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贅婿
神醫贅婿 連載中

神醫贅婿

來源:掌文 作者:林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東 現代言情 趙艷霞

獲得醫術傳承後,林東又將如何改變自己入贅的低三下四?看不起他的老婆,在知道他的驚人醫術後,又將對他有怎樣的轉變!傳承之後,林東又將有怎樣的逆天人生!展開

《神醫贅婿》章節試讀:

第8章 喝酒吃肉


不過鄭博文也是老油條,哪裡會就這麼被打擊到?

他悻悻笑了笑:"這位小姐輕放心,只是儘儘地主之誼而已,絕不會打擾到李老修養的!"

女人還想說什麼,被李遵修擺手打斷了:"小玉,鄭先生也只是一番好意而已,沒必要推辭。"

隨後又看向鄭博文,面帶微笑的說道:"那就麻煩鄭先生了!"

鄭博文心中一喜,沒想到傳說中的人物李老竟這麼好說話:"不麻煩,不麻煩,還請李老跟我來。"

鄭宅,鄭氏父子二人.大擺宴席準備好好款待李遵修。

宴席之上,數不盡的山珍海味,鄭博文還特地準備了一瓶有價無市的私藏紅酒,正欲給李遵修倒上。

突然被之前那女人一把攔住:"不好意思鄭先生,李老最近身體不適,不能飲酒!"

鄭博文悻悻收回酒杯,乾笑兩聲:"那就喝茶,喝茶。"

過了一會,鄭博文又夾了一隻鮑魚放在李遵修面前。沒想到竟又被那女人給夾了出來:"不好意思,李老也不能沾葷腥!"

鄭博文望着滿桌子海參鮑魚,雞鴨魚肉陷入了深深惆悵…………

不能吃葷腥,可是滿桌子就沒有一點素菜,怪自己考慮不周啊。

鄭運宗見狀急忙上前解圍,給李遵修到了一杯酒茶水,笑道:"李老可是最近身體不適?"

李遵修苦笑一聲,擺了擺手:"唉,前幾天貪杯多喝了一點,不慎摔了一跤,從哪以後邊吃什麼吐什麼,每天只能靠着茶水和營養液強行支撐,這次來江海也是為了散散心,看看能否有所好轉。"

"哦?難道京都的醫生也沒轍嘛?"鄭運宗好奇道,李老這種病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所有醫生都看了,全都查不出個所以然,所有檢查指標良好。"

李遵修指了指之前那個女人:"這是馮玉,也是我的私人醫生,別看她年紀輕輕,就連京都裏面那些老頭子醫術造詣也比不上她,可是就連她也瞧不出什麼癥狀。"

眾人恍然,怪不得如此傲氣,原來是有着底氣,之前還一直以為她只是李遵修的助理。

鄭運宗頓了頓,思量甚久,方才說道:"李老,我倒是也認識一位年輕人,同樣醫術頗高,不知李老可否願意讓他一試?"

未等李老開口,馮玉便迫不及待的的說道。

"哦?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江海有什麼醫術了得的年輕醫生?若他真的很出名,我應該早就知道的啊?"

"呵呵……"

鄭運宗乾笑幾聲,解釋道:"其實他不是什麼醫生,只是醫術…………"

啪!

沒等鄭運宗說完,馮玉便一拍桌子,俏臉通寒的說道:"不是醫生你讓他給李老看病?簡直胡鬧!先不說他會不會醫術,萬一李老身體出現狀況你能承擔的了嗎?"

被一個女娃娃場面訓斥,鄭運宗臉上也有些掛不住,稍稍有些慍怒:"我敢擔保他的醫術絕非常人所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誰規定的會醫術的人,必須是醫生?"

隨後鄭運宗便把自己如何起死回生的事情,詳細的和李遵修說了一遍,後者聽後連連驚奇。

"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有些想要見見這個小夥子了。"李遵修頗為好奇的說道。

鄭運宗大喜,隨後安排人去請林東。

李老做出決定馮玉也不敢過多干涉,只得在心中暗道:"哼!肯定是個江湖騙子!看我怎麼拆穿你!"

林東接到電話便匆忙趕到鄭家宅院,之前便說過,鄭老有所請求,那他定當竭力幫忙。

剛一進門,林東便被鄭運宗拉到桌前,笑呵呵介紹道:"來,林兄弟,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京都董旭集團董事長李遵修李老,我的貴客!"

隨後鄭運宗又看向李老說道:"李老,這就是我給你說的把我從鬼門關拉出來的那位醫生林東,醫術頗高。"

林東率先伸手,和李遵修握了握手,微微笑道:"李老好!"

林東知道鄭運宗叫自己來是幹什麼的,沒多廢話,直接進入正題:"李老最近可是食不下咽,卧不能眠?看見吃的就噁心頭暈?"

李遵修和鄭運宗對視一眼,後者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什麼都沒和林東說過。

"完全沒錯!不知道林小兄弟可有破解之法?"

李遵修心裏一陣驚奇。

這個年輕人只是看了自己兩眼,握了握手,竟然就能知道病狀,可見確實有些本事。

林東微微點頭,笑了笑:"我只是初步診斷而已,具體情況,不知道李老可否讓我把把脈?"

李遵修二話沒說,直接伸出胳膊放在桌子上。

林東一根手指緊扣李遵修腕處,雙眼微閉。

"單指斷脈!"

馮玉眉毛一挑,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她心裏清楚的很!能夠單指斷脈的人要麼醫術奇高,要麼就是騙子!並且這單指斷脈,她也只在京都那幾個老頭子身上見過,馮玉可不認為林東的醫學造詣,能夠比得上那幾個老頭子!

尤其是在這靠經驗累積的中醫方面!

林東緩緩睜開眼睛,淡淡道:"李老前段時間可否有過度飲酒,並且磕到後腦?"

"唉,嘴饞貪了幾杯,不小心摔倒,因此還昏厥了好幾天。"李遵修不由得苦笑一聲。

"那就沒錯了!"林東點了點頭。

"喂!別裝模作樣,你就說李老的病,到底要怎麼治吧?能不能治?不能就趕緊滾蛋!"馮玉忍不住開口,總覺得林東說了半天和沒說一樣。

並且李老病狀又不是什麼秘密,眾人皆知,誰知道是不是有人偷偷告訴過林東?

"這位是?"林東微微一愣,看着馮玉充滿敵視的眼神,不由得有些發懵,心想自己也沒得罪這個女人吧?

"小玉,不得無禮!"李老佯怒訓斥道,隨後又笑呵呵的看向了林東,解釋道:"這是馮玉,也是我的私人醫生,平日里性格焦躁慣了,還請小兄弟不要見怪。"

"沒關係。"

林東恍然,擺了擺手。

原來是搶了別人飯碗,怪不得這種眼神看自己。

林東哪裡知道,馮玉根本是直接把他列入騙子行列,又怎麼會怕林東搶她飯碗?

"哼!還擺起架子來了!"馮玉輕哼一聲,小聲嘀咕道。

林東笑了笑:"其實要治李老的病也簡單,那就是喝酒吃肉。"

"什麼?"馮玉杏目圓睜的看着林東,滿臉憤怒的說道:"簡直胡說八道!還說自己是醫生,我看明明就是騙子!都說了李老看見吃的就吐,還讓喝酒吃肉?"

隨後馮玉又不留情面的瞪了一眼鄭運宗:"看!這就是你找來的所謂的神醫!"

鄭運宗也是一臉懵逼,心想我請你幫忙,可不是讓你來害我的。

"小兄弟,你確定這就是治病方法?要不你再想想?"鄭運宗小心翼翼道。

林東聳了聳肩:"別無他法,這是最簡單有效的治療方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