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前塵盡消情難留
前塵盡消情難留 連載中

前塵盡消情難留

來源:追書雲 作者:外婆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陌萍 古代言情 陌萍

爹爹命在旦夕,她急着四處找名醫, 卻在陰森森的樹林中遇上搶匪, 幸好他出手相救, 不料,他竟是個大野狼……展開

《前塵盡消情難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不祥之人


冷陌萍,她是個不祥之人!
爹爹對待她有如陌生人,沒有噓寒問暖、沒有父女親情,碰了面,彷佛見鬼似的躲着她,有時甚至會發出凌厲的眼光,恨不能殺了她一般。
為什麼?爹爹是她唯一的親人呀!為什麼有爹爹的她,卻像個孤兒似的無人聞問?
她不要活在爹爹的罪惡中,她要去找娘!雖然她一點也不知道娘生成什麼模樣,但是娘一定會比爹爹疼愛她──至少她是這麼想的。
手裡拿着白綾,她望着屋頂的樑柱沉思,小小的個頭站在八仙桌上,踮着腳尖,奮力的將握成一團的白綾丟上樑柱,一次不成功就再來一次。
冷陌萍就這麼一次又一次的拋着白綾,終於,她看見白綾繞過粗大的樑柱掉了下來。
她小心翼翼,就像是珍惜什麼寶貝似的,將白綾的兩頭拉在一起打成一個死結,再用力的扯開,確定死結牢靠的程度。
她微笑着。娘,陌萍就要來找你了!
冷陌萍將白綾移動到適當的位置,然後跳下桌子,搬了張凳子,慎重的站到椅子上去,嚴肅的、謹慎的、慢慢的將自己的頭伸進白綾里,面帶着笑,傾聽着廳堂傳來鬧喜的聲音。
今天是爹爹續弦的日子,二娘長得如花似玉,據下人們描述,二娘長得與娘親十分相似,而且還年輕得很,和她一樣是十四歲。
也許是這個緣故,她才放心丟下照顧爹爹的責任,因為二娘跟她一樣年輕,一定可以好好的照顧爹爹。
以後爹爹再也不必看見他不想看的人,沒有了她,爹的日子會過得更快樂、更幸福……
房門在她閉上眼、踢開凳子時,倏地被打開。
奶娘乍見在半空中晃動的人影,大聲的尖叫着,「不好了,小姐上吊了!」
冷陌萍覺得眼前一片黑暗,胸口鬱悶,接着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一時之間,冷府亂成一團,所有的人聽到了奶娘的叫聲,全都往冷陌萍的房裡衝過來。
下人們忙着將冷陌萍從半空中救下來,有人去請大夫,有人前去通知主人冷自剛,有人則忙着安撫賓客。
在前廳舉行婚禮的冷自剛,聽到消息後,匆匆奔到女兒的房間,親眼看見這一幕,幾乎痛哭失聲。
「陌萍,別這麼對我,別啊……」
雖然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看着女兒用這麼激烈的手段抗議自己對她的漠視,冷自剛不免也落下淚來。
「老天啊!求求你別帶她走!我已經失去了妻子,我不能再失去女兒,若真的需要一命換一命,那就帶我走吧!」
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陌萍不斷自責自己的誕生害死了她娘,而他也因為無法承受失去妻子的打擊,沒有盡到做爹的責任,好好的開導幼小的女兒。
甚至每當他看見陌萍那張酷似她娘的臉,總是不由自主的回憶起與妻子恩愛的往事。
也因為如此,他才會找到一個與妻子酷似的姑娘,讓自己不再害怕看到陌萍,沒想到──
陌萍竟然以死來反對他續弦!
日子在一晃眼中悄悄的溜走,沒有為任何人停留。
冷自剛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面容憔悴,他已經不再是雄霸一方的大財主,此刻的他,只是一個孤苦無依的老人。
「爹,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冷陌萍的淚水滴落在冷自剛枯瘦的手背上。
十年前,當她上吊被救下來時,沒了呼吸、脈象全無,大夫當眾宣布她已經死了。
爹爹無法接受她已經死亡的事實,雙腿一軟跪在地上,向老天祈求,甚至想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她的醒轉。
不論眾人如何勸說,爹爹都不肯聽,執意要跪到她醒來為止。
說也奇怪,就在爹爹對着老天祈求時,她竟然當著眾人的面前,重重的咳了兩聲,醒了過來!
她的死而復活讓村民懷着恐懼,從此,她的身上便背負着另一種折磨。
村民們傳言,她之所以沒死,不是因為她命不該絕,而是因為冷自剛向上蒼祈求,用他的陽壽換取她的一命。
從此,冷陌萍成了鄉里的傳奇人物,一個生出來便剋死母親的女嬰,連勾魂使者都不敢要的女子!
沸沸騰騰的傳言在村子裏流傳着,以訛傳訛的讓謠言變成了事實。
如今,她已經是個二十四歲的老姑娘,卻沒有一戶人家敢上門提親,深怕她這不祥之物會克夫、克子,為夫家帶來厄運。
冷陌萍曾經為此事傷心難過,不是為了自己無法嫁人難過,而是因為村民異樣的眼光讓她受不了。