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陰陽仙醫
陰陽仙醫 連載中

陰陽仙醫

來源:掌讀520 作者:陳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東方夢 奇幻玄幻 陳陽

簡介:女兒病危,他豁出性命千里迢迢前去奪葯救女
單槍匹馬,他過五關斬六將殺出重圍
獲贈三件法寶,他從此開啟精彩人生
家族仇恨未報,女兒身世成迷,捲入豪門陰謀,等等如山般重壓瘋狂襲來
但他絲毫不懼,惡狗膽敢攔路,他勢必誅之而後快
展開

《陰陽仙醫》章節試讀:

第六章 暗中的搏弈


陳陽將計就計。

「你只要肯幫我當上東方家上門兒女婿,之前的事我不僅不給你抖出來,未來咱倆還可以在東方家聯手獲取巨大的利益,你想想,憑咱倆以前那交情,到了那時我還能對付你不成?而且現在比起和我魚死網破,是不是咱倆聯個手會是更好的選擇呢?」

「哎呀!這麼多年不見了,我一眼還真就沒有認出來,原來是陳陽表哥啊!我的天啊!你這變化實在是太大了,你要來也提前給我打個電話啊!我好派人去機場接你才是,這搞的多唐突啊!」

要不怎麼說,袁雅這女人還能有本事當上這東方家二少奶奶呢?

她這反應速度當真是奇快無比,就是陳陽說完這話的瞬間,她就立馬明白了這其中的利害關係,短短瞬息之間就從糾結慌張沒了主意,一下變得鎮定自若,彷彿完全已經掌握了這局勢一般自信非凡。

陳陽都不禁看的心裏暗自讚歎,這女人果真是頭腦轉的飛快,心機也極其了不得,只可惜的是,她為人太過於卑鄙,性格上也是有極大缺陷的,否則的話,她不失為一個女人中翹楚一般的存在。

這般想着,陳陽自也十分配合。

「看吧,表妹你這下總算是想起我來了,這時隔多年不見,你也真是變化很大啊!」

「是啊是啊!畢竟都這麼多年了,咱倆兄妹都有變化了啊!」

「那表妹,我是不是可以刷個臉交這報名費呢?」

「當然啊!你可是我表哥啊!這區區十萬塊錢而已,我給你交了。

兩人都這樣各自帶着虛偽的笑一唱一和演起戲,在四周所有人看來,他們當真就好像是多年未見的表兄妹一般,重逢以後喜悅之情無以言表。

可殊不知的是,此時二人各懷鬼胎,暗中互相戒備,表面上若無其事,實則暗地裡早已到了勾心鬥角刀刀見血的地步。

陳陽立即偏頭盯着站在一旁準備看他笑話的吳松等人,一臉冷笑嘲諷。

「怎麼樣幾位?老子說了能刷這張臉報名,那就一定能刷,你們還不相信,現在總該信了吧?」

「我靠!原來你還是東方家二少奶奶的親戚啊!」

「就是,也不早說,在我們面前裝什麼逼。

「切!真是沒勁兒,早說你是二少奶奶表哥不就行了,裝什麼裝?」

……

吳松幾人臉被打的啪啪響,個個都是尷尬的扯起老臉惱羞成怒破口大罵。

陳陽就是不生氣,反而還嘻皮笑臉的說。

「有誰規定,過來報名就一定要向現場所有人,彙報自己是東方家二少奶奶親戚的?你們自己瞎了狗眼不識人,現在反倒罵起我來了,難不成你們西京的人個個都是這樣沒素質?」

「你……」

吳松幾人被嗆的啞口無言,更是面子掃了一地。

到了最後,吳松這陰險卑鄙的小人,竟還厚着臉皮的向陳陽放狠話。

「行,陳陽是吧!你給老子等着,我吳松可是西京天門弟子,你對我不敬就是對天門不敬,我們天門定要你好看。

「對你不敬就是對天門不敬?那要按你這邏輯,你吃了屎就是天門吃了屎了?」

「你找死……」

吳松徹底暴怒,咬牙切齒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

下一秒他作勢就要動手。

袁雅當即一聲怒喝。

「好一個天門弟子,有夠囂張的啊!這可是在東方家莊園大門口,怎麼著,你還想對我表哥動手?」

「對不起二少奶奶,實在是他說話太氣人了。

「少說廢話,馬上滾蛋,不然我就以鬧事為由,報名費原封不動退還給你,並不許你這天門弟子再來參加東方家這次招親大會。

「別啊二少奶奶,我錯了還不行嗎?我這就走,這就走啊!」

吳松嚇的臉一白,趕快道歉。

接着他抬眼惡狠狠的死瞪了陳陽兩眼,這才像是一條狗一樣狼狽逃之夭夭,剛剛和他一起起鬨那幾個王八蛋,也因為懼怕被袁雅取消資格,所以也紛紛道了歉逃跑了。

幾人離開以後,現場秩序很快恢復正常,後方等着報名的人也再不敢議論陳陽。

袁雅笑裡藏刀的拿出一張報名表給他填,用僅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

「記住你剛才對我說的話,我可以幫你,但我保證不了一定能幫你成為東方家上門兒女婿,之後我可以暗中幫你做一些於你有利的安排,但能不能在招親大會中脫穎而出,全看你自己有沒有這個本事。

「我懂,不必你多提醒。

「那咱們得說好,我若幫了你,你沒本事當了不這東方家上門兒女婿,之後你就得離開西京返回東陽,從此以後別再來礙我眼。

「那要是我不走呢?」

陳陽冷笑故意刁難。

袁雅突然作一臉嫵媚模樣的咬了咬唇瓣,像是下了某種決心一般的說。

「我現在有錢有權有勢,在外暗中養個男人也不成問題,你之後要當不了東方家這上門兒女婿,我可以暗中花錢在西京給你買套房,你也可以把寶兒從東陽接過來,以後我把你們養起來,算是對你們父女二人的彌補了。

「二少奶奶啊!真虧了你還能記得寶兒啊!也真虧了你還能說出這種無恥下流至極的話,終於是讓我徹底看清了你這幅面孔有多醜陋,呵呵呵……」

「我怎麼醜陋了,我都已經肯為你們做出這種犧牲了,你還想要我怎麼樣?」

「你這是為我們?難道你這樣做,不完全就只是為了堵住我的嘴,讓我對你搖尾乞憐嗎?

你如今不也只是想把我和寶兒當成兩條狗一樣的養起來,讓我們對你溫順乖巧,免得破壞你這東方家二少奶奶的富貴生活嗎?」

陳陽不屑的冷笑,一句句話說出來的同時,他胸腔里那顆心簡直就像有一把把刀在剌一般血淋淋的劇痛。

不錯,現在袁雅不僅是把他們父女二人當成兩條狗一樣來看待,還毫不留情的踐踏他作為一個男人的尊嚴,與作為一個父親的責任感。

這種女人,他完全可以說,把她碎屍萬段都不足以解恨。

但他不能,一切只因袁雅如今對他來說,利用價值是很大的。

為了女兒他必須忍受下這一切才行,哪怕是尊嚴再被踐踏,他也不能再和這賤人翻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