倒是呂副導時不時的含沙射影幾句,似是對池雪有意見。

池雪大多是笑着回應幾句,不咸不淡。

不過在池雪推辭拒酒的時候,呂副導卻惱了,瞬間撂了酒杯,咯噔一聲,臉色霎時拉了下來,十分難看。

「池小姐這是什麼意思?才當上主角就開始耍大牌了嗎?連杯酒都不喝,太不給面子了!」

「我自罰三杯,您看可以嗎?」說著,池雪端了酒杯就幹了。

一連三杯下肚,呂副導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調侃到,「池小姐好酒量啊,既然能喝,那就別矜持了......」

「抱歉啊,我去下洗手間。」池雪喝的猛了,有些難受,立刻起身離開。

從走廊走了兩步,總覺得身後有腳步聲,可每次回頭都沒有人,池雪便覺得是從監獄出來沒多久留下的後遺症了。

衛生間在走廊盡頭,只有兩個單獨隔間,但陳設和裝潢富貴華麗,就連隔音和**性都十分高。

池雪進了女士那一間,可是關門時卻受到了阻礙,還未等她看清那人是誰,門便被哐當一聲反鎖了。

她愣了愣,本能退了兩步,一個男人高大的身影擋在身前,他勾了勾唇,什麼也沒說便開始解襯衫紐扣,池雪身體靠上冰涼的牆面,仰視着他的瞳孔裡帶着警告、恐懼和無助。

「你是誰?你......你想幹什麼?」

「沒什麼,受人所託,還請這位小姐配合一下。」

那男人說著竟拿了一台攝像機放在前方的盥洗台上,堪堪對準二人,然後突然失了耐心似的,一把扯掉了身上的襯衫。

池雪崩潰大叫,一邊奮力掙扎一邊大喊救命。

哐當!

門被一股外力狠狠撞了一下,男人身子一震,愣了兩秒,手上的動作也隨之停了,警惕的朝門口方向做着防禦的動作。

哐!哐!哐!

門晃的動作越來越激烈,按常理來說是不可能被撞破的,但外面力道太大,那男人似是怕了,竟鬼使神差的去將反鎖扣擰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