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女神的終極戰神
女神的終極戰神 連載中

女神的終極戰神

來源:掌讀520 作者:蕭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包租婆 奇幻玄幻 蕭浪

簡介:他本善良,奈何成就惡魔名;他本仁慈,奈何血殺萬里路! 他本純情,奈何獨擁萬美人;他本淡泊,奈何俯視眾蒼生! 蕭浪,一個身世為謎的少年,於都市中崛起,坐擁絕世女神,腳踩當世強敵,試問誰可爭鋒?展開

《女神的終極戰神》章節試讀:

第3章 天籟之音


不管怎麼說,這個電話蕭浪是肯定要接的,姑且不管這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是撥錯了還是推銷什麼福建鐵觀音抑或是推銷什麼鳥保險,他就是要接電話……反正,接電話又不花錢。

「喂,你好,請問你是?」

一貫來,斯文儒雅是蕭浪給自己既定的目標,因此接電話肯定是要彬彬有禮的。

可他不理解的是,像他如此溫文爾雅算得上是快要絕種的好男人為何包租婆方雨晴要罵他斯文禽獸。

「你好,請問是蕭浪同學嗎?」

手機里傳來的居然是個女人的聲音,宛如天籟的聲音猶如春風拂面般的輕柔,又如多情的少女儂聲軟語般的甜膩,但當中卻是略帶着七分的冷冽,兩分的高高在上,還透着一分的嫵媚慵懶。

蕭浪頓時一陣心血上涌,有種要噴鼻血的衝動,他竟然意識到自己光是聽着這個女人的聲音就要禁不住的血脈賁張,大噴鼻血!

照此推論,自己要是面對這個女人那麼豈非是要暈死了過去?

娘西皮的,老子雖說是初哥,但保持了坐懷就亂的優良傳統,噢,不對,應該是坐懷不亂!毫不客氣的說,老子打小就是潔身自好,嚴格律己,兩袖清風,坦坦蕩蕩,那是經得起誘惑的,怎麼能光聽個女人的聲音就要冒鼻血呢?

咦?

這個女人的聲音要是用來在某項劇烈運動中那應該很有韻味吧?

「喂,請問是蕭浪同學嗎?你怎麼不說話?」蕭浪的沉默換來了那個女人的又一聲疑問。

「咳咳……剛才喝了口水嗆着了,抱歉抱歉,這位女士你的聲音真好聽,跟我一樣有磁性。對了,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事先聲明,我這個人很正經的,如果你要約我……也不是不可以。」蕭浪果真是很『正經』的說道。

「嗯?你就是這麼跟別人說話的嗎?我原本看到你在紅楓社區網發佈的兼職家教的信息,本想讓你過來試試看能不能錄用,不過現在看來不必了。」那女人冷哼了聲,那語氣讓蕭浪有種置身於冰天雪地的大雪山的感覺來。

「你是準備讓我應聘家教的?噢,剛才冒犯多有得罪,其實是這樣的,前幾天我一哥們直接把我的個人信息給了徵婚所,然後這幾天一直有着陌生電話撥打過來,剛才我還以為你是……呵呵,實屬是個誤會,誤會。誠如我在兼職家教聲明上說的,初高中的數理化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我可以去試試,然後你再做最後的決定,如何?」蕭浪連忙說著,暗暗擦着冷汗,差點因為自己一句習慣性的調侃而失去了一個面試家教的機會。

原來前幾天奔波於人才市場而毫無結果的情況下,出於經濟考慮,他嘗試性的在附近的紅楓街區的社區網發佈了一個兼職家教的信息,沒想到還真是有人打電話過來。

電話那頭的神秘女子沉默了半晌,而後便是語氣稍稍緩和的說道:「你可以過來試試,就來紅楓街區,天鵝湖花園小區。到了小區門口,撥打這個座機號,有人會下去接你。」

「行,大概半個小時後我便可以趕到。」蕭浪剛說完,對方便掛掉了電話,他一陣無語,對着手機喃喃自語,「靠,懂不懂得禮貌?你丫的還沒跟老子說聲拜拜呢,別落入老子手中,不然……咦,難不成這個女人就是要找家教的學生?要真這樣,我還得叫她一聲小妹妹啊。」

紅楓街,天鵝湖花園小區?

蕭浪想着電話中那個女人抱的地址,他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他隱約看到過天鵝湖花園小區的樓盤廣告,那兒有獨棟的別墅,也有整個江海市最為高檔的住宅區。別墅就不用說了,沒個上千萬根本購置不下來,至於高檔住宅區都是按照起碼三萬一平米來算的。

如若電話中這個女人就住在天鵝湖花園小區,那對方絕對是一個金主。

蕭浪放下手機,準備前往面試這個家教,可穿什麼衣服去卻是成為了個頭疼的問題:穿西褲白襯衫,再穿雙皮鞋?

第一次見面總得給人家留下個風度翩翩的樣子吧?

蕭浪皺了皺眉,看了眼外面那熾烈如火的陽光,彷彿看到了自己穿着一身長褲長衫在烈日曝晒下汗流浹背的模樣。

「所謂自然美才是真的美,刻意打扮就不自然了。再說了,氣質是天生的,老子就算是穿着短褲拖鞋也不妨礙自身的陽光形象。」

蕭浪心中暗想着,而後掏出幾個硬幣用來坐公交車。

臨走前這貨還不忘看了眼鏡子中的自己,呈小麥色的皮膚,稜角分明的臉型,談不上很帥,但絕對與丑絕緣,姑且稱屬於耐看型的吧。

他也就勝在體格算得上健壯,但他身上的肌肉也並非是賁張似的健碩,而是一種百鍊成鋼般的結實緊湊,當中隱隱有着一股超乎尋常般的爆發力與堅韌力。

他吹了聲口哨,而後便是轉身走出了房間,恰好看到外表溫柔美麗實則爆烈如火的包租婆方雨晴也走出了房間。

方雨晴穿着一件淺灰色的一步裙,上身搭配一件淡藍色的OL蝴蝶結襯衣,完全將她那成熟曼妙的身段展現而出,在腳下穿着的高跟鞋襯托之下身材更是顯得高挑窈窕,稱得上是窈窕淑女……哦,是窈窕烈女,至少在蕭浪看來是這樣。

蕭浪看着方雨晴這身打扮,目光有點目不暇接,上三路下三路的來回打量着,恨不得練就雙眼兩用的技能:右眼看上三路,左眼看下三路,省得來回折騰着。

「包租婆你要出去?今天不是周末嗎?好像不用上班吧?」蕭浪笑了笑,問道。

「我去哪裡你管得着嗎?」方雨晴眼眸狠狠地剜了蕭浪一眼,有時候她真的是恨不得把蕭浪的雙眼給挖下來。

「我這不是關心你嘛。咦?你該不會是出去約會吧?」蕭浪臉色訝然,又說道,「真是奇了怪了,哪個男的如此不長眼竟敢跟一個潑辣女約會啊?」

「蕭浪,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是?」方雨晴氣呼呼的看着蕭浪,一邊又在暗中深呼吸着,生怕這一天的好心情又要被這個混蛋給破壞掉了。

「這話應該我跟你說的吧……噢,別,別,冷靜點,你穿高跟鞋能不能淑女一點?得,我先出去了,惹不起我還躲得起。」蕭浪看着方雨晴目光瞄向了大廳角落的掃把,心中一虛,嘿嘿一笑後趕緊的溜出了門口。

方雨晴氣呼呼的瞧着蕭浪嘴角邊那抹壞壞的讓人全無好感的笑意,氣恨之下胸口急促起伏,穿在她身上的襯衣便是有點不堪重負起來,她口中冷哼了聲:這該死的混蛋指不定又是去找哪個女人廝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