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殿下明鑒,王妃真的是白切黑!
殿下明鑒,王妃真的是白切黑! 連載中

殿下明鑒,王妃真的是白切黑!

來源:常讀 作者:柳七白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吳常 穿越重生 蕭姑娘

女漢子被白蓮花害苦,最後還被天雷擊中,立志下輩子做朵白蓮花的她,竟真的穿越到了白蓮花身上! 人前,她:「民女嬌弱,只會女工、琴棋……」 被她摁住打的無良村民表示:要不是被你打過,就信了
人前,她:「人家只是弱女子,怎會和妹妹爭寵!你們且去爭便是!」 暗搓搓動手腳後被她懲治的佳麗們一個激靈:回娘娘!我們自請冷宮修行!展開

《殿下明鑒,王妃真的是白切黑!》章節試讀:

第4章


馬車看似簡陋,細節處卻很講究,茶水點心都準備好了,不過主人沒有食用。

肖愛愛確定無人看到,渾身癱軟,靠在軟塌上的大枕頭上,才有心思思考自己現在的處境。

想起前世,外公早已去世,沒等看到她嫁人。

父母近兩年,也是接連病重,一直沒心沒肺活着的她,終於感到了害怕,父母若是不在了,她該怎麼活?

她知道,父母希望她能嫁人,這樣也就有個家,不至於孤單地活在世上,她原本覺得嫁不嫁人都無所謂,自己能賺錢,自由自在不好嗎?

想想組成一個家庭,柴米油鹽,孩子婆婆的,就覺得恐怖!

現代社會,那麼多大齡剩女,不差她一個,一向大咧咧的她,從未放在心上。

直到父親去世,母親也病重,時日無多,她才明白父母的苦心。

沒有父母,她就沒有家了,父母希望她嫁人,是希望她能有個家,有個歸宿!

所以她才會主動找男朋友,甚至已經得手了,畢竟她身邊優秀男人還是很多的,介於愛情未滿,友情以上的關係,只是沒料到,還是走了老路,被白蓮給搶走了。

眼淚不知不覺落下來,那一世,那個男人不知道,他提出分手的那天,是她剛辦完了母親的喪事,正需要安慰的時候。

她不想依靠這個,博人同情,所以沒跟他講,沒想到迎來這麼個結果!

果然,男人是靠不住的,她的自尊,讓她做不出苦苦挽留的事情來!

關於她在現代的一切都結束了,現在就讓她作為蕭天愛,重新活一世吧!

她會吸取教訓,活出不一樣的人生。

從這一刻起,她就是蕭天愛,曾經失敗的肖天愛,就此死去!

想通了心事,迷迷糊糊睡著了,這具身體太弱了,需要好好打磨鍛煉才行。

原主今年十四歲,雖然過了最佳習武年紀,但是吃點兒苦頭,還是能練到大成境界,不說踏雪無痕,飛檐走壁,自保還是足夠的!

……

雲海伯府,二房主院,二老爺蕭濱滿面愁容,夫人沈氏,哭的眼睛都腫了,眼淚已經流干,雙眸布滿紅血絲!

「愛愛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我可憐的女兒,養在深閨這麼多年,溫柔善良,不曾大聲跟人說一句話,蚊子都不拍死一隻,更別說於人結怨!

怎麼就被山賊擄走,生死未卜呢?我這些年供奉佛祖的銀子都白花了呀,讓我女兒遭此大難……」

二老爺倒是冷靜一些,只是滿臉的悲憤無助,乾脆站起來來回走着,這樣心裏的怒意才減少一分!

沈氏擦擦眼淚,眼裡閃過決絕,驀然站起來,「不行,不能再等了,天一黑,愛愛處境更危險!

我不管什麼名聲,只要愛愛活着,母親不肯去報官,不去找人,我回娘家,僱人去找,高價懸賞!

什麼都不做,我會瘋掉的!」

蕭濱想起母親的話,在太子選妃這個節骨眼兒上,侯府萬萬不可有不好的名聲傳出去,誰要是不遵從,就是跟整個侯府過不去!

家族榮譽大過天,母親心裏已經犧牲了愛愛,畢竟對於整個家族來講,一個未出閣的女兒,捨棄了也不算什麼!

蕭家並不缺才貌出眾的女兒,愛愛性子軟,相貌柔,並不符合高門大戶當家主母的要求,所以捨棄的很乾脆!

可那是他唯一的女兒,嬌寵十四年,眼珠子一般養大,他作為父親,總不能捨棄她,不能保護女兒,他還算什麼男人,算什麼父親?

這一刻,蕭濱頓時下了決心,「還是我去吧,夫人在家候着,我去報官,發動所有關係找愛愛!」

沈氏眼裡閃過希望,這個男人,她沒有嫁錯,哪怕頂着婆母的壓力,還是會保護女兒的!

「好,懸賞也要有,雙管齊下,務必找回愛愛!」

沈氏取出鑰匙,直接拿出一疊銀票,每一張都是一千兩的大面額,足足十萬兩,塞給蕭濱,像是塞給他一疊紙似的!

饒是蕭濱習慣了沈氏的財大氣粗,還是被驚着了,整個侯府,主子奴才兩三百號人,一年的開銷不過兩萬兩銀子,在世人眼裡,已經是很奢靡了!

他媳婦倒好,出手就是十萬兩,不愧是天下首富沈家的女兒!

當然了,這也是岳父寵女兒,世人大多重男輕女,他的老岳父,卻是個奇葩,重女輕男,獨寵這個長女,家產都恨不得都搬空了給她!

至於兒子,想花錢自己賺,三個小舅子,沒少吐槽,他們或許是撿來的!

他們家寵女兒的規矩,就是從老岳父那裡學來的!

「趕緊的呀,愣着幹嘛?」

蕭濱咽了下口水,乾巴巴道:「夫人,你說賊人擄走愛愛,會不會是為了勒索銀子呀?」

畢竟她有錢又寵女兒的名聲,洛城無人不曉!

沈氏愣了一下,懊悔道:「有可能,不過能用銀子解決的事兒,都不叫事兒,多少錢都給,只要咱們愛愛沒事兒!」

「好吧,太太等我的消息!」

蕭濱趕緊出門,已經耽誤半天,必須抓緊時間!

剛走出屋子,就看到侄女蕭天藍在侍女的攙扶下走過來,眸光頓時一沉!

蕭天藍滿臉關切:「二叔這是要去哪兒呀?三妹出事兒,我當姐姐的心裏很是擔心,所以想來陪着二嬸,遇到事兒也好出出主意!

祖母都是為了這個家好,二叔可要體諒祖母,別有怨氣!」

沈氏也走出屋子,聽到她的話,譏諷地翹起唇角:「大小姐有心了,只是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們老爺有怨氣了?

雖說你是侯府最尊貴的嫡長女,可尊卑孝道更是要講究的,我家老爺可是你叔叔,哪兒有做侄女兒的教訓叔父的道理?」

蕭濱是個男人,又是長輩,有些話不好說,沈氏就沒顧忌了,直接懟了她!

蕭天藍抿着唇,臉色難看,先一步行了禮:「二嬸誤會了,天藍沒有教訓叔叔的意思,只是提醒一句!

您也要多保重,三妹吉人天相,肯定會沒事兒的!

不過呢,即便是回來,名聲也有損,好的夫婿難找了,二嬸可要有個心理準備呀!」

《殿下明鑒,王妃真的是白切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