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和女神的荒島歲月
我和女神的荒島歲月 連載中

我和女神的荒島歲月

來源:掌文 作者:江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瑤 江雅 現代言情

飛機失事,我和極品女神老婆雙雙掉落
為了尋找老婆,我在荒島踏上了冒險之旅
展開

《我和女神的荒島歲月》章節試讀:

第7章 迷香液


江雅見我一臉壞笑的走到她面前,嚇的快速兩步退進了山洞。

"你敢耍流氓,我一定告訴瑤姐。"

我眉頭微皺,弱弱的接了句:"這種話現在對我來說一點作用都沒有。更何況,就算她現在站在這裡,你覺得我會怕她?"

"反正,你不可以這樣對我。"

見江雅嚇的直哆嗦,我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可不是這種人,強扭的瓜不甜,強掰的肉不香。既然你一個人留在這裡害怕,那就跟着我一起吧!不過,我現在可沒有辦法抱你啊!"

"我還不稀罕你抱了,想的倒挺美。"

我笑着轉身,對着前方走去。

江雅腳腕紅腫,走路比較慢,而且她穿的是原來高跟鞋,雖然沒有跟,但還是特別的薄,走在這種坑坑窪窪的石子路上,一定特別的難受。

我走的很慢,和剛才出去的方向是相反的,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先找到草藥。

這個荒島,很有可能一天多個季度的出現,溫差會特別的大。

溫度高點還好,我傷口癒合的會快很多。可突然降溫的話,我手臂的傷口很容易化膿的,到時候可就蛋疼了。

江雅也是一樣,不給她腳腕消腫,就沒有辦法走遠去找江瑤。

讓我一直抱着或者背着她,萬一碰上海灣巨蟒或者巨鱷,又坐着其它帶有強烈攻擊性的生物,我很難施展開拳腳。

我們才走了幾分鐘,江雅就開始喊累了。

沒有辦法,我還得背着她。背着她比抱着她要省力很多,而且手臂不需要太過用力,對傷口也有好處。

"還是姐夫的後背有安全感吧?"我邊走邊笑着問道。

"才沒有,是你太自戀了。"江雅很不屑的回著。

"你說,我們要是真的回不去了,其他人也找不到了。乾脆就在這裡造個木房子,然後生一堆孩子,過野人生活得了。"

"呸!誰要跟你留在這鬼地方啊!你要敢耍流氓,等你睡著了,我就咬你……"

"你該不會是屬狗的吧?怎麼整天就想着咬我啊!"我被她說的全身一哆嗦,這女人實在太可怕了。

"你才屬狗了,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

我們鬥了幾句嘴後,我竟然發現前方不遠處有消炎消腫的草藥。其實,這種草藥很多荒島都能找到,只不過要花些時間。

"我看到草藥了,先摘些處理一下傷口。"

我將江雅發了下來,對着她叮囑道:"你在這裡老實獃著,千萬別亂跑,我摘一些草藥就回來。"

由於草藥四周都是雜草,還有一些帶刺的樹木,背着江雅過去特別麻煩,所以先將她放了下。

"我又不是小孩子,還能跑丟了啊!真是啰嗦,快點去摘你的草藥去。"

我沒有繼續說話,轉身快步跳進了草叢中,挑選着草藥摘了起來。

除了現在用,我還要多摘一些回去,後面幾天還要換藥。

大約摘了十分鐘,可當我轉身回到剛才的位置,卻發現江雅不見了。

我心裏一慌,生怕她被巨蟒給吞了。可剛才我也沒聽到叫喊聲啊?

剛要叫她的時候,我看到她在前面不遠處半蹲着,前面還有一下片花。

我快步對着她走了過去,當我走近了才看清楚是什麼花。

"別碰!"我對着她冷冷叫了聲。

我話音剛落,便聽到江雅"啊"的叫了聲。

"什麼鬼東西呀?噁心死了。"

江雅轉身過來的時候,我看到她臉上有一些黏糊糊的東西,剛才還是阻止晚了。

才短短几秒鐘的時候,江雅臉就變的特別紅了。而且,對着我看的眼神也發生了改變,但我能確定,她這一刻的意識應該還算是清醒的。

"快點跟我去海灘用海水沖洗一下,都說了讓你別亂跑,真是不讓姐夫省心,等會在打你屁股。"

"我臉好燙啊!這是什麼鬼東西啊?黏糊糊的好噁心呀!"

"這是迷香花,剛才碰出來的是迷香液。就是用一滴,勾兌在大桶裝的礦泉水裡,喝上一口都能讓你意識低迷,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你這被整了這麼多,趕緊去沖洗掉。"

我邊說邊半蹲下來,準備背着江雅去海灘那邊沖洗,畢竟那邊的海水乾淨些。

可當江雅在我背上以後,我突然感覺有些不太對勁,這女人竟然在添我後背?

我被她整的特別難受,癢的我全身不自在。

"你別亂弄啊!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壓制住內心的那份狂躁動。"

"姐夫,我感覺全身都快要裂開似的,好燙呀!"

江雅說話的語氣瞬間就變了,我知道,她的意識已經漸漸模糊了,很快應該就完全失去意識了。

我快步對着海灘沖了過去,江雅剛才被整了太多的迷香液,雖然沒有喝下去,可臉部吸收也是太別快的,吸收了這麼多,會有生命危險的。

雖然我總是和她開玩笑,一不小心還佔她的便宜,可那些都是無心的。

真要讓我對她那啥,我還真下不去手。

可我還沒有背着她到海灘,江雅的雙手已經伸到我胸口了,嘴還一直在巴拉我脖子。

"姐夫,我好難受呀,全身都快要炸開了,你能幫幫我嘛?"

這下麻煩了,別說是去海灘沖洗了,就算是泡在海水裡也不起大作用了。

萬一在給整着涼了,那就更麻煩了。

想了想後,我快速掉頭回了山洞。現在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幫江雅。

經絡誇張,血液暴躁,這樣久了會爆裂而亡的。

江雅一直在巴拉我,巴拉的我都快壓制不住心中那份怒火了。

還好我陪江瑤打了三年的地鋪,定力算是超強的,要不然真就控制不住了。

我快速帶着江雅回到了山洞,將她放下來後,才發現江雅從臉到脖子全部都紅透了。

如果在不幫她釋放出身體的熱量,恐怕真要出事了。

江雅完全失去意識的對着我趴了過來,眼神特別的迷離。

"姐夫,我好痛苦,求求你快幫幫我。"

迷香液的藥性太強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我親自上手來幫她。

看着這樣的江雅,我用力的咽了一大口口水,太TM招人稀罕了。

"我,我這是在救你的命。你清醒了以後,可,可千萬別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