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靈異日記:霸道鬼王輕點愛
靈異日記:霸道鬼王輕點愛 連載中

靈異日記:霸道鬼王輕點愛

來源:掌讀 作者:徐麗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曼 徐麗 懸疑驚悚

參加大學舍友婚禮,結果半夜醒來發現自己穿着嫁衣躺在花轎裏面……展開

《靈異日記:霸道鬼王輕點愛》章節試讀:

第3章 同棺共枕


一個月前,我受邀參加大學同學的婚禮。

結婚的是我大學時候的一個舍友,叫徐麗,說實話我跟她的關係很一般,不好也不壞。

一開始我並不打算去參加婚禮,只是微信上發了個紅包給她,並說了句新婚快樂。

可沒想到,徐麗不僅沒有接我的紅包,居然打電話給我一頓抱怨。

她說我不講義氣,同學結婚都不去參加,絲毫不顧及昔日同窗的感情!反正巴拉巴拉的說了一堆,說到最後居然還哭了起來。

本來一開始我被徐麗平白無故的教訓一頓,心裏挺來氣的,可後來聽到她哭了,我不禁心軟了,連忙勸她別哭,有什麼事好好說。

我說完,徐麗立馬哽咽道「小曼,我知道你們都不喜歡我,我承認我大學時候做了挺多錯事,可怎麼說咱們也是舍友,我好不容易結次婚,你就來參加吧!我求求你了!你就來吧!」

徐麗梨花帶雨的說著,聽着她顫抖的聲音,最後,我一心軟就答應了下來。

可我剛一鬆口,電話那頭立馬傳來徐麗興奮的叫聲:「真的嗎?小曼,你答應了來了?你可不能反悔啊,我可等你哦!」

說完,不等我回話,徐麗那頭直接掛了電話。

而我則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不過想想,的確如徐麗所言,她這一輩子估計也就結一次婚,作為昔日的同窗,我的確應該出席她的婚禮,見證她當新娘子的瞬間。

而且說不定這一次,我還能看到許久未見的其他同學,也算一次變相的同學聚會吧。

可沒成想,大學同學中,參加徐麗婚禮的只有我一個。

我是在新婚前一天下午趕到結婚地點的,那是位於長沙山裡的一個村子,交通十分不便利。

給了司機師傅兩倍的車費,他才勉強同意送我到達目的地。

結果我人還沒進村子,就接到徐麗的電話轟炸。

「喂,陸小曼,你到沒到呢?怎麼這麼慢啊!」

電話那頭的徐麗顯得有些不耐煩,絲毫沒有了當初求我參加的她婚禮的那態度。

不過我權當她是結婚前的焦慮症,沒和她一般見識。

我告訴徐麗我已經到了村口,想讓她來接我,結果徐麗說她現在忙得很,簡單的說了她家的位置就掛了電話!

雖然這裡只是一個村子,但也有百十來家住戶,況且已經到了晚上,村子裏面連路燈都沒有,四周黑乎乎的,我心裏有些打鼓,不敢前行。

想着給徐麗打個電話,還是讓她派人來接我吧,可按下電話號碼後,那頭卻傳來了嘟嘟的忙音。

這時,我心裏真的是又氣又腦,很顯然,徐麗是故意不接我電話。

當下,我真想立馬掉頭就走,可送我來的的士已經走了,這黑燈瞎火的,我也打不到別的車了。

遲疑了一陣,我只能硬着頭皮走進村子!不知道是不是我穿少了的緣故,在踏進村口的瞬間,我周身感到一絲從未有過的寒意,那感覺就好像整個人忽然掉入了冰窖一樣。

將手機設置成長亮模式,藉著亮光朝前走去。

按照徐麗說的路線走着,走了十幾分鐘,終於看到遠處一棟亮着燈的二層小樓。

那樓房是村子裏面為數不多在晚上亮着燈的,門前掛着的大紅燈籠預示着這一家正在辦喜事。

在看到目的地後,我不僅鬆了口氣,立馬加快步子超前,可由於走的太過匆忙,沒有看清前路!

腳下忽地傳來「嗷嘮」一聲吼叫。

這突如其來的叫喊聲嚇了我一跳,整個人立馬跌坐在了地上。

「誰……」

我聲音顫抖的喊了一聲,前方沒人理我,但卻有一個黑影慢慢的從地上升了起來。

黑暗中,我看到這黑影類似人形,但卻有一雙墨綠色的眼睛冒着凶光,那絕不是人類的眼睛。

看到這,我立馬破口喊了出來:「鬼……鬼啊!」

「鬼?哪裡有鬼?」

我喊完,眼前的黑影忽然開口說話了,聽到他這話,我立馬停止了喊叫,然後看着他磕巴的問道「你……你不是鬼?」

「你tm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

眼前的黑影說著撿起我掉在地上的手機,然後用光亮照了照自己道「看清楚,老子是人!不是鬼!」

光亮之下,我看到眼前的黑影原來是一個蓬頭垢面,滿臉絡腮鬍子,穿着破爛衣服的男子,從他的外形來看,好像是個叫花子……

我吸了口氣,站起身,白了這男人一眼說道「嚇死我了,你說你一個大男人,大晚上的躺在大陸中央,你是存心來嚇人的嗎?」

我話剛說完,眼前的男人立馬嚷道:「這馬路是你家的嗎?爺我愛躺在馬路上,礙着你事了,自己不看路,踩到別人居然還惡人先告狀,現在的小姑娘怎麼這麼刁蠻不講理!」

「你說誰不講理!」

「切,誰不講理誰心裏知道,用我說嘛?」

「你……」

我看着眼前男人,心裏氣的不行,但想着好女不和惡男斗,就不打算和她一般見識。

再次惡狠狠的登了他一眼,算是解氣,然後我對着這男人攤手道「把手機還我!」

「還你?憑什麼?」這臭乞丐擺出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

我有些惱怒「手機本來就是我,你趕緊還我!」

「呵呵,想要手機?行啊?先給錢!」

「給錢?我憑什麼給你錢?」

「你剛才踩到小爺我了,你難道想不認賬嗎?我告訴你,不給錢的話,你別想要回手機!」

「你……你,蠻不講理!」

「嗨,爺我今天就是不講理了,你能拿我怎麼滴?有本事找警察去啊?」

這死乞丐肯定看出我不是本地的,所以存心欺負我,所謂強龍鬥不過地頭蛇,這破村子裏我是人生地不熟的,肯定是鬥不過臭乞丐了!

算了,權當破財免災了,我從錢包裏面掏出一百塊錢遞給這臭乞丐,結果他接過去後用手機反覆照了照,在確認真了偽後,臭乞丐立馬塞進兜里,然後嬉笑着對我說道「不夠,這點錢你打發叫花子呢!!」

「你不就是叫花子嗎?」我瞪着臭乞丐喊着:「告訴你,死乞丐,你別太過分!」

「怎麼滴,你踩到我你還有力了啊,我告訴你,就算我是乞丐,那也不是好惹的主!再說,你剛才踩到我那腳那麼重,我不點去醫院做個檢查,這一檢查,一兩百塊就沒了,然後我不點買點補品滋補下`身子啊,這幾天我也不能外出工作了,平日肯定沒有收入,誤工費也點算上,一來二去的,這樣,我給你打個折,給八百得了,這我還沒算精神損失費呢!」

「你……你,真不要臉!」

「對,我就是不要臉,你怎麼滴,麻溜的,給不給錢,不給錢手機就歸我了,我看你這手機應該是最新的那個什麼蘋果六吧,怎麼滴也能賣個一兩千……」

他得意嘻嘻的衝著咧嘴,而我咬牙,心裏已經拜訪了無數遍他的祖宗十八代!

眼前哪是乞丐啊,根本是無賴嗎?

這要換做往常,我絕對不會妥協的,可現在……現在這大黑天的,加上人生地不熟,本來就有些膽怯!萬一得罪了這乞丐,他一不開心,不要錢改成劫色的話……那我可就慘了。

不就是幾百塊錢嗎?我心想先給他錢,等到了徐麗家,在想辦法,到時候定要這死乞丐好看!

從錢包裏面又拿出八百遞給了乞丐。

他接過去數了數,然後心滿意足的將鈔票收了起來,這之後乞丐將手機還給了我。

接過手機,二話沒說,直接繞過他朝着前走去,而那抽乞丐忙着數錢也沒管我。

可等我走出幾米後,身後的乞丐卻突然喊了一句「等等!」

「又怎麼了?臭乞丐,我告訴你,本姑娘不可能再多給你一分了!」

我轉頭對着他嚷道,結果死乞丐笑嘻嘻的對着我說道:「姑娘家家的,別動不動就這麼大火氣,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我嫁不嫁得出去不用你操心!」我冷哼一聲轉身就要走,而這時那臭乞丐忽然喊了一句:「喂,我只是想好心提醒你一句,這村子不是你這種小姑娘該來的……想活命的就感覺離開,別往前走了!」

「你嚇唬我啊?告訴你,本姑娘從小就是嚇大的!」

說罷,對着臭乞丐豎了個中指。

而他完全不以為然,笑了笑繼續道:「小姑娘,別怪我沒提醒你,想要走的話就趁早,晚了可就……」

臭乞丐還自顧自的說著,而我完全沒有理會他,小聲罵了句「傻比」,我就朝着徐麗家走去了!

說來挺奇怪的,那小白樓看上去離我也就幾十米的路程,可我硬是走了半個小時才到樓門口。

這小白樓是整個村子唯一亮着燈的建築,我走到門前敲了兩下門。

沒過一秒的時間,門開了。

屋子裏面紅彤彤的,而徐麗就站在門口,她穿着一身紅色新娘妝,臉上畫著慘白的妝容!完全看不出一絲血色。

此刻徐麗直視着我,眼睛一眨不眨,她嘴角上揚,變作一個半月形,半響過後,她張開猩紅的嘴,對我說了四個字:「歡迎光臨!」

此刻,徐麗那慘白的臉頰配上漆黑的眼影,樣子像極了電影里的「殭屍新娘」,給人說不出的詭異感覺。

我站在門口,被嚇得一時間不敢言語。

而見我這樣,徐麗居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捂着肚子「哈哈」的樂了一陣,過一會,徐麗指着我笑道「陸小曼,你真的一點沒變,還是那樣膽小,哈哈,瞧你剛才那樣,真是笑死我了!」

看着徐麗捧腹的樣子,我知道自己上當了,她是故意畫了個「鬼新娘」妝來嚇我的。

當下,我挺生氣的,咬着下唇,死死的瞪着徐麗,而後劈頭蓋臉教訓了她一頓。

見我是真生氣了,徐麗立馬收住了笑,然後對着我說道「好了好了,別生氣了,我賠禮道歉還不行嗎!」

說罷,徐麗拉着我進了屋子。

屋子裏面掛滿了五彩的拉花,牆壁上貼着大大的喜字,裏面傢具都時嶄新的,一看就是新婚的布置。

可讓我好奇的是整個屋子裏面只有我和徐麗兩個人。

我問徐麗,怎麼屋子裏面就她自己,結果徐麗告訴我說這是他們老家結婚的風俗,新婚前一天晚上,新娘子只能和伴娘待在一起,屋子裏面絕對不能再有其他人,否則不吉利。

聽她這麼一說,我立馬站起身開口道:「那你趕緊給我找個別的住處,別讓我壞了你老家的習俗!」

我說完,徐麗立馬拉着我坐下,她笑眯眯的對着我說道:「不用不用,小曼,你和待在一起沒事,我不是說了,我們老家的習俗是新娘和伴娘要待在一起……所以今晚你就陪我一起呆在這屋子裏面吧!」

「啥?」

對於徐麗的話,我有些摸不着頭腦,但沒過幾秒我就反應了過來,指着徐麗喊道:「你的意思是……我是你的伴娘?」

她點了點頭表示默認!

我的天,當伴娘這麼大的事情,徐麗居然沒有提前告訴我,我居然在她新婚前夜才知道自己是伴娘?

我看着徐麗,咳嗽一聲道「你怎麼不早說,要知道你讓我當伴娘……那我……」

「那你什麼……你是想說,要知道自己是來當伴娘,死活都不會來的是嗎?」

徐麗饒有深意的一笑,似乎看透了我一樣!

她說的沒錯,要是知道這一趟不止是參加婚禮這麼簡單,還要給人當伴娘,那我說什麼也不會來的,要知道現在這年頭當伴娘可都是有生命危險的……尤其是這種偏遠鄉村,想想前幾天網上沸沸揚揚的鬧伴娘事件,我整個人都有些不寒而慄。

本想一口拒絕徐麗,我說什麼也不當這個伴娘。

可徐麗拉着我的胳膊,苦苦哀求着說她實在是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當伴娘,要不然也不會連蒙帶騙的把我叫來,後來更是揚言說如果我不當伴娘,她就不結這個婚了。

我聽着覺着她也挺可憐的,最後在她的哀求下,還是答應了,而這期間,徐麗向我發誓,說她用性命擔保,結婚的時候絕對不會出現網上那些鬧伴娘的事情。

我點頭,心裏卻想好,等會自己準備一把剪刀在身上,明天婚禮的時候誰敢鬧我,我就要他好看!非讓他斷子絕孫不可!

之後又和徐麗閑聊了會,就各自休息了。

徐麗安排我在二樓的一間房間休息,這房間裏面貼滿了大紅喜子,床單被褥也都是大紅色的,一進屋我還以為自己走錯了,進了徐麗的新房。

不過徐麗告訴我說在他們老家這,新娘子婚前住的屋子裡每間房都要貼滿喜子,並且被褥要換成大紅色的,這樣才能紅紅火火。

說著徐麗將我推進屋子,然後將放在床上的一件鮮紅色睡衣長裙拿起放到我手裡,讓我待會睡覺的時候換上這套紅色睡衣。

我好奇問她為什麼。

徐麗說這也是他老家的一種習俗,伴娘在新婚前一晚要身穿紅色的睡衣,這樣能保佑新人娘婚禮順利,萬事安康。

聽了徐麗的話,我不禁皺眉,說實話,我覺着她老家的習俗還真奇怪的,怎麼把伴娘弄得和新娘子似得!

不過我這人向來大條,徐麗讓我穿,我就穿了,也沒多想什麼!

由於趕了一小天的陸,我整個人都累得要死,換好衣服,躺在床上不一會就睡著了。

本來想着一覺可能睡到天亮的,可後半夜的時候,迷迷糊糊的我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自己身上游竄,開始我沒在意,以為自己是做夢了。

可後來那感覺越來越真實,這我才發覺:在我身上來回遊竄的居然是一雙手!

那雙手起初是在我胸口不斷徘徊,然後開始慢慢向下移去,雖然隔着睡衣,但觸感卻格外的真實。

當下我挺難受的,想要睜開眼睛,可眼皮就跟被粘住了一樣,怎麼也睜不開眼。

這時我才注意到,自己的身體似乎被一股力量壓制着,全身上下都動彈不得!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雙手居然順着裙擺朝裏面秘密地帶探了去!

我嚇傻了,本能的身子扭動身子想要掙扎。

「你醒了?」

一個男人的聲音傳入耳中,那聲音很是邪魅,我聽後居然有一絲熟悉,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聽過。

我想和這男人對話,可嘴巴根本張不開,而這一切好像都在男人的預料之中一樣。

他附身趴在我身上,十分熟練的用雙手挑逗我的身體,我咬着牙,心裏雖然感到屈辱至極,但男人的雙手讓我感覺從未有過的刺激!

就在我的心裏防線馬上要崩塌的時候,男人忽然抽回了雙手,而後他俯身在我耳邊輕聲私語道「娘子,雖然我很想現在就要了你,可這最重要的步驟還是要等到咱們拜堂完之後,你別急,很快咱們就能見面了,嘿嘿!」

話必,壓在我身上的那股力消失後,而我身上也來了力氣。

意識漸漸清醒,周邊想起各色鑼鼓的聲音,吵鬧的很。

等我睜開眼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原來的房間,而是在一頂轎子裏面,身上穿着的是大紅的新娘服,這套衣服我見過,是之前穿在徐麗身上的那件……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在轎子裏面!還有我為什麼會穿着新娘的衣服?

當下,我坐不住了,想要從搖晃的轎子裏面衝出去,

可剛掀開布簾,我居然看到一個慘白的無以復加的女人臉正直視着我!是徐麗!

此刻的徐麗一張臉塗滿臉了白粉,雙頰卻紅的刺眼,她那眼影漆黑下的一雙瞳孔死死盯着我,表情冷漠的很!

我有些不寒而慄!看着她磕巴的開口道:「徐麗?我們怎會在這裡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徐麗似乎沒打算回答我問題,她看着我不出一聲,見此,我有些急了,想要推開她從轎子上跳下去。

可剛觸碰到她的胳膊時我就傻眼了,因為此刻徐麗的身子冰冷的很,根本不像是活人的身子。

「回去……」

徐麗口中發出兩個字,沒等我反應,她直接一甩胳膊將我整個人都推進了轎子裏面。

「咯咯!」

隨着我跌坐在了轎子中,徐麗發出一連串詭異的笑聲,可我卻注意到:徐麗的臉面卻根本露出一絲笑意,甚至嘴巴都沒有張開過!

就這樣我看着她將帘子拉下!心裏恐懼的無以復加了!

完了,我要死了,我蜷縮在轎子裏面身子不住的顫抖,現在我心裏除了恐懼就是有後悔,我真的不該來參加什麼婚禮,這哪是當伴娘,我明明成了新娘,而且如果沒猜錯的話,我可能即將成為一個鬼新娘。

我該怎麼辦?誰能救救我?

就在我自怨自艾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一個熟悉且陌生的聲音。

「喂,傻丫頭,知道怕了吧!」

這聲音我熟的……是他?那個臭乞丐!

聽到那臭乞丐的聲音,原本絕望無助的我忽然心底升起一絲希望,我連忙在轎子裏面上下翻找起來,可這轎子就這麼大點,根本沒法藏人,那臭乞丐的聲音是從哪傳來的呢?

詫異之時,臭乞丐的聲音再次傳入我耳中。

「呵呵,傻丫頭,別找了,我這是用意念在和你交流!」

「意念?」

我愣了一下,然後發現臭乞丐的聲音好像的確是直接傳入我腦中的,而不是用耳朵聽到的!

原來真的有人可以用意念交流,我還以為那只是小說里的場景呢。

在我還沒緩過神的時候,臭乞丐的埋怨聲傳來:「早就警告過你,讓你趕緊離開那鬼村,結果你不信我,現在好了,馬上你就要成為那傢伙的新娘子了!」

聽了臭乞丐的話後,我身子顫了一下,臭乞丐說的「那傢伙」肯定就是之前夢裡摸遍我全身的男人,雖然不知道他是什麼來歷,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絕對不是人類!

不行,我絕對不能嫁給他!

想着,我立馬在腦海裏面大喊:「乞丐大哥,既然你能用意念和別人交流,那你一定很厲害,求求你救救我,只要你能救我出去,我會好好報答你的,對了,我給你錢,我把自己全部積蓄都給你!」

「錢?我不要錢!」

臭乞丐呵呵笑了一聲。

「那你要什麼?」

「你這話問的,其實吧,我這人一向無欲無求的,真沒什麼特別需要的,而且要救你就要得罪那傢伙,我可不想給自己添麻煩!」

臭乞丐說的自己好像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一樣,明明之前為了幾百塊錢和我在馬路上糾纏了半天!

雖然心裏很鄙視,但我卻不敢得罪他,吸了口氣,我懇求的對着臭乞丐喊着:「別啊,乞丐大哥,現在只有你能救我了,只要你能救我出去,到時候你讓我幹什麼都行?」

「真的幹什麼都行?」

臭乞丐得意的笑聲傳入腦海,當下我愣住了,聽他的語氣,我心裏打鼓,他該不會是想……果然,沒過兩秒臭乞丐開口道「其實我這人什麼也不缺,但就缺個媳婦,這樣吧,我救你出來,你當我媳婦咋樣?」

「你……」

聽了臭乞丐的話,我不禁脫口喊了出來,而轎子外的徐麗聽到我的喊聲,她掀開帘子,瞪眼看了看裏面的我,我趕忙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的樣子。

徐麗眼睛在轎子裏面掃了掃,見沒有異樣,她又蓋上了帘子。

我吸了口氣,然後對着臭乞丐哭笑道「乞丐大哥,你想要媳婦,等你救我出去,我給你介紹一個,保證比我漂亮,比我溫柔,好不好?」

「不好,我不喜歡溫柔的,我就喜歡你這樣潑辣的!」

「你……」

此刻,我心裏五味雜談,這臭乞丐明顯是趁火打劫,可現在的我哪有拒絕的權利。

想了一會,與其嫁給一個鬼,還不如嫁給一個乞丐呢,起碼這臭乞丐是活人啊,而且我心裏琢磨着,要是臭乞丐真的救我出去,到時候我要是反悔不嫁給他,他也不能拿我怎麼樣。

這麼想着我便答應了臭乞丐的要求。

而我同意後,臭乞丐立馬得意的笑了笑然後。

下一秒他對我喊道「媳婦,坐穩了哦!老公我要救你出來了!」

話畢,我便聽到「轟隆」一聲,隨後整個轎子開始劇烈搖晃起來,下沒過幾秒,轎子哐當一聲墜落到了地上,而我則從轎子裏面軲轆了出來!

全身疼的要死,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我就被人抱了起來,然後飛速的前行着!

四周的風呼呼的吹着,我根本睜不開眼睛。

等到風停了的時候,我慢慢睜開眼,這才發現抱着我的人就是那臭乞丐,而我們這時已經回到了徐麗老家的那個村子中。

臭乞丐看着我「嘿嘿」的笑了兩聲,然後開口道「媳婦,你是想讓老公我繼續抱着你,還是下來自己走呢?」

我瞪了她一眼,立馬從他身上跳了下來。

拍了拍身子上的灰塵,我看着周圍漆黑的一棟棟房子,心裏不禁直打鼓!

現在我已經知道這村子真的是鬼村了,我可不想再繼續呆在這裡了!

「喂,你帶我離開這裡吧,待在這村子,我總感覺渾身不自在!」

我對着臭乞丐說著,而他苦笑一聲道:「現在還走不了,你身上已經有那傢伙的印記了,就算你走到天涯海角他也能找到你!」

「那怎麼辦?」

臭乞丐指了指一旁的一間平房,示意我跟着他走進去。

而進入那間屋子後,我發現屋子裏面居然放着一口棺材,這棺材一看就是有年頭了,上面的漆早已脫落的不成樣子。

不過讓我好奇的不是這屋子裏面為什麼會有一個棺材,而是這棺材四周貼滿了黃色的符紙!就像是電影裏面那些震懾殭屍的符一樣!

「這是什麼?」

「棺材啊!」

「我還不知道是棺材,我是問你為什麼這屋裡會有棺材,還有你帶我來這幹嘛?」

我問完,臭乞丐笑了笑什麼也沒說!他超前一步打開棺材蓋,然後在我驚訝的注視下居然躺進了棺材裏面。

當他完全躺下後,這臭乞丐挪了挪身子,在自己旁邊空出一塊地方。

他拍了拍那塊空地對着我笑道「進來吧?」

「啊?」

我愣了一下,指着棺材裏面道「你讓我睡棺材?」

「不然呢?」臭乞丐反問道。

「算了吧,我還是習慣睡床,你還是自己睡棺材吧!」

說著我就準備去裡屋的炕上休息,結果臭乞丐卻冷聲說道「你不怕再被那個女鬼抓走?」

「女鬼……你說徐麗,她還會來嗎?你不是已經趕走她了嗎?」

「趕走?我可沒那個能耐,我只是使了個障眼法,把你從她手上救了出來,但這不代表她會放過你,據我估計,過了不了多久她就會憑藉你身上的印記找到你!不過你只要睡在這棺材裏面,就算他找到咱們也拿你我沒辦法!」

「為什麼!」

「看到這棺材上面的符紙了嗎?這些可都被人加持過的驅魔符,專門驅鬼用的,而且這棺材木是用黑狗血浸泡過的,鬼怪根本不敢碰!好了,別問那麼多了,不想死的就趕緊進來!」

我不知道這臭乞丐是不是框我,她不會是想趁機占我便宜吧?

但就算真是這樣,我也沒辦法,我可不能冒被徐麗抓走的風險!

我有些不情願的躺進棺材,而臭乞丐見我躺了進去,咧嘴對我笑了笑,起身準備將棺材蓋蓋上。

我趕忙阻止道「能不蓋上嗎?我怕黑!」

「別怕,有我呢!」

臭乞丐「嘿嘿」一笑,然後直接蓋上了棺材蓋。

漆黑的空間裏面,我們兩個躺在裏面,我能清晰的感覺到他的呼吸,說實話,這臭乞丐看上去埋了吧汰的,但身上卻一點異味也沒有。

棺材不算大,所以我們兩個躺在一起不禁有些擁擠,這讓我很不自在,身子不舒服的扭動了幾下,而這時,我感覺到:臭乞丐的手居然開始在我身上亂摸起來。

「你幹什麼!」

我趕緊喊了一聲!

「怎麼了,你現在是我媳婦,老公摸媳婦,這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說著他完全不顧我的感受,雙手直接抓住我的胸,不斷的揉起來。

「你……別……」

胸口被揉的有些發疼,我趕忙出手制止他!可他的力氣比我大上許多,在和她糾纏了一陣後,我最終敗下陣來。

「嘻嘻,媳婦,你就省省力氣吧,你放心,老公我會好好疼愛你的!」

見打不過他,我只能妥協,心裏安慰自己,反正是隔着衣服,摸就摸吧,又少不了快肉!

可沒成想,摸着摸着,這臭乞丐手上加大了力道,我立馬疼的喊出了聲,而他根本不懂什麼「憐香惜玉」,仍然不斷揉着,過了幾秒,臭乞丐居然蹬鼻子上臉,一手伸進我衣服裏面直接觸碰我的肌膚。

這可讓我沒法忍耐了,我按着他的手,大聲喊着「你再這樣,我就出去了!」

說著,我作勢要推開棺材蓋子,可偏偏在這時,在棺材外面忽然傳來一個熟悉且恐怖的聲音。

|「小曼,陸小曼……你在哪裡啊……快出來啊……快出來啊……」

是……是徐麗的聲音,徐麗找到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