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麻衣詭師
麻衣詭師 連載中

麻衣詭師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張春燕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春燕 懸疑驚悚 胡半仙

師傅警告我二十歲前不許擅用術法,我因為一個女生,破了禁忌,害死了師傅……...展開

《麻衣詭師》章節試讀:

第6章 王屠夫死


  「為了王家村,我豁出去了,我和你去。」

  王老二畢竟是個撈屍人,膽子大、硬骨頭,他去屋裡找了一把砍刀,便和我直奔水庫。

  此時夜已深,我們來到水庫,一股冷風吹來,不覺直打哆嗦。

  王老二指着乾枯的水庫,小聲說道:「昨晚上也就是這個時候我看到秀琴下了井。」

  「走,我們先過去看看,如果情況不對,就不下去。」

  我說著,直奔古井。

  王老二說得沒錯,確實是有人下去過,因為井蓋明顯有被挪動過的痕迹。

  我和王老二對視一眼,動手挪動井蓋。

  「草,真重,估摸着不下五百斤重。」

  我和王老二使出了吃奶的勁兒,才把井蓋挪到一邊。

  此時,我更加堅定了秀琴不是人的想法,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挪得動這麼中的井蓋?

  隨着井蓋被我們挪到一邊,一口漆黑無比,深不見底的古井呈現在了我們面前。

  井口至今大約一米,在井口的四周,固定着九根鉚釘。

  而在每一根鉚釘的斷口處,都有一根手腕兒粗細的鐵鏈沿着井壁一直往下,不知通往何處。

  我看着漆黑無比的古井,就好像這下面是一處深不見底的深淵地獄。

  「特么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奇怪的井,弄這麼多的鐵鏈在這裡,也太古怪了。」

  王老二罵咧一句,順手把一根手電筒扔了下去。

  手電筒一直往下掉,直到亮光消失,也沒有到底,甚至它落地的聲音,我們也沒有聽到。

  「長壽,這井也太深了,你確定要下去?」

  王老二說話時伸手去動了動鐵鏈,然而手腕粗細的鐵鏈何其重,人根本就扭不動。

  「要不這樣,你守在上面,我下去看看?」我說道。

  「草,你把我當軟蛋了?」

  「要下一起下,即便下面真的有妖魔鬼怪,大不了就是死。」

  「我王老二撈過的屍體何其多,都沒有怕過鬼,今天也不怕。」

  王老二拍着胸脯,說話間掏出一個酒葫蘆猛喝了幾口。

  酒壯熊人膽,王老二不是慫包軟蛋,幾口酒下去,更加堅定了要下井的決心。

  「那你緊跟着我,萬一有什麼情況,我們趕緊撤。」

  我也摸不準這井下到底有什麼,但這口井確實是很符合古籍上關於鎖龍井的描述。

  龍,一直以來就是一個傳說,至少現在沒有人見到過。

  我也很好奇這下面,是不是真的鎖住一條龍。

  師傅曾經警告過我,如果真的遇到了鎖龍井,一定不能去招惹。

  可現在事關王家村所有人的性命,我也顧不得師傅的囑咐了。

  我和王老二一前一後,沿着鐵鏈依次下井。

  剛開始,還不覺有什麼。

  大概往下四五十米的時候,這鐵鏈突然間變得跟冰棍兒似的。

  而下面的寒氣衝上來,我只感覺四肢麻木,冷得直打哆嗦。

  「長壽兄弟,這下面簡直就是個冰窟窿呀,若繼續下去,我倆沒有摸清楚情況,就被凍死了。」

  王老二說話時又猛喝了幾口酒,不斷的打着哆嗦。

  說實話,這井下越冷,我越覺得有貓膩。

  但我們來的時候很倉促,幾乎什麼都沒有準備,我現在也確實是被凍得不行。

  繼續往下,萬一被凍得麻木的雙手一滑了,摔了下去,只怕龍沒有見着,人就得被摔成粉身碎骨。

  「二哥,咱們先回去吧,改天準備充足了再來。」我不敢冒險,只能先撤回去再想辦法。

  「得勒,那你後面要小心點。」

  王老二等的就是我這句話,像條壁虎似的快速往外爬。

  我們出了古井,一直緩了好半天,身上的那股寒氣才慢慢消失。

  「你說,井下這麼寒冷的環境,秀琴到底下去幹什麼了?」王老二往漆黑的井口瞟了一眼,說道。

  「等下次再來,一定摸清楚下面到底是什麼。」

  我說著,和王老二把井蓋重新蓋了回去。

  「長壽兄弟,今晚要不你就去我家吧?」

  「現在這麼晚了,我怕你回去不安全。」

  即將分路的時候,王老二突然一把抓住了我,嘿嘿笑道。

  「呵呵,要是哪個鬼不開眼,敢來招惹我,我定讓他魂飛魄散,你就別擔心我了,回去早點睡吧。」

  我推開王老二的手,準備離開。

  「額,不,不是,兄弟,其實是我怕。」

  王老二又急忙拉住我,有些尷尬的說道:「秀琴和那個道長今晚說的話你也聽到了,我怕自己半夜回去遭殃。」

  「你今天去我家住一晚,明天準備充足了,我們再下井,怎麼樣?」

  我看了王老二一眼,這傢伙撈屍的時候都不怕,現在卻慫了?

  不過我也擔心王老二一人回去出事兒,點點頭,答應了去他家住一晚。

  可我們剛進村子,一股冷風嗖的一下吹來,一個黑影從大道上猛地跑過,像是一道鬼影似的,王老二嚇得一個踉蹌,差點兒摔倒在地上。

  「我剛才不會是眼花了吧,看到了一個鬼影?」王老二一把抓住我,怯怯的說道。

  「你有沒有覺得那個跑走的黑影和誰的身形特別神似?」我問道。

  「這大晚上的,除了是鬼,就是出來干不正經的事兒,反正不是好東西。」

  王老二吐了一口唾沫,突然一怔,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你說他像王屠夫?」

  「不好,要出事兒。」

  「趕緊去截住他。」

  我倆反應過來,撒丫子的往王家大院跑。

  然而等我們到王家大院的時候,王屠夫已經翻牆進了王家。

  「啊,爽,好爽。」

  「繼續,繼續,就這樣!」

  ……

  此刻,屋裡已經響起了王屠夫歡快的聲音。

  「不行,怎麼著也要救他出來,不能眼睜睜看着王屠夫死。」

  王老二說罷,也要翻牆進去。

  「啊,不要,你是什麼東西?」

  「不,你不是人,我,我不想死。」

  「啊……」

  王老二還沒有翻進去,裏面響起了王屠夫的慘叫聲。

  我立即上前拉住王老二,說道:「算了,已經遲了。」

  「唉,真是可恨可惡。」

  王老二含淚咬牙,一拳打在面前的青磚上。

  「我們先回去吧,不能暴露了。」

  「王屠夫已死,我們挽回不了。」我安慰道。

  王老二淚珠滾落,點點頭,帶着我去了他家。

  然而,我們不知道的是我和王老二剛剛離開王家大院,一個鬼鬼祟祟的聲影又靠近了院子。

  他動作迅速,趁夜翻牆進了王家。

  一進門,他一腳踢飛面前的凳子,破口就罵了起來。

  「草他媽的,這狗日的秀琴,為什麼這麼殘忍?」

  「你知道最讓我難受的是什麼嗎?」

  「就是明知道王屠夫去就是死,可是我卻救不了他。」

  「長壽兄弟,你能告訴我為什麼嗎,為什麼是我們王家村的人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