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才相師
天才相師 連載中

天才相師

來源:掌讀520 作者:秦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老闆 秦天

簡介:掐指一算,命運改變!銅鈴搖晃,富貴有望!金口一開,桃運滿懷!小相師秦天,運籌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展開

《天才相師》章節試讀:

第4章 信我則生,不信則死


「秦老闆,你怎麼了?」

白芷嫣換好鞋,看到秦天停留原地,目光四處掃射且神色凝重,忍不住詢問一句。

秦天轉眼看向她,直言詢問:「白姑娘,我可否問一下,你家的別墅買來有幾年了?」

「三年啊,怎麼了?」

白芷嫣眼眸中帶着疑惑,十分不解。

「那就對了。」

秦天深沉的點頭自言一句,白芷嫣依舊不解。

過了幾秒,秦天又解釋道:「如果我猜的不錯,白姑娘你的家中一定有人身患重症,連續三年卧床不起吧。」

「啊?這……秦老闆你連這個都可以算出來?」

白芷嫣當即驚訝一語,她緩了口氣悲嘆的道:「你說的的確不錯,家母已經在床上癱了三年了,每天都要忍受極大的痛苦,而且她還時不時地……」

「哎呦,好疼,我的頭好疼啊!」

話音還未落地,別墅內西北方向的一個卧房之中,忽然傳來了一個中年女人的吟叫!

秦天的犀利目光猛轉了過去,從聲音傳來的方向他可以判斷出,此音絕對是白芷嫣的母親傳出來的。

果然,白芷嫣立即露出慌色,焦急地道:「不好,我媽的頭痛之症又犯了,秦老闆你在此等候片刻,我去去就來。」

說完,也不等秦天答應,白芷嫣迅速朝着卧房的方向跑去。

秦天留在原地,他從口袋中掏出了一面隨身攜帶的小型八卦鏡,以及一把小型桃木劍,開始在別墅之中認真的盤走起來。

「秀蓮,你感覺怎麼樣?趙醫生,你不是說我的妻子情況已經穩住了嗎?她的頭痛之症怎麼又犯了?」

卧房之中,一個急促的男人聲音傳之而出,他正是白芷嫣的父親白天成。

坐在他旁邊的,乃是雲北市第一醫院的知名腦瘤科醫生,也是雲北市醫學協會的會長,趙國峰。

「白先生不必擔心,您的妻子已經沒有大礙,這只是她癥狀殘留下的一點余痛罷了,不用幾分鐘,情況自然可以好轉。」

趙天國淡定地回應一句。

這時,白芷嫣也從外邊緊張的跑了進來,聽聞趙國峰的話,心中的擔憂稍微減少一些。

可是連續兩三分鐘過去,白芷若的母親韓秀蓮依舊頭痛呻吟,絲毫沒有緩解的趨勢,甚至還比剛剛呻吟的聲音更大了些,這讓白天成父女倆人的心情又變的忐忑不安。

「趙醫生,不對啊,我妻子的情況好像越來越差了,她並沒有像你說的那樣有所好轉啊。」

白天成疑惑的看着趙國峰問。

趙國峰也是一臉的詫然,按理說,剛剛自己親自為韓秀蓮注射了緩解疼痛的藥劑,這會兒應該生效了,怎麼會絲毫沒有好轉呢?

他面色冷沉,安慰白天成道:「白先生稍安勿躁,或許是因為我剛剛注射的藥劑分量不夠,現在請容我再為您的妻子注射一針,這一針下去,您妻子一定可以藥到病除。」

「是嗎?那有勞趙醫生了。」

白天成聽聞此言,立即讓開位置,讓趙天國繼續治療。

但就在這時,屋門外忽然傳來了秦天的聲音:「這位醫生請住手,你的葯對病人不會有任何幫助,只會讓病人的痛苦越來越大。」

刷!

一瞬間,屋內的三人同時將目光轉向秦天。

白天成一臉疑惑,並不認識秦天,趙天國也瞬間蹙起了眉,面容有些不悅。

他打量了秦天一番,冷哼着道:「你是什麼人?竟敢說我的葯對病人沒用?」

「當然,病人所患的乃是陰煞之症,一般的藥物根本無法緩解她的疼痛,要想痊癒,只有離開這陰煞之地,方可疼痛消除。」

秦天一臉認真的看着他們說。

「你說什麼?」

趙天國還以為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他十分輕蔑地打量着秦天,冷笑道:「你小子是在說夢話嗎?這天底下哪有什麼陰煞之症,那些不過都是封建迷信罷了,這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有人信這些。」

白天成也對此表示贊同,他平時最不相信的就是封建迷信。

秦天不以為然,直接解釋說:「封建迷信,指的是鬼邪神魔之類,而我所說的卻是風水,有很強的科學依據,剛剛我說的陰煞之症,是指房屋風水不利,人居住其中,身體會受其陰煞之氣的影響,這位病人的頭痛之症,便是由這陰煞之氣所致。」

「一派胡言。」

這次開口的乃是白天成,他面容冷峻的看着秦天,惡狠狠地道:「你小子從哪兒冒出來的,誰讓你到我家來的?年紀輕輕的,竟敢在此信口雌黃,滿嘴胡言亂語。」

「爸,這位秦老闆是我帶來的。」

白芷嫣見狀不妙,趕緊開口解釋一句,頓時讓白天成雙眼獃滯!

「什麼?你帶來的?這是你朋友?」

「算是吧,這位秦老闆是一家古玩店的老闆,我在他那兒買了件古玩,但是發現沒帶銀行卡,所以特地帶他來家裡給他付錢。」

白芷嫣認真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你趕緊給他付了錢讓他離開,不要讓他在這兒打擾趙醫生治病。」

白天成對秦天的印象極差,冷不丁的回應一句,便不再理他。

白芷嫣在家裡是一個乖乖女,她本來還想給白天成講一下秦天會相術的事,現在看他對秦天這副態度,也不敢多說什麼了。

她來到秦天面前,溫柔的勸說道:「秦老闆,實在不好意思,我爸他現在心情不大好,不如你跟我來,我們到客廳稍坐。」

「好,不過在我離開之前,還是要警告你爸和這位醫生一句,病人現在體內的陰煞之氣很重,而且全部藏在肺腔之間,如果接受太多的藥物,病人極有可能肺部出血,對生命造成威脅,若要緩解,除非打開西南邊的天窗,同時關閉東南方的落葉窗,信我,病人則生,不信,則死。」

秦天說完,跟着白芷嫣離開卧房。

白天成完全不屑一顧,心中還覺得秦天是個瘋子。

回過神來,它繼續讓趙國峰治療,趙國峰毫不猶豫,立即拿起針管,找到韓秀蓮的血管,又是一針扎了下去。

頓時,韓秀蓮表情的痛苦之色消失大半,嘴裏的痛苦呻吟也逐漸消失,白天成面泛喜悅:「太好了,這一針果然有用,趙醫生看來還得是你啊,這次我的妻子應該不會有問題了吧?」

「白先生請放心,這針藥劑打下去,您的妻子已經完全康復,只等她緩解一會兒,病狀便會完全消失。」

趙國峰看着病人逐漸安靜下來,心裏長噓口氣。

「好,多謝趙醫生。」

白天成面帶微笑,內心十分感激趙國峰,他遞出一張銀行卡送給趙國峰當感謝費,趙國峰接過之後一番客氣的言語,隨即收拾起治療工具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屋內的東南落葉窗方向灌進一陣涼風,躺在床上的韓秀蓮忽然打了一個寒顫,緊跟着眼珠瞪大,當場坐立了起來!

噗!

下一秒,韓秀蓮張開嘴巴,一口鮮血從口中噴發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