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師
天師 連載中

天師

來源:常讀 作者:喬子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寡婦 陳容

我叫陳容,天地不容的容! 你見過遭雷劈的么? 你見過每九年就會被雷劈一次的么? 我就是!!!展開

《天師》章節試讀:

第4章


說時遲,那時快!

瓷瓶剎那間碎裂,我根本來不及反應。

一枚碎片宛若流彈一般向著我的面門直射而來。情況危急到了極點,而老爹則是二話不說,一隻手迅速向前,兩枚手指在空中硬生生的將那枚碎片在空中截住。鮮血順着他的指縫滴落而下。

「愣着做什麼?還不趕緊走?」

他怒聲呵斥,我當下不敢有任何的猶豫,身體迅速的後撤。眨眼之間,就已經撤出了屋子。

陰風陣陣,似乎是籠罩在整個房間之中一樣,村口傳來了一陣似若龍鳴的聲音,這讓我感覺到一陣頭皮發麻。活這麼大,稀奇古怪的事情在爺爺的手中見得多了,但是這麼邪門兒的,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

「這,這是怎麼回事兒?」

老崔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了,兩條腿都在不斷的打顫,看樣子應該是後悔接了這趟活!只不過現在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了。

而我的心中緊張,死死的盯着房間。

只不過房間被一團黑氣籠罩。能夠看到房間之中陣陣金光閃爍而過,似乎是在纏鬥一樣,那一聲聲的哀嚎宛若厲鬼出世,聽上去讓人心生膽寒。

這一瞬間,我居然有了一絲擔憂。

屋子裏面,黑氣越聚越濃。仿若是烏雲壓城一般,摧枯拉朽,金光越來越淡。

在這個時候,我甚至能夠聽到老爹那濃重的喘息之音。

「我說是什麼玩意?原來是一隻白仙……」父親的聲音傳出。

「嗚嗚……」

一陣宛若風聲的嗚咽傳出,似若低鳴,似若憤怒。一道道的黑氣就好像是一條條的巨蛇一樣,繞房而過。這一幕,讓我有些驚訝,也讓我對爺爺的手段有了全新的認識,我沒有辦法想像,老頭子是如何將這樣的一個東西封到一個瓷瓶之中的。

我原本認為爺爺只是一個下三濫的江湖老騙子。

但是現在看來,他確實是有一些本事,原本已經在我腦海之中淡忘的事情,在這個時候逐漸被我回憶了起來。

「白仙?」

我有些狐疑,這東西按照爺爺的說法,就是一隻白刺蝟。本身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本事,但是若是能夠修行有道,就會被稱之為白仙,刺蝟很少有白色的,古時候,人們便以顏色為刺蝟區分,一旦看到白色的,便會紛紛避讓!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從濃霧之中看到了一個黑漆漆的人影。

人影似若厲鬼哀嚎。

咆哮着向著我沖了過來。

人影稀疏之間,我似乎是看到了一個身影。那不是旁人,正是前些年出事的老宋頭!可是老宋頭已經死了九年了,就算是化成厲鬼,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那老宋頭的人影在空中化作一枚白色的尖刺。

向著我橫衝而來。

「吾為天地師,驅逐如風雨!」

伴隨着老爹的一聲號令,我看到天空之中一道巨龍虛影盤旋,那玉印在那一瞬間似是活過來了一般。狠狠地砸向了那白色的尖刺。

「轟隆……」

一陣轟隆之音響徹,天地霎那之間寂靜無聲。

緊接着,一陣灰塵飛過,無盡黃煙盪起,地面上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印鑒銘文!

「陽平治都功印!」我啞然,喃喃的看着地面上的這方銘文,還有被死死的壓在這方銘文上的一縷黑氣,黑氣逐漸的淡化,仿若是鮮血一樣逐漸的滲入到整個銘文之中,看上去過程異常詭異。

而我的腦海始終卻是回想起了老頭子當初給我講過的一個故事。

四九之後無天師!

事實上,自從63代之後,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真正的天師了,大街小巷裡,打着第多少代天師的,都是假的。

從古至今,天師都是朝堂冊封。

而63代的天師在49年跟隨老蔣前往台省的時候,無意之間弄丟了天師印,還有一系列其他的天師印信,自此之後想要再冊封,也就沒了權威。天師印都丟了,傳承自然而然也就斷了!最重要的是,皇帝都不存在了,也就沒有人能夠擔得起『冊封』天師擔子。

而如今,我卻再次看到了重現的天師印!

這讓我感到有些驚訝,最為重要的是,這枚天師印還是這個老爹帶回來的。這些年他去了哪兒?又經歷了什麼?

伴隨着我的思考,屋子之上的黃光逐漸的收斂,過了不多長時間,他的手中提着一枚白色的刺蝟有些狼狽的從屋子中走了出來。那白刺蝟在不斷的掙扎着,好像是心有不甘一樣。

「它的道行已經被我打散了大半!」老爹隨手將它扔在地面之下,而後看了我一眼:「把它扔到村裡的盤龍井中吧。以後是死是活,是化龍還是湮滅,就看它自己的造化了!」

說到這裡,我再次打了一個激靈。

村中確實是有一口盤龍井,一路蜿蜒向下,宛若是一有一條巨龍盤在那裡。這個時候,我忽然間想到了剛才看到村中升起的一道龍影,這讓我感覺似乎並不是那麼的簡單。

這些事情,最早的時候我是相信的。後來上了大學,知道的也多了,也就不再相信老頭子的話,認為大多都是胡扯的。只不過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徹底顛覆了我的認知。

我回過神來,急忙將那白刺蝟拎在手裡。

向著盤龍井而去。盤龍井,是早些年的時候村民因為村中缺水,自行挖掘的。長18米左右,深度更是到了駭人的26米。想要打水的話,需要一路順着台階盤旋向下。

那裡不僅僅是吃水的地方,後來更成為了一種信仰!

每逢大祭,村民們都會自發朝拜,甚至於有人說在井中看到了龍騰之相。

而白刺蝟在我的手中逐漸的安靜了下來,似乎是知道自己沒有辦法逃脫一樣,看上去有些沮喪。

發現我在盯着它看,它居然雙手合十,放在身前,上下不住的晃動,眼神之中還泛着點點滴滴的淚光,似乎是在祈求我放過它一樣。

我有些心軟,這傢伙也不知道犯了什麼罪過,被爺爺封在瓷瓶中,後來好不容易逃了出來,結果又被老爹打成了重傷,現在我更要將它親手仍入水井之中。

恍惚之間,我的手有些鬆動。

趁着這個空擋,白刺蝟猛然掙扎了一下,從我的手中掙出,迅速的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看着空蕩蕩的手,有些發懵。頓時感覺頭大如斗。剛才自己的惻隱之心可有些不對勁,我居然忘記了老宋頭,這東西能夠迷惑人的心智,縱然是失去了大半的道行,也不是尋常人能夠駕馭的。

該做的事情沒有做好,我有些自責。

不過轉念一想,這小東西已經被教訓成了這樣,短時間之內,應該也翻不起什麼大浪。

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後,便向著家中走去。

發現老爹站在院子之中,雙眼直勾勾的盯着地面上的那道印記,眼神中泛着一股憂慮,而老崔在旁邊小心翼翼的陪着,生怕再生什麼事端。

「這難道就是天意?」

老爹唏噓一下,看了我一眼道:「準備筆墨紙硯!」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剛辦了一件蠢事,所以我下意識就急忙去準備了。

準備好之後,老爹在院落之中撲平,在宣紙上龍飛鳳舞的寫下了三個大字:「天師府!」

而後小心翼翼的拿出天師印,一個紅戳蓋在上面。緊接着將紙遞給我道:「將這東西拿去,請一個師傅用紅木打造一塊匾,懸掛在門頭上!」

末了又補充一句:「從今以後,我就在這裡住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