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地球上最後一個仙人
地球上最後一個仙人 連載中

地球上最後一個仙人

來源:掌文 作者:許書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許書文 許書榮 都市小說

劫滅真仙遭人暗算,墜入凡間被收養,一名仙人如何在凡間攪動風雲?他日再回仙界,定要誅滅一切背叛者
活潑中帶些腹黑的富家小姐、難以捉摸但忠心不二的女僕、玩世不恭的天才修鍊者
修仙之路,向來難以同行
許書文,又要如何與她們相處
展開

《地球上最後一個仙人》章節試讀:

第七章 使用靈力的人


回到家裡,廚房傳來紅燒肉的香氣,估計是聽到了門響,許書蘭的聲音也從廚房傳出來,"書文,怎麼回來這麼晚?"

"遇到了點事。"許書文放下書包,坐到了餐桌前。

"你手背上寫的什麼?"許書蘭故作平淡地問道,眼睛卻止不住往過瞟。

許書文把寫着電話號碼的手放到桌子下面,"沒什麼。"

許書蘭會心一笑,端出盤冒着香氣的紅燒肉,開口道:"快嘗嘗吧。"

許書文挑了塊紅燒肉吃,雖然作為劫滅真仙他可以直接從空氣中汲取靈氣,根本不需要進食,但是為了表現的正常一點,他還是像普通人一樣一日三餐。

沒錯,他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肉還未入口,一股濃郁的醬香就沖抵口腔,接着肉被筷子送入,舌頭一抿,上好的五花肉,配上恰到好處的火候。

豬皮的糯,豬油的香,豬肉的軟爛。

許書文不自覺露出了痴笑,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這無法阻擋的味覺享受,讓他欲罷不能。

就在他與舌尖世界流連忘返的時候,姐姐許書蘭的聲音突然把他打斷。

"書文,我們公司有個大型聚會,這周末陪我去商場買身衣服吧。"

許書文應聲稱是,姐姐這些年來都沒買過什麼新衣服,這點要求自然是要答應的。

只是,似乎有些不速之客上門。

迅速塞了幾口紅燒肉,許書文就把筷子放下,起身離開了,"姐,我吃飽了,先回屋做作業了。"

"就吃這麼點嗎?"許書蘭回過頭,但是轉眼許書文就沒影了。

院牆的那邊,有兩個身影閃動。

許書文此時還不知道,自己那天剛出許家大門,就被人跟蹤。

偷偷摸摸翻過御湖別墅的院牆,許書榮落在草坪上,剛往前走兩了步,就有一隻大鵝沖了過來。

"媽的,連你也敢欺負我?"

許書榮掄起棍子砸過去,大白鵝慘叫一聲,又抖了抖羽毛,"嘎嘎"的叫着,不光沒有害怕,反而變得更凶慘了。

大鵝撲閃着翅膀,用喙不停地啄着他,許書榮被打的睜不開眼睛,只能雙臂抱在頭上,在地上翻滾。

咔!

一聲脆響,大鵝的叫聲戛然而止。

"許少,你怎麼連只鵝都打不過?"說話的人身高一米八,一身健碩的肌肉,同時,身上還有種說不出的氣質,武道高手無疑。

"別廢話。"

許書榮揉了揉凌亂的頭髮,整理了一下衣角,瞪了那人一眼。

那是黃瑜,康家派出來的武道高手,武道中階的實力,甚至能用出一點宗師的手段!

康家的底蘊,和許家完全不在一個水平。

自己和康倩說了許書文的事,想讓康家出手幫自己報仇,沒想到她們居然根本就不當回事。

結果又一說起許書文那塊玉佩,他們居然又非常感興趣,主動派出了武道高手幫他報仇。

這幫勢利眼,不過是惦記許書文的玉佩。許書榮露出了一絲陰狠。

"帶路吧許少?"黃瑜作了個請的姿勢,許書榮終於不再看他,走在前面帶路。

黃瑜搖了搖頭,小姐啊,為了康家,你做出了太多犧牲,居然連這種貨色都拉攏,還好許書榮沒動過小姐一根手指頭,要不然非閹了他不可。

"許少,別忘了你答應我們小姐的。"

許書榮頭也不回的說道:"放心,只要我掌握許家大權,以後許家就是康家的附屬家族了。"

"辛苦你了。"黃瑜眼裡也露出一絲狠勁,到那個時候,就是吞併許家產業,許家覆滅的日子,也是你許書榮的死期!

兩人各懷鬼胎,走了五分鐘左右,終於走到姐弟倆的住處前。

看着眼前華麗的別墅,許書榮恨恨的對黃瑜說道:"你把門轟開?"

黃瑜看了眼大門,又搖了搖頭,"不行,這是裝甲門,還是走窗戶吧。"

"來都來了,為什麼要走窗戶呢?"

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兩人急忙回過頭去,發現許書文正站在那,手裡拿着一支木棍。

"許書文,生活不錯啊?都住上別墅了。"許書榮咬牙切齒的說道。

"還行,你們有什麼事嗎?沒有事請回吧,有事我也不想聽。"許書文說話毫不客氣。

"你怎麼住上這麼好的房子的?是不是書蘭榜上大款了?還是直接出去賣了?"

許書榮的話里有一絲酸味,這別墅的價格極其昂貴,他都買不起,憑什麼許書文能住?

明明許書文只是個被趕出家門的野種,而自己是許家的明日之星!

許書文一聲冷笑,敲打着手裡的棍子,棍子在他手中發出"啪啪"的滲人聲音。

"你還以為今天能囂張嗎?"許書榮接着大喝道,"今天有康家的武道高手來,你還能翻起什麼浪來?"

他看了眼一旁的黃瑜,黃瑜此時臉上十分淡定,看到這一幕,他心安了不少。

"許書文是吧?我們康家的要求很簡單,聽說你有很好的玉佩,在許家弄碎了,我相信你手上應該不止那麼一塊吧?交出玉佩,今天的事就算了。"黃瑜看着許書文開口道。

"什麼?"許書榮臉上充滿怒意,"不是說好了要廢了他嗎?"

"許少,大局為重。"黃瑜眼睛看着許書文,根本沒有回頭看他。

"你!"許書榮眼睛瞪得通紅,卻敢怒不敢言。

"呵呵。"許書文笑了,眼前的一幕真的很搞笑,因為敗犬就是敗犬,再怎麼樣也不會改變這個事實。

"我手上確實還有。"

"哦?"黃瑜笑了笑,今天能不見血是最好的,至於許書榮的心情,不在他考慮範圍內。

"不如這樣,你廢許書榮一條腿,我給你一塊玉佩,廢一隻胳膊,我再給你一塊,你直接廢他四肢,我買四贈一,給你五塊,你看怎麼樣?"

許書文報以玩味的笑容看着他們。

"這恐怕不妥吧?"黃瑜皺了皺眉頭,對方似乎並沒有要好好談的意思,明顯是在挑釁。

"揍他!揍他!弄死他我們進去搜!玉佩全都歸你!我要把許書蘭那個婊子賣了,讓她受盡侮辱!"

許書榮跳着腳,揮舞着手臂,活像一個小丑。

許書文把手中的木棍朝許書榮擲出,"啪"的一聲,這是空爆的聲音。

黃瑜本來還打算再談談,見許書文突然出手也是一驚,沒想到對方這麼果斷。

看着飛來的木棍,他伸手去抓,他是武道中階的高手,反應能力極快,許書文投擲的瞬間,他的身體就做出了反應。

但是,反應再快,實力跟不上也沒用。

黃瑜抓住這根木棍了,但是木棍的卻沒有停在他手中。

僅僅是頓了一下,就從他手中鑽出,朝着許書榮飛了過去。

嘭。

許書榮被正中額頭倒地,他眼中的恨意越發明顯,雙目充滿血絲,一隻手捂着頭,一周手抓着草地。

出生這二十年來,他何曾收過這樣的羞辱?

但是就在這短短的一周時間裏,他受盡了侮辱!

從來只有他羞辱別人!沒有人羞辱他!

"你臉可真硬,不拿去做防彈衣可惜了。"許書文說道。

黃瑜看了看許書榮,又看了看沒事人一樣的許書文,最後看了看自己的手。

剛剛和木棍接觸的皮膚,手心、手指,都被蹭掉了一層皮,留下了觸目驚心的傷口!

許書文,看來並不是個好對付的角色。

但是他也並不害怕,他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棘手的對手了。

許書文也就是個高三學生,就年齡來看,比自己實力還要強的可能性為零,就算妖孽如康彤少爺,這般年紀時也不過和自己水平相當而已。

但即便如此,對方也不容小覷。

黃瑜暗下決心,一定要把對方扼殺在萌芽里,一個如此恐怖的高手,並且還是康家的敵人。

絕對不能讓他活着!

他把外套一脫,左腳前探,把重心壓在右腳上,雙手平舉,深呼一口氣。

"入雲掌。"

許書文能感覺得到,對方身邊的靈力走向變了。

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重回這顆星球這麼久,終於碰到真正能使用靈力的人了嗎?

好,那讓我來試試你有幾斤幾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