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連載中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來源:米讀 作者:漸進淡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溫暖 納蘭謹年

一朝穿越溫暖成了十里八鄉有名的瘟神、短命鬼 ,一家人被她拖累得去住草棚,許多人等着看這一大家子熬不過這個冬天,不是餓死就是凍死! 可是等着等着,人家買屋買田買地又買鋪..... 這潑天的富貴是怎麼回事? —— 京城的人都知道瑾王娶了一個只會種田的農女,還如珠如寶的寵着,大家等着看這個農女王妃鬧笑話,丟盡瑾王的臉子! 可是,有一天大家發現那傳說中名動天下的某某和某某某,居然是瑾王家的小王妃!說好的只會種田的小農女呢? (且看小小農女如何名動四海,富甲天下!)展開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章節試讀:

第四章 搬家


    溫暖再次醒來時,天已經快黑了,家裡能搬的東西都已經搬完了。只剩下她睡的木板床,原本的柜子和桌子都搬走了,柴房變得空蕩蕩的。

    溫然看見溫暖醒來,她馬上去將在爐子里溫着的葯端來給她喝。

    溫暖接過葯,嘗了一小口,便知道裏面有什麼藥材,這藥方還是比較對症的,只是不夠好。她一口氣喝光了。

    「三姐姐,我們可以搬家了。」溫然見溫暖喝完葯,看着這柴房,有點不舍的道。

    以後連柴房都沒得住了!

    「以後三姐一定讓你住上大房子。青磚大瓦房,冬暖夏涼的。」溫暖看出她的不舍,安慰道。

    溫然聽了這話笑了:「好,就像上房一樣的大房子。」

    溫暖笑了笑,沒說話。

    上房么?她蓋的房子,自然是比上房還要好。

    「暖姐兒喝好葯了?奶奶幫你穿衣服。」王氏這時走了進來,也沒等溫暖答應,直接用一床破舊的棉被將溫暖裹得嚴嚴實實的,頭也用布巾包住,只剩下一雙眼睛露出來。

    溫家瑞這時走了進來,直接抱起溫暖,放到了停在院門外的板車上,然後又去將溫暖睡的木板床拆了,放到板車的一邊:「暖姐兒,然姐兒,走嘍,咱們去住新房子了!」

    「好!」溫然高興的道。

    「娘親,你也上車,我推你們過去。」

    「我不用,我走過去就行了。」王氏擺了擺手,直接大步往前走,步履有些急,頭也不回的。

    溫家瑞推起板車,往村尾走去。

    溫暖看見轉角的王氏抬手抹了一下眼睛,她的心驀地就像被石頭壓着了一樣,沉甸甸的。

    溫暖回過頭看了一眼那間青磚大瓦房。

    這可是王氏的嫁妝鋪子賺的銀子蓋下的青磚大瓦房,因為原主需要銀子看病都賣給朱氏一房了。

    不僅是房子,鋪子田地都賣給了朱氏那一房了。

    王氏能不傷心嗎?

    以後,她會蓋一座更大更好的房子給王氏住。

    他們離開時,上房的門可是緊閉的,朱氏嫌她晦氣,那樣正好!

    以後最好彼此互不相干!溫暖心想。

    草棚在村尾,走了半刻鐘左右便到了。

    草棚子已經被溫家瑞帶着同村的幾個兄弟弄成了一間竹房子。

    牆是由碧綠的青竹做成的,一看這竹子就知道剛砍下來不久。房頂是茅草鋪就的,地面是剛除草後壓緊的黃泥地,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子竹子的清香味和泥土的清香。

    時間匆忙,房子只在原來草棚的框架上搭建了一大間。

    此時還有幾個和溫家瑞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和兩個男孩在用竹子圍院子。

    這裡離後山近,他們擔心不圍一個院子,晚上有野豬之類的闖進屋裡。

    溫然看見他們馬上大聲的打招呼:「廣榮伯,權叔,富貴叔.....」

    叔叔伯伯的甜甜的叫了一圈。

    溫暖也跟着打招呼。

    得到了幾人笑着誇讚,然後他們便繼續幹活了,畢竟天都快黑了,得趕緊幹完。

    都是庄稼人,幹活的一把好手,溫暖見他們一人負責削竹子,一人負責做竹門,兩人負責編竹欄,三人負責圍欄杆,一個個手腳都很熟練,動作飛快的。

    然姐兒很自覺的跑去找活干。

    溫家瑞將溫暖抱到屋子裡,放在從柴房搬過來的木板床上:「暖姐兒,你坐着,爹馬上給你鋪床。」

    溫家瑞走了出去,搬了兩張長凳進來,擺在房子的另一個角落,然後又去搬了兩塊床板,放在長凳上,一張床便架好了。

    他又在四個凳腳綁了一根竹子,將滿是補丁的蚊帳掛好,又將那床破舊的褥子鋪好,整個過程,不到半刻鐘。

    溫家瑞將溫暖抱過去:「暖姐兒,你再躺躺,一會兒就有飯吃了。」

    溫暖點了點頭。

    溫家瑞便大步走出去,去幫忙圍院牆。

    這一晚天徹底黑下來,大家才忙活完。

    吳氏去鄰居家借了一點米面,熬了粥,蒸了饅頭,又去菜園子摘了點青菜。

    溫老爺子在傍晚的時候丟了一條肉過來,說他買多了,吃不完。

    他丟下一條肉,便直接走了,不給任何人說話的機會。

    王氏知道他是暗中補貼自己家,讓他們請村裡幫忙幹活的人吃飯,不至於太寒酸。

    她對這個男人真的是.....有恨有愛!

    王氏將肉給了吳氏,吳氏用這些簡單的食材做了一頓飯,請幫忙搭建竹房子的幾個村民吃了一頓簡單的飯。

    吃飯的時候,王氏和吳氏帶着孩子在屋子裡吃。

    溫家瑞陪着幾個村民在院子里吃。

    溫暖看了一眼自己的碗,又看了一眼其他人的碗。

    她碗里的是濃稠的肉粥,粥裏面有些許肉碎,聞着很香甜。

    其他人碗里的都是粥水,那粥水是真的粥水,很清,而且一粒米都沒有看見。

    王氏高興的道:「吃飯了!」

    大家這才捧起碗,心滿意足的喝了一口熱騰騰的粥水。

    盤子里有三隻黑面饅頭,王氏拿起一隻遞給溫暖:「暖姐兒,你吃一個饅頭。洛哥兒和然姐兒一人半個,淳哥兒和厚哥兒也一人半個。」

    在記憶中,他們一家已經很久沒有吃過饅頭了,如果不是今天搬家,算是一個新的開始,王氏也捨不得多做三個饅頭給孩子們吃。

    溫暖接過饅頭只是沒有吃。

    溫淳是長子,樣子長得和溫家瑞很像,他搖了搖頭:「奶奶我不餓,饅頭你吃吧。」

    溫厚的肚子早就餓得咕咕直叫,他一口氣就喝完了粥水:「奶奶我也不餓,那饅頭你和娘親分了吧!我去睡了。」

    大晚上了,睡著了就不知道餓了,吃那麼多幹嘛?浪費糧食。

    「二哥等等。」溫暖將饅頭一分為二,分別放到溫淳和溫厚的碗里,然後又用勺子給給王氏和吳氏的碗里一人加了一勺濃稠的肉粥。

    她正準備往其他四個孩子的碗里加時,幾人的臉色都變了!

    王氏反應過來趕緊抓住了她的手:「暖姐兒,你幹嘛?」

    溫暖理所當然的道:「肉粥,大家一起吃。」

    從原主的記憶了,一家人快有半年沒有吃過肉了。

    不要說吃肉,連飽飯都不知道多久沒有吃過了。

    「不用,暖姐兒,你身體不好,吃點肉正好養養身體,我們都不需要吃。奶奶剛才在外面已經過吃了,現在就是口渴了,喝點粥水。」

    吳氏也忙點頭:「娘親剛才做飯的時候已經吃了一碗肉粥了,不餓,暖姐兒,乖,你自己吃!」

    兩人說著要將碗里的還沒被粥水沖化開的肉粥勺回溫暖的碗里。

    溫淳將半個饅頭放回盤子里:「暖姐兒,大哥不餓,在主家那裡吃過了,你吃!」

    大妹身體差,就該多吃點,養好身體就什麼都好了。

    溫厚也將饅頭放回盤子里:「暖姐兒,二哥也在主家那吃過了。二哥都飽到上喉結了,再吃該吐了。你自己吃,吃飽一點,吃飽了,吃好了,身體才能好,等你身體好了,二哥帶你上山掏鳥蛋!」

    說完他還佯裝打了一個飽嗝!

    溫然和溫洛也忙表示自己不餓。

    三姐餓肚子,身體就會不好,身體不好,又要花銀子看病,甚至會沒命,他們吃少點沒有關係,只要姐姐身體好就行了。

    溫暖一臉平靜的放下了碗:「你們不吃,那我也不吃。」

    她就這樣坐在那裡,表情堅決,一副他們吃了,她才吃的樣子。

    一家人:「........」

    暖姐兒落水後怎麼好像變了?

    以前沒有那麼強勢啊!

    無論幾人如何勸,溫暖都不吃,最後大家拗不過她,在她的目光下,肉痛的一人吃了半個饅頭和一碗帶着一勺肉粥的粥水。

    這都夠然姐兒再多吃一頓了!

    溫暖看他們吃完了,這才將剩下的半碗濃稠的肉粥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