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醫武狂婿
醫武狂婿 連載中

醫武狂婿

來源:常讀 作者:溫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嚴 都市小說 陳穎

他,在戰場上是信仰和希望
他,不僅戰力無雙,更是醫術精通
征戰多年,他成就無上醫神,榮耀回歸,卻發現自己多了一個女兒……展開

《醫武狂婿》章節試讀:

第2章


林辰一步跨入,徑直來到床邊。

看着眼前這個熟悉又陌生的臉龐。

陳穎的身體篩糠一般的顫抖了起來。

那憋了許久都未曾落下的眼淚,斷了線一般的落了下來。

林辰的身體微微僵住。

這張熟悉的面容,變得憔悴了很多。

此時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模樣,讓他的心彷彿抽疼了一下。

沙啞的嗓音微微顫抖的說道。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你這個混蛋,狼心狗肺的渣男!你不是人!」

陳穎的情緒如同決堤之水一般轟然爆發,不由自主的蹲下身體,嚎啕大哭。

隨後整個人像是瘋了一般,捶打着林辰的身體。

她的拳頭柔軟無力,卻彷彿帶着整整六年生活的心酸與絕望。

未婚先孕被滿城當成笑話,受盡了白眼與嘲諷的地獄生活,都沒有如此讓她失控過。

這六年,每當看到女兒,她都會沉浸在林辰當初給她的甜蜜與突然離去的絕情之中,她終於再次見到這個負心漢了!

林辰不閃不避,靜靜的讓拳頭打在身上。

拳頭的力量輕微的幾乎感覺不到,卻讓林辰心如刀絞。

「對不起,我保證以後不會再讓你們娘倆受到任何傷害。」

林辰的心中一股愧疚油然而生。

但現在不是安慰陳穎的時候,自己女兒的生命還危在旦夕。

林辰隨即看向病床。

糖糖疼痛的已經有些意識模糊。

他伸手輕輕捏住糖糖的小手。

因為營養不良的緣故,女兒的臉色蒼白,昏迷之中,眉頭緊蹙,似乎非常痛苦。

白皙的臉蛋上還有一道紅紅的巴掌印。

這一刻,林辰怒火中燒!

「先天胎氣不足,應該是懷孕期間情緒波動過大,動了胎氣。

「能勉強活到現在已然是一個奇蹟,這六年,必定每天都在忍受着苦痛煎熬!」

林辰只感覺無比的揪心。

陳穎動了胎氣,必定是因為自己。

「你走開,不要碰我女兒!」

陳穎像是瘋了一般就要推開林辰。

「別激動,我能治好她!」

林辰反手抓住了陳穎纖細的胳膊,讓她冷靜了下來。

「就你?還能治病?」

「女兒?你就是那個野男人吧,回來的正好,正好可以親眼看看我怎麼玩你的女人!」

方嚴與那醫生同時嘲笑道。

說話間,糖糖又發病了,巨大的痛苦讓她直接昏迷了過去。

「糖糖,你沒事吧。」

陳穎尖叫道。

「相信我。」

情況緊急,林辰來不得解釋,直接打開了手中的木盒。

木盒之中十八根銀針,頂端環繞龍紋,如有滔天之力。

這十八根銀針,代表着十八位醫道大能的傳承,雖然林辰只解封了一位天絕醫仙的傳承,但醫術已經足以問鼎世界之巔。

「呵呵,竟然還帶了銀針,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中醫國手啊?」

「我看是在什麼小醫館花了五塊錢買的繡花針吧,別到時候把人給治死了,壞了方少的好事!」

兩人在一邊嘲諷道,他們絲毫不覺得林辰會治病,只當他是一個小丑。

陳穎的臉上也寫滿了擔憂,記憶中,林辰只是個落魄的少年,連做飯都不會。

更不要提治病。

「你不要亂來,你什麼時候會治病了!」

但是林辰此時已經顧不上理會其他。

直接布針,緩緩刺入糖糖的穴道之中。

鬼門十三針,有逆天改命之能。

伴隨着一股精純的靈氣灌入四肢百骸之中。

糖糖的臉色漸漸恢復了正常,蜷縮的身體慢慢的舒展開來。

甚至恢復了意識。

良久,林辰緩緩收針。

「糖糖你沒事吧!」

陳穎的身體瞬間撲了過去。

「媽媽,我沒事了,一點都不疼了,好舒服呀!」

「我好像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

糖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甚至從床上坐了起來。

「真的治好了?」

「這不可能!」

方言頓時瞪大眼睛,他專門找人問過,這病根本治不好,就算是花費天價也做不到。

所以他根本就沒有為糖糖治病的打算。

陳穎聽到糖糖的話,陳穎瞪大了眼睛,心中又驚又喜。

自從知道糖糖得病,她便整個人都處在心焦之中。

如今驟然鬆了一口氣,竟然有些不會笑了。

「還沒有好,我只是幫她暫時止住了疼痛,但是我會治好她的。」

林辰輕聲說了一句,糖糖的病情,即使對林辰來說也有些棘手。

先天胎氣不足,需要長時間的治療,並且煉製出一味傳說中的丹藥。

但是林辰心中暗自發誓,他就算是拼了命也會將丹藥煉出來,治好自己的女兒。

聽到林辰的話,陳穎心頭剛落下的石頭,又狠狠砸了上去。

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悲哀。

「我向你保證,她絕對不會有事的。」

林辰正要上前安撫陳穎。

忽然房間之中響起一陣怪笑。

那醫生捂着肚子笑的有些喘不上來氣。

「裝了半天原來是迴光返照啊,還不是一樣要死!」

「我女人腿上的傷是你弄得?你好像並不是醫生吧,你到底什麼人?」

林辰的眼中的寒芒一閃而過,這才想起房間中的另外兩個人。

病治好了,也該治一下這些礙眼的人了。

「廢話,我當然是醫生了,你……」

「咔嚓~」

林辰猛然伸腿,狠狠的踩在了那醫生的膝蓋上。

頓時,一陣鬼哭狼嚎般的聲音響起,醫生整個人跪倒在地上,左腿詭異的向後折去。

「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你究竟是不是醫生?」

「我……」

「咔~」

沒等他話說完,林辰又是一腳落下。

動作乾脆到了極點,直接將另一條腿的膝蓋踩成了粉碎

醫生只感覺巨大的疼痛幾乎衝破了大腦,在這一瞬間彷彿置身地獄一般。

「說不說?」

「我說,我說,我不是醫生,我是方少請來……」

「砰~」

不等他說完,林辰又是一腳,像是踢垃圾一般將他踢出了門外。

他狠狠的砸在了門外的牆壁之上,當場昏迷。

「小子,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厲害?就算是這小雜種治好了,陳穎也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親眼目睹了剛剛整個過程的方嚴心中又驚又懼怕,還有一股憤怒。

他籌划了這麼久的事情,沒想到就這樣被林辰給破壞了。

這讓他非常不爽。

「我女兒的臉是你打的?」林辰冷漠的目光鎖定在他的身上。

「沒錯,是……

但還沒等他話說完,那股猙獰之色瞬間凝固在了臉上。

轉瞬化為了一聲凄厲的哀嚎。

「咔嚓~」

林辰伸手,一陣骨骼斷裂之聲響徹整個病房。

七八顆帶血的牙齒濺落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