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活人墳
活人墳 連載中

活人墳

來源:常讀 作者:荒山老狗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曾先生 陳勇

別輕易讓陌生女人上你的車!尤其是夜裡!因為你遇到的……可能不是活人! 我是一名夜班司機,那天深夜我去夜店拉活,上來個喝醉的美女
接下來,我卻做出了最讓我後悔的事……展開

《活人墳》章節試讀:

第7章


「叔叔阿姨,你們太客氣了!」我將蘋果放在桌上,喝了口茶道。

周叔點頭笑道:「應該的!我們夫妻平時忙,女兒缺乏管教,這丫頭野慣了!要是有什麼得罪的地方,小陳別見怪啊!」

我急忙擺手道:「周叔哪裡的話?周燕挺好的!而且說實話,我跟她認識才不久,關係還不是很熟……」

周叔用打火機幫我點着煙,道:「多交往就熟了!姑娘家害羞!小夥子就要多主動啊!」

楊姨也語氣溫柔地附和道:「對啊!實在不行……就給她來個生米煮成熟飯!」

我一口煙抽的差點給嗆住,這啥意思啊?

楊姨的話我沒敢往下接,就換了個話題道:「對了,我咋瞧周燕那樣子,好像特害怕你倆呢?」

楊姨嘆了口氣,道:「不瞞你啊小陳!我女兒太任性了!天天夜裡不回家,出去鬼混,我們說了她幾句,她就生氣了……」

「不用理她!小丫頭都這樣,過幾天就好啦!」

怪不得,我這才恍然大悟。

周叔拍着我肩膀,語重心長問道:「小陳做什麼工作的?」

我實說自己是黑車司機,想不到周叔雙眼精光一閃,笑呵呵道:「司機好啊!真是好工作!前途無限!」

楊姨也讚歎道:「真是一表人才!我越看小陳越喜歡!」

我難為情地撓撓頭,心想一個破黑車司機,也用不着這樣誇吧?

「叔叔阿姨呢?你們在哪上班啊?」我隨意問道。

兩人異口同聲地答道:「火葬場!焚屍工!」

……

我沒敢在周家多待,找個借口閃了出來。

倒不是因為他們的工作,而是我總感覺……周燕她父母看我的眼神特怪異,那是種熱切與渴望的目光,讓我心裏很不安。

下樓後,我在漆黑一片的火葬場小區前行,突然前方閃出一道白影!

我嚇得差點叫出來!仔細瞅,那白影居然是周燕。

「想不到!你居然活着出來了!」站在黑暗中,周燕沖我冷笑連連。

我重重鬆了口氣,對她道:「美女你別這樣嚇我啊!快去和你父母和好吧!還有,以後夜裡別出門了!我聽說這一片不安全!」

周燕不屑地哼了聲,對我道:「陳亮!接下來我說的話,你一定要聽好了!因為這關係到你的性命!」

我見周燕語氣嚴肅,就收起笑容。

周燕走上前一步,微微踮起高跟鞋,香噴噴的小嘴對着我臉頰吹氣道:

「很快,我父母會來找你!他們將向你提出一個非常奇怪的請求!記住……這個請求你千萬不能答應!」

「如果答應的話,你!會!死!」

一字一句對我說完後,周燕沒再理睬我,轉身就走了。

我心裏充滿疑雲,剛朝小區大門走了幾步,後面又傳來周燕的聲音:

「手鏈你回去就扔了!把玉牌換上!陳亮!我真心希望你能活下去!所以,請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痴痴注視着周燕的背影,心裏百感交集。

回到自己家,進門前,我瞧了眼桃子那緊鎖的房門,嘆了口氣。

改天一定要給桃子燒點香火紙錢。

睡前,我注視着周燕給的玉牌,內心掙扎了很久,最終,我將二叔給的手鏈取下,然後將玉牌戴在脖子上。

讓我沒想到的是,玉牌貼到我胸口的瞬間,突然一股惡寒籠罩我全身!

那一刻,我彷彿置身於冰窖中一般!全身冷的直打哆嗦!詫異的低頭瞧了眼,我看到玉牌正不斷冒出絲絲黑氣!然後被我皮膚所吸收!

不對啊?周燕給我的這玉牌……有問題!

怪叫一聲,我將玉牌摘下丟在一旁,把二叔給的血色手鏈重新戴上後,身體里的陰冷才消失。

我沒敢再去碰那玉牌。

周燕說我有三次機會,而今夜是第二次,希望今晚不要再夢遊了!

睡前,我將房門反鎖,把大門鑰匙藏在天花板的燈罩里,然後把所有板凳,桌子都鎖在另一個卧室里。

卧室鑰匙被我丟到窗外了。

這樣,我就算夢遊,也不可能夠的到大門鑰匙,更不可能出的了家門。

這些還不夠,我將幾個空啤酒瓶打碎,把鋒利的碎片均勻灑在地面上。

從床走到大門,我無論如何都會踩到玻璃碎片!這樣,我夢遊時就會被疼痛驚醒!

最後,我把電腦攝像頭打開,讓它對着我床的方向,點下錄製按鈕。

本來,我還打算把自己反綁在床上的,但試了幾次感覺難度太大,而且綁住睡覺實在不舒服,我只得放棄了。

一切布置妥當後,我滿意地鬆了口氣,關燈後眼皮一沉,就進入了夢境。

誰又能想到呢?我居然再次夢到那個白影子!這一次,它就站在我床邊,我起床後穿好衣服,光着腳跟着那白影子出門,一直來到郊外的那片墳地上!

周圍黑壓壓的一片,蹲在半人高的荒草叢裡,那個白影子伸手對着個土包猛挖!

我也蹲下身,跟着它一起挖……而且和之前一樣,我完全看不清他的臉!

天亮時,我從噩夢中驚醒,醒來後我急匆匆瞧了瞧自己雙手,這一眼瞧過去……我嚇得差點從床上滾下來!

我的雙手!指甲縫裡,全是厚厚的塵土!昨晚睡前,我將自己脫光進的被窩,可現在我卻穿戴整齊,除了沒穿鞋以外,我外衣和褲子都在身上套着!

而且腳底板上也全是土,甚至就連褲子上還沾着幾根荒草!

……

這是怎麼回事?

我昨晚又夢遊了?

那麼問題來了!我怎麼出的門啊?地上的啤酒瓶碎片完好無損!依舊整齊地灑在地板上啊!完全沒有被踩過的痕迹!

我將那些碎片收拾乾淨後,一腳將反鎖的卧室門踹開!搬來凳子,從燈罩里取出大門鑰匙……

鑰匙還好好地擺在燈罩里,種種跡象都可以證明,我昨夜根本就沒有夢遊啊!

衝到電腦前,我點開昨夜錄下的視頻,快進着觀看起來。

視頻的剛開始,我睡的很沉,在凌晨2點44分那會,我突然直挺挺地從床上坐起!

然後,我雙眼緊閉,面無表情地開始穿衣服,

穿好衣服後,我身體詭異地從床上騰空!整個人以一種很奇怪的姿勢,朝大門方向飄去!也就是說,我從始至終雙腳都沒有碰到地面!

由於攝像頭擺放角度的關係,我並沒有看到自己是怎麼「飄」出大門的。

關上電腦後,我整個人都懵了。

恐懼如潮水般將我淹沒!呆坐在床上,我嚇得直抽抽!

之前周燕曾說過,如果連續夢遊三次的話,我的魂兒就會被夢裡那東西也招走!

這已經是第二次了!也就是說,假如今晚我在夢遊的話……我必死無疑!

手裡把玩着周燕送我的那塊玉牌,我心裏叫苦連連,這玩意只要碰上我身子,我全身就跟掉進冰窟里一樣,根本戴不成啊!

我正要給二叔打電話求助,不料這時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二叔正一臉擔憂地站在我家門口,我開門後,他急匆匆地進屋問我道:

「怎麼樣亮子?昨夜有沒有夢遊?」

瞧着二叔那慌亂的神色,再加上亂糟糟的頭髮,顯然,他也是剛睡醒臉都沒洗就趕來了。

我打生下後不久,父母就丟下我不知所蹤,是大爺爺跟二叔將我養大的,此時看到二叔一臉擔心,我鼻子一酸道:

「叔!我昨夜……又夢遊去挖墳了!」

我將自己昨夜車裡遇到桃子的鬼魂,以及夢遊的經過,給二叔全說了出來。

怕被二叔責怪,我並沒有提去周燕做客的事,還好,二叔並沒有發現我放在桌上的玉牌。

聽我說完後,二叔眯着眼注視天花板,突然冷不丁地道:「我問你,你咋能確定那個女鬼……就是桃子呢?」

我有些不解地瞧着二叔,只見他長嘆一聲道:「沒猜錯的話,那玩意也跟周燕一樣,被殺害後,她們的魂魄被人操控了!」

「而那個操控魂魄的傢伙!就是咱們陳家的死對頭!他在下很大一盤棋!他不光想要你的命,他還要……你身上別的東西!」

說到這,二叔表情變得驚悚起來!

桃子的魂魄也被人操控了?難道世間真的有人,能具備操控死者靈魂的能力?

假如二叔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話,那也就是說,害桃子上吊的人,也就是躲在暗處的操控者!

那個人害死了桃子,又操控了桃子的魂魄,目的就是接近我,獲取我的信任來達到某種可怕的目的!

桃子說我如果想活命,就必須找齊四樣東西,關於這個我沒告訴二叔,我琢磨着,既然二叔一口咬定桃子是來害我的厲鬼,他自然也不會相信對方所說的一切。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二叔目光如炬地盯着我道:

「不管那桃子跟你說了啥,你可千萬別聽啊!亮子!你可別天真到連鬼話都要信……」

我只得嗯了聲,就聽二叔又道:「那個周燕,更不是啥乾淨東西!你夢遊和她有直接聯繫!但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眼下,先想法子保住你的命再說!」

話音落下,二叔盯着自己手機看了半天,這才下定決心撥出一串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