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的九個陰陽師姐姐
我的九個陰陽師姐姐 連載中

我的九個陰陽師姐姐

來源:掌文 作者:喬師傅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喬師傅 懸疑驚悚 齊師傅

火葬場地下為什麼要埋兩條金魚?為什麼每條魚重必須八兩一錢?我是九號爐的焚屍工,九九是大數,帶給我九次相親的機會,一開始,九個相親對象都看不上我,可是後來卻爭着要嫁給我,我到底該選誰?展開

《我的九個陰陽師姐姐》章節試讀:

第8章 雞叫魂


我這話一出口,在場所有人都瞬間驚呆,

全都用看精神病的目光看着我。

黃館長走上前,又很專業的給趙老做了檢查,

然後神色黯然的對家屬搖搖頭道:"節哀順變吧,人已經不在了!"

老黃可是道士出身,法力高深莫測。

他的話是有權威性的,

他既然都說死了,那就沒人置疑了。

難道是我的探陰指不準?

不可能,那可是擺渡人送的,怎麼可能不準!

後來才明白,老黃就算道行再高,又怎麼能和我的探陰指相比。

我用探陰指探出胳膊肘內側是溫的,是掉魂,

但老黃用他的凡人之手探到的是涼的,不是掉魂,而是死亡。

我對王明珠道:"王明珠,你不是會法術嗎,立刻給你乾爹叫魂,把魂叫回來,他就活了。"

王明珠冷冰冰的說道:"張二皮,出了這樣的事,大家心情都很難過,你能不能不要再胡鬧了!"

轉身又小聲對老黃埋怨道:"你怎麼給我們姐妹找這麼個對象,又窮又不帥,還有精神病!"

老黃小聲道:"這哪是師兄給你們找的,只有他的命格能壓住九號爐,這是天意,師兄也沒辦法!"

喬師傅教過我叫魂的土方法,不知道好用不好用?

自從九號爐出事後,喬師傅就失蹤了,電話一直打不通。

單位去他家找,也沒找到人,

我猜想不是躲起來了,就是出事了。

我對黃館長道:"先別報警,立刻讓人給我買只三黃雞來,如果我叫不醒趙老,你再報警也不晚。"

老黃無奈,只能照做,給我買來一隻三黃雞。

我暗想,既然那套擺渡服是擺渡人送我的,

那衣服肯定不一般,應該有法力,

他說穿上那套衣服就能見到他,是不是他能附我的體,

那我就能借用他的法力了,那可就太牛逼了!

就算不是這樣,我要是穿上為趙老叫魂,也應該更靈一些。

當我換上那酷眩屌炸天的擺渡服後,

還真的把在場的人都眩到了,連王明珠都眼睛一亮。

莊主管則陰陽怪氣的嘟噥道:"還弄的像真事似的,等叫不醒,就讓你好看!"

我也是心裏沒底,就暗下對擺渡人默念道:"老大,你可別坑我,我可是幫你在辦事!"

我點着一根煙,塞到雞嘴裏。

然後舉着三黃雞,雞屁股朝前,雞頭朝後,

圍着趙老左轉三圈,右轉三圈。

一邊走,一邊念還魂咒。

走完三圈後,怪事出現了,雞嘴裏的香煙,

就像被雞一口吸掉似的,瞬間全部化成灰,

隨後雞脖子像斷筋似的,雞頭向下一垂,死了。

在雞死的同時,我明顯感覺到手上一沉,

魂讓我給勾回來了,

人的魂勾到雞身上,不把雞脹死才怪!

我猛的把雞往趙老身上一摔,

大喊一聲:"趙老,起來吧!"

趙老就像在睡夢中被我一嗓子喊醒似的,

激靈一下睜開眼睛,從休息椅上坐起身。

斷片似的看着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王明珠驚喜的把事情經過對趙老說一遍。

趙老立刻起身對我深鞠一躬道:"多謝大師救命之恩,大師真是神人呢!"

趙老的隨從一看趙老對我鞠躬,

也都齊刷刷的對我鞠躬,

三白眼愣一下後,也不得不跟着鞠躬。

王明珠對我伸下大拇指讚許道:"行啊張二皮,有兩下子,還真有資格跟我們姐妹相親!"

得到王明珠的讚許,我心裏也是一陣激動,

真想先從她身上下手,嘗嘗讓女總裁給我做老婆的滋味。

一直在暗處關注我的沈小岑,嬌嗔的白我一眼,

撇下小嘴,好像我這本事都是跟她學的似的。

趙老親自雙手送上一張卡道:"大師,大恩不言謝,這是趙某的一點心意,還望收下。"

我救他一命,這個我收之無愧,就接過來,揣進兜里。

然後對趙老道:"趙老,你兒子死的蹊蹺,他不是被民工砸死的,另有人在搞鬼,等我處理完工作後,一定幫趙老查出真兇。"

三白眼聽我這麼說,頓時一驚,臉都嚇白了!

這細節當然逃不過我的眼睛,心想這三白眼肯定有問題。

那個撞趙老兒子的黑影,有可能是三白眼背後搞的鬼。

趙老立刻拱手對我作揖道:"那就煩勞大師了!"

然後又老淚縱橫道:"還請大師幫忙,我兒子死的冤,要是不在吉時火葬,恐怕魂魄不得安生啊!"

我下意識的看一眼九號爐,

以前喬師傅跟我說過,

九號爐就是專門用來火化非正常死亡的爐子。

既然我開過爐沒有死,那麼再開一次應該也沒事。

黃館長接個緊急電話,早就走了。

焚化間我說了算,也不用請示莊主管。

我心一橫,大聲道:"上九號爐,吉時開爐!"

莊主管愣一下,然後立刻拍手叫好,

他巴不得我快點死!

讓家屬都退出去後,

我把趙大少的遺體移上傳送帶。

然後在他耳邊耳語道:"你的事情我已經清楚,是那個黑影害的你,我一定找到那個黑影,還你個公道,你安心走吧,早點進入輪迴,一路走好。對了,到了冥河,跟我老大說一聲,謝謝他的擺渡服和探陰指!"

看到吉時已到,

我高喊一聲:"一路走好。"

九個爐的師傅同時按下點火鍵。

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擔心九號爐再出現異常。

還好,九號爐運轉正常,我鬆口氣。

八號爐的馬師傅突然驚呼道:"張組長,你快過來看看,燒不化!"

我忙走過去,這一看,更特么邪性,

火化機運轉正常,屍體卻在熊熊大火中沒有絲毫改變。

我去,忘記消除民工的執念了。

我立刻讓馬師傅退出遺體。

然後在遺體耳邊小聲道:"民工大哥,你放心走吧,我不會放過那個三白眼,一定給你討個公道,半年工資一定給你要回來。對了,還有,你到冥河不要跟那個擺渡人唧唧歪歪,他不管陽間的事。"

又念了一遍往生咒,再次送入爐中。

按下點火鍵,轟的一聲,屍體在熊熊大火中開始燃燒,

一切終於恢復正常。

馬師傅沖我一伸大拇指道:"張組長,不怪讓你當組長,我服!"

我嘴角微微上翹,沖馬師傅點下頭。

三白眼這時走進來,湊到莊主管耳邊小聲說著什麼。

八號爐突然一陣震顫,轟的一聲,火竟然滅了!

爐門哐當一聲被撞開了,

燒的一團焦黑的民工竟然從裏面爬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