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少夫人她又渣了
少夫人她又渣了 連載中

少夫人她又渣了

來源:有書閣 作者:蘇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九允 現代言情 蘇秦

帝都
七星級酒店頂層,VIP總-統套房
「一晚一千塊,怎麼樣?」蘇秦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問的乾脆利落
這是她挑了好久,才終於滿意的一個男人
展開

《少夫人她又渣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賣不賣?


帝都。

七星級酒店頂層,VIP總-統套房。

「一晚一千塊,怎麼樣?」蘇秦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問的乾脆利落。

這是她挑了好久,才終於滿意的一個男人。

簡直比現階段最火的小鮮肉們都要精緻漂亮一百倍。

沒想到這麼一家小小的會所,竟然能藏着這麼個極品。

聽到她這樣問,床上的男人緩緩轉眸看向她。

昏暗的燈光映入男人眸中,那雙本就深海似的眸子越發深邃幽黑,彷彿能把人吞噬。

他的五官俊美至極,卻也冰冷至極,像是上帝精心雕琢的藝術品,矜貴清冷。

被蘇秦這麼赤果果的盯着,他似乎有些不耐,眸底閃過一抹鋒銳:「你倒是大膽。」

「那可不。」蘇秦微微挑眉,「我也覺得做出這個決定,挺瘋狂的。」

她明顯沒理解男人的意思:「不過,你個鴨子不用管那麼多,就說賣不賣吧!」

「鴨子?賣?」他明白了什麼,低沉好聽的嗓音里,蘊藏起一股冰冷的殺意。

男人看着蘇秦,頭髮被隨意的扎在腦後,露出飽滿的額頭,白瓷的小臉精緻漂亮,眸子圓溜溜的,是個很討喜的長相。

他的眸光緩緩下移,落在女孩纖細修長脖子上。

看起來那麼脆弱,只要他輕輕一握,就會斷裂。

他的眸子微微眯起。

蘇秦卻沒察覺到任何危險,她甚至主動彎腰,靠近男人,將自己的脖子放在他觸手可捏的地方:「你是覺得錢少嗎?我可以給你加錢。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包年,一百萬。」

呵……

秦九暮的唇角微微勾起:「你不知道我是誰?」

看她這一副傻白的樣子,是真的很蠢。

想到女孩剛才撲進他懷裡時,那柔軟細膩的感覺,還有身上莫名有些熟悉的淡淡薄荷香,他轉而道:「你為什麼要包我?」

「這個你就不用問了。」蘇秦抿了抿唇,「你只要告訴我,答不答應。」

她的唇因為緊張而有些蒼白,這副強撐着兇狠的樣子,莫名取悅了秦九暮。

他修長的手指伸出,壓住女孩的後脖頸,強迫她低下頭。

接着,在女孩驀地瞪大的雙眸中,他吻上她的唇,攻城略地。

不留一絲餘地。

這一晚,對於蘇秦來說,是難熬又難忘的。

她甚至都忘了時間、忘了自己身在何處,唯一的感覺,就是身邊的那個男人。

陌生,卻是她自己主動選擇的男人。

直到第二天早上,蘇秦從困頓中迷迷糊糊中醒來,才發現男人已經不見了。

床頭柜上放着一張紙條,上面寫着電話號碼、銀行卡號和男人的名字。

「秦九暮。」倒真是個奇怪的名字。

來不及思索這個名字,蘇秦看了眼時間,連忙下床收拾。

今天,還有一場好戲等着她,可不能遲到-

寬大而奢華的勞斯萊斯幻影后座,秦九暮雙眸微閉,仰靠在靠背上閉目養神。

一旁的林九允促狹的看着他:「昨晚遇到的那個妹子挺猛啊,看你這一副被榨乾的樣子。」

秦九暮緩緩睜開雙眸,面無表情的看着他。

陽光從車窗照射進來,落在他身上,那張臉俊美的令人驚艷,可也冷的讓人心悸。

林九允咽了口口水,不敢再廢話:「好了好了,我直說還不行嗎?」

他翻了翻手裡的資料:「昨晚那個女人叫蘇秦,是那個開凱瑞銀行的蘇家的大小姐。不過,她從八歲就被送到了鄉下,前兩天才接回來,對京都的一切都不了解。」

難怪她完全不認得他。

秦九暮清冷的眉眼閃過一絲波瀾。

林九允觀察着他的神色,見他沒什麼問的,便繼續道:「至於蘇家為什麼會忽然選擇將這個被放養了十三年的大女兒接回來……是為了相親。」

「相親?」秦九暮眉頭微皺。

林九允點頭:「你也知道,凱瑞銀行從去年開始,營業額就在不停下降。所以蘇家為了讓霍家給銀行注資,答應將女兒嫁給霍家那個殘廢了的小兒子。」

秦九暮嗤笑一聲:「蘇振庭倒是打的好算盤。」

「可不是。」林九允看着秦九暮,「要不要去看看?關鍵時刻,你還能出手來個英雄救美什麼的……」

「你很閑?」秦九暮斜眸。

林九允瞬間閉嘴-

另一邊,蘇秦從酒店電梯出來。

拐個彎,就看到一間超級大的VIP包廂里,蘇振庭帶着他的寶貝兒女兒蘇苒,愛妻鄭秀秀坐在那裡。

除此以外,還有霍家的家主霍啟年、家母劉翠、大兒子霍南城。

小兒子霍南旭則坐在輪椅上,歪着脖子,滿臉的猥瑣。

隔着老遠,都能聽到鄭秀秀諂媚的笑聲:「蘇秦馬上就來了,這孩子聽說今天要見霍二少,激動的不行,早上非要精心打扮一番才肯出門。」

「哈哈哈,將來蘇秦嫁入我家,只要她能伺候好我兒子,那大家都是一家人,蘇家的凱瑞銀行,就是我霍家的。」霍啟年哈哈笑道。

幾句話,就將蘇秦的命運給定了下來。

蘇秦聽得可笑,走到門邊,懶懶敲了敲門:「爸,媽,你們找我什麼事?」

聽到她的聲音,蘇家、霍家的人同時齊刷刷看了過來。

可當看清楚她的樣子時,所有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