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龍婿
龍婿 連載中

龍婿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葉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權 忠叔 都市小說

父親遇害,戰神回歸
家族破滅,為妻做婿
生而為王,我既是天
一朝龍入海,血染江州城
這五年來你為我飽受屈辱,往後餘生我定還你整個世界!...展開

《龍婿》章節試讀:

第9章 阮天罡半路圍劫!


  聽到聲音,眾人四散開來,自覺地給來人讓開一條路。

  可是,令大家失望的是,江省六區總負責人並沒有露面,來人依然是丁戰,他如沐春風的邁着八爺步,在大家的歡呼聲中,走上了舞台。

  「丁爺,咱們的總負責人什麼時候來啊?」

  「是啊,丁爺,我這二百多斤的身體,腳都要站麻了!」

  「趙舒城不就是總負責人嗎?」

  這時,沐雪拉了拉葉權的衣襟,輕聲問道。

  「他啊!給他龍袍,他都不敢穿,這傢伙就是紙糊的龍王,遇水則化,他也就能騙騙你們沐家人了!」

  沐雪恍然大悟,想起剛才門口發生的事,她忍不住張開嘴巴,驚呼道:「那東方將軍找他去分戰域,豈不是要處分他?」

  「你真聰明!」

  「去你的!」

  被葉權這麼一誇,沐雪直感覺他這是在取笑自己,昨天自己真是又傻又天真,真把趙舒城當成是總負責人了。

  很快,大家平靜了下來,丁戰宣佈道:「總負責人不打算出場,因為憑你們的咖位還沒資格見他,今天,就由我來替他接風!」

  丁戰看着台上擺着各式各樣的禮品,打眼一瞧,也就那塊白玉算是最貴重的了。

  於是,他拿起漢白玉,笑道:「這白玉,質地鮮滑,又有隱隱涼意,好玉啊!」

  「丁爺,我……是我送的,這是我的家傳寶物,希望您喜歡!」

  趙舒城回頭瞥了一眼葉權,十分神氣,像是在炫耀,但他面對丁戰時,諂媚之極,比見了親爺爺都親,前後對比之下,葉權搖了搖頭,暗嘆:「格局太小了啊!」

  「某些人,要完蛋嘍!」

  葉權低聲在沐雪耳邊笑道,像是預料到了什麼。

  「又胡說八道,大姐夫送的可是家傳的漢白玉,下了血本了,怎麼會……」

  話還沒說完,下一幕讓沐雪目瞪口呆,當著眾人的面,丁戰揮舞胳膊,將白玉朝着地上狠狠摔去,砸的粉碎。

  「這……」

  「丁爺脾氣怎麼突然這麼大?」

  「依我看,是趙舒城長的太猥瑣了,丁爺看不上他!」

  丁戰走進趙舒城,低聲道:「白玉在我們疆域是最不賺錢的東西,賤到沒人撿,反倒是這個,是我們最喜歡的東西!」

  說著,丁戰拿起桌上的一瓶牛欄山,動作老練的擰開瓶蓋,一口就吹了大半瓶。

  「真希望回到戰場上,槍林彈雨中,如果能喝上這麼一口牛欄山,該多美妙啊!」

  看他陶醉的模樣,沐雪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驚呼道:「如果他不是總負責人的戰友,我真懷疑他是你請來的演員,你是半仙吧?說什麼准什麼!」

  「誰讓我也出自疆域呢!」

  葉權盯着丁戰,像是在提醒他,戲有點過了。

  喝了酒,丁戰的臉微微有點紅,他拍了拍趙舒城的肩膀,笑道:「兄弟,我沒有針對你的意思,只是覺得你很垃圾!」

  「能……能做丁爺口中的垃圾,我覺得很榮幸啊!」

  趙舒城賠盡了笑臉,這回可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禮物人家不喜歡不說,還在宴會上丟盡了臉。

  「這人可真賤啊!」

  「我認得他,分戰域的一個上士,真不曉得這種垃圾是怎麼混進來的!」

  「靠,我才想起來,這不是我手底下的兵嘛!等着,我回去一定要好好『照顧』他一下!」

  饒是趙舒城的臉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他急忙找了個角落藏了起來,再也不敢露面了。

  這時候,葉權發現,不遠處的軟天罡正用怨毒的眼神盯着自己,他倒是沒覺得什麼,反倒是沐雪覺得渾身不舒服。

  「葉權,要不我陪你去鄰市躲躲吧,阮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沐雪的臉上充滿了柔情,上一次,她受到家裡的阻滯,也沒有勇氣陪葉權面對危機,這一次,她絕不會再逃,哪怕是死,她也想陪着葉權一起。

  「秋後的螞蚱而已,我賭他蹦躂不了幾天了!」

  他握緊了沐雪的手,十分感動。

  只見丁戰藉著酒勁重新上台,宣佈道:「天下雖安,忘戰必危。掃黑除惡,刻不容緩,軍人的天職就是為老百姓謀一個安全的國度,阮先生,你說是吧?」

  「是……是,丁爺說的是!」

  軟天罡不明所以,他哪知道這鍋這麼飄飄忽忽的就扣自己頭上了。

  「三天之內,我要青龍幫解散,如若不然,後果自負!」

  不得不說,丁戰今天的表演,足以去奧斯卡拿小金人了,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傢伙渾身上下都是戲,殺氣騰騰的樣子真不像是裝出來的。

  「是是,丁爺說的是,我一定照辦!」

  在絕對強大的勢力面前,軟天罡只能認栽,他橫行霸道一輩子,哪能想到某一天自己也會成為放在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環望眾人,丁戰淡淡的說道:「別以為你們送了這些禮,我就會網開一面,某一天你們犯在我手上,我讓你們知道什麼叫法不容情!」

  威嚴,又霸氣!

  望着丁戰的背影,眾人有一個想法:連助理都這麼威嚴,那總負責人得什麼樣?越來越神秘了!

  「軟天罡,唐宗,你們還有一天時間,這是你們最後的期限!」

  說完,葉權帶着沐雪離開了接任大典。

  不管他們有沒有把自己的話放在心裏,葉權腦袋裡已經在飛速運轉,一百種死法隨時等待着他們。

  回去的路上,葉權小心翼翼的開着車,生怕驚醒了睡在副駕駛的沐雪,昨晚他們聊到半夜,沐雪都沒怎麼睡,想必一定是累了。

  車開到一條偏僻的小路時,一輛黑色的奔馳大G橫在了他的車前。

  沒有想像中的猛踩油門,極限飆車的場面,葉權緩緩地踩下剎車,他生怕驚醒了熟睡如貓咪版香甜可愛的沐雪。

  下車後,葉權觀察着奔馳大G,低聲道:「讓我看看,是什麼阿貓阿狗,也敢來阻攔我!」

  車門大開,映入眼帘的是一根拐棍,接下來是兩條並不靈敏的腿,他老氣橫秋的臉上寫滿了憤怒,此人,正是軟天罡!

  「葉權,我找了你五年,這筆賬是時候該算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