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鎮國大醫
鎮國大醫 連載中

鎮國大醫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楚萱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天 楚萱兒 都市小說

在成為國家榮耀之後,神醫葉天選擇了激靈勇退
只是在上門為婿的期間,他抽空去參加了一次絕密頂級會議,事關帶領國家最高醫學協會重登世界之巔! 卻在會議上,不小心被偶然前來的醫學高材生小姨子撞破身份!!她驚訝的發現,那個平日里自己最看不起的廢物姐夫,竟然是她最嚮往最憧憬的偶像!!! 「姐夫,我要把這個消息告訴我姐,告訴全家人!「 「我要告訴他們,你不是蟲,而是龍,是我們舉國的榮耀!」 「話說...展開

《鎮國大醫》章節試讀:

第七章 明知山有虎!


  他後悔極了。

  剛好自己有任務,才沒有回去參加老爺子的壽宴,沒想到就出了這檔子事!

  讓老爺子的大壽之日,變成了祭日。

  整個雷家,竟然也都是草包,任人家出入!

  「總長,我要請假!」

  在雷凌鋒啟程返回中州的路上,很快通過關係,查到了面具人出入雷家的錄像,同時也查到了面具人在雷家動手的原因。

  竟然,僅僅是因為他父親當年對一件玉器愛不釋手,不小心派手下錯殺了一個退伍的老廢物,順便又搶了點東西......這點小事,在中州壓根都沒人提。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那個老東西竟然還後繼有人?!

  雖然面具人的身份現在不太清楚。

  但好在當年從老東西手裡搶來的寶物,還藏在雷家的密室之中,只要他把東西拿出來,就可以守株待兔,等着面具人自己出現!

  「昭告中州!」

  「明天雷家要拍賣一件蟠龍古玉的擺件,允許任何人參加!」

  深夜的中州,各大世家們再次轟動。

  早早逃走的他們,並不知道面具人最後和雷老爺子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是沒了。

  執掌雷家幾十年的雷延山,在自己的八十歲壽宴上被殺,這個消息就已經足夠轟動了。

  但他們沒想到。

  這麼快,雷家竟然就傳出了拍賣的消息?!

  雷凌鋒從北境回來的第一件事,不是尋找面具人報仇,也不是探察身份,居然是拍賣?

  難不成,是老爺子沒了以後,打算變賣家產?

  還是說,雷家惹到了大人物,準備賣了東西以後永遠離開中州?

  中州大大小小的世家,各種猜測。

  同時。

  也驚動了不少的小公司小世家。

  要知道,往常這種規模的拍賣會,那都是資產上億才能參加的,而這次居然不限身份!

  這恐怕是他們為數不多的,有可能接觸到大人物、拓展人脈的機會!

  一眾小公司小世家們,無比重視。

  比如,像夏家這種自封的末流世家,更是希望用這種機會來證明自己的地位——雖然他們沒有資格參加雷老爺子的壽宴,但能參加雷家舉行的拍賣會,說出去也是很有面子的。

  一石激起千層浪!

  ......

  另一邊。

  葉天拿着買的一捧花,回到了家裡。

  原本就不關心他的丈母娘楚霞,如今在知道等下次給老太太治完病、葉天就會被夏家徹底拋棄的情況下,更是對他的行蹤漠不關心。

  連客套一句的興趣都沒有。

  她現在心裏滿滿想着的,是她未來的新女婿——秦少秦半城!

  那片價值近十萬的藍色玫瑰的花叢;還有夏詩韻如果加入秦家,到時候別說是夏家,就算是中州這些大大小小的世家,見了她都得低頭問好;楚霞的腦海中,滿是美好的幻想......直至她看到了葉天手裡的一捧花,頓時像被針扎了般跳起來!

  「你也學人家秦少買花?」

  「你也配?窮鬼!」

  「人家那是浪漫,你這是浪費!沒用的敗家玩意兒!」

  「秦少人家是豪車別墅,你呢?別說房貸了,你連買套新房的首付都拿不出來!」

  楚霞雙手叉腰,直接扯開嗓門發泄着五年來積攢的不滿。

  反正,這個上門女婿馬上就要失去最後的利用價值,徹徹底底的變成一個廢物。

  葉天愣了一下,明明當初結婚的時候,是楚霞說住一起親切,要他和夏詩韻別搬出去的。

  現在看來,楚霞的真正目的,恐怕就是讓他住一起做了五年的家務,順便監視他和夏詩韻,到最後甚至還用拿不出首付的這種話來誣衊他。

  「媽,你怎麼說話呢?!」不等葉天反駁,聽到聲音的夏詩韻,已經從卧室里小跑出來。

  同樣是買花,母親的雙標也太明顯了,連她自己都聽不下去。

  「葉天,我們回卧室,不理她。」

  夏詩韻不想再激化兩人的矛盾,扭頭拉着葉天回了卧室。

  只剩下楚霞在卧室氣得直跺腳:「你倆還沒睡一起呢,這就胳膊肘往外拐了?我告訴你,秦少那邊,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然而。

  她的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讓楚霞更是生氣無比。

  旁邊,向來怕老婆的夏成文都忍不住了:「你能不能再忍兩天?媽的病可還沒治好呢,萬一你把他氣跑了怎麼辦?」

  「就知道你媽,你媽,你媽!你怎麼不看看你媽那心偏的,和你有關係嗎?還有那死去的老頭,夏家這麼多孫女,為什麼偏偏讓詩韻嫁給這麼個廢物?和你一樣的廢物!」楚霞瞪着他。

  「我告訴你,你罵我可以,但不能罵我爸我媽!」夏成文氣得脖子都紅了。

  「我就罵,就罵,怎麼了?」

  面對楚霞的咄咄逼人,夏成文嘆了口氣,一如既往的選擇了沉默。

  只是。

  他總覺得,聰明了一輩子,在夏家年輕一輩中又特別喜歡詩韻的老爺子,理應不會把自己女兒推進火坑......

  ......

  卧室中。

  一左一右擺着兩隻單人床。

  夏詩韻接過葉天的花,有些臉紅:「謝謝。」

  印象中。

  兩人結婚五年來,這還是葉天第一次送他花,她心裏還是蠻高興的,只是不太好意思表現出來。

  「沒事,沒事。」第一次送花的葉天,也有些手足無措,下意識的轉身向自己的床走去。

  「對了,我剛剛收到消息,雷家明天舉行拍賣會,我收到了邀請,你要和我一起去嗎?」夏詩韻糾結的咬着嘴唇。

  結婚五年。

  兩人卻從未一起出現在公眾場合。

  搞不好等葉天治好老太太后,兩人真得離婚,這可能是兩人一起出去的最後一次機會了。

  葉天頓住。

  一是因為夏詩韻竟然邀請他一起去。

  二是因為他隨即就猜出了雷家的真正目標其實是自己。

  而夏詩韻竟然也收到了邀請——但是轉念想想,雖然現在的夏詩韻已經被家族架空,但畢竟名義上還是公司的董事長,收到邀請倒也正常。

  「不願意就算了。」夏詩韻賭氣的轉身。

  她好不容易藉著這捧花的勇氣,放下矜持,葉天這木頭竟然不理她?

  「等等!」

  「我去!」

  「當然要去。」

  葉天的嘴角,微微上揚。

  他是猜到了雷家的真正目的是引出自己,估計還有埋伏,但那又如何?

  千軍萬馬亦不足懼,更何況只是區區一個雷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