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紅顏蠱
紅顏蠱 連載中

紅顏蠱

來源:微閱雲 作者:碧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王城 西夜國

古時明月照今人,大漠的孤月到北齊的圓月,血脈身負的是千年詛咒還是蠱毒?她是孔雀還是阿菀?世人千人一面,誰才是阿那爾鏡中可以存活的人……展開

《紅顏蠱》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楔子


「要變天了。」

生活在沙漠中的人對沙漠的脾氣總是能摸清一點的,此時黑雲欲壓,黃沙飄飛,有經驗的老人停下手中的活計,將孩子們趕進房屋。

「快進屋裡不要出來,風暴就要來了。」

老人的話音剛落,被她抱在手裡的孩童越過她的肩膀見到了襲卷而來的沙漠風暴,以及——從風暴中慢慢走出來的兩道人影。

「阿婆,佛祖下凡了。」

一道紅影閃過,老人倏地倒地,而她懷中的孩童像是一個失去生命的木偶滾落在地,在他已失去光芒的瞳孔中倒映出一抹紅。

「罪過罪過,稚子何其無辜,你又何必痛下殺手。」

與紅影一道行來的人雙手合十,跪坐在兩具屍體前,口中誦着往生咒,竟然是個大和尚。

「哼,我心情好,想殺就殺。」

原來那道紅影是一個身穿紅衣的女人,她的聲音像是一根老枯藤爆裂的聲音,刺耳難聽,偏偏她卻長着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艷絕入蠱。

「別念了,你發的願不完成,你的佛祖是聽不到你聲音的。」紅衣女子不耐地揚了揚眉毛,催促地上的大和尚。

「你……」

大和尚有心想爭什麼,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他無奈地起身隨她離去。

在他們身後,風暴刮過,捲走了老人與孩童的屍體,黃沙覆蓋了血跡,風一吹,無異於常,只有一扇半開的門扉吱呀作響。

沙渠國的臣民發現他們的女王近來心事重重不得展顏,問其原因只換來一聲輕嘆。

「唉,十年一晃而過,距離那個女人說的日子是越來越近了,這可怎麼是好?」

沙渠國女王已年近五十,沙漠中的風沙將她的皮膚吹皸,最近又心煩意亂,竟讓她有好似踏入古稀之年的年歲。

她屏退左右侍女,一個人獨坐在房內,愁雲滿面。

就在此時,一方紅色紗帕像一朵紅雲從窗外飄來,沙渠國女王一見到它驚駭地站起身,連退數步。

「沙娜女王,十年不見,別來無恙。」

隨着粗厲的聲音,紅衣女子飄然而至,笑得妖嬈萬分。

「你,是你……」

沙娜女王扶住牆壁,勉強站立住身體,她驚恐地看着來人,不停地顫抖。

「你是怎麼進來的?我的侍女呢?你把她們怎麼樣了?」

「哦?你是說……」紅衣女子一頓,嘴角輕勾,似笑非笑地問:「它們的主人嗎?」幾顆球狀的東西從紅衣女子滿是鮮血的掌中滑落,四散在地上,其中有一顆滾到沙娜女王的腳邊,她低頭一看,血淋淋的竟然是一顆人的眼球。

「嘔……」

紅白相纏,帶着濃烈的血腥味,沙娜女王再也忍不住了,跌坐在地上乾嘔了起來。

「嘖嘖。」

紅衣女子蹲下身體,用手指抬起沙娜女王的臉,仔細端詳後慢條斯理地說道:「第一次見你的時候還是個風韻猶存的西域美人,不過十年的時間你這張臉就已經淪為老婦……」她的手慢慢下滑,握住對方的脖子,在沙娜女王驚恐的眼神中,「喀嚓」一聲,輕而易舉地捏斷了她的脖子。

「十年……」

收回手,纖細修長的指間紅色的血液還未乾透,順着指節流入肌理細膩的掌間,白與赤,艷得近乎妖,紅衣女子看着自己的手,發出一陣陣肆意的笑聲。

身後腳步聲響,她收起笑意神色一凜:「人都死透了,你還在後面磨磨蹭蹭幹什麼?」

「無量聖光,若我慈覺今生所發之願能成,諸位今生苦難因,便是下世成佛果。」

緊跟而來的慈覺四下一掃,見滿地的屍體,不再多說什麼,他索性雙腿盤坐於地上,轉動念珠,開始超渡。

「哈哈哈……」紅衣女子又開始笑,且越發妖媚,眉眼間的顏色艷得不似人間之物,她輕輕擺動腰枝,翻飛的衣袖輕輕從慈覺臉上掃過,帶起一陣香風,他皺起一絲淺得不着痕迹的眉頭。

「你這大和尚可真有趣,沒什麼本事卻發那麼大的願,罷了罷了,看在你一路陪我解悶的份上,你的願,就讓我幫你完成吧。」

暮色降臨,沙漠的天空漫天紅雲,與血流成河的沙渠國王宮連接成一片。

「十年東風誤,燕子去又歸,君可記來路?紅顏剎那老,心知為誰苦……」

紅衣女子信步閑庭地哼着曲子,就好似她現在不是在屍體成山的沙渠王宮內,而是身處北淵國的南方水鄉小城。

慈覺盤坐在地上不停地轉動念珠,低垂的腦袋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手中轉動念珠的動作在聽到女子哼的曲子後加快了速度。

「輾轉流年度,相忘於江湖……」

曲子戛然而止,已經走到門口的紅衣女子轉過身,眉眼帶笑:「大和尚,你不是說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推會算?那我幫你完成你在佛祖面前發的願,作為交換,你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什麼忙?」

「找一面鏡子和兩個人。」

慈覺動作一頓,垂下眼斂,繼續頌經超渡。

「好不好呀?」

紅衣女子嬌笑着,聲音粗戛卻並不引人反感,她走回到他的面前,腰間的環佩相互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女子用手指勾起慈覺的臉,俯身與他對視,笑得風情萬種,縱使知道她殺人不眨眼,也有種讓世間男子為她甘心獻上一切只為博取美人一笑的魅力。

滿天霞雲,金紅交錯。

紅雲、紅衣、紅色的沙渠王宮,構成一副妖異的場景。

倏地。

風吹起她及腰的青絲,打在慈覺的臉上,順着他的輪廓緩緩滑下……

良久。

慈覺的喉節微不可察地動了動,他閉上眼,緩緩吐出一個字。

「好。」

環佩聲漸漸遠去,他低頭看着不知何時散了一地的念珠,彎下身體,以一種近乎虔誠的姿勢一顆一顆撿了起來。

下山前的一幕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慈覺,山中弟子都下山完成他們在佛祖面前發的願,你入我佛門已有十餘載,可曾發願?

佛祖像下,檀香環繞,大殿中央的蒲團上跪坐着一個素色僧衣的僧人,年歲不算太大,竟是受誡之師,一個大和尚。

他虔誠地朝佛祖像跪拜,大殿迴響着他的聲音。

舍利弗。遠惡人,避濁世而皈依佛祖,然有一往事孽緣未斷,根不凈而心不止,心魔業障纏生,是以罪孽深重。今發願,踏濁世,尋孽因,斬紅塵。

「斬紅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