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完美妻約:傲嬌總裁不好哄
完美妻約:傲嬌總裁不好哄 連載中

完美妻約:傲嬌總裁不好哄

來源:追書雲 作者:雨中等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景軒 現代言情 靳若雪

親眼目睹男朋友變心,她選擇報復,誰知竟然……展開

《完美妻約:傲嬌總裁不好哄》章節試讀:

第6章 再也不看她了


原來,她並沒有失身,是她自己誤會了。 仲晚秋努力的讓自己清醒,似乎,她早上醒來的時候只是頭疼。 還有,她最近是真的總會流鼻血,一個月內都流過幾次了,看來,很有可能是她錯怪了他。 仲晚秋有些訕訕然,她居然自己給自己擺了一個烏龍。 「吳律師,帶她出去,還有,我不想再見到她。」冷慕洵低頭開始審閱着他桌子上的文件,再也不看她了。 「小姐,請吧。」吳律師不客氣的請她出門了。 仲晚秋的臉漲得通紅,她真的沒想到會是這樣子的,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理直氣壯,她只是被以為失了身的事實嚇到了,卻不想,她根本就沒有失`身。 是她的錯那就是她的錯,昨晚上如果不是他,她也許已經被夏景軒追上了,其實,她是要感謝他才是的,張了張唇,她輕聲道:「對不起。」 「不必,吳律師,帶她走。」還是冷冰冰的聲音,冷慕洵拒她於千里之外。 「還有,昨晚上謝謝你幫我解圍。」咬咬牙說完了她想說的話,她轉身便向門外走去。 「小姐,請隨我來。」才一走出冷慕洵的辦公室,吳律師就淡淡的向她說道。 「不必了,那錢我不會要,是我自己誤會了,對不起,我先離開了。」 逃難似的離開冷氏大廈,仲晚秋覺得自己就象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無助極了。 大廈外,陽光還是一樣的燦爛,可她的心情卻是一片陰霾,糟透了。 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卻覺得自己是那麼的孤單,孤單極了。 罷了,還是回學校吧,下午還有課,她總是要回去總是要面對一切的。 夏景軒是男人,他應該不會八婆的把她早上講出去的電話當成新聞四處散播吧。 有些忐忑,可她還是義無反顧的回去了學校。 下了公車,仲晚秋快步的步向學校的大門,門前,開始傳來竊竊私語聲。 「真不要臉。」 「是呀,夏景軒甩了她就對了,原來她是腳踏兩條船,一邊要做有錢男人的情`婦,一邊與夏景軒拍拖。」 「聽說,還上床了呢。」 「是的,我聽理工系的一個男生也這樣說的,她還親自打電話告訴了夏景軒呢,你說,多不要臉。」 仲晚秋的火騰的就上來了,抬眼看向那個才說過話的女子,「你閉嘴,我沒有。」她根本沒有要做冷慕洵的女人,她昨天晚上才認識冷慕洵的,到現在為止還不足二十四小時呢。 「仲晚秋,是你自己打電話自己說的,夏景軒那電話可是按了免提的,他們宿舍的人都聽到了,你還要人家負責,八成是想要做冷家的少奶奶吧。」 女同學的話就那麼嘲諷的送到她的耳中,她真的沒想到夏景軒會把電話開成免提,他是故意的,可現在,什麼都無可挽回了,所有的人都認為她是失`身了,因為,那句話是由她自己親口說出來的。 電話是私人的,夏景軒他怎麼可以當著別人的面按下免提呢? 仲晚秋轉身就走,她直奔夏景軒的宿舍,有些話要當面說清楚了,這樣的他她這輩子也不想與他再有任何瓜葛。 氣沖沖的走到那間熟悉的宿舍門前,眼看着門是虛掩着的,仲晚秋氣極的一推門,然後吼道:「夏景軒,你給我出來。」 「哎喲,這不是已經做了女人的仲晚秋嗎?你來幹什麼?還想腳踏兩條船來纏着我們阿軒嗎?」可迎接仲晚秋的不是夏景軒,而是漂亮可人的靳若雪,此刻,正滿臉不屑的看着她呢。 「夏景軒呢?你出來。」 「仲晚秋,你不是又想來要分手費的吧?你媽已經拿走了阿軒五萬塊了,你瞧瞧,你昨晚上把自己賣給了冷大少,今天又想再來榨阿軒的錢嗎?」 「你……你說我媽怎麼了?」仲晚秋傻住了,什麼五萬塊,她聽不懂。 「你媽昨晚上來找你,找不到就來找景軒了,我告訴她說你們分手了,她就跟景軒要分手費,而且獅子大開口一口氣就要了五萬快,你也知道景軒那人最心軟了,可他拿不出,這不,是我把我攢的零花錢拿去供養你母親了,不然,她死活不走的賴在T大的校園裡,仲晚秋,你不嫌丟臉我還嫌丟臉呢,景軒怎麼那麼傻的就找了你這麼一個前女友呢,切,不要臉……」 仲晚秋的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梁淑珍是什麼樣的人她再清楚不過了,以前,都是她擋着,卻不想這一次她媽居然向夏景軒要了五萬塊,這真的是太過份了,血往上涌,她的臉色越來越不好,人也開始搖搖晃晃,她明明什麼錯事也沒做,可是為什麼這麼多的麻煩一齊的壓向她呢,「我,我去問問我媽,若是真有這五萬塊,我會還給你們。」 「仲晚秋,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到時候別告訴阿軒說是我逼你的。」 「不會。」踉蹌的轉身,仲晚秋只好匆忙離開了。 她本來是要來找夏景軒算帳的,可現在,她又無緣無故的理虧了,倒霉,仲晚秋覺得她現在就是喝涼水也能塞牙了。 遊魂一樣的回到宿舍,一下子就栽倒在床上,她不想上課了,拉着被子蓋過頭頂,「小靖,下午幫我請下假。」 「仲晚秋,你怎麼了?該不會那些人說得都是真的吧?」 她不知道,一點也不知道,她現在頭痛,啊,她還沒有給梁淑珍打電話確認呢,雖然她覺得確認了也沒用,以她對梁淑珍的了解,那五萬塊也許就是真的。 「仲晚秋,你怎麼不說話?難道你真的是腳踏兩條船?我不相信,以前從沒聽你說過那個冷大少的事。」 「別說了,響了半天,電話也沒人接,仲晚秋氣壞了,「小靖,記得幫我請假。」她躺不住了,她要去見梁淑珍,不接電話本身就代表着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