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都市極品邪醫
都市極品邪醫 連載中

都市極品邪醫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葉辰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辰 夏若雪孫怡

常常聽到一句話,人是被逼出來的, 你誣陷我入獄,行,我定會十倍奉還
你想過河拆橋,行,我會讓你知道後悔兩個字怎麼寫! 滴水之恩定當湧泉,欺辱之殤必以血祭! 且看易翱在修得九天妖瞳決後,是如何從一個普通人蛻化為世間的主宰! 我是易翱,一位亦正亦邪的外科醫生! ...展開

《都市極品邪醫》章節試讀:

第七章 什麼,你說的都是真的?


  空氣溫暖潮濕的南方小鎮,

  熱鬧的集市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沿着飽含歲月雕琢的青石板街,穿過一座柳絮輕撫的斑駁拱橋,正對着的,是一片青磚綠瓦的屋檐。

  屋內,勤勞樸實的婦人正在灶台旁精心的準備着晚飯,低頭忙碌之際,黑白摻雜的發端不時的掉落下來,繼而又被巧手撥弄於耳後,

  突然,原本閉合的木門被人用力地推開,婦人尋着聲響放下了正在忙活的鍋鏟,一個另她朝思暮想的身影就這樣真切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娘!」

  推開房門的易翱一眼便看到了灶台旁辛勞的母親,看着那張多年未見卻被歲月覆蓋的嬌美容顏,止不住的心疼,眼眶一熱,淚水便止不住的傾瀉了下來。

  眼看母親就那樣慈愛的站在那,可不管易翱怎麼努力向前,卻無法接進母親半步,彷彿他們之間的距離跨越了天壑一般。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驚醒的瞬間,易翱猛的從床上做起了身子,眼角邊,那晶瑩的淚水還未乾涸。額頭上,冷汗直流,奮力的晃動着腦袋,易翱努力的讓自己清醒過來、

  尋望了一眼四周,依舊是那個有些陰暗的牢房,對面熟睡中的石伯呼吸依舊平穩。

  易翱用力地揉搓了幾下臉龐,原來,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清醒大半,易翱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牢房之中,他只記得在醫務室整整忙活了一天一夜,直到做完最後一場手術,再也堅持不住的他便一頭倒了下去。

  回想起夢中的點點滴滴,除了那份對故鄉,對母親的思戀,易翱更多的是恨!他恨將他推入監獄的黑手,他恨這不公的世道,他更恨自己被別人擺布的無能為力!

  「我要變強,強到能讓自己的親人拖於困苦,強到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強到打破一切規則,強到讓世人敬畏!」

  能讓易翱此刻有足夠自信意氣風發的便是手中的九天妖瞳決,經過在監獄這幾天的修鍊,易翱心中篤定,距離書中所提到的第二境,勘破萬象已經指日可待。

  書中提及,普通人長期堅持修鍊九天妖瞳決,最基本的便是提升身體的潛力,隨着境界的提升,可以讓修鍊者在速度,力量,感知等身體各個方面達到巨大的飛躍。

  然而最核心也是最讓易翱看重的便是,極寒體質者,修鍊它,隨着境界的提升,雙眼能獲得鬼神莫測的能力,威能無法想像。

  努力的平復之前波盪的心境,易翱漸漸的勻稱了呼吸,進入到了體內經脈的運轉之中。

  不知不覺,轉眼便是一月之後,令人意外的,這段時間整個監獄內平靜的有些異常。除了一些稀疏平常的打架鬥毆外,各方勢力好似相互默契的沉寂了下去,再無半點波瀾。

  這樣的現狀實際上讓人並不舒服,就像是大雨將至,黑雲壓城,等待了許久,卻只看見電閃雷鳴,卻不見一滴雨水,所有人都似乎被壓抑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當然,對於置身事外的易翱,相比之下,他的小日子過得算是有聲有色,自從上次被安排到醫務室就診以後,他在監獄的工作也就基本確定了,

  上午的放風時間,跟隨着石伯一道,努力的學習着拳法,午飯一過,便去到醫務室做起了外科主治醫師的位置,除了堆積出的醫術精進以外,還能時不時的和那位男人婆鬥上幾句嘴。

  當然易翱也不會做得太過,暫且不說這男人婆本來就是身性好強,不好對付,可偏偏她卻長着一副讓無數男人都想犯罪的身材和面容,

  在那些囚犯眼裡,易翱和男人婆的鬥嘴無疑如同打情罵俏一般,易翱可不想哪天這些囚犯從病床上爬起來向著自己群起而攻之。

  只是讓易翱心裏既開心又惶恐的是,經過這一個月的相處下來,這男人婆對自己的態度似乎越來越親近,雖然依舊是那幅大大咧咧的形式風格,但易翱卻能感覺到她內心以及情緒的變化。

  因為,他的雙眼能真真切切的看到!這也就說明,一個月的時間,易翱已經正式進入了九天妖瞳決中所提及的第二境勘破萬象。

  飯堂,晚飯的時間。

  與石伯一起正在用餐的易翱正大口的填塞着自己的腸胃。不一會,依舊掛着那副猥瑣笑意的王小五急匆匆的端着餐具就靠了過來,

  當他與易翱面對面坐下,那雙賊眼有些尷尬的看了看旁邊的石伯,在沒接受到任何不善的目光後,這才憂心忡忡的說到

  「易哥,這些天,你感到有什麼不對嗎?」

  「沒。。有。。啊,」易翱一邊瘋狂的進食,一邊圇吞的說到。

  「哎,你要我咋說你呢,你咋不覺得現在這裡的氣氛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嗎?」

  「是嗎?我覺得還挺好的、」易翱將最後一勺飯放入嘴內,面帶天真的回到。

  只是在王小五剛想要回聲之際,抬頭望了一眼四周的易翱連忙繼續說到

  「王哥,飯也吃的差不多了,要不咱們就一起先回去?」

  快速的和石伯打了個眼色,易翱不給王小五任何說話的機會,直接將他一把提起,端着餐具向著食堂的門口走去。

  整個過程,只聽見王小五那苦逼的聲音「哎!我還沒吃呢。」

  過道的角落邊,王小五從口袋拿出被他揣的有些變形的煙盒,隨後兩人各點上了一根。就那樣靜靜的抽了起來。

  「易哥,你把我拉出來幹嘛?」雖然心中有些埋怨,但王小五畢竟不傻,只是平靜的問道。

  「剛才你在我對面坐下的時候,我觀察了一下,在場的其他人全程都在盯着我們,而且都好似要殺人的眼神。」

  「******,老子就說怎麼喘不過氣,敢情是都被人盯上了,易哥,咱們可是一條船上的人啊,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啊!」

  說到後來,王小五竟有些哽咽了。

  「幫不幫你,我想應該取決你自己吧!」緩慢地吐了一口氣,易翱盯着王小五說到。

  默默的低下了頭,王小五的內心此時正在進行劇烈的思想鬥爭,而易翱也並不着急,依然是自顧自的抽着煙。

  只是當王小五再次抬起頭來,心中像是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身子便不由的像着易翱靠近幾步,而知道時機成熟的易翱也便將身子低下,將耳朵貼了過去。

  「什麼,你說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