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烈火嬌妻:神秘老公寵上癮
烈火嬌妻:神秘老公寵上癮 連載中

烈火嬌妻:神秘老公寵上癮

來源:七閱小說 作者:夜雪橙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清衍 現代言情 鹿子雄

渣姐偽善,未婚夫狼子野心,就連生父都磨刀霍霍,一場肆虐烈火,魚歸晚深陷地獄深淵,再睜眼靈魂覺醒,她發誓血債百倍求償,從廢材千金到全能女神,她運籌帷幄,所向披靡,唯獨看不清,站立金字塔頂端,冰色傾城的神秘男人
「夜清衍,你到底想做什麼?」「我想睡醒有你,且容我愛你,深深不見底
展開

《烈火嬌妻:神秘老公寵上癮》章節試讀:

第2章 玩的還挺刺激


  「小美人,看來你是在乖乖等着我的嗎?」

  猥瑣至極的聲音在空氣中滲透,鹿知暖看到一個肥胖的身軀朝着自己挪了過來。

  「你什麼人?」

  感覺到對方來着不善,鹿知暖出聲同時,一把抓住了床頭櫃的煙灰缸。

  男人肥胖的手提了提快要掉落的褲子,笑開時露出鑲金的大黃牙。

  「鹿知暖,你跟我裝什麼糊塗,不是你給我發消息說你有意跟我的?」

  男人說到這裡,已經急不可耐的朝着她撲了上去。

  後者誠惶誠恐,幾乎是想也不想,煙灰缸重重往他頭上砸去。

  「啊!」殺豬般的嚎叫響起,男人抱着被開瓢的腦袋惱羞成怒,他藉助男人天然的身高優勢,將鹿知暖壓在床上,隨後急躁的將她身上的衣服扯掉。

  「滾!」巨大的羞辱感如浪潮襲來,混着男人額頭鮮血濺落在身上,鹿知暖只覺得似乎回到了噩夢般的煉獄之中。

  情急之下,她狠狠一腳朝着男人下半身踢過去,男人當即從床上翻落,下一秒,房門突然被人撞開,凌亂腳步紛沓而至。

  「鹿知暖,明天就是你跟夜少的訂婚典禮,你怎麼能做這種不知羞恥的事情?」

  「你簡直太讓人失望了!」

  站在門口的女人,身穿墨藍色的長裙,身材婀娜有致,她語落,身後的媒體扛着長槍短炮對着鹿知暖就是一陣亂拍。

  也是這一瞬,鹿知暖終於明白其中的曲折,她跟燁城首席豪門的太子爺有婚約,姐姐鹿知琴出於嫉恨,親手策划了這一場戲碼。

  澄澈眸光微動,極致的冰寒深斂,鹿知暖上前兩步。

  「姐,你說什麼呢?」

  「我跟這個人之間,什麼都沒有。」

  鹿知琴跟鹿知暖眸色對上,心頭輕顫,怎麼感覺她這個蠢貨妹妹,有什麼地方變得不一樣了……

  眼底陰沉之意漸濃,鹿知琴話裡帶刺。

  「知暖,姐當然想相信你,可你衣服都脫了,難道只是在這裡談正經事不成?」

  說著,鹿知琴看男人一眼。「你當著大家的面說說,你跟知暖到底什麼關係?」

  男人傷處泛疼,只覺一陣頭暈目眩,他惡狠狠的盯着鹿知暖,直欲將她拆吞入腹一般。

  「今晚是她主動約我到酒店來,說什麼明天訂婚,以後就要深陷金絲籠,想徹底放縱一番……」

  男人話落,媒體記者瞬間沸騰起來。

  「這個鹿知暖,虧她還是大家閨秀,這麼不要臉的話都說的出來!」

  「她這是想將夜少綠成青青草原嗎?」

  「都要訂婚的人還這麼放浪形骸,以前在國外,還不知道荒淫無度到什麼地步了……」

  鹿知暖聽着眾人的抨擊,清寒視線直勾勾的落在了男人身上。

  「你說謊!」

  鹿知琴眼底騰起濃稠的諷刺。

  「鹿知暖,你這是敢做不敢認嗎?」

  下一秒,鹿知琴眸光瞥到鹿知暖胳膊上的抓痕,暗意流轉。

  她快走兩步直接上前。「歡愛的痕迹都這麼明顯了,你當我們所有人都是瞎子?」

  鹿知琴力道很大,鹿知暖手腕被扼的生疼,兩人眸光半空交匯,彼此都不甘示弱。

  「姐,我這是過敏你都看不出來,不是瞎子是什麼?」

  鹿知琴氣的臉色大變,難道她來的早了,他們之間還什麼都沒有發生?

  不可能!時間差足以讓兩人翻來覆去好幾回了!

  這般想着,鹿知琴聲色幽幽。

  「知暖,你不覺得你這樣狡辯,只會讓事情變得更難解決嗎?」

  「出了這種事,你跟我回家,我替你向爸求情……」

  想着今晚的事指不定明天一早就見報,鹿知琴裝出一臉偽善。

  鹿知暖聞言,心裏冷哼不已,求情?只怕是恨不得將她推入無底深淵吧!

  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一道沉緩腳步由遠及近而來。

  短暫喧囂之後,媒體記者紛紛讓開一條道,但見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走了進來,室內氣息須臾間變得冰沉冷肅。

  鹿知暖被強猛氣勢壓迫的抬不起頭,眸光依稀看到了那人金絲袖口,內心赫然生出幾分熟悉之感。

  她眸光從下往上,當定格在男人倨傲寒魅的臉上,血液也在一瞬間凝固,會是他嗎?

  冰眸清雋,翻湧星辰輝芒,無形中裹着幾分躁意。

  鷹鼻俊挺,刀削的薄唇無形中更添了桀驁,足足九分冷。

  鹿知暖看的愣神,突如其來的痛,將她的神思拉回到現實。

  夜清衍修長手指捏住鹿知暖的下巴,心下一凝。

  在看向她的時候,心裏某處似是琴弦被輕輕撥弄着,翻來覆去的,悸動。

  為什麼會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躁意繁盛,夜清衍漆黑沉邃眼底迸裂幾分寒芒。

  「鹿知暖,你人前綿羊,人後餓狼,玩的倒還挺刺激呵?」

  聲線低沉動聽,只是話語如鋒利刀刃。

  鹿知暖抬眸,純澈眼底氤氳幾分霧氣。

  「夜少,知暖這次是糊塗了,你千萬別生氣。」

  「我將她帶回鹿家,會嚴加管制的……」

  鹿知琴傾慕眸光收回,她走到夜清衍面前,極盡諂媚討好。

  後者眉頭輕挑,聲音薄銳如冰。

  「誰說,你可以將她帶回去了?」

  「出去!」

  夜清衍眉眼中瀰漫幾分戾氣,平添幾分野性的狠。

  「夜少,那知暖她……」

  「滾!」

  夜清衍耐心已到極致,他眸光所到,帶來不寒而慄的絕殺之意。

  一時間鹿知琴幾乎是逃也似的離開,其他媒體記者,也是紛紛逃竄,臨走前還不忘將門拉上。

  萬籟俱寂,空蕩的套房裡,依稀只能聽到兩人清淺的呼吸。

  鹿知暖站在原地,腿都有些酸了,想到先前夜清衍爆發時刻,不由縮了縮脖子。

  「怎麼,還知道怕?」

  夜清衍順手拉過一把藤椅,姿態慵懶的坐在了她的面前。

  後者喉嚨滾動,半天才擠出一句話。「你會退婚嗎?」

  夜清衍明顯一楞,似乎她很在意這個?

  眼底星辰之光消散。「會。」

  「是因為今天的事?」

  夜清衍眸光灼寒。「我愛的人,並非是你。」

  每當午夜縈繞,他的夢境里總會出現一個精緻妖嬈的女人,可不知道為什麼,總在睜眼時遺忘掉她姿容百態…

  他能感覺到自己愛她入骨,卻再難捕捉她存在的氣息…

  鹿知暖聽到這裡,有片刻的錯愕,她現在身份是夜清衍的未婚妻,商業聯姻,不愛,無可厚非。

  思緒繁亂,鹿知暖隱約有些頭疼,她撫額在床沿坐下。「我不會讓你退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