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霸道總裁狗仔妻
霸道總裁狗仔妻 連載中

霸道總裁狗仔妻

來源:微閱雲 作者:花花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楚天 程總

一個小小的娛樂記者,一個堂堂的行政總監,他們之間會有怎樣曲折離奇的故事? 誤會,猜測,反轉,一次次的碰撞,一次次的火花,能否將他們心底隱藏的激情點燃?展開

《霸道總裁狗仔妻》章節試讀:

第4章一種奇怪的緣分


「你真的這麼堅持?」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總覺得男人的口氣有些鄙夷和不屑,他究竟把我看成什麼人了?

「當然。」

自尊讓我沒法接受他的無禮,倔強的抬着下巴看着他的眼睛,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男人點點頭,然後真的從西服口袋裡摸了一張名片放在我床頭,又看了我一眼:「安心養病。」

「嗯。」

不管怎麼樣,說來說去還是我欠他的,既然三番兩次的遇到,這也是一種奇怪的緣分。

當男人離開之後我也仔細問了醫生,確實我是做了微創的脾臟止血手術,如果沒有意外,三天以後就能回去了。

病房其實還是挺高級的,單人間,只是我孤零零的躺在這裡,心裏總覺得很悲涼。

我的包就在枕頭邊,可能這也是那個男人的安排,從他的言談舉止來看,應該還是個比較周到細心的人。

艱難的摸出手機一看,未接來電一大堆,有楚天的,有程總的,還有我媽的。

我嚇了一跳,趕緊先給程總回了一個電話,還沒開口就被他罵得一腦袋血。

「李月爾,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功高可以蓋主,是不是覺得我們部門沒了你不行,啊?招呼都不打就敢不來上班,你最好是告訴我現在正在哪個明星家後門蹲點,否則的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額......」

「說!」

程總發起脾氣來真是驚天地泣鬼神,我被他震懾得都不敢說出自己出事的消息,只能支支吾吾的含糊其辭,想要矇混過去。

可是沒想到這個暴君居然不依不饒,非要我解釋,我實在是沒辦法,就真的撒了個謊。

「程總,你可真是有先見之明,我確實在跟蹤李曉蘇,所以你暫時不要打擾我,等有了實錘我再來跟你彙報,這兩天的時間就讓我自由支配吧!」

李曉蘇是最近很火的一個流量小花,粉絲烏央烏央的,如果真有她的小道消息,絕對是頭條。

我也是被逼得沒奈何,程總要是知道我跟楚天因為家庭紛爭鬧矛盾影響了工作,肯定不會放過我的!

「真的?」

「真的!」

程總的態度這才有了轉變:「那好,我就特批你三天假,到時候一定要拿出有分量的東西!」

「謝謝程總。」

掛斷了電話,我狠狠的吐出一口氣,眼前的危機算是暫時解決了,至於後續,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心情太糟糕,我一想到楚天那些話就難受得要命,他只是想要利用我們家的關係,其實根本就沒有尊重過我的意見。

我不是不喜歡孩子,但是並不覺得自己可以做一個好媽媽,當娛記的這兩年,我接觸到了好多瘋狂追星的青少年,他們的行為某些程度上來說簡直不可理喻,我都有些害怕。

小孩子當然可愛,可我能保證順利引導他們度過叛逆期嗎?想想都覺得膽戰心驚!

還是不要管楚天了,我們都應該好好的冷靜,至於我受傷住院的事情我覺得不通知他比較好,不然婆婆知道了會更加生氣,弄不好說我是故意不愛惜身體,只為了逃避懷孕。

想了想我還是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她和我爸三天前去海邊旅遊了,是老年大學的集體活動。

「月爾,你怎麼不接電話?嚇死我了!」我媽的聲音在接通之後第一時間響起來,弄得我的心一下就酸得不行。

「我在工作啊!」

「工作?你老實說,跟楚天怎麼了?他說找你找不到才跑來跟我求助!」

該死,楚天太可惡了,你和我的問題不應該自己解決嗎,老是讓長輩摻和進來算什麼?

「哦,我工作的時候不方便接電話。」

「那你趕緊給他打一個過去,聽起來他好像挺着急!」

這時候我聽到我爸在說話,雖然小小聲,可是很清楚:「該不會是小兩口在冷戰吧?」

「媽,爸爸,你們好好玩,我一點事都沒有!」我擠出一個笑容,匆匆掛斷了。

我才不會打給他!

這時候,我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是楚天,我直接就給他掐斷了,然後關機。

沒有什麼後顧之憂,我還是安心的養身體,就算是內窺鏡手術也會傷元氣的,倒霉死了。

傷口麻藥的作用過去之後,我的肚子開始隱隱作痛,身邊沒有一個人還是挺可憐的,我這時候倒寧願去住普通病房,至少還可以找旁邊的病友說說話。

本來我還想打給劉珊珊訴苦,但是她現在正在外地出差,即便知道了也只能幫着我罵幾句楚天而已,又不能起到什麼實際作用,還是別打擾她比較好。

唉,楚天,你如果可以說服婆婆,再跟我認真的道個歉,我會考慮原諒你的,想着想着我又難過起來,這是我的最大缺點,總是容易心軟。

無聊之餘,我拿起之前那個男人給我的名片,他叫陳驍,竟然還是一家藝術培訓中心的行政總監,果然很配得上那身行頭和漂亮的寶馬車。

「展翼,這個名字有點意思,你以為你真是伯樂啊!」

我輕輕的笑了笑,做我們這一行的,最熟悉的就是娛樂圈的套路,尤其是培訓中心,基本上就是屬於圈錢的,哪有那麼多天才?即便有,又有多少機會在等着他們?

競爭太激烈,觀眾的喜好又琢磨不透,想要通過藝術培訓中心走向光輝的未來是難上加難!

別說你這些民間的野路子,就算是正規院校,高等學府,真正成名成家的又有幾個?

「可能是培養小朋友的吧!」

我放下名片,摸了摸肚子,現在已經是下午一點,我連午飯都還沒有吃呢。

還是叫個外賣吧,反正也沒有人知道我在住院,哪有人來給我送飯,我無比凄楚的苦笑了一聲。

這時候病房的門突然被敲響,我以為是護士來檢查,趕緊招呼着讓她進來。

「咦,你是?」

門被打開,出現在外面的人我並不認識,而且她也沒有穿護士服,別是走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