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的天師老婆
我的天師老婆 連載中

我的天師老婆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鉚釘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趙福 趙老三

你我相遇,並非緣分,而是上天早有註定…………上架後保底日更六千字
展開

《我的天師老婆》章節試讀:

第七章 巫符


爺爺下葬的時候,棺材都是村裡人湊錢買的,自然請不起道士先生,我也只是在墳頭上燒了些紙錢。

所以這裡出現符籙,就顯得有些蹊蹺了。

我湊過去,等着林放下定論。

林放把半張符籙湊到鼻子前聞了聞,「這是用人血畫的符。」

道家畫符的墨有兩種,一種是硃砂,畫出來的符籙主要用於驅邪降陰,另一種是還「用公雞血混合硃砂,用來鎮屍降妖。

可人血畫符,極為少見。

林放見我知曉一些,點點頭道:「這是巫人用的巫符。巫術起源於苗族,可以追溯到炎黃時代。巫人覺得他們的力量來自於血液,除了用鮮血祭祀,還會用血來畫符。我本以為趙福的死是有人馭鬼為禍,現在看來事情沒那麼簡單。」

「這符有什麼用?」我問。

「巫符少見,而且這隻有半張,我也看不出來是什麼符。」林放也是有些無奈。

不過盯着符看了片刻,他突然問:「你在夢裡有沒有見到你爺爺?他可曾說過什麼話?」

「夢到了,是說過幾句話。」

「那就對了,這應該是引夢符。此符在古時候苗人軍中很常見。行軍打仗,免不了會對俘虜嚴刑拷問,如果俘虜在審問中死亡,軍中的巫師就會用此符引來亡者魂魄,再以夢魘蠱咒種入一個活人體內,這樣就可讓死去的人出現在活人的夢裡,把心中的秘密說出來。」

林放話沒說完,我的臉色就已經變了。

青竹三寸心,凡人掌中寶!

也就是說那不是夢中的言語,而是爺爺心中的:秘密?

那這個秘密,現在已經不僅我一個人知道了。

青竹,對,青竹。秘密一定在它身上。

想到這裡,我轉身就往趙老三家跑,林放跟上來,追問我,「昨晚的夢裡,你爺爺說了什麼?」

我慌亂,但還不至於糊塗,清楚這其中的隱秘關係重大。

他林放雖然說是趙老三請來的人,但誰知道他肚子里想的是什麼。

不加猶豫,我就道:「當時夢裡還有兩個小鬼想害我,沒有聽清我爺爺說了什麼。」

林放看出我心存戒備,也沒有在追問,跟着我一起往趙老三家趕。

一到門口,我就傻眼了,這才一個小時不到的功夫,青竹就被人伐了,剩了一地的竹葉,竹竿沒了。

「你爺爺夢裡說的話,是不是跟青竹有關?」林放問。

我看着他,心裏還是有顧慮。

林放急道:「都這時候了,你再不說,事恐怕就結束了。」

他說的沒錯,如果害我們家的人只是想套出這個秘密,那他現在已經得逞了,若是就此蟄伏,爺爺他們就白死了。

「青竹三寸心,凡人掌中寶!」我咬牙道。

林放聽了一愣,也不知道這話的意思。

我心是亂了,思緒還沒亂,急忙道:「你是外人,又是趙老三請來的,我們村裡一大半人都姓趙,你現在趕緊去打聽打聽,這大白天的,應該會有人看見。」

林放一聽,匆匆進村。

他一走,我急急忙跑到二樓,推開門,見那女人在房間里,頓時鬆了口氣。

她一個大活人在家,有人來門口砍了竹子,不可能沒有察覺。

然而我話都還沒問完,她就搖着腦袋瓜子,說沒聽見,不清楚。

見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她還一臉輕鬆,幸災樂禍的樣子。

我有些不信她的話,但如果她真的察覺,以她的本事搶到青竹不難。要是青竹在她手裡,此刻應該會亮出來跟我提條件。

除非,她要的東西,秘密也藏在青竹里。

可這樣的話,她似乎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我臉上陰晴不定,奈何就算她看到了,但不說,我也沒有本事從她嘴裏逼問出來。以及在她身上浪費功夫,還不如去村裡找找。

出門的時候,我瞟了眼桌上的飯菜,已經被吃過少許。

林放是趙老三請來的人,趙家人都積極配合,我到的時候,他們已經聚集了二十多人,正挨家挨戶的搜。

一直搜到傍晚,每家每戶里里外外都翻了一遍,別說青竹,就連鮮活的竹子都不見一根。

我有些泄氣,林放安慰我說:「先不着急,村裡能藏東西的地方都找過了,證明青竹不在村裡,這麼短的時間裏那人也不可能帶遠,應該就藏在附近山裡。今天我們鬧的動靜不小,晚上他必定會轉移青竹。」

林放說的有一定道理,但村子那麼大,我們兩個人怎麼守?

趙老三不在,趙家那一伙人白天讓他們幫忙還好說,大晚上讓他們去堵人,還是堵會巫術控小鬼的人,打死他們都不會去。

「那就盯劉老太爺?」林放詢問的看着我。

「好!」我一直都覺得劉老太爺就是幕後黑手,只是苦於沒有證據。今晚只要能人贓俱獲,他定要伏誅。

林放見我十分的疲憊,讓我趁着白天巫蠱蟄伏,在太陽底下睡一會,不然熬幾天,人都熬死了。

我實在太困了,但不能睡,我要死給那女人看。

傍晚太陽一落山,吃了點東西,林放就在院子里整理他包里的東西。

我湊過去看了下,都是些道士的行頭,不同的是道士用的都是桃木劍,他用的卻是一把草編的草劍,很獨特。

看了一會,趁他不注意,我偷偷的給那女人送了飯。

她人不在,我還是放在桌子上。

回到院子里,我也把殺豬刀拿出來磨。

林放看見我掛在腰間的羅盤,好奇的拿過去看了看,說羅盤看着很不俗,可惜鏽蝕太嚴重,應該沒什麼用了。

我不這樣認為,不過也沒有解釋,依舊貼身收起來。

天一黑,我兩出了趙老三家,直奔劉老太爺家。

到村頭的岔路口,林放又停了下來,拉住我說:「這事如果真是劉老頭做的,那他今晚必定離開,不如我們分頭行動,你守在村口,見人就跟上,我找機會去他家看看!」

我去跟人?

他花了那麼大的代價套出爺爺帶進棺材的秘密,又好不容易偷走青竹,我去搶,那還不得拚死相搏?

我還沒那個本事!

倒是林放,他是陰陽先生,肯定不懼陰邪鬼祟,手上應該也能比劃比劃。而且就算他得手後私藏,我也能找到人。

「要不……」我故作為難,支支吾吾道:「你拿了趙老三的錢,自然是要多出些力,我覺得你去追人比較合適,我去探劉老太爺家。」

可能是藝高人膽大,林放笑了笑,爽快的答應下來,走前還叮囑我要小心點。

我也沒耽擱,一路摸到劉老太爺家外面,鑽進了草垛里。

這一蹲就守到了午夜,困得我眼花繚亂,看什麼都是模糊的。

眼看着要扛不住,我從兜里掏出一個梅子,放在嘴裏一咬,一股酸澀瞬間爬滿舌頭,混沌的大腦也清醒過來。

就在這時,劉老太爺家緊閉的木門吱呀一聲開了,老太爺從裏面探頭觀察了下,側身就鑽了出來。

此刻的他,哪裡還有七老八十的樣子,那動作比我都要敏捷。

就知道是你這個老東西!

我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一刀捅了他。

劉老太爺出了門,健步如飛,直奔村外。

直到看不見老太爺的身影,我才從草垛里爬出來,摸到門口輕輕一推,木門吱呀的就開了一條縫,我閃身鑽進去,順手把門關上,打開手電就朝着堂屋摸去。

劉老太爺一個獨人,日子清貧,屋裡擺設的東西不多。

繞了一圈,我走向旁邊上了鎖的耳房。

門上的鎖頭有些年代,都銹透了,沒費什麼功夫就擰開了。我推開門進去,用手電一照,看擺設這裡應該是一個供房。

正中間擺着一張供桌,上面擺着一些袋裝的餅乾、水果。

靠牆的地方還掏出一個土龕,裏面擺着三個男童的木雕。

我手電光照在神龕上,見那三個木雕是惟妙惟肖,有些似曾相識,好像在哪見過。

稍微湊近一些,看清的瞬間,嚇得我差點叫出聲來。

三個雕像中,左邊的兩個,赫然我是夢裡見到兩個無眼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