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嬌妻:老公快包養
重生嬌妻:老公快包養 連載中

重生嬌妻:老公快包養

來源:微閱雲 作者:時光不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宋瑤 顧易安

「你以為強迫了我,我就會愛你嗎?」 「顧易安,我要和你離婚!!!」 為了以為真愛的男人,她一拋夫二絕食,三離婚
卻在放棄一切後,發現自己眼睛瞎遭遇渣男
落得病死他鄉的報應
死後重生,她翻然悔悟,在認清心以後,開始了重夫漫漫路
呵,哪知她那老公這麼搶手,她這回來一個嫉妒,一個不小心,便走上了打得過流氓,斗得小三,撒得叫嬌,叫得了..床的升級之路
展開

《重生嬌妻:老公快包養》章節試讀:

第7章烏鴉一般黑


六朝古都,西安,兩天後。

電梯停在最頂層,顧易安掏出房卡刷開房門,發現屋裡是漆黑一片,他眼神愣了一下,然後才將房卡插在電源處,屋內亮起的燈瞬間驅散了漆黑。

在門口的他,視線就這麼落在了床上睡着的宋瑤,他眸光動了動。

然後腳步放輕地走了過去,彎腰撿起被她瞪掉在床下的被子,正打算蓋在她的身上時,他目光與宋瑤突然睜開的明亮大眼不期而遇,他蓋被子的動作停下,看着她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朝着喊道:「顧易安。」

他清了清嗓子,「我工作,忙完了。」

「哦。」宋瑤,「我們現在是要收拾行李,回山城嗎?」

他沒有立即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停頓了一下,才開口:「明天,我要去拜訪我的導師,你要去嗎?」

宋瑤突然想起,顧易安本科是在西交大,研究生才去的北京,因此他的導師在西安也很是正常。

他很尊敬他導師,既然他尊敬,她也會尊敬。

她也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問,是因為考慮到她不是特別喜歡去不熟悉的人家做客,所以詢問她的意願。

這麼周到,讓宋瑤這在酒店被他冷落了兩天的心得到了一點點的慰藉,她脫口而出的點頭:「想去。」

翌日。

顧易安的導師姓葉,所以學生都尊稱一聲葉老,而顧易安則喜歡直接稱葉老為一聲師父。

些許是師父比葉老更親切,畢竟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因此,兩人吃完早飯後,先去茶莊買了普洱茶,然後提着禮物去了葉老的家。

葉老是住在一個當年西交大分配的教師院樓,兩人乘車到底的時候,師娘桌子已經上了不少的菜。

進門寒暄幾句話,顧易安被他師父拉着去下棋以及東拉西扯的聊些天,而作為以養成賢妻良母為目標的她則是去了廚房幫着師娘。

沒多久,四個人就圍上了桌子。

桌子主要一當地的陝幫菜為主,師娘更是很有心的準備了地道的陝北燴菜,飯桌上,主要是顧易安和他的師父聊天,而宋瑤則是埋着頭吃飯,偶爾回答一下兩位老人的話題,或者接觸到掌廚師娘期待的目光,她禮貌的說一句:「師娘的廚藝真不錯,我很喜歡吃。」

而師娘則是笑了笑:「宋丫頭喜歡吃就好,看宋丫頭和易安這孩子這喜歡吃的差不多啊,都最喜歡師娘這一道洋芋擦擦了。」

宋瑤配合的問着:「是嗎?這個洋芋擦擦真的很好吃,好吃得我都想從師娘這偷師學藝呢。」

師娘哈哈的笑起來,「是嗎?」

「以前依琳那丫頭也和你一樣,說著要學這道菜做給易安吃···」師娘突然意識到什麼話題不對,馬上收住,改成:「丫頭,要是你真想學,以後和易安多來這裡,師娘教你怎麼做。很容易學會的。」

「好。」宋瑤咬了下筷子,差一點咬到舌頭,她愣了幾秒後,才點頭道。

這個師娘無意提起的名字,讓宋瑤面對滿桌的美食,變得有些食不知味。

從離開交大教屬院到飛機返山城的航班上,宋瑤幾乎沒有說個一句話,而顧易安似乎沒有發現她的反常一般,而安然自得翻着一份報紙。

望着機窗外近處的藍天白雲,宋瑤的心情卻是烏雲瀰漫。

最後,實在忍不住的她從自己的手提包找出了紙筆寫出一句話後,轉頭望着顧易安的側臉,抽掉了他手中的報紙,在他的手心上放了一張便利貼。

她怕她直接問的語氣里醋味太明顯,所以她用便利貼的方式,讓自己顯得稍微那麼客觀一點。

顧易安掃了一眼便利貼上娟秀的字體,然後看着她微挑眉,反問:「以為你出教屬院的那一刻就會追問,沒想到能忍到這時?」

「從英國回來的你,變化的確很大。怎麼改了口味?不喜歡吃辣的,改吃陳醋了?」顧易安一邊說話,一邊用骨節分明的手指摺疊着便利貼,不一會兒摺疊出了一個立體的小船,放在她的手心,眸光淺動:「那麼顧太太,你希望這個路依琳是誰呢?我是該回答她是同學,普通朋友還是我大學的戀人呢?」

不知道他竟然還會說這麼幽默的玩笑話。

但是她不喜歡這無聊的幽默。

「顧易安。」宋瑤深吸了一口氣,語氣有些認真的霸道:「沒有什麼不敢承認,我就是吃醋了,就是不喜歡這個路什麼。而你就算和她曾經有什麼男女關係,也必須騙着我,只能說你們什麼關係都沒有!」

顧易安眼底浮現了一絲意味不明的笑意:「我和她什麼關係都沒有。」

話落,宋瑤的表情總算好了一點,卻在顧易安附在她的耳朵邊輕輕說了一句後,整個臉色又瞬間的陰鬱了下去,被他那一句話氣的,被他看起來雲淡風輕的樣子給氣的。

什麼關係都沒有,就夠了。

誰需要你補充一句就是差一點上床,多虧你的坐懷不亂。

什麼叫差一點,那是不是沒有把持住那一點,你就和那女人糾纏不清了。

不樂的宋瑤嘴角彎起一個嘲諷的弧度:「顧先生,真是看不出來,你還繼承了柳下惠的優良品德。」

「謝謝誇獎。」顧易安微微一笑。

宋瑤心底卻很窩火,誰誇獎了你啊。

她別過頭望着機窗外的惱羞小表情被全部收在了顧易安的眼裡,他微微挑眉,在她看不到的這方,眸底浮過一絲計謀似乎成功的精光。

從西安到山城後,宋瑤鬱悶了一兩周,而顧易安卻看起來一點兒事兒都沒有,除了她信守承諾和他在一起吃早飯的時候,其餘的時間,她都不和他打照面,在他上班前還在客房裡睡覺,在他下班回來錢,早早的回了客房睡覺。

時間轉眼到了五月,山城下了幾場雨,天氣開始轉熱。

此時是晚上八點多,宋瑤抱着一束玫瑰花從外面回來,當她一打開門,看到沙發上正在新聞的男人,眼睛僵了一下。

她把玫瑰花不溫柔的仍在茶几上,站坐在電視面前,擋住某人的視線:「呵!回來的真早!」

「你對我回來這麼早,看起來很不滿。」顧易安知道她現在的小情緒,嘴角微微一彎,「那照你這麼看,我對你顧太太這紅杏出牆,更應該不滿。」

宋瑤繼續輕呵,「彼此彼此。」

「就只允許你顧易安見什麼佳麗,不允許我去見什麼帥哥了嗎?」她癟嘴駁道:「現代社會沒有州官放火,百姓不點燈的說法。」

「那有什麼說法?」顧易安把宋瑤輕輕一帶,帶到懷裡,輕輕的咬着宋瑤,「其他男人,這送你玫瑰花的男人,膽子倒是不小啊。」

渾身有些戰慄的宋瑤卻突然的起身,抓起茶几上的玫瑰花,花梗的小刺有些刺進了她的手掌心,她卻突然的不想和他胡謅了,而是據實以答:「玫瑰花我自己買的。」

後面的她,她沒有說完。

但是,他懂,他忽然喉嚨滾動,淡淡抿唇:「我知道,你看了我的短訊。」

她整個人又愣了一下,昨晚只是隨意一瞥,瞥到了那個女人邀請她吃飯的短訊,她抿了抿唇:「是,我就是偷看了那個女人發給你的短訊。」

「是覺得我和她去私會了?」他挑了挑眉,聲線低沉,語氣中帶着戲虐,像是在挑起某人的情緒,「所以給我鬧脾氣,還打算什麼紅杏出牆?」

宋瑤低了低頭,沉默,約莫一秒後才抬頭:「沒有。」

她嘴硬的否認。

顧易按的深如譚的幽眸里開始泛起點點笑意,嗤笑一聲:「有沒有無所謂,反正我已經給過你一次叛逃的機會,絕無下次。」

他的弦外之音,她一下子就懂了。

的確是當初的她,為了那個陳紹南,做了很多不理智的事情,理虧的她乾脆別過頭,望着一邊,不反駁任何意見。

「我從來不是那種背着老婆,和其他女人私會的男人。」

他的解釋讓她些懵地轉過頭來,腦袋有些抽的跟了一句,「可你打算包養狐狸精的想法,和那些男人有差么?」

差一點,她就口快的說了一句『天下的烏鴉一樣黑,有見過白的么』。

這次她是清楚的看見他的唇瓣微動,低沉的說:「狐狸精就是你,我還包養誰?所以就算是見其他的女人,也是要帶着顧太太的。」

「那麼請問顧太太要陪他的老公,明天去見他的愛慕者嗎?」

宋瑤愣了愣,疑問:「什麼?」

「愛慕者?」

「顧易安,你什麼時候嘴這麼自戀了?」

「對你的時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