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三屍語
三屍語 連載中

三屍語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暫未設置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爺爺突然去世,我請假回家,誰知在路上,我看到爺爺在向我招手
我趕過去,就沒了意識
直到我再次醒來,爸媽就在身邊,而我赫然躺在爺爺的棺材邊
據他們說,他們是在井裡發現我的,已經在裏面泡了一天一夜了,要不是有人打水看到了我,估計現在已經死透了
我怕了,因為當時明明是爺爺在叫我!我急忙看向棺材,爺爺在裏面躺的很安詳
...展開

《三屍語》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合不上嘴


  我出生在農村,自幼跟我爺爺長大,家裡就兩個房間,爸媽睡一屋,我和爺爺睡一屋。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我去讀大學。

  我讀大四那一年,爺爺突然去世了,沒有任何的徵兆,是晚上睡覺的時候走的。我從學校趕回去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爺爺的靈堂就設在堂屋裡,所有的一切都安排的井然有序。

  我回到家後,第一件事是看爺爺最後一眼。長輩們把棺材打開,爺爺安安靜靜的躺在裏面,臉色蒼白,但是嘴巴卻是張開着的,好像是有什麼話說。

  我問大伯,爺爺的嘴張開的,是不是還有什麼遺願沒說出來?

  大伯聽了我的話,瞪眼訓斥了我一頓,讓我不要亂說話。

  我不知道大伯為什麼會突然間生氣,卻不好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多問,只要不再說話。

  二伯比我回來的晚,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他在外地當警察,不好請假。回來之後按照慣例是瞻仰遺容。我也跟着去看了,發現爺爺的嘴巴還是張開着,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似乎比之前張的更大了些。

  二伯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我聽見他小聲對大伯說道,爹的嘴怎麼是張着的?要想辦法閉上。

  大伯看了一眼周圍,見沒有外人,才小聲說,都試過了,閉不上。

  二伯想了想,去拿了一條熱毛巾,敷在爺爺的臉頰上,這是要讓僵硬的肌肉變得鬆軟,然後再合上爺爺的嘴。熱毛巾換了三四條,然後二伯試着合上爺爺的嘴。沒想到這個辦法還真的管用,嘴是合上了,但卻是歪的!

  爺爺生前並不是歪嘴巴,怎麼死後變成歪嘴巴了呢?難道他真的是有什麼遺願沒有完成?

  一屋人看到這場景,又是一陣痛哭。

  等過了一段時間,大家都安靜下來後,二伯又問,嘴裏放銀子了沒?(這是我們那邊的傳統,死後都要在嘴裏放銀子)

  我媽說放了,當時沒找到爺爺生前準備的銀子,她就把自己的一對銀耳環放爺爺嘴裏了。

  大伯和二伯輪流在靈前守夜,只有我爸是一直跪在靈前,誰勸也不聽。

  爺爺一共三個兒子,我爸最小,但是和爺爺的感情卻是最好。爺爺生前哪裡都不去,就只愛住我家,贍養工作全由我爸一人負責。大家都知道我爸和爺爺的感情好,也就沒去多勸。

  爺爺在堂屋裡一共擺放了五天,第六天上山。

  這之前,全家人在風水先生的主持下,開棺看爺爺最後一眼,寓意送爺爺最後一程。

  那是凌晨五點,天色剛蒙蒙亮。打開棺後,所有親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爺爺臉色鐵青,他的嘴竟然又張開了,而且比之前張的更大,那種幅度甚至已經超過了一個正常人能做到的範圍,下巴都快要貼着胸口了!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嚇着了,那個風水先生也沒了主意,他說他也沒見過這樣的事情,反倒是問我大伯怎麼辦?

  我大伯他們三兄弟商量了一下,決定按原計劃不變,起棺上山!

  來給我爺爺抬棺的都是村裡的壯漢,哪家有親人去世,幾乎都是找的他們。因為按照習俗,棺材一旦起棺,就不能在中途放下,必須一口氣上山。所以抬棺的人必須很壯。(我們那裡還不流行火葬,全部是土葬。)

  風水先生做好法事之後,來抬棺的四人分別拿着木槌在棺材的四角釘下一枚銅釘,然後搭好繩子,穿上粗木棍,扛在肩上,就等着風水先生的一聲令下。一旁的煙火先生已經拿着打火機準備點鞭炮。

  風水先生拿着桃木劍,在法壇上重重劈下一劍,大喊一聲:「起棺!」

  點鞭炮的煙火先生點燃鞭炮,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之後,四位抬棺的壯漢大喝一聲「起」,只聽見繩子嘎吱嘎吱的響,四人蹲着馬步,可無論如何也直不起腿來。

  棺材沒抬起來!

  我爸他們當時臉色就不好看了,抬棺的紅包是給了的。沒想到他們居然出工不出力!但是這個時候又不好發作,我爸只好趕緊再包了四個紅包,準備給抬棺的四人。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那四人說什麼也不收。其中一個說,老爺子是村裡的長輩,大傢伙都敬重,不可能不使勁抬棺。確實是這棺材太重了,就算給我們再多的紅包,也抬不起來啊。

  我爸無奈,只好把紅包裝口袋裡,可是臉上卻是急的要命。

  還好前來送殯的隊伍里,還有年輕的壯漢,聽說棺材抬不起來,就主動來幫忙。於是又添了一條繩子,加了一條桿,然後按照前面的程序再走一遍。

  可是鞭炮聲響完之後,棺材依舊沒能抬起來!

  這一下,大傢伙都急了,人群里也出現了一些議論的聲音。紛紛說我爺爺肯定是有什麼心愿放不下。

  我爸擔心村子裏的人亂嚼舌根子,於是招呼大伯再添了一條杠,他們兩兄弟親自抬棺!

  八個人了,竟然八個人還是抬不動!

  回魂壓棺!

  我聽見那個風水先生驚呼了一聲,他之前也以為是抬棺的人出工不出力,可是現在他的臉色都變了。我看見他趕緊招呼我爸他們三兄弟,問老爺子生前是不是還有什麼心愿未了。

  我爸他們都說沒有,平時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沒有什麼沒完成的心愿啊。

  我爸他們三兄弟想了好一陣,還不斷的對着棺材說話,但是抬棺的那六人怎也抬不起來。最後我爸直接跪在了棺材前,一邊磕頭一邊說,爹,你要是還有什麼心愿,你晚上給兒子託夢,你這樣不肯走,我們都不安生啊!

  我大伯二伯也都跪下磕頭,第三代人中,比如我和堂兄堂姐們也紛紛跪下,頓時哭聲一片。

  說來也怪,這一跪,之前八個人都抬不起來的棺材竟然被六個人就抬起來了!

  我爸擔心事情有變,趕緊招呼大家上山。

  這一路上,我看見我爸連大氣都不敢出,一直盯着爺爺的棺材,生怕他老人家一個不高興就不走了。

  還好,棺材順利的入了土,中間沒出什麼岔子。

  填墳的時候,家裡人要求我們第三代先回來,不許我們待在那裡,據說這也是習俗。

  我跟着堂哥他們回了家,看着靈堂還沒拆,但是爺爺卻永遠離我們而去了,心裏很是難受,鼻子一酸,眼淚就忍不住的流了出來。

  我媽看見我哭,立刻把我拉到一邊,很是嚴厲的訓斥我,出殯第一天不許哭!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還是強行忍住了。後來我媽告訴我,要是出殯第一天哭的話,死去的人會不捨得離開。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當天晚上,我睡在以前和爺爺一起睡過的房間,我總感覺爺爺還在我身邊。想到以前夏天睡覺的時候,爺爺都會拿着扇子替我扇風,可是以後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時光了。我的眼淚又忍不住的快流了下來。但是想到我媽的話,我給忍住了,萬一我爺爺捨不得走了怎麼辦?

  迷迷糊糊中,我看見我爺爺走了進來,他和以前一樣躺在我的旁邊,側過身子來,胳膊一上一下的,好像是在替我扇風。可是他手裡根本就沒有扇子啊。我揉了揉眼睛,仔細的看了看爺爺,卻發現他大張着嘴巴,臉色鐵青,身上穿的竟然還是下葬時候的那身壽衣!

  然後,我清晰的看見爺爺的嘴突然動了動。

  「啊!!!」我嚇得尖叫起來,睜開眼一看,還好這只是一個夢。

  窗外的天還沒亮,應該還是凌晨,我伸手想要摸一下放在枕邊的手機看看時間。可是,我卻摸到一張冰冷的臉。我慢慢轉過頭去,藉著微弱的月光,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爺爺那張張大着嘴巴的鐵青臉,而我的手,就放在他的嘴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