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男人當自強
男人當自強 連載中

男人當自強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煙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申劍 裴宇

在網吧,遇到一個美女學生妹,她問我五塊錢一摸干不幹,我答應了,然後跟她去了廁所…… 學校,就是一個江湖,弱肉強食,想不被欺負,就得有實力,有兄弟
青春,就是每個少年熱血躁動的時期,人欺我,我必回之
我動用武力,不是為了欺負別人,而是為了不被別人欺負而已
男人,應當自強,昂首於任何人面前,不卑不亢!   展開

《男人當自強》章節試讀:

第八章 故意被打


裴宇大大方方承認了,說:「趙剛在咱們班裡,可是個禍害,我叫你們,也是因為你們平時挺受他欺負的,對吧?」

所有人都點點頭。

裴宇接著說:「這就對了。我們兩個也是不爽趙剛,所以,叫你們過來,就是商量一下,怎麼對付他!」

裴宇說完,沒一個人在說話,場面上挺尷尬的。裴宇笑了笑,說:「是反抗,是繼續屈服,各位好好想想吧。抽了這根煙,咱們就是自己人了,趙剛再欺負你們,我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一聽這話,韓飛微微有些激動起來,說自己肯定不會白抽這根煙的,以後有事兒,他肯定上!有了韓飛帶頭,其他人也被感染了,說以後,大家都是自己人,一定會齊心合力,把趙剛扳倒!

裴宇笑了笑,說:「那行,哥幾個散了吧,趙剛再敢惹事,咱們就上,讓他知道,二班的扛把子,可不是他!」

「好!」眾人應了一聲。

所有人都走了,裴宇單獨把我留了下來,開始跟我一起抽第二根煙。

我咧嘴笑了笑,說:「裴哥,咱們是不是已經有了自己的力量了?」

裴宇搖搖頭,說:「差得遠呢,看他們的反應,估計也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真要是出事了,誰也頂不上!」

我說:「可是,看他們剛剛的反應,都挺配合的啊。」

裴宇揚了揚手裡的煙,說:「那是因為有這個!煙,跟酒一樣,一群人在一起整,說點振奮人心的話,很容易就把氣氛調動起來。但是他們一會兒回去,冷靜下來了,對趙剛的懼怕,還是會讓他們臨陣脫逃。」

我一想也是,不管什麼事兒,最難的就是聚齊人心。如果真的那麼容易的話,趙剛早就倒了,怎麼可能到現在還囂張着?

於是,我問道:「那裴哥,咱們接着該怎麼辦?這些人要是指不上,咱們還是只有兩個人,之前的一切,都相當於白做了。」

裴宇笑着說:「怎麼可能會白做,咱們把這些人叫到這裡來,只是第一步而已。想一步步收攏人心,還得慢慢來。」

說著,裴宇把剩了小半截的煙給扔進了尿池了,沉聲說:「行了,時間也差不多了,趙剛他們也該來了!」

「什麼?趙剛?」我一愣。

說話間,外面就衝進來四五個人,帶頭的,正是趙剛。

趙剛一看見我,冷笑了兩聲,說:「呵呵,你小子果然在這兒呢!哥幾個,給我好好教訓他!」說著,就帶着人上來了。

我一下子也是沒搞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兒,裴宇似乎知道趙剛回過來,但是他為什麼不提前告訴我,讓我避過去?難道裴宇是趙剛那邊的人?這不可能!可是,他為什麼要害我?

我沒來得及細想,趙剛已經衝過來了。他的塊頭也是挺大的,一拳就朝我砸過來了,我沒什麼打架的經驗,直接被打翻在地,然後又上來了兩個人,對我拳打腳踢,打得我都站不起來。

我覺得,這種情況,裴宇應該對付得過來,因為他練過,打兩三個根本沒什麼問題。但是,讓我意外的是,裴宇根本沒還手,被人一腳就踹倒了,直接蜷縮在地上,護着自己的要害。

怎麼回事,裴宇今天怎麼那麼不堪一擊?!

很快,我也沒有心思想這種事兒了,因為他們打得實在太疼,我只能一門心思護住自己,不讓自己受傷。

他們打了一會兒,就停手了。趙剛一臉牛逼的樣子,踩在我背上,說:「趙尋,你離秦淺遠一點,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也敢碰她?要是下次我再見到你們走得近了,我非打死你!這二班,還是我說了算的!還有你,裴宇!」趙剛踢了裴宇一腳,「你少充大頭,別以為自己有幾下子,就能替趙尋出頭,你還不行。什麼人都敢跟我趙剛做對了?!」說完,他朝我身上吐了口痰,帶人牛逼轟轟地走了。

過了好一陣子,裴宇從地上爬起來,活動了一下身上,笑罵道:「打得還真疼!趙尋,你還行不行?」

我爬了起來,疼得不行,心說反正衣服都髒了,乾脆坐地上吧。所以,也不顧廁所地髒了,就這麼坐着:「身上有點疼,但是還行。裴哥……」

裴宇擺擺手,說:「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有煙嗎,我還想來一根。」

我摸了摸身上,摸出了一根皺巴巴的煙,說:「就這一根了。」

「也行。」裴宇拿過去了,自己點着,叼在嘴裏。

「你想問我的兩個問題,我都可以用一句話來回答你——我是故意的。」裴宇吐了個煙圈,咧嘴笑了笑,「趙剛過來,是我偷偷通知的他,說你在這裡,找我一起商量怎麼對付他。我不還手,就是想挨這頓打。」

我更加不明白了,問道:「為什麼?好好的,為什麼非要讓趙剛打一頓?」

裴宇說:「想贏錢,總得下賭注吧,不可能有空手套白狼的買賣。咱們被打,想干趙剛,也算出師有名了。剛剛咱們找的那些人不是說了,想干趙剛就找他們嗎?現在咱們被打了,想把場子找回來,你說他們話都說出去了,能不動手嗎?咱們,這是在逼着他們跟咱們綁一條戰線上!」

我一聽,樂了,說:「你想的還真是多啊,要是能讓韓飛他們心甘情願地跟着咱們,挨頓打,也是值得。」

裴宇說:「想白手起家,拉一批人,可不容易,這也只是開始而已。行了,咱們回去吧,得讓所有人都知道咱們被打了,動靜鬧得越大越好。不過,就沖趙剛那性子,現在肯定在班裡吹牛呢,咱們也不用費心宣傳了,裝作慘一點的樣子,回去就行。」

我點點頭,艱難地站了起來。其實,不用裝,我跟裴宇現在的樣子就已經挺慘的了,一身都是泥,臉上、身上也都是傷。

裴宇抽完了煙,把煙頭一扔,就跟我一瘸一拐回去了。

教室里,果然,趙剛跟他們幾個人坐在後面的桌子上,正吹着牛逼呢,說的大概就是我跟裴宇在他面前裝逼,結果剛剛被他打地連個屁都不敢放,要多慫有多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