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戀上千千結
戀上千千結 連載中

戀上千千結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林峰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峰 梅酥

金融精英顧民由於女友的意外離世備受打擊,到海濱小城逃避
機緣巧合下做了中學的物理老師兼任舞蹈社的指導老師,認識了舞蹈社學生舞美
舞美給他黑暗的世界帶來了一絲光明
在衝擊舞蹈大賽冠軍的道路上,師生之間產生曖昧
十年後,顧民公司招人,他去了招聘會,遇到了金融系研究生畢業的舞美……「看你的眼淚,有幾滴是為我而落的
」這是一段師生之間的禁忌之戀,有點苦,但很甜
展開

《戀上千千結》章節試讀:

第4章


(4)

就這樣,我在海濱小城的生活不經意之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月了。

和支付寶,微信綁定的那張平時零用的銀行卡,五位數的存款只剩下阿拉伯數字「2」字開頭的四位寥寥數額。

這裏面的花銷還不包括劉華幫我墊付的三個月房租以及押金,我簡直是一個花錢的天才。

當看到手機上餘額數字的時候,我意識到是時候到銀行走一趟了。

因為出門的時候沒有帶網銀U盾,就連家裡那堆銀行卡信用卡的也都沒有帶出來,勢必就要到銀行櫃檯才能取的出錢來。

離租屋最近的銀行,就在不遠處的大海之濱。

那是一棟老式的德國建築,紅瓦,黃牆,輝映着遠處的碧海與藍天,真是個風水寶地,難怪要拿來開銀行了。

櫃檯的小妹妹是一位帶着金屬框鏡,看起來做事認真,一絲不苟的好孩子。

她拿起我遞過去的身份證,狐疑的在我臉上打量一番,然後說:

「這是你本人的身份證么?」

當然是了,我很有自信的點了點頭。

「怎麼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呢?」她推了推臉上的眼鏡,再一次用審視的目光在我臉上來回掃射。

這叫人怎麼解釋呢?

說起來,這張身份證上的相片,還是歐潔陪我一起到政務中心拍的。

拍照的人是一個看起來相當和藹的中年女民警,差不多是我老媽的年齡。

她用慈愛的眼神緊盯着電腦顯示器,然後為我拍下了一張相片。

那時歐潔就站在女民警的身後,所以第一時間看到了這張照片。

從她肯定的眼神裏面,我看出她對這張照片還是滿意的。

哪知道那位慈愛的女民警盯着照片看了一會兒,說:

「這麼帥一小夥子,怎麼就拍不出那股子帥勁來呢?不行,我要重拍。」

一聽重拍,我簡直受寵若驚。

平日里在政務中心辦事,人多事兒多的,能勉強排上已經是奇蹟,這位慈愛的如母親般的女民警居然因為沒拍出我的帥勁願意為我重拍,這顯然已經超出一般居民的待遇了。

如果有人站出來問我,長得帥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我想我首先會十分謙虛的說:「哪裡哪裡,我一點都不帥的。」然後再將這次拍照的經歷一五一十的告訴他。

或許這就是男生長得帥的感受,拍個身份證照都能拍兩次,我是這麼恬不知恥的認為的。

「頭抬高一點,下顎再突出一些來,好咧!~」

慈愛的民警終於拍下了她滿意的照片,然後喜氣洋洋的叫了下一位。

不過我從歐潔的眼中看到了不妙,然後就有了這張一點都不像我的身份證照片。

「不像不像,一點都不像。」

櫃檯的小妹妹搖晃着辮子,十分堅決地否認了。

怎麼能不像?這就是我啊!

我在心底吶喊。

不等我出聲,櫃檯小妹妹又問:「你帶銀行卡來了么?」

我記得剛剛我才說過,我身邊只有這張我本人的身份證,正因為什麼都沒有,才到櫃檯這邊排隊轉賬的啊。

「沒有是吧?那可不能給你辦。」

「不辦?不辦身份證還給我,我去別的地方辦。」

櫃檯小妹妹搖頭,說她要請示領導。

拿回我的身份證還請示什麼領導?

我簡直哭笑不得。

小妹妹在和一個穿着白襯衫的肥肥的傢伙溝通一番之後,過來說:

「你能通過AI人臉認證的話,身份證就可以還給你,但是轉賬依然不給辦。」

聽了這話,我只剩下傻眼。

銀行居然有這樣的服務,我都不知道該用貼心還是霸道來形容了。

驗證就驗證吧,我可沒有和人爭論的熱情。

不幸的是,後來我居然沒有通過那個笨蛋AI的人臉認證,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這時候小妹妹的眼神更加的狐疑了,簡直就成了犀利的刑警審視犯人的神情。

「我要報警。」櫃檯小妹妹很坦誠的說,但卻沒有拿起報警的電話。

我想她是想要嚇嚇我,看我是不是會因此而心虛。

「千萬別,我能證明我就是我。」

「你要怎麼證明?」

是啊,要怎麼證明?

在這舉目無親的海濱小城……

不,我想起我似乎並不是舉目無親的,於是我自然就想到了劉華。

我拿起手機撥了他的電話,他卻直接給我按死了。

搞什麼,這麼重要時刻……

不過也能理解,劉華所在的公司是一家知名的IT企業,以紀律嚴格著稱。

他上次陪我瘋狂那幾個日夜的出格行為險些讓他丟了工作。

看在他還算能幹的份上,他的老闆給了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還另外賜他了一個月007上班的「衝刺訓練」。

想來他現在還在猝死的邊緣,自然是不敢在上班時間接聽我的電話,再去換什麼「福報」了。

他要做他老闆的「兄弟」,必定是要暫時拋棄我這個過氣的兄弟了。

看着櫃檯小妹妹笑容逐漸凝固,我也是捏了一把汗。

我討好的朝她點頭,然後撥通了周怡的電話。

聽我交代完基本情況後,周怡乾脆的說:

「我正好沒課,現在就過來,你稍等一會兒。」

謝天謝地,周怡在櫃檯小妹妹暴走之前來到了銀行的大堂。

「你好,我是**中學的老師,這是我的工作證,這是我的身份證,這是我們學校的電話可以證明。」

周怡先是不慌不忙的自證身份,在取得了櫃檯小妹妹充分信任以後才指着我說:

「這位是我的大學同學,的確是身份證上的本人。因為錄入照片的時候不夠仔細,所以看着不像。」

認真負責的櫃檯小妹妹這才終於放下對我的懷疑,將我的身份證還給了我。

走出了銀行的大堂,周怡問我:

「你去銀行辦什麼事?」

我自然將鈔票用完,要去轉賬的事情說了。

周怡才嘆了一口氣,說:「要怎麼樣啊?你是想回去還是繼續呆在這邊?」

對於那個城市,就像是和這個小城隔着無邊黑暗的感覺,我自然還不想回去。

「不想回去又取不出錢的話,你只能從現在開始節省一些,不能再公子哥兒一般的亂花錢了,另外,我覺得你還需要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

說這話的時候,我看到周怡的眼裡,閃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