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降鬼才
天降鬼才 連載中

天降鬼才

來源:常讀 作者:武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興雲 唐遠盈 奇幻玄幻

我不會奇門遁甲,也不懂風水八卦,但江湖人都稱我絕世鬼才
為什麼?因為我腦子有坑!裝滿來至新世紀的現代學識!講道理,其實我是個很純潔的斯文人,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展開

《天降鬼才》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劍蜀浪蕩子


夕陽西下,人來人往的茶樓里,忽然響起悲天憫人的慘叫,談笑風生的客官來不及思索,便看見一道人影,從二樓階梯連翻帶滾撞落下來。

「又是他?」

「又是他。」

「劍蜀山莊的浪蕩子。」

靜坐茶樓歇息的客官一問一答,頓時確認了被害者身份。這是他本月以來第三次墜樓事件,準確的說,劍蜀山莊的浪蕩子周興雲每次來茶館,都不會有好下場。

下一秒,一對年輕男女站在樓梯口,居高蔑視昏迷不醒的周興雲。

男的英俊、女的俏麗,茶館觀客目視兩人,不約而同就聯想到『金童玉女、天生一對』八個大字。反觀昏死摔趴地面的小胖子,那滑稽姿勢,神似一隻垂危不起的癩蛤蟆。

「三師兄快醒醒!三師兄!」一名年輕的小夥子聽聞慘叫,慌忙衝進茶樓扶起昏迷倒地的周興雲。

「吳傑文,等那廢物醒來,你記得轉告他,往後再敢追着唐遠盈姑娘糾纏不清,可別怪我李天海出手無情,讓他永遠都醒不過來。」

「二師姐,師兄好歹是你未婚夫,你怎麼能這樣對他。」吳傑文沒有理會李天海,反而心有不甘的望向冷眼旁觀的俏美人。

「你胡說!我和他一點關係都沒!」

「但你倆自小指腹為婚,師伯們都商量好,來年正月就為你們舉辦婚禮!」

「住口!你給我聽好了,就算全世界男人死光,我也不會嫁給周興雲這個神經病!」

「唐姑娘稍安勿躁,他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根本配不上你。」李天海不急不忙地緩了口氣:「雖然父母之命不可違,但我一定會竭盡所能,讓唐伯父回心轉意。過兩天,我會向劍蜀山莊送上聘禮,名正言順向您提親、娶你過門。」

「李公子……」唐遠盈臉頰緋紅,嬌羞的低下頭,李天海豪言要明媒正娶,無疑是向她表白。

「承蒙唐姑娘垂青,你若不嫌棄在下,可直接叫我天海?」

「天海哥。那您不妨也喚我……」少女含情脈脈的注視着。

「遠盈妹。」俊男美女郎情妾意,情不自禁地手牽着手,若非茶館人多眼雜,兩人沒準會更進一步發展……

第二天早晨,清漣山之巔,驀然又響起悲天憫人的哀嚎。

「你們給我住手!」周興雲從夢中驚醒,惶恐失色的由床沿摔落地,方才他彷彿看見自己心儀的女人,正和其他男人纏綿。

「師兄你可算醒了!你昨晚昏迷了一天。」

「傑文快告訴我,遠盈師姐有沒有和李天海親吻!我是不是戴綠帽了?」

「男未婚、女未嫁,二師姐怎敢做那傷風敗俗之事。還有,什麼是綠帽?綠色的帽子嗎?我們這兒沒有綠帽子。」

「不,綠帽就是自己的老婆和別的男人……」

「老婆是什麼?老婆婆?老奶奶嗎?」

「你別插嘴,老婆是娘子、妻子的意思。戴綠帽……不守婦道、姦夫**,懂了嗎?」

「懂了!三師兄不要慌,昨天你昏迷後,師姐便與我們一同回山莊。而且,就算給個天做膽,師姐也不敢未經二師伯允許,和那李家公子……要浸豬籠的!」

「那就好……」

周興雲默默地鬆了口氣,他出生在劍蜀山莊,父母是庄中長輩,乃江湖上小有名氣的仗劍俠侶。唐遠盈則是周興雲的未婚妻,二師伯的女兒……

周興雲的父親周青峰,與唐遠盈父親唐彥忠,實乃八拜之交。

周青峰曾多次救命於唐彥忠,於是唐彥忠喜加良緣指腹為婚,打從孩子一出生,便撮合周興雲和唐遠盈。

然而,唐遠盈天生麗質,從小受盡同門師兄弟愛慕,芳齡十六更是被列入江湖美人榜,是個亭亭玉立、楚楚可人的美人兒。

周興雲深深地為她傾迷,不僅一次因有這樣位美麗的未婚妻而感虛榮及驕傲。

只可惜,郎有情妾無意,因為他長得不帥,因為他資質愚鈍,因為他丟人現眼,因為他神經兮兮。總而言之,唐遠盈看他的眼神就像看癩蛤蟆一樣,要多噁心有多噁心,正如她先前所言,即使全世界男人都死光,她也不願意嫁給周興雲……

其實,周興雲有一大堆苦水無處可訴,他的長相不好也不壞,雖算不上英俊瀟洒,卻也不至於駭人噁心,說是癩蛤蟆不要太過分,頂多身形有點發胖。

資質愚鈍是天生的,老天爺不讓他骨骼驚奇,成就一代練武奇才,他還能回娘胎重造不可?

丟人現眼也就一次,三年前獨創一首情歌,在少年英雄大會的擂台上,邊讀邊唱向唐師姐傾述愛意。只是,如此曠古絕今的告白,大家為什麼要說他公然調戲良家婦女?

最後的神經兮兮……周興雲說多了都是淚啊!自從5歲那年習武時不小心撞到腦子,每隔3個月,他的腦子就會繼承一段匪夷所思的記憶。

例如自己生活在一個叫做地球的地方,那兒的載具能上天入海,那兒的建築都雄偉壯闊,驚世之作簡直比京城皇宮還壯麗百倍。

周興雲從5歲開始,就像得了精神分裂,春夏秋冬每個季度交替之時,都會有一段『時長3個月』的另類記憶融入腦海,與他現在的生活融為一體。

有時候他甚至分不清楚,到底哪個才是真實的自己,直到兩三年前,他才逐漸適應這些詭異的記憶,並把它們暫定為前世或來生的記憶。

誠然,繼承下來的記憶,可把周興雲害慘了。

因為記憶神不知鬼不覺的與他融合,導致他潛意識認為汽車、飛機、大炮各種古怪東西都存在,以至於他說話時,經常冒出些別人聽不懂的詞彙。

此外,周興雲的價值觀也受到極大影響,行為舉止不拘一格,與當代風俗格格不入,以至他在劍蜀山莊,或者周邊城鎮,都非常不受待見。

雲端縹緲清風撩人,綠陰古樹水明山秀,劍蜀山莊盤卧在斷崖之間,與天共鳴、同地起舞。

五百餘名山莊弟子,遵照門限規定,聚集在莊園廣場晨練習武,百人試劍萬象歸一,聲勢浩大振人心魄。

周興雲站在井邊打水洗臉,目視廣場朝氣蓬勃的景象,霎時間就看呆了。此情此景不由讓他聯想到一個古怪詞彙……廣播體操。

兩個月前,新春臨近,周興雲繼承到一名初中地理教師的記憶。

根據以往的經驗,在接下來的三個月里,他會像一名教書先生,授業解惑的本領會極速提升,直到下個季度來臨,新的一段記憶呈現,教書本領才會慢慢退化。

誠然,本領退化不代表記憶消失,原有的地理知識,仍舊會保留在他腦海,只是不再擅長言傳身教。

「讓開!」

一隻手冒然襲來,揪住周興雲衣領往外一拉,迫使他幾步踉蹌垂坐地上。

「真痛快!」趙華提起一桶涼水澆遍全身,目光嘲諷斜視着周興雲。

「趙師兄,不管冬天還是夏天,每次晨練完來澆一桶水,我都覺得渾身舒暢。」

「但是有些人的想法和我們不一樣,仗着爹娘蔭庇,成天只知道遊手好閒,今早又沒來晨練。」

「不對,我聽人說他昨天又被打了,還從弗景城茶館二樓滾下來。」

「那豈不是把我們劍蜀山莊的顏面丟盡了!」

幾名劍蜀山莊弟子圍繞着趙華,你一言我一句,含沙射影譏笑周興雲。

神經病!周興雲忍不住暗罵,然而他也只能暗罵。

好漢不吃眼前虧,對方人多勢眾,他若咽不下這口氣,吃苦受罪的只會是自己。

周興雲不怕單打獨鬥,怕就怕對手群起而攻之,有過幾次親臨體驗,他深深的明白大丈夫必須能屈能伸。

周興雲雖不是劍蜀山莊的首席大弟子,可在數以百計的同輩弟子裏面,他的輩分卻排在第三,理應很受師弟們尊重。

只可惜,周興雲的父親周青峰,在他出生沒多久便不知去向。有人說他已經死於江湖仇殺,橫屍荒野不復存在,也有人說他背叛師門,曾見他助紂為虐,與妖人為伍……

總而言之,周興雲從小跟母親楊琳相依為命,生活飽受同門質疑。

此外,周興雲相貌平凡資質平庸,卻擁有一位冰清玉潔的未婚妻,也是招引大家嫉妒恨的原因。

趙華垂涎唐遠盈美色已久,不止一次對周興雲無禮。

「趙師兄不好了!出大事了!」

「你別急,有話慢慢說。」

一名山莊弟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來,餘光瞟了眼周興雲,隨即繞到趙華耳後說起悄悄話。

不消片刻,趙華臉色聚變,二話不說丟下手中水桶拔腿飛奔……

周興雲見狀百思不得其解,幸好吳傑文即刻趕到:「三師兄,那姓李的真派人來提親了!」

原來李天海一大早就聘請媒婆帶上聘禮,前往劍蜀山莊提親……

「什麼意思?他們認識三個月就談婚論嫁?」周興雲目瞪心驚,他很清楚唐遠盈對自己無愛,唯有依仗婚約,才能與佳人喜結良緣。

倘若大伯鬼迷心竅,覺得李天海是個金龜婿,把兩家婚約毀了咋辦?

「我們快去大廳看看。」

「好,絕對不能讓姓李的得逞!唐師姐必須做我老婆!」

「三師兄,是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