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女總裁的護身高手
女總裁的護身高手 連載中

女總裁的護身高手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張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逸 張逸獃獃 都市小說

【新書超級兵王的美女房客】死神一怒,歐洲動蕩!瘋子回歸,血濺三尺!他,就是這麼一個傳奇的人物,用熱血的拳頭締造了一個又一個的神話,讓無數國家首腦聞之色變,但為了尋找自己毫無血緣的姐姐選擇回國,卻機緣巧合之下竟做了冰山女總的貼身保鏢! ...展開

《女總裁的護身高手》章節試讀:

第三章 你又不打算幫我?


  在餐廳里由於那個青年的出現,凌夢的計劃也就不了了之,當時那個青年眼裡閃過的陰霾讓張逸不由啞然,不過他也就嗤之以鼻,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罷了。

  此時張逸坐在Losedemon酒吧裏面的辦公室里,眉頭緊皺着聽上官飛說著什麼,手指不斷的敲擊着桌子,思緒萬千。

  許久,張逸緩緩吁了一口氣,揉着自己的額頭問道:「你是說中海出現了好幾起這些案件?」

  「是的,現在那個女警官懷疑到你身上,我害怕到時候一查你身份,然後燕京那些人……」說到這裡,上官飛沒有說下去,因為誰都清楚一旦燕京那些人知道了張逸如今人在中海的話,估計不會放過他的。

  「老大,我就搞不懂你為什麼要回來,我們在歐洲不是過得很好嗎?」見張逸思緒着什麼,上官飛忍不住問道。

  張逸苦澀笑了下,站了起身來到窗外,看着車如流水馬如龍的路上,腦海里的一幕幕猶如放電影般呈現在他的腦海里。

  十年前,燕京。

  那是一個白雪紛紛的日子,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整個燕京都粉妝玉砌。

  一個約莫十七八歲的女孩拉着一個只有十三歲的男孩子的手,緩緩的在大街小巷上走着,男孩子那稚嫩的臉上露出着讓人嚮往的童真,而女孩則是溺愛的牽着男孩的手。

  「姐姐,你以後會離開小逸嗎?」小男孩站在了原地,獃獃的抬頭看着女孩。

  女孩聞言,半蹲着身子,好讓自己跟小男孩的身高跟自己平等,溺愛的捏着他的小鼻子,聲音極為輕柔:「姐姐當然不會離開小逸的,但是呢,小逸到時候要娶老婆的。」

  「我才不要,我就要姐姐。」男孩那稚嫩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色,小拳頭緊握,似乎在心裏起誓那般。

  女孩寵溺的摸着小男孩的頭髮,笑了笑不再言語。

  時間白駒過隙,一晃十年光陰已過,中間的變數多得讓這個小男孩應接不暇,最終還是敵不過命運的安排,如今已物是人非,而當年的小男孩已經成為了一方霸主,本應衣錦還鄉的他,只想快一些找到這個沒有半分血緣關係的姐姐。

  「老大?」見到張逸時而鎖眉,時而淺笑的上官飛百思不得其解,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們都知道張逸的情況,被奸人所害,導致他從小就失去了雙親,自己老大運氣好撿了一條老命偷渡到了歐洲,憑着自己的魄力和膽量締造了如今的神話。

  這次回國只有自己跟三娘知道,要是讓兄弟們知道的話估計全部一窩蜂湧進華夏,到時候肯定會在華夏、燕京攪個天翻地覆。

  張逸,是他們弟兄們心目中的神話,是神邸;

  龍有逆鱗,雖遠必誅。

  在歐洲的時候時常有些人囔囔着要私自回國替張逸報仇,但無奈這些想法都被張逸以及三娘給扼殺了。

  「嗯。」張逸輕搖着腦袋,把以往的種種藏在深處,回到座位上。

  上官飛一臉的好奇,自個搬個凳子坐在張逸旁邊,笑嘻嘻的問:「老大,我想問問這次回國是不是打算回來報仇的?」

  張逸無奈的白了上官飛一眼:「我現在才發現你真的很好奇。」

  上官飛一愣,不解問:「為什麼這麼說?」

  「你看,你又來了。」張逸嘆息了下,故意轉移着話題。

  「呃。」上官飛獃滯了片刻,似乎心有不甘那樣:「那為什麼不讓三娘回來?」

  張逸聞言,腦海里不由自主的呈現着一個風姿綽約的身影。

  「我回華夏?不去,我怕自己一怒之下血洗了他們,一旦你在那邊少了一根毛,別怪我不聽你命令親率兄弟們把燕京給翻了。」

  這是臨回來前三娘跟他說的一句話!

  想起這個甘願為自己犧牲,不求為報,一直以來都是在背後支持着自己的女人,張逸原本憂愁的臉色驟減,剩下的只有笑容以及柔情!

  見到張逸眉頭舒展,雙眼柔情似水,上官飛心中嘆息着,任誰都知道自己老大跟三娘心中都有對方,可對方都沒有揭開這一層薄紗,一直都在維持着朦朦朧朧的關係。

  『扣扣扣』

  正當張逸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道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上官飛看着張逸,似乎請示着。

  見到張逸點頭,上官飛才站了起身跟張逸換了位置,畢竟張逸之前就說過酒吧的事情他不會管,一切交由上官飛做主,外人只知道這個酒吧的老闆叫上官飛,而張逸卻沒人知道,對此上官飛還抱怨了許久。

  「進來。」上官飛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

  「老闆,外面來了一群人說讓我們給說法。」一個約莫三十歲左右的男人開門走了進來,不解的看了張逸一眼。

  上官飛聽到這話,立即拍案而起,突然想到張逸還在這裡,下意識的看了他一眼,見他自顧自的坐在一角,怒斥道:「我們酒吧又沒有做見不得人的事,黃賭毒都不沾,給他們什麼說法。」

  「他們說有一個兄弟在這裡獵艷,但卻被一個女警官給捉走了,所以……」

  「所以他們就覺得是我們設計陷害了他們那個兄弟?」中年人說到這裡,上官飛已經猜出了端倪,皺眉說道。

  青年點頭,不再言語,等待着命令。

  「行了,我等下就出來,你先出去吧。」上官飛揮了揮手。

  而一邊的張逸眉頭輕挑,似乎想到了什麼,不由哂然一笑,等那中年走了以後,幸災樂禍的說:「你當時還說把酒吧打造成艷遇率最高的一個酒吧,你看現在出事了吧?」

  「老大,黃賭毒你不給沾,我只能想到這個法子了,不然我能怎麼辦?」上官飛一臉無辜的說。

  張逸輕輕搖了搖頭,笑着說道:「好了,儘快解決吧,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的,你要小心點。」

  「嗯。」上官飛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突然反應過來,瞪大了眼睛:「你又不打算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