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冷麵男神動了心
冷麵男神動了心 連載中

冷麵男神動了心

來源:微閱雲 作者:蘇圈圈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方永琛 穆景陽

在杭雲若猝不及防的時候,穆景陽給了她最好的愛和婚姻
卻也在她深陷其中的時候,跟她離婚,離她而去
她原以為他們從此無緣再見的時候,他又突然出現
她冷漠:「穆先生,請你離我遠點,我們一點都不熟好嗎?」 他無賴:「不熟?你的身心都是我的了,到底哪裡不熟了?」 她惱怒:「你無恥,不要臉!」 他抱着她,寵溺的笑着:「我不要臉,只要你!」展開

《冷麵男神動了心》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好久不見


「這幅畫真是不錯!」

「我也覺得這幅好看,意境深遠~!」

畫展上,慕名而來欣賞杭雲若畫作的人絡繹不絕,三三兩兩的人圍着杭雲若的代表作《影》討論着,欣賞着。

畫面蒼涼而孤獨,卻又充斥着嫉妒矛盾的情意,讓人見之忘俗。

新晉畫家杭雲若憑藉著這幅《影》一炮而紅。

如果不是杭雲若說這幅畫不賣,只怕這幅畫早就被人高價買走了。

杭雲若看着畫展里來來往往的人,嘴角牽起一抹欣慰的笑意。

她緩緩走出畫廊,站在門外,望着天空,腦海里一片思緒翻湧,回來有幾天了,幾天來這座城市曾經給她帶來的記憶,一點一滴的從塵封的記憶深處零星的冒了出來。

雖不再痛徹骨髓,卻還是讓她覺得不能呼吸。

剎車聲驟然響起,一臉黑色的瑪莎拉蒂停在畫展門外。

車上一抹頎長的身影,緩緩而下,黑色西裝,優雅高貴,漆黑的碎發下,五官白皙到發光,一張完美立體的面龐呈現在陽光之下。

劍眉星目,五官英朗,彷彿畫中走出的男人一般,穆景陽一出現就吸人了過往路人的目光。

那張好看到奪目的臉也迅速印入杭雲若的眼帘,杭雲若呼吸一滯,指尖微涼,手掌驀地收緊,緊緊的掐着自己的手心。

真是大白天不能想人,怕什麼來什麼。

她瑟縮了一下肩膀,想要躲到樓外的拐角去,卻被一道冷厲低沉的嗓音叫住。

「杭雲若!!」低沉磁性的嗓音好聽極了,去狠狠地充擊着杭雲若的耳膜,杭雲若手心攥的緊緊的。

她深吸一口氣,緩緩回頭,漂亮的大眼睛裏帶着濃烈的敵意,定睛看着穆景陽。

四目相對,穆景陽修長的手插在褲袋裡,早已瞬間來到她的身前。

寒澈的眸居高臨下的睥睨着眼前的女人,薄唇微微勾起漂亮的弧度,語氣里滿滿的意味深長:「好久不見,杭雲若。」

「是嗎?我可是一點都不想見你。穆先生,我還有事,你請自便。」杭雲若冷笑一聲,準備離開,絲毫不想和穆景陽廢話。

擦肩而過的時候,穆景陽骨骼分明的大掌倏地抓住杭雲若白皙細弱的手腕,薄唇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寒澈的眸子微側,一瞬不瞬的望着杭雲若,聲音冰冷無度中帶着幾分戲謔,他玩世不恭的笑笑,淺笑出聲:「是嗎?你這麼不想見我?那你為什麼要畫我?聽說新晉畫家杭雲若杭小姐一鳴驚人,以一副《影》轟動全城,而那幅《影》我怎麼看,都像是畫的我的背影。」

「你?!」杭雲若深吸一口氣,胸口起伏的氣息,無法掩飾她的不平靜,但她仍然努力的掩飾着:「是又怎麼樣?我當初畫你,你可是同意的。」

手掌的力道驀地收緊,穆景陽抓着杭雲若的手腕,猛地把她扯到身前。

杭雲若的身體幾乎是貼在了穆景陽的胸口上,穆景陽劍眉微挑,眼神中頗有玩味的味道,語氣霸道而曖昧,他勾唇在她耳邊一字一頓,似是故意戲謔:「有這事嗎?我不記得。」

「……」

「沒想到一年不見,堂堂穆大總裁竟學會了睜着眼睛說瞎話了?臉皮之厚,真是讓人嘆為觀止!」杭雲若被穆景陽的回答給氣的無語,好半晌才咬牙切齒的從牙齒縫中擠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臉皮厚不厚,當年你不是親手摸過很多次嗎?你心裏應該比別人更加清楚。」穆景陽渾然不在意她惱怒嘲諷的話,反倒帶着幾分調笑,說著還低頭在杭雲若耳垂上親了一口。

「流氓!!」杭雲若一把推開穆景陽,從他懷中掙扎出來,手腕卻還是死死的被穆景陽抓着,任她怎麼掙扎也掙脫不開,此刻她就像是他手中的風箏,她左搖右晃,卻怎麼也離不開他的勢力範圍。

穆景陽抓着杭雲若的手,劍眉輕挑,勾唇冷笑:「杭雲若,你擅自畫我,侵犯了我的肖像權,我現在命令你賠償我一千萬,否則我就告你了!!」

「我沒錢。」杭雲若倏地瞪大了眼睛,一邊掙扎手腕,一邊不可置信的看着穆景陽,「穆景陽你是破產了嗎?碰瓷也不是你這麼個碰法?!」

穆景陽薄唇翹起,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驀地將杭雲若又拽到懷裡,側頭靠着杭雲若的耳垂,淺笑出聲,低沉的嗓音帶着濃厚的曖昧蠱惑:「碰瓷我就沒興趣,碰你我倒是很熟悉,我很想重溫舊夢,不想賠錢很簡單,陪睡就行了。杭雲若,你跟我復婚,這一千萬一筆勾銷,什麼侵權我都不予追究。」

「復婚?!!你休想!!!」杭雲若掙扎着身體,企圖再度從穆景陽懷裡掙脫開來,卻被穆景陽抱得更緊。

穆景陽咬着杭雲若的耳垂,聲音低啞:「你最好別再亂動,對你我可沒什麼克制力。我不介意光天化日之下對你做點什麼。」

「你!!!」杭雲若紅唇咬得緊緊的,氣得咬牙切齒,忽而冷笑了一聲,譏誚的聲音從她唇角溢出:「穆景陽,我們一離婚,沒多久你就和別人訂婚了。和我復婚,你的未婚妻怎麼辦?你既然已經有了未婚妻,就應該忠於愛情,忠於你的未婚妻。你給聽清楚了,我沒有興趣從你的下堂妻變成小三。」

穆景陽倏地鬆開杭雲若,劍眉微挑,大掌鉗住杭雲若的下巴,抿唇出聲:「原來你在意的是這個,你放心,只要你願意,我可以和那個女人立即解除婚約。」

「人渣敗類!!」杭雲若一把拍開穆景陽鉗住她下巴的手,膛目結舌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幾乎是咬牙切齒的罵出聲。

「你當女人是什麼?你想換誰就換誰?從前這樣,現在還這樣?!」杭雲若想起從前種種,這個男人如何無情的將她趕走,就氣得牙根直痒痒,她秀眉蹙的緊緊的,轉身離開。

身後穆景陽沒有再追,杭雲若的話似乎讓他有了某種觸動,他寒眸微凝,臉色陰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